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我真的长生不老第109章死去活来的

2019-01-12 16:29:4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我真的长生不老 第109章 死去活来

对于小姑娘的这句话,刘长安内心毫无波动,活了这么多年,救了许多人,救了一地,救了一城,救了一族,救了一国,这些情况数不胜数。

那自然祸害的人也不少,导致亡国灭种的事情也不少,古往今来,天地不仁,圣人不仁,从来就没有视众生平等的神佛持慈悲心来凡尘普渡。

她是认错人了,还是真的认得他?

这种状况倒是让人兴趣盎然,别说其他人了,他自己若是流传了某个时期的画像,现在让他去看看,只怕都不认得了那是曾经的自己。

名字会变,脸会变,只有内在永恒。

如果真是认得出他来,这倒是一件可慰一叹的事情,终有人穿越了历史的长河,从滚滚东逝的那一头摘取了一朵藏着他模样的浪花,来到了另一头的他眼前。

可她现在这幅终于真的被他气死了的模样,又是怎么一回事?这怨气有些吓人了,刘长安感觉这大概就是气的死去活来的真实表达。

“姑娘?”刘长安拱了拱手,语气温和如常。

“这位小姐?”

“你好。”

一番称呼之后,对方毫无动静,刘长安这才再次仔细打量着棺材中的小姑娘。

小姑娘面容中颇有几分稚气犹存,但依然让人觉得看不出年纪,当然两千岁是肯定有的了,要判断出她进入这棺材时被封印住的年龄,却无从判断,毕竟那时候多的是成年了依然身材娇俏的女子,诸多王女公主地位尊贵,为所欲为,和竹因身高限制君棠一般的仙女也不少见。

她的额头上方有镂空黄金系带璞玉的发饰,额头前有齐齐整整的刘海,这倒是十分少见的,毕竟汉代女子的发型往往是光额头会让整张脸显得浑圆如饼。

除此之外的头发平分成髻,高耸于顶,剩下的一些头发扭成蛇状相互盘旋,一环一环相扣,镶嵌着精工制作的镂雕发箍和轻薄的金叶飞鸟器物。

她身上裹着一层一层的衣被,可以看到掺杂着金丝玉珏的素纱蝉衣,重量自然是远远超过了辛追夫人不足一两的蝉衣,但是华美精致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蝉衣覆盖在一件玄色配红的锦袍上,绣袍上那华丽的纹饰隐隐约约,朦胧瑰美,只是那些图案却暗暗和棺外的种种图案相符合,透着一种神秘气息。

初步判断,这确实是一个西汉时期的女子,经历的是沧桑毕竟汉朝的服饰到东汉明帝永平年间已经制定比较详细严肃的制度,像这个女子看似华丽却随性的服饰,应该年代更早一些。

即便刘彻改正朔,易服色,尚黄的时候,大家的穿着都没有太严格的规章制度,让人印象深刻的反倒是刘邦老儿不许爵位在公乘以下者戴他曾经用竹皮自制的亭长帽子……多稀罕似得。

再看小姑娘的这张脸,刘长安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了,只得慢慢的整理着过往留下的痕迹,一点点的往前翻着脑海里沉淀下去的画面和支离破碎的记忆。

相比较起来,春秋战国时期的记忆反而清晰些,毕竟那时候他会更长久的保持着一种身份,没有因为频繁转换身份和重铸身体而造成记忆破碎,反倒是因为刘邦和他的儿孙们的缘故,刘长安在相对较短的时期更换过好几次身份,造成了许多记忆变得不那么深刻而清晰。

不知道回忆了多久,刘长安感觉头脑隐约有些发胀,连忙停了下来,还是问她自己好了,他就不信,她执着地吃了他那么多小母鸡,就真得心甘情愿这么气死去了?

怎么也要活过来,把刘长安这种两千年前的大仇人给报复一下啊,就这么把自己气死,也太没出息了,对得起当年制造这棺材葬魂的那些人吗?

