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权国3029梦画江山二十五

2018-12-07 19:32:3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权国 3029 梦画江山(二十五)

北山草场,天色渐渐的亮了起来,雪花飘飘洒洒的的犹如一场大幕笼罩在天地间,一片片的草原人营寨已然挤满了了各方部族,五颜六色的部族旗帜被寒风吹得咧咧绷直,营帐升起的火头上大锅吊在上面,已然烧得沸腾,咕嘟嘟的飘出各种牛羊肉的香味,往来可见部族贵族们在大声的呼喝下令,催促部族仆从们将武器箭簇从运输马车上卸下来,一捆捆的堆放在雪地上,

营地内整片的铁匠棚子里边也是火光闪动,传来密密麻麻叮叮当当的声音,燃烧的通红的锻造炉子,一堆堆打造好的弯刀箭簇就堆放在棚子旁边,自从王庭卫退到北山草场,来自王庭本部的力量就在不断汇聚,这些属于王庭本部的草原部族在装备上都比较简陋,完全无法与王庭军相比,毕竟在王庭鼎盛时代,有八军主力在,这些附庸部族所担任的就是仆军的职责,在装备上怎么可能好的起来,

现在八军只剩下两军,都被新汗王留在了草原上镇守,南下燕州的只有汗王的直属军团,如果调动两军南下,就是震动整个草原的大事,一旦燕州失利,王庭就不仅仅只是丢了燕州那么简单了,所以王庭只有暂时调动这些附庸部族赶来救急,

毕竟跟燕州相比,王庭在草原上才是本土,而这些附庸部族虽然战力一般,但是胜在人多势众,只需要给予好处就肯出力死战,

一队队的草原骑士卷起雪尘在营地边缘往来驰奔,卷起漫天雪尘,在营地大门前方渐渐收拢坐骑,雪尘渐渐平息下去。人喊马嘶之声稍歇,

本来王庭方面还担心调集援军的时间,耶律军会再次大军压上来,虽然两万王庭卫战力卓越,但是面对全线压上的十几万耶律军还是压力颇大,马驹堡下,两万王庭卫以劲旅之力,差一点就将耶律军打穿,但其实扎果铁木很清楚,耶律军并不是看起来那样的不堪,如果不是耶律古达狂妄自大,擅自出击,导致其他部队不得不仓促进攻,两万王庭卫未必能有当日的战果,

而且突袭之战,与真正面对十万大军严阵的猛攻,则更完全就是两回事!北山草场地势宽阔,利于大批骑兵纵横,也是燕州上京的最后一道屏障,虽然知道地势不利,也只有坚守的份

寒风咧咧,扎果铁木站在北山草场的高处,目光凝视着眼前大片云集的大军营帐,沉默的目光凶戾的犹如一头孤狼,手指紧紧握着弯刀的刀柄,在草原男人眼里,一切的权力都来自两样东西,战马和弯刀,而从三王子争权之乱中奋力杀上汗王宝座的扎果铁木,即使是休息时也会将弯刀放在自己触手可及的位置,正是这样的习惯让他在三王子之乱中,侥幸的躲过了来自其他两方的刺杀,

“汗王,截止到昨天,我王庭本部二十七部众已经相继抵达了二十一部,总兵力突破六万骑,加上两万王庭卫,就算这个时候耶律军大举进攻,我们也没什么可怕的!”一名中年的王庭将军神色恭敬的向扎果铁木禀报,

“二十一部吗?还有其他六部是怎么回事?‘

扎果铁木眉毛微蹙的转过身来,寒风吹拂着他从头盔下垂下的发髻,竟然在青年就隐隐有了几分白色显露,冷峻的相貌带给人一种犹如面对钢铁的坚硬感觉,让人毫不犹豫的感觉到眼前此人的坚韧和顽强

”那六个部族这半年都已经迁出了王庭的草场,所以这次对于王庭昭令都表示了拒绝,而且卡提尔部还殴打了我们派去的使者“

那名王庭将军脸上露出一抹愤然“这些人当初就不看好汗王会登上宝座,其中还有三部与其他两个叛逆还有姻亲关系,汗王南下前就曾经严惩过他们,现在还对汗王记恨在心,自然是更加不可能来了”

