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魔动苍玄第四十二章迷魂香

2018-12-07 20:36:2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魔动苍玄 第四十二章 迷魂香

从刚才开始,她已经压抑了太长的时间,此时此刻,体内的欲望之火便如果那火山一般,瞬间无止境爆发而出。

“摘个药草也能碰上这种事情,没想到这次暗之森林的开启,竟然连四大家族之外的人也进来了,看来幽族,似乎有着其他的一些目的。”

看着手中那株正闪动熠熠亮光的九叶草,他嘴角不自觉露出了一抹笑容。

“只要有了它,这几天绝对能够突破五星武者,说不定,连六星也能直接冲过!”

到那时,二个多月之后的黑水宗初筛,幽旷便有了一些底气,想要通过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恩?”

忽然,他发现黄佩琪眼神有些奇怪的往他这边看,并且正在逐步靠近当中。

心中一紧,他立马是将手中的九叶草揣入了怀中,警惕的看着黄佩琪。

“难不成我救了你一命,你还念想着这九叶草么?”

幽旷双目凝视着不知目的缓缓靠近的黄佩琪,脸上涌现出一抹冰冷,“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对这九叶草有什么念想,我保证你绝对走不出这片山谷密林。”

忽!

只见黄佩琪红色身影一闪,眨眼的功夫,便已经出现在了幽旷身前。

幽旷猛然一惊,将怀中九叶草紧紧揣着。

“你想干什么!”

啪嗒!

柔嫩的娇躯往前一扑,幽旷双手瞬间是被黄佩琪给抓住,整个身躯被死死压在了大岩石的上面。

武者五星跟武者九星,两者之间的距离何其巨大,虽然幽旷经过龙涎筑基液淬体,身体强度已经大幅度提高,但一时之间,却也挣脱不了。

黄佩琪的动作,让幽旷心中有些发毛。

他赶紧向脑海内的神莲发出了一道问题。

这个人难道真的打算强抢我的九叶草?她不会傻到这份上吧?难道她不知道如果没有我幽旷,这个山林对她来说便如同一个猛兽地狱一般吗?

“要了我,幽旷,快,快要了我,我忍不住了,我要,我要……”

还没有从神莲那里得到答案,幽旷的嘴骤然被一股温润所吸*允而住。

被黄佩琪那堪称绝顶的美妙身躯压着,还被亲住了嘴唇,此刻幽旷的瞳孔瞬间剧烈缩放。

‘嗡……’

强烈的视觉,听觉,还有触觉的冲击,让得幽旷一时之间脑袋空白。

‘要了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让我要了她?’

睁着双眼,他可以明显的看到黄佩琪那秋波荡漾的眼瞳,还有那绯绿发烫的俏丽脸颊。

这是个真真正正的美人!

无论身材,还是脸蛋,哪一点都没话说。

幽旷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但那只是短短的几息之间而已。

他不是傻子,当然看出了此刻黄佩琪身上的异样。缓缓闭上了自己的双眼,他努力控制着自己身体的冲动,朝神莲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在黄佩琪身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身下之人似乎已经放弃抵抗,黄佩琪此刻更是肆无忌惮,松开幽旷,她的纤手立马是在后者身上一阵疯狂撕扯。

要,她要,她现在就要!

“大姐姐,你别撕了,还是我自己来吧。”幽旷闭着眼睛忽然开口。

口中娇*喘声连连,浑身燥热难耐的黄佩琪一听这话,竟直接放开了身下之人,转而伸手开始疯狂撕扯着自己身上那火红的遮体衣物。

撕拉,撕拉……

一片一片,只是眨眼的功夫,黄佩琪就已然撕掉了自己身上大半衣物,露出了她那洁白得如同羊脂一般,看上去几乎弹指可破的肌肤。

她需要宣泄,她需要爆发,她现在就需要幽旷!

撕拉,撕拉……

疯狂的衣物撕扯还在持续着。

啪!

