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

超级巡警正文第三百九十章护身符的威力

2019-02-03 23:43:31|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小说《超级巡警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静夜寄思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超级巡警全集阅读正文第三百九十章护身符的威力,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丧标最后还是把他所知道的关于蔡春林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只是丧标知道的也有限。蔡春林从一个富家公子转变成一个黑社会老大只是这两个月的事情,似乎是他的家庭发生了什么变故,急需一个强有力的势力来支撑,而蔡春林却趁丧标低迷的时候迅速地把深水的混混给集中了,而且还跟丧标明争暗斗地争夺地盘。丧标因为要躲着警方找他的麻烦,所以尽量躲着蔡春林,而蔡春林却存心扩大势力,所以在两个人的争斗中,以蔡春林为首的新兴势力居然丝毫不逊色于以丧标为首的老势力。

刚开始丧标还对蔡春林挺客气,毕竟两个人是因为赛车这个爱好而走到一块的,丧标又觉得蔡春林这个人够聪明,讲义气,所以还给蔡春林介绍了许多道上的人。可是慢慢地蔡春林熟悉了***内的事情后他却对丧标露出了狰狞的面目,蔡春林的得寸进尺也慢慢地使得他跟丧标之间的关系恶劣,直至达到生死斗的地步。

“阿凌,你怎么肯定丧标会说出蔡春林的事情?”走出深水警署后,刘彦博心中疑惑不已,无论他还是田妮都审讯过丧标,可是丧标摆明了就是死鸭子嘴硬不肯开腔,怎么张楚凌简单地对丧标说了一句话后丧标就突然间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把蔡春林的事情一股脑地全部跟警方给招了出来呢。

“是啊,阿凌,我也很纳闷呢,丧标好像很害怕你的样子。难道你以前真的让他吃了很大的亏?”田妮跟刘彦博不一样,当初张楚凌把丧标从丧标地家中逮捕的时候她也在场,那个时候她就把丧标对张楚凌畏惧的眼神看在眼中,所以有了今天丧标在张楚凌面前异常的表现她心中也就不是很惊讶了,她只是好奇张楚凌到底对丧标做了些什么,居然让丧标在他面前这么老实。

“我还能对他怎么样,还不是收拾了他的几个手下,不至于让他这么害怕我的。你们没看到一开始他对我还不是吊儿郎当的。他后来之所以突然间变卦,估计是他自己想通了吧。”张楚凌微笑道。

其实事情远远没有张楚凌说的这么简单,在看到丧标有如厕所里面地石头一般又臭又硬后,张楚凌心中就有点不耐烦,他本来想直接打给九爷让九爷搞定这件事情。可是张楚凌想了一下又觉得没必要自己一遇到什么麻烦就找九爷,关键时刻他的手触到了自己兜里的一件护身符,张楚凌突然想起这块护身符似乎是大康托人专程送给他的,在张楚凌收到护身符后大康还特地给张楚凌打过,让张楚凌一定好好地保管好这枚护身符。

张楚凌根本没有把这枚护身符放在眼中,要不是大康的一再郑重其事地叮嘱,张楚凌早就把护身符扔到垃圾桶里面去了,饶是如此。张楚凌还是把护身符随手扔进了自己地衣兜里。

想起大康的郑重其事,张楚凌在跟丧标问话时就动了点小心思,他把护身符给拿在手中把玩起来,而丧标的目光在碰触到护身符后果然有所变化,老老实实地把蔡春林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张楚凌虽然还是没有把护身符的作用给摸透,但是从丧标见到护身符的反应来看。张楚凌知道肯定是义安堂又有什么大动作,而自己身上的这个护身符多半是身份的象征,不过张楚凌自然是不会把这些东西跟刘彦博他们说地。

“阿凌,你有这么好的口才不去当谈判专家简直太可惜了。”听到张楚凌的话。刘彦博愣了一下,想起张楚凌最后对丧标说的一句话,他若有所思地说道。

“要是让阿凌去当谈判专家才真的是浪费呢。”想起自己的爱郎现在是超级机构地负责人,有先斩后奏的权利,远比刘彦博这个高级督察权利要大,而刘彦博却在遗憾自己的爱郎没有去当谈判专家,田妮自然是很不服气地撅起了嘴巴反驳。

“都跟你说了是运气。我们还是赶紧去找袁督察吧。也不知道蔡春林他们有没有让袁督察受委屈呢。”张楚凌的一颗心已然全部系在了袁景岚地身上,袁景岚现在处于一种非常危险的境界。一旦被匪徒知道他们在丧标车上动手脚的事情被警方发现了,张楚凌敢肯定匪徒会毫不犹豫地把袁景岚这个唯一的见证人给杀害的,所以张楚凌等人现在是在跟匪徒抢时间。

