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超能人生第三卷寒假之旅第二百四十五章邪恶

2019-02-04 02:11:5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超能人生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黄梦笔A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超能人生全集阅读第三卷寒假之旅第二百四十五章邪恶种子,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林夕用身体质量以及力气压住颜凤,把她死死按在看到陈林夕双眼发射出野兽兽欲般的目光,拼命的反抗着,此刻陈林夕家颜凤卧室竟上演着一幕OJ戏。

颜凤在挣扎之余,发出大声的求救声,而陈林夕仿佛听而不闻,对这会招来别人怀疑的叫声不在意,继续疯狂的侵略着颜凤的身体,将她玉体娇躯的一寸寸肌肤拿下。

如暴风般迅猛,颜凤根本不是身强力壮的陈林夕的对手,所有的挣扎反抗只能延缓一时,而不能起到真正的作用,当她身上衣服被彻底撕裂、脱光时,她身上的力气已经被耗尽两三成。

陈林夕不顾颜凤的反抗,依然我行我素,双眼发光,看着她胸前那堪称人间胸器、硕大无朋的美乳,心醉神摇,体内的邪恶**更是蓬勃炽热,此刻他大脑中写满了**——不管颜凤愿不愿意,用把她拿下,彻底征服。

“啊!”颜凤发出疼痛的叫声,因为陈林夕在用双手搓揉挤压捏弹拉胸部后,更是张开大嘴把左边的美乳上部含住,接着更是恶狠狠的咬了下去,仿佛吃苹果咬了一口,留下深深的牙齿印痕。

陈林夕趁胜追击,“蹂躏”了左边的美乳,志得意满,右边的美乳同样也愿放过,接着从左边转移到右边,对着坚挺滚圆的近似球体的胸部又是一咬。

疼痛的颜凤抓着陈林夕**的双肩,长长的指甲在裸露的肌肤留下深深的抓伤,火大地她更是以牙还牙咬住陈林夕的肩头,牙齿深深陷了进去。

陈林夕依然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继续侵犯着颜凤的身体,蹂躏着她的意志,当颜凤牙齿深深咬紧他的肌肉时,一股锥心般的疼痛|从肩头袭来,火烧火燎般火辣辣的疼,陈林夕眉头紧蹙,咬着牙很是生气,气愤的用手肘打了颜凤地脖子。

这一下力道不轻,颜凤身子骨弱,被这么一打,两眼冒金星,眼线一黑险些昏死过去。

陈林夕趁这空当,重心从颜凤的上身来到了下身,两只手一手按在她膝盖上,用力往两旁分开,夹紧的双腿一分开,一下子就露出中间那诱人的风光,黑郁郁的森林呈倒三角形状,毛毛顺服贴着肌肤,下面有着一张竖着的嘴色呈粉红,肥美地嘴唇内一层层粉红色的肉壁,有天眼通的陈林夕甚至还能清晰看到肉壁中地那一层中间有着一个小孔的薄薄的膜。

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很粉嫩地女子私处。显示着它地主人是毋庸置疑百分百地未经男女**地处女。

颜凤双腿被扒开。私处暴露在陈林夕那**裸、火热热地目光。又羞又怒。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伸手用力地推开陈林夕。推在他宽阔地胸膛上。却几乎纹丝不动。推不动。

陈林夕发出淫笑声。在颜凤面前露出胯下那堪称凶器地巨大**。硕大粗长。通体青紫色青筋红线遍布。头部色呈猩红。状态狰狞。这样地一根圆筒型物体翘挺着。如一柱擎天。扬眉吐气。

颜凤看到眼前出现这么巨大地东西。糊了一大跳。瞳孔变大。吃惊紧张。一想到它要往自己身下那窄紧地小洞捅进去。更是吓得脸色发白。额头冒汗。连连拼命挣扎。大声叫道:“不要!不要!”两眼眼角已经溢出泪花。

“陈林夕。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这是犯罪。你会被抓进监狱地!”颜凤想用这招震慑陈林夕。然而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

陈林夕身子压下。那东西对着颜凤地下身那森林下面地桃源洞口。一副沙场征伐大将军模样。显然要它放过她是千难万难地。

“不要,求你了。”颜凤之前的威势已经不见踪影,硬的不行,为了保住贞操只好来软的,此刻的她已经用哭腔求饶。

陈林夕依然对她的求饶声不理睬,仿佛一个大恶棍大**一般,实行者暴行,一意孤行,他的双手压住颜凤支撑着身体,而把身子靠向她,胯下那“凶器”更是对准了颜凤的女子私处,在洞口摩擦。

颜凤身体不由得发出害怕以及性感区被触动的轻轻颤抖,意识到危险来临,两只手拼命挣扎了起来,在陈林夕身上留下长长深深的抓痕。

陈林夕不顾颜凤的小打小闹,腰间用力一顶,把胯下那凶器一下子往颜凤花心深处刺了进去。

没有迷情蜜意的**,没有循序渐进的爱抚,一下子粗暴的闯入,那凶器一头扎进桃源洞,被四周层层肉壁紧紧挤迫着。

颜凤条件发射般**肌肉被刺激后迅速收缩,肌肉从肉壁往中间压,一下子原本就很紧涩的通道更加的狭窄,陈林夕那硕大粗长的凶器更是被得“险些”窒息。

陈林夕咬咬牙,不退反进,继续用力一顶,粗暴的进行,直接把凶器扎进花心深处,顶到障碍物一下子就攻破了它,瞬间就把那层薄膜撕裂。

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从下身袭来,颜凤整个心都揪了起来,眉头皱成“川”字,脸色唰的惨败,牙齿咬得咯咯响,这一刻,她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恨不得用利爪撕碎陈林夕这个始作俑者

痛几乎让颜凤失去思考的能力,只剩下承受那绵绵不尽般的疼痛,痛彻心扉,痛得整个身子都要弓起,同时更是有着局部性肌肉抽搐。

处血由下身伴随着碎裂的处女膜涌出,流出体内,带着疼痛,带着伤心,带着怨怼,带着绝望。

鲜红的血没有让陈林夕这个兽欲暴君有任何的警醒,反而刺激了他心底深处的邪恶,征服,蹂躏的**,他龇牙咧嘴得意一笑,双手绕过颜凤身体抓住她浑圆的的美臀,然后身子往前冲刺,用力冲刺,一下一下,刺进去拔出来,狂笑着肆意作践着颜凤的下身。

颜凤刚痛彻心扉的抗下一波剧痛,随着陈林夕那粗鲁