一道闷响,回荡在这个空荡的溶洞之内。

后脑勺剧烈的疼痛感传来,对幽旷没有任何防备的黄佩琪只觉忽然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瞬间往前一扑,晕了过去。

伸手扶住了黄佩琪那已然春光乍现的娇躯,幽旷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后再用力的将其呼出。

“嘶……,呼……”

稍稍平静了一下思绪,他将怀中女人轻轻放在了平坦的岩石之上。

“原来是中了情*欲迷魂香,怪不得了。”

将手伸进了怀中,幽旷小心翼翼的取出了那株九叶草,而后,他细心的将其中一片叶子给拔了下来。

用手托开黄佩琪的紫唇,他将这片叶子轻轻放了进去。

黄佩琪身上的伤很重,如果再不及时做处理,轻者伤及根本,重者可能会直接丧命,而且这九叶草的灵气,能帮黄佩琪的身体尽快将毒排出,尽快修复她身体上的伤势。

“说起来这株九叶草是你最先发现的,所以,这片叶子就算是你应得的吧。”脱下身上那被撕了一半的外衣,幽旷将其披在了黄佩琪身上。

捡起地上的青钢气剑,幽旷转身踏步来到了溶洞门口,提剑安静的坐了下来,警惕着四周的一切动静。

夜幕降临,晨曦又至。

缓缓睁开双眼,映入黄佩琪眼帘的,是高高的溶洞顶端。

奇怪,怎么感觉身体……凉凉的?

“啊……”

一道近乎刺耳的尖叫之声,立马是让坐在溶洞门口,眼皮正在打架中的幽旷瞬间清醒了不少。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手中提着青钢气剑,幽旷急忙忙的冲了进来。

看见一脸焦急的幽旷,黄佩琪再次发出了一道失声尖叫。

“啊……,出去,你给我出去啊。”

眨巴眨巴眼睛,幽旷瞬间明白了过来。

看着岩石上捧着自己上衣,正满脸娇羞忸怩万分的黄佩琪,幽旷心中不知为何,忽然冒起了想要逗一逗这丫头的念想,他慢慢显出了坏坏的贱笑。

毕竟他幽旷,也是一个热血男儿啊。

“嘿嘿,出去干嘛,该看的都已经被我看光了,出去跟不出去,又有什么分别?”

“你……,你……”

“你什么你,事实就是事实,难道我说错了吗?”

黄佩琪的脑海里,此刻已经开始渐渐浮现出昨天发生过的每一幕景象。

每当回忆起一幕,她的头便低下一分,每当回忆起一幕,她握着衣服的手,便紧了一分。

“我,我,我……,你……”

黄佩琪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呜……,呜呜……”

她哭了,到了最后,她哭了,而且哭得稀里哗啦,仿佛一个小女孩一般。

“完了,这下子我这辈子真的完了。”

她当然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情*欲迷魂香虽然可以让人陷入到身体的强烈原始欲望当中,但却并没有抹灭记忆的功能。

她想起了自己强迫幽旷的情景,她也想起了自己疯狂撕掉衣服的举动。

“哎,你别哭啊,我就无意看到一些不该看的而已,又没有对你做什么事情,你倒是别哭啊……”一见黄佩琪哭得一张脸梨花带雨,幽旷顿时有些慌了,他开始后悔刚才自己不应该那样子逗黄佩琪。

遇上哭鼻子的女人,幽旷是最没辙的。

经幽旷这么一说,黄佩琪这才注意到,自己除了身上衣物破损严重之外,身体似乎没什么别的异样?而且昨天跟战狼佣兵团对战留下的伤口,好像也已经好得七七八八。

幽旷貌似真的并没有对她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缓了好大一会劲,黄佩琪这才冷静了下来。

“谢谢你,这次如果没有你的话,我可能就会跟一起来的族人那样,死在那帮人的手里了。”黄佩琪一脸诚挚的说道。

“光口头谢谢有什么用,得拿出实际点的表示才算敬意。”幽旷十分不自觉的偷瞄了几眼黄佩琪那几乎半裸的娇躯。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