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冰人正文第八章冥教教主下

2019-02-03 22:02:0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冰人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冷月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冰人全集阅读正文第八章冥教教主(下),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新加内容,所以和后面的有一点点接不上,很快恢复]

他又贴地观察,这次反其道行之,观察每个人的鞋印主人的身高和体重,地上纷乱的足迹在他的心里立体起来,自动归类、归纳、建立数据库,结果他骇然发现,没有一个鞋印可能是那两个家伙的!

他缓缓站起,“不可能!难道他们会飞……啊,明白了,他们根本全程用隐身术,怪不得警方没有一点头绪呢!天啊,如果都用隐身术搞暗杀,那天下能逃过去的人又有几个!”

就在他腰杆将直未直的一刹那,忽听身后一个男人的声音道:“宾果!猜对啦!小伙子不错嘛,功夫好、头脑好,我那儿正缺人,以后跟着我混如何?”

刚刚死过人的地方冒出人声,饶是他艺高人胆大也被吓了个半死。

他迅疾回过身,却见眼前空荡荡的并没有人。

幻觉?他还不至于那么不堪,绝对不是幻觉。

“出来吧。冥教教主先生。”他沉声说。

“咦?”一个黑衣人应声缓缓现出人形,瞧向冰雨的眼神透出赞赏,显然冰雨猜对了。

冰雨打量着他。借此机会急运冰心诀,让受惊的心态迅速平稳下来。

这个人的身高和冰雨相仿,长相清秀面容和气,气质不像恶人,倒像古代那种与世无争的书生。他是那种难以从外表区分年纪的男人,瞧那皮肤象十几岁的少年,瞧眼神象三四十岁的成年人,而他身上蕴含着那份强烈的神秘气息又把之前的观感全部否决。

虽然他已去除隐身术,但冰雨仍无法捉摸到他的存在,更别提估计他的战力,他就像一个幻影,伸手一触便要消失无踪似的。

“你刚才叫我什么?”他好奇地问冰雨。

冰雨冷声道:“花自在和张丹虽然会隐身,功夫也厉害,但是想欺近我身后不被我发现那是不可能的,事实上,就算比他们再高几个级别的人也不行,你不是他们的BOSS是什么?”

“哈哈,高几级的高手也瞒不过你?对自己这么有信心吗,”那人用右手食指擦擦鼻子,“不过你的功夫好象没达到那种程度啊,凭什么说大话?”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你的目标应该不在孙克,是要对付整个辛教吧,为什么呢?”冰雨没有接他的话,直入主题。辛教是母亲的,轮不到别人对付它!

“我是什么人?哈,还真没有人这么问过我……是啊,我是谁……”那人叹一口气,抬眼上望,神情迷幻多彩,此刻他像一位阅尽无尽沧桑的孤独老者。

冰雨没想到一句普通的开场白引来这样的效果,瞧对方不像是假装,善良的他看着好不忍心,鬼使神差般地道:“老先生,有什么事困扰着你,你可以跟我说的,不一定要采取极端啊。”

说完他就后悔了,这爱心泛滥的毛病总也改不掉,在疑似敌人面前也显摆,丢人。

“老先生?困扰?”那人闻言身上一颤,默默地瞅他半晌,“你是一个观察力非常强的后生仔。这让你捡回一条命,本来我想先看看你吓掉魂的样子,然后就扭断你脖子的,我不能让任何人成为我报复辛教的跘脚石!”

冰雨吓了一跳,以这位表现出来的实力,他毫不怀疑此话的真实性,不自禁地缩头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那人被他“天真可爱”的样子逗笑了,“没事没事,我现在改变主意了,要劝服你,就算你不降我,也不会取你性命的。走,咱们换个地方。”

冰雨随他出了这间晦气的茶室,随便弄开一间办公室走进去。辛教的保安都该撤职了,两个大活人进来他们一个也未发现。

那人也不往里走,伸手一招吸过来一把椅子坐下,看看冰雨,“你也坐,咱们聊聊,秘密总是憋在人心里,还真是累啊,有个人说说也不错。”

他说起话来很轻松,浑不像掌握别人生死的强者。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这是很多枭雄具备的素质。

冰雨则暗地里嘬舌,离他最近的椅子也有五米之遥,他可没那本事吸过来,老老实实地走过去拿了一把椅子过来坐下。

两个人现在的状况很有些奇怪,明明第一次相见、明明在这诡异的地方互有敌意,却又惺惺相惜,动手的可能性已经没有了。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李,名青天。”那人伸出手说。

这名字有点那个。冰雨心里嘀咕着,忙与他握手,“在下姓冰,名雨。”

面对这样一个高深莫测的人,要有必要的礼貌。

李青天点点头,向后倚在椅子上道:“你猜的正确,我是冥教教主,花自在和张丹都是我教教众,花兄弟担任左护法,张兄弟是明珠分坛的坛主,咳,什么护法坛主的,这些都是听着好听而已,我们冥教才立教十几年,从来不对外扩张,全教只有三十人不到,个个都是官儿,哈哈。”

冰雨点点头,心下却是一凛。对方把这等机密大事告诉他,恐怕今晚不准备让他活着离开了。

他微微低下头。哼,就算实力相差巨大,却也不能束手待毙!

李青天看他一眼,不避嫌地伸手拍拍他的肩:“小兄弟别紧张,我说话算话,你不会有事的。”

“啊……谢谢。”冰雨本能地想躲,冰功的小身法腾挪术也不是盖的,近身相搏,就算母亲也挨不着他的边儿,可今天不知为何,他刚刚启动身法,反倒把肩膀凑到了人家掌下,他明白他根本没有丁点的反抗之力,本来隐隐的一点逃跑的念头也没了。

既然这样,就不要呈匹夫之勇,还不如索性问个明白。

他直视着李青天,“李教主,今天你大驾光临这里是巧合还是……”

“巧合,我并不知道你的存在,过来只是想验收一下手下的工作做得如何,毕竟这是我们第一次向辛教挑衅。”

“以你们的实力,恐怕挑战整个辛教的高层都可以,为什么偏找孙克下手呢?”

李青天哼了一声,“杀孙克只是一个开始,小小的给辛教制造一点恐慌而已,我们的人马还没有聚齐,等人到齐时再来大的,嘿嘿,不会太久了,游戏要慢慢玩才有意思,杀掉高层是没有用的,只有将辛教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全部摧毁,那样才叫做报复!”

冰雨直晕。他和辛教有何等的仇恨,辛教到底怎么惹到这位老大啦。

“可是这样草菅人命,阁下觉得合适吗?”他问。

[推荐几本好书:大秦之小兵传奇,书号:74465、我傍上了武则天,书号84470、飞将,书号89634]

LNG调压计量撬公司
变频供水设备
导轨链条式升降机电话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