“给雷军的吾古德里送去命令,既然这几部已经不承认自己是王庭所属,那么也就不需要顾忌什么了,至于殴打使者的卡提尔部,直接抹去吧!”扎果铁木脸色寒冷的吐出话,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又看了一眼宽旷无比的北山马场

燕州北山场,是中比亚燕州军用来养马的马场,但是在一百多年前,这里并不叫北山马场,而是叫北山广坪坡,这里曾经是决定草原部族与中比亚人一场生死战的重大转折点,

一百八十年前,被誉为黄金鹰汗的扎克伯林,在征伐消灭了多年宿敌胡林部后,亲自率领草原大军二十五万进攻燕州,意图借着胜利之势击破燕州,让草原铁骑的马蹄践踏在中比亚土地之上,结果被当时还算不上多么强大的燕州边军引诱入北山广坪坡,随后被中比亚皇帝带领的五十万大军团团包围,可怜二十万草原军拥挤在这片不过数里宽广的狭窄地势上,数次冲击依然无法突破,

最终扎克柏林一代草原雄主及其麾下草原精锐全数战死在北山广坪坡,也是那一战,草原部族元气大伤,王庭更是对草原各部失去了控制,各部相互征伐,数十年也不敢直视中比亚的燕州屏障,

直到前两任汗王从新确立了王庭的威严,统合草原,重建传说中的王庭八军,但是中比亚燕州军实力早已经是今非昔比,成为压在草原人心头上的一把利剑,而现在,又是在北山广坪坡,草原新旧两大势力的生死战已经拉开,也不知道这是长生天的安排,还是命运之神的玩笑,

现在中比亚已经残破,燕州军已经是历史,正是草原人真正入主这片肥沃大地的时候,可是偏偏草原人却要自相残杀,否则以这样的力量,中比亚大地什么地方不可取!就算是中比亚南方的那些残余力量,也是一把扫荡的份

“汗王,这是前方斥候送来的一封射来的信函”就在这个时候,一名王庭卫骑马而来,在扎果铁木前方二十米位置停住马,手里拿着一支箭簇跳下战马,走在扎果铁木身前禀报道

“射来的信函?’扎果铁木脸上楞了一下,从那名王庭卫手中接过箭杆上还绑着信函的箭簇,解下上面的信函,打开看了一眼,顿时露出一抹愕然,上面的内容确实让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耶律军内乱,耶律七夜光逃亡,耶律古达掌握全军,三天后全线进攻北山草场”

“汗王,可是发生了什么事?”跟在他身后的几名王庭将军满是困惑,他们不知道信函的内容,但是汗王脸上的神色实在是太诡异了

“没什么!只是一些恫吓的话,应该是耶律军方面的计策罢了”扎果铁木将信函一下捏在手中,嘴角哈哈一笑

“传令下去,斥候密切关注白驹堡方向的动静电子地磅
!”扎果铁木向身后的传令骑兵下达命令信函的内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他很清楚,这种事是不能说的,因为自己麾下的将军里边绝对有耶律家的人,耶律家势力的日中天,就算是在草原上也是一样的,

掌握着中比亚中部的庞大资源和财富,巨大的诱惑条件放出来,明里暗里投靠耶律家的不知道有多少,否则耶律军攻略燕州怎么会如无人之境,好歹也是数万的守军,竟然被耶律家一口气就击破了?虽然有动用大批中比亚攻城器械的成分在,但是如果没有对燕州兵力方面的详细情报,没有人里应外合,绝对难以做到前段时间那般精准无比的突破式攻击,至于耶律军是不是出现了内乱,可以立即派人去查一查就知道了

如果真是耶律古达掌握了耶律军,那就真是天赐的机会了!全军突然调换统帅,影响的不仅仅只是军心士气,还有整体战略的从新调整,甚至那些先前有联系的耶律家内应,此刻也都断了,

这就不难解释耶律军,为什么会突然停滞那么久没有丝毫动作了!