听到张楚凌的话后,刘彦博和田妮立即沉默了下来,他们何尝不知道袁景岚此时的危险处境,只是为了缓和气氛他们强颜欢笑罢了。

接下来地时间里大家都没有再吱声,车里陷入了难言地沉默。在张楚凌娴熟的驾驶技巧下,他地宝马X5悄无声息地朝荔康街靠接。

“希望丧标的猜测是对的。”车内众人心中同时祈祷道,当张楚凌问丧标假如蔡春林他们抓到人时最有可能关押在什么地方时,丧标说出了三个地方,就在张楚凌他们几个人准备离开深水警署时,丧标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又跟张楚凌他们说出了一个地名,这个地名就是西九龙走廊附近的荔康街。

当张楚凌等人抵达丧标嘴中说的地址时,他们同时松了一口气,因为在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间昏黑的小屋,而这间昏黑的小屋跟丧标描述得并无二致,张楚凌清楚地看到四个男人正就着昏暗的电灯在玩着纸牌,他们在玩纸牌的同时嘴中还大口大口地抽着烟,弄得屋子里面烟雾缭绕,不时地有一声清脆的咳嗽声从屋里面传出去,一听就知道是女声。

“是表姐!”听到那极力忍受的痛苦咳嗽声,田妮一个冲动就想冲出去,她身边的张楚凌眼疾手快地拦住了田妮。

“你现在冲出去只会让Madm袁陷入困境,我们得一举制服房内众人才行,千万不能打草惊蛇。”张楚凌在田妮的耳边轻声说道。田妮闻言后秀脸一红,她也知道自己有点心急了,慌忙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张楚凌的意思。

张楚凌跟刘彦博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两伙人分头行动,前后包抄,然后立即领着田妮朝小屋的前门猫妖而去。

袁景岚的咳嗽声似乎让几个正在玩牌的混混觉得很是好玩,他们在玩牌的同时甚至还故意跑到袁景岚面前吐烟圈,直把袁景岚呛得流眼泪他们才开心地大笑起来。

袁景岚本来想大声地辱骂眼前的这些混混,可是她的手脚都被绑得紧紧的,就是嘴巴都被胶布给封得严严实实的,让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受欺负。袁景岚现在都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有洁癖了,要是没有洁癖的话,自己就不会跑到港城车行去上厕所了,也不会被抓到这里来了。

刚刚被抓的时候袁景岚还有点莫名其妙,自己只是到港城车行方便一下而已,怎么就被抓了呢,慢慢地听到打牌的几个混混闲聊时她才知道自己居然无意间撞破了一个杀人的阴谋,这就让她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

“要是阿浩在,他肯定现在到处找自己了吧。”袁景岚知道自己既然撞破了别人杀人的阴谋,随时都有可能失去生命的危险,在生命的最后关头,她又想起了自己的初恋,只是很快她就发现阿浩的脸庞模糊起来,而张楚凌的脸庞却异常清晰地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张楚凌身上发生的点点滴滴,都事无巨细地呈现在她的脑海中。

“他会来救自己么?”袁景岚心中幽幽叹道,她知道自己这个念头有点异想天开,张楚凌又不知道自己被绑架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救自己呢。只是很快袁景岚的眼睛便瞪得老大,她的脸上更是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因为她刚想到张楚凌是否来救自己,立即就看到了张楚凌出现在屋中,而且以快若闪电的动作把正在玩牌的四个混混给制服了。

“自己肯定是在做梦了。”因为害怕被匪徒玷污身体,袁景岚一直努力地睁大着眼睛不敢入睡,其实她早就昏昏欲睡了,此时见到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幕,她还以为是自己不小心打了一下瞌睡做了一个甜美的梦。“表姐,你没事就好,吓死我了。”在张楚凌动手制服打牌的四个混混时,田妮却迅速地跑到了袁景岚的身边,把绑在袁景岚身上的绳索解开,同时把封在袁景岚嘴上的胶布给轻轻撕开,然后抱着袁景岚痛哭起来。

听到田妮的声音,袁景岚才知道自己看到的一切是真实的,一时间她也激动得热泪盈眶。泪眼朦胧中,张楚凌的身影是那么地高大威猛,彻底地把她心中的另外一个身影给驱除了,“难道他听到了自己的祈祷么?”

天津锅炉臭味剂
岩棉条
华豫之门海选热线地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