刘长安身手试了试她的鼻息,没有的。

捏住她的手腕,试了试脉搏,没有的。

伸手入怀中,也没有一丝心跳,但是肌肤依然温热,也就是说她并没有在活过来之后真正死去,否则刘长安发呆了这么久,她早就凉了。

她也不是辛追夫人那种状态,辛追夫人是真死了,没有活过来了。

这种前所未有,闻所未闻的状态,不能用寻常人的生死定论。

“挺好看的一小姑娘,你就不能再睁眼和我说说话?至少说说我曾经怎么祸害过你啊,是杀了你全家,还是灭了你的国?”刘长安十分遗憾而期待地说道。

“你何必把自己气死呢?你看你这幅死翘翘的可怜样子,我却还是云淡风轻,你不应该气的从棺材里蹦出来?这句俗语就是给你用的吧!”

“有句话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么说来我还真的是祸害,但是你就是好人?要不是有我在,你也得害死挺多人的,大家彼此彼此。”

小姑娘还是没有一丝动静,刘长安心中倒是有两个计较,但是一时间也没有着急,先把她拉回去再说。

盖上棺材盖,关上车厢门,刘长安把车子开了回去。

窗外灯火如龙,运输车的驾驶座位比一般车辆要高,左右看看两侧的司机都在下方露出陌生而冷漠的侧脸,刘长安回想起刚才小姑娘张嘴的那一瞬间。

他感觉到了喜悦。

这是一种和任何时候得到的喜悦都不一样的情绪,有着许许多多的期待和沉淀在心底,不曾再幻想,略带忐忑的满足。

她说完一句话就没了动静,她说的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以后还会不会睁开眼来和他说话?

“早知如此,当年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祸害你……不过若不是如此,也没有今日的相遇吧?我们都已经不是当年的人了,割裂了时空的相遇,何必再耿耿于怀?”刘长安自言自语的劝说着别人,却也意识到这小姑娘过了两千年一睁眼,居然还是看到自己的大仇人,这种怨气可想而知。

算了,继续养养看看吧,实在不行他的血气或者精元,请任选一样,他反正是要把她给弄活过来。

“嘭!”

一阵沉闷而悠远的声波传了开去,刘长安看着前方的绿灯,一边开了过去,一边放下心来,身后的棺材果然恢复了原来的状态,又散发出觊觎生机的气息,看来不管这小姑娘心情如何,这棺材反正是自顾自的要养着她。

刘长安也是有些担心她变成辛追夫人的。

回家路过菜市场,刘长安买了一只小母鸡丢了进去,本来想等到明天别人送的,但是想想这小姑娘被他气的死去活来,于是刘长安就心怀慈悲的大方了一回。

刘长安没有把车子再停到梧桐树下,而是稍远一点偏僻的围墙下,这才走了回来,正琢磨着今天晚上随便吃个面条对付一下,便看到周咚咚穿着她漂亮的小花雨靴,手里拿着一把大铁钳子在往水坑里夹。

这把大铁钳子送周书玲用来夹煤球的,对于周咚咚来说使用有些费力,刘长安总觉得她下一刻就要栽倒在水坑里,但是看了一会儿居然没有,

我真的长生不老第109章死去活来的

于是走了过去。

“你在干什么?”刘长安问道。

“我在夹泥鳅。”周咚咚吸了吸鼻子,指着水坑里浮上来的泥鳅,“泥鳅全死了。”

周咚咚十分难过,毕竟起早贪黑,风雨无阻的喂了这么久的豆渣。

“今天打雷,都给劈死了。”刘长安看了看说道,他原来是没有去观察泥鳅死没死的。

“泥鳅好可怜。”周咚咚指了指身旁用来玩沙子的小桶,里边装了一些泥鳅了,难过地说道,“我们只能吃了它们了。”

“不能吃了。”刘长安摇了摇头,“被雷劈死了以后,血都放不出来,有在水里浸了这么久,没法吃了。”

周咚咚目光呆滞地看着刘长安,手里的大铁钳子掉进了水坑里,周咚咚的孩生从未如此绝望过,原来想着泥鳅死了,心情很难过,但是至少还可以吃掉,勉勉强强有些安慰,现在才知道泥鳅不但死了,还不能吃!

周咚咚一边嚎啕大哭,一边把小桶里的死泥鳅又倒回了水坑里。

“埋了吧。”刘长安拿了铲子过来,把水坑给填了。

周咚咚站在填平的水坑上,不肯回家,这真是一个悲惨的时刻……真的不能吃的吗?

苹果授权售后价格
个人买医疗保险价格
橡胶支座的安装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