三天后,无数的军旗飘展在如鹅毛般大片飘飞的大地上,王庭军八万,耶律军十三万,总计二十一万草原骑兵在北山草场这块长宽五里左右的地区面面想见,马蹄拥挤的踩在冻结的地面上,发怵一阵咯咯的声音,

”全军压上,击垮王庭军!“

耶律古达拔出弯刀,直指前方密集的轰隆声响彻大地,跟随骑兵飞驰而带起的武器的寒光,在晨光中闪着让人憷的光,密集的骑兵马蹄不断踩入冰层覆盖的坡地,如同一道道向前滚动的黑线,画面壮观而充满了凄美,

在如潮水一样涌来的耶律军对面,扎果铁木眼中闪过一丝犀利,抬了抬手,四周的空气似乎一下都静止,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狼群小心翼翼的凝视着前方的猎物,血液沸腾的气息让王庭军战马也开始不满踏动着前蹄,成排的草原队列如扇子沟边一样散开,

“开弓”

这些草原射手无数的弓弦在这一刻拉开,朝着斜上角竖起的草原弯弓一下犹如突然竖起了一片森林

”射!“沉寂的十几秒,就像是足足一年那样漫长,扎果铁木的右手猛力按下除尘滤筒
,崩,无数弓弦同时松开的震咧声,就像是在王庭军的上空发出了一声叹息,似乎都听到了一种样的嗡鸣响,头顶的天空忽然就暗下来了,无数的箭簇一下暴起,就像是蝗虫一样冲入天空,金属的光流犹如星光,在一定高度就开始下降,带着尖锐的呼啸犹如暴雨飞扑而下,啪啪啪!利器扎近铠甲,然后进入肉里的声音,混杂中箭者的惨叫,战马倾倒滚翻惨烈的翻起雪尘,冲击耶律军骑兵就像是被一道白线横扫而过,中箭翻滚无数,远远看去,就像是大雪中爆开了一条横线般的血雾

“杀!”

箭雨中,耶律军如受到刺激一样,队列迅猛前冲,就像是尖刀分开了平静如波的水面,撕碎了迷茫弥漫着冬雪的大地,马蹄声终于能够听见,如雷一般轰鸣已经分不出点数,只是轰隆隆的响成一团,此时此刻,对于双方而言,箭射已经无所谓了,上百米的距离,对于飞驰的骑兵而言,可能箭簇都还没有下来,就已经是凶猛的扎进对面的堆累中,谁还会将箭簇放在心上eva雕刻

“还犹豫什么,全线开进!”

耶律军的牛角号显得更加急促,北山斜坡本就是一个中间宽两侧狭窄的地势,耶律军填入的队列一直都没断过,一队队的骑兵驱动战马扬起漫天寒雪,就象是在远处地面上打开了一道巨大闸门,无数的马头,人头,密集如鳞片一样的钢铁寒光,数量多的令人头皮发懵,而最让人触目惊心的是耶律军军前列汇聚成的一个巨大的箭头,目标直指王庭汗王战旗的本阵,

奔跑在最前面的人数越有万余,一个个身甲全备,一手盾牌,一手草原长柄狼牙都已经拉出了横扫的架势,箭簇钉在盾牌上和铠甲上,竟然被弹开,竟然全是重甲,只要冲入敌阵就是一片血雨腥风,嘴里发出嗷嗷叫声,双脚熟练而有力的勾住马腹部,真正是风驰电掣的犹如一道箭簇飞跃,头盔顶上的狼狐尾同时被烈风吹得向后摆动,看上去就像是大草原上的狼群奔跑一样,反倒是王庭军方面,整片的射手依然列阵在大军前方,似乎已经被吓傻了,忘去了退入本阵,

“耶律家白河亲军!”

扎果铁木目光凝视着这支一马当先的耶律家劲旅,瞳孔也不由紧缩了一下,这样的彪悍无畏的气势,大概就算是自己麾下的王庭卫也就是如此,而王庭卫只有区区两万人,还是自己花费了几乎王庭无数财物才供养起来的部队,而这样的耶律家白河亲军,却是足有八万,

想当初白河亲军也就是战力稍微比其他部族好一些,绝对没有这样的程度,只是进入帝京平原以后一路横扫中比亚人,踩着数十万中比亚军队的尸骨从北打到南方,,,将耶律家一下推到了现在的如日中天,百战精锐的称呼也不算为过,这才是现在的白河亲军!卷起大片白色,激荡如山崩地裂(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