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大逆之门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对不起是我晚了

2018-11-09 18:09:4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大逆之门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对不起是我晚了

似乎,这一战无论如何也打不赢了。

白灵契身边带着六个妙龄少女,而这六个少女显然不是寻常的人类,而是来自十万寒山的灵族。这个世界上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存在这与世无争的灵族。每一个灵族的天赋异能或许都不一样,但她们基本上都有些差不多的性格。她们有着和人类差不多的外表,却不愿意和人类牵扯在一起。

在灵族看来,人类都是虚伪卑劣的。她们认为,自己是比人类更高等级的存在。她们一般都相貌极美,性格冷淡高傲。哪怕就是寻常人之中,也有过在某个人迹罕至的地方遇到灵族的传说。

这六个灵族少女,显然不是心甘情愿跟着白灵契的。她们好像奴仆一样,却依然小心翼翼的维持着心底里那份灵族的骄傲。然而,当她们被控制之后,这骄傲显得那么不值一提。

剩下的五个灵族少女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被吸收,却无能为力。

“你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拾遗公子眉头皱起来,他似乎也没有预料到这个白灵契居然会吸收自己手下的人。他看出来那六个少女不是人类,却想不到跟在白灵契身边,只是白灵契的力量储备。

“她们?”

白灵契看了一眼剩下的五个少女:“她们存在的价值,就是服务于我。从我征服她们的部族开始,她们就别无选择了。这是上天赐给我的宝物,一切都征兆着我将成为新的帝王。看看她们,多么完美的杰作。她们的肉身就是最完美的容器,可以存贮大量的修为之力。而她们自身的灵力,又可以将存贮的力量净化,变得更为强大。”

白灵契仰天一笑:“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上天已经安排好了让我来统治这个世界吗?”

拾遗公子不再如之前那么吊儿郎当的样子,他深吸一口气,朝着那五个少女抱拳俯身:“都是我的错,从一开始我就想看看他到底有多大的本事。若是我知道他会吸收你们的力量,我早已经全力以赴的阻止他。是我害了你们的同伴,你们这样美貌的女子,就该被呵护才对,而不是被折磨。”

那五个少女听到这些话,居然开始落泪。

拾遗公子深吸一口气:“你我之间,是时候有个了结了。”

“我和你之间?”

白灵契微微皱着眉头:“你我之前认识吗?”

“不认识。”

拾遗公子道:“我们之间的恩怨,要追溯到很久远很久远之前了。等我杀了你之后,我会细细的跟你说明白。”

当他严肃起来之后,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不一样了。

“抱歉了诸位,是我刚才没有尽全力。”

他朝着其他人歉然的说了一句,然后忽然消失不见。白灵契脸色一变,自他身上,千万道白色的剑气往四周席卷了出去,那种密集的程度让人看了头皮都一阵阵的发麻。恐怖的不仅仅是那剑气之多,还在于剑气之凌厉狠厉。这些剑气,每一道都有击杀仙尊境界修行者的威力。这个人,就算是进入仙宫之中,也能引起巨大的麻烦。

磅礴狂傲的剑气肆无忌惮的宣泄出去,将每一寸天空都割裂。可是,却依然没有拾遗公子的影子。他就好像真正的消失了一样,无影无踪。

白灵契不知道他在哪儿,所以只能不停的将自己的力量释放出去。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发的感觉到一种能威胁到自己的力量正在不断靠近。可怕的是,他能感觉到,却完全察觉不到那种力量在什么地方,从何处来。他唯有不断的朝着四周攻击,阻止那力量靠近。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攻击出去的力量越是密集强大,那种危险即将到来的感觉反而越强烈。

砰地一声。

忽然之间白灵契的身体上就炸开了一个血口,那是一道属于他自己的剑意在他身边炸开造成的。谁也不会想到,白灵契自己的剑意会在自己身边炸开。

又有谁,会提防戒备自己刚刚释放出去的力量?况且那根本不是什么实质化的东西,不是真真正正的长剑,而是剑意。

他的肩膀上一道血口裂开,血液飘洒。如果不是在感觉到了危险来临的那一瞬间他立刻避让了一下,这剑意爆开,就能刺穿他的心脏。如果那样的话,白灵契觉得自己会死的无比窝囊,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自己的剑意为什么会突袭自己。

然而当他受了伤之后,他终于明白过来。在他身上,不再有任何力量宣泄出去,而他则向后迅速的后撤,速度快的离谱。

“察觉到了吗?”

