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从前有条鲲第37章少女寒烟

2018-11-08 17:24:2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从前有条鲲 第37章 少女寒烟!

院子里有一株老树,树冠庞大,密密麻麻的枝叶横生出来,遮住大片光阴。

树下有一石桌,石桌旁有石凳,石凳上,背对着院子门,一人静静坐着,身着黑水云纹锦袍,熊腰虎背,不怒自威。

“大哥,我回来了!”

“小昊,过来见过大伯!”

步入小院,李秀云微微笑道。

能让这便宜老娘称呼一声大哥,又特意带着前来拜见,不用说,这男人必定就是当今李家家主李惊鸿。

赵昊也不迟疑,闻言抱拳躬身施礼道:“乡野小子赵昊,见过大伯。”

大伯就大伯吧!

既然便宜老娘让这么叫,想来没差。

况且,李家可是银湖镇第一家族,地位权势还在赵家之上。

如此一来,若是能攀上这样一位大伯,还是很赚的。

听他声音洪亮,似并没有自卑自怜之意,李惊鸿大笑,“好一个乡野小子,看来小云说得没错,虽然武道天赋差了些,心性却是不错。”

果然便宜老娘还是靠谱,听这话,似乎这位大神并没有什么偏见。

说完李惊鸿又招呼道:“过来坐吧,正好沏了一壶茶,都来喝一杯。”

赵昊看向李秀云,这个时候他还不好放肆。

李秀云点点头,笑道:“走吧,一杯茶换你一声大伯,他不亏。”

看得出来,兄妹之间的感情十分的好,这一点与赵家绝对不同。

这时赵昊也忽然明白,若没有这位赵家家主的支持,单凭便宜老娘一介女流,怕是再努力也无法为他争得参与银湖祭的资格。

如此一来,这位赵家家主为人也越发值得钦佩了,毕竟不是什么人都有这种胸襟,能对一个世人眼中的废物且非族中后辈子弟包容有加的。

想到这里,赵昊又施一礼,躬身道:“多谢大伯垂怜,大恩大德,赵昊铭感五内。”

说罢便跟着李秀云落座。

李秀云并不惊奇。

李惊鸿却愣了一下,回神哈哈大笑:“不错不错,可比赵云天那王八蛋强多了,难怪能哄得小云那么开心,认你当干儿子。”

说罢便执起水壶,往早已放有茶叶的杯中冲水。

水并不沸,乃是沸水稍稍放凉过一阵。

充入青花白瓷的茶杯中,便见绿茶翻滚,叶片舒张,紧跟着便有袅袅茶香升起,清新怡人,淡雅悠远。

“来,都试试,这可是异域珍品,平时我也舍不得拿出来喝。”

茶水充好,李惊鸿大笑,分给李秀云赵昊各自一杯,自己也留一杯。

李秀云面容清冷,端起一杯嗅了嗅,似不经意道:“寒烟那丫头呢,怎么不在?”

李寒烟,李惊鸿独女,年方十五,传言其不但生得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貌,更有惊人的武道天分,堪称环银湖九镇十八寨年轻一辈第一人。

闻言李惊鸿一脸无奈,不满道:“能不能不那么急?都到这里了,你还怕大哥我不安排?”

李秀云嘴角微翘,品茗不出声。

对于这个好妹妹,李惊鸿也没什么办法,只能抬手招呼道:“来人,去通知小姐过来。”

当即有小厮应命而去,不多久,少女一袭白衣,款款而来。

好冷!

只一眼,仿佛被冻着了,赵昊打了个哆嗦。

其实这小丫头片子他见过,就在过去的一年里,不过每次都是惊鸿一瞥,感受并不深。

而今近距离看,他才发现传言不虚,这毛丫头果然冷得可以,像是一座冰山。

相比之下,便宜老娘虽然也是那种清冷性子,却好多了,至少偶尔笑一笑,偶尔也会很泼辣。

李寒烟步入院中,径直来到树下,微微施了一礼道:“寒烟见过父亲,见过姑姑,未知父亲唤孩儿前来,所为何事?”

至亲长辈面前,面色还是有所缓和,不过给人的感觉还是很冷。

李惊鸿有些无奈,却也不好多说什么,只道:“寒烟,这是赵昊。

明天下午,他会跟着你们一起出发,参加银湖祭后的捕鱼盛典……”

大致交代了一翻,意思是让领着熟悉一下李家的状况,有时间再出去走走,添置一些防身兵刃什么的。

如同刚刚才发现有赵昊这人一样,听完李寒烟这才看过来。

盯着打量好久,淡然道:“跟我走吧!”

说完直接转身出去了。

好冷!

赵昊一身鸡皮疙瘩,求助的看向李秀云,小声道:“娘,可不可以不去?”

李秀云扑哧一笑,连李惊鸿都忍不住笑了。

李秀云道:“还是去吧,娘这边还有事要跟你大伯说,没空亲自带你。”

又嘱咐道:“寒烟打小就是这个性子,心地不坏,你是当哥哥的,多担待些。”

得,看来不去都不行了!

既然如此,那就去吧,左右不过一个小丫头片子,怕她作甚?

心里想着,赵昊豪气大增:“娘,大伯,那我先去了,你们慢慢聊。”

茶水喝完,起身走出小院。

院外,李寒烟已经停步在等了,看他出来,也不多话,转身就走。

赵昊这时也不怵了,就笑眯眯跟在后面。

话说这小丫头也的确不错,走起路来挺翘的小屁股一扭一扭的,一看就是那种未经人事的处子。

再看那纤细的腰肢,修长匀称的腿型,嚯嚯嚯嚯,只要稍微再长长,绝对红颜祸水的典型。

便一路走,一路盯着看,赵昊内心大笑不止。

某一刻,前面李寒烟突然停下:“好看吗?”

声音好冷,深井冰!

赵昊却没反应过来,下意识便呵呵笑道:“好看。”

“要不要把裙子撩起来让你看个够?”李寒烟面无表情。

“好……好啊!”赵昊笑,哈达子都下来了。

紧跟着面色一正:“开个玩笑而已,寒烟妹妹请勿介怀!”

一脸正人君子相,看上去竟毫无违和感。

李寒烟只静静看着他,半响淡然道:“赵昊是吧,我知道你,一品零星武魂,被赵家赶出家门的废物。

我不知道为什么姑姑这么看重你!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姑姑那么努力争取这次机会!

我要告诉你的是,不要抱有任何幻想。

即便你是以李家子弟的身份参与本次银湖祭,依然不会有人帮你,他们不会,我李寒烟,同样不会。”

说罢忽然一拳打出,白色寒流笼罩下,旁边一株三米多高的树连主干带枝叶悉数被冰封。

又道:“你可以继续盯着我的屁股看,若够胆,你也可以试试撩起我的裙子。

但我不保证下一次这一拳不会砸在你身上……”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