声音缥缈无踪迹,那是拾遗公子的声音。可是依然看不到人,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在什么地方。他好像完全融于了空气之中,让人无迹可寻。

“晚了些。”

拾遗公子的声音一会儿在东边一会儿在西边,转移的速度非常快。前一个字还在左边出现,后一个字已经在白灵契身后了。白灵契不断的转身不断的寻找,却发现自己怎么都比拾遗公子慢了些。

“我不了解你,所以必须找出你的弱点。”

拾遗公子的声音继续出现。

“所以我请了一些帮手来,我必须靠他们才能找到你的破绽是什么。之前我没有全力以赴,不是我不想,而是我还没有必胜的把握。就在你吸收了那个灵族少女之后,我也终于将你力量之中的弱点找到了。”

噗!

白灵契的后背上忽然裂开了一个血洞,一股血如箭一般从中激射出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受伤,所以才无比的恐惧。这种感觉,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体会过了。只有在很久很久之前,在他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他的父亲以严苛的手段训练他的时候,他从自己父亲身上感觉到过这种恐惧和无力。

他毫无办法。

噗!

白灵契的左臂忽然之间断开了,毫无征兆的,他的胳膊就那么突然飞了出去。血液洒在半空之中,在阳光照射之下竟然出现了一道有些残酷的淡淡彩虹。

“你找不到我的,当我找到你力量之中的弱点之后,你就再也找不到我了。我只是有些悔恨,很我自己找到你弱点太慢了些,才会让那么漂亮的小妹妹被你残忍的杀死。这些灵族的姑娘是多么的完美啊,看看她们那精致的脸,你怎么忍心下得了手?”

噗!

又是一声闷响,白灵契的另外一条胳膊也非了出去。如之前一样,血液喷洒出去,到处都是。一滴血落在他的衣服上,然后那滴血落下来的位置忽然爆开了,正是他的胸膛。一个碗口那么大的血洞出现在白灵契胸膛上,前后通透。这一击直接打穿了他的肉身,包括脊椎骨都被打断了一截。

向后喷射出去的血液之中,还夹杂着令人毛骨悚然的骨头渣子。

“这不可能!”

白灵契惨呼了一声,眼睛都红了。

“我得上天眷顾,我还有白家万年传承,我更有灵族无尽力量的汲取,我怎么可能输?!”

“因为你白痴。”

拾遗公子的声音就在他身边出现,却更显缥缈。如果是距离远一些,反而还能更轻易一点的找到他的位置。就在白灵契附近,好像在自己身体里一样,就更加的不好找了。

“如果你仅仅是想成为一个强者,受人敬仰,那么你得到的传承就足够了。但你想要的不是这些,而是更大的东西。当年白甲的先祖决定留下来镇守十万寒山,令人敬仰。没有多少人知道你们白家的付出,但这并不是你怨恨世人的理由。他们本就不知道,你凭什么让他们觉得自己亏欠了你?”

轰的一声,白灵契的一条腿奋力了出去。那条腿飞向远处,在半空之中旋转着的样子令人头皮发麻。

安争受了伤,却没有伤及要害。他在关键时刻,居然还能将神女救下来。他扶着神女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白灵契的大腿飞出去。那条腿飞行的轨迹,速度,让安争突然之间有了一种猜测。

“你能感觉到吗?”

受了伤的神女扶着安争的手问:“那个拾遗公子在哪儿?”

“在白灵契身体里。”

安争摇了摇头:“我大概猜到他是谁了。”

在安争说出那句话的时候,白灵契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的四周忽然出现了几道剑意,狠狠的朝着自己大腿的断口处斩了下去。噗的一声,他的大腿残留在躯体上的那一段被他自己残忍的斩断下来。

“晚了的。”

安争微微摇头:“那个拾遗公子说的没错,被他找到了弱点的人,谁也活不了。无论是谁.......哪怕是仙帝。”

这样的评价,让神女的眼神之中出现了淡淡的恐惧。

白灵契斩断了自己的残肢,却没有任何收获。剧痛之下,他那张完美无瑕的脸都变得扭曲丑陋起来。整个人的气质,在这一刻从云端跌落凡尘一样。

“给我过来!”

白灵契忽然大喊了一声,一个白衣少女随即不由自主的朝着他飞过来。那少女身上释放出去一丝一丝的气息,很快就汇入了白灵契伤痕累累的身体之中。转眼之间,他的伤口居然在迅速的生长出新的肉和骨骼。

然而,这只持续那么几秒钟而已。他的伤口才刚刚出现变化,就忽然又炸开了。依然毫无征兆,依然毫无办法。而且这次的炸开不是一处,而是遍布他全身。他的身上一个一个的血洞爆开,好像在瞬间被几百颗子弹同时击穿了身体一样。那场面,惨烈的让人有些不适应。

“不可能!”

白灵契惨呼了一声,眼睛都瞪圆了。

然而他的惨呼毫无意义,连绵不断的爆裂之下,他的肉身最终炸的粉碎,化作一阵血雨落下。更为恐怖的是,在血水落下的时候,每一滴血又炸了一次。是每一滴,每一滴都在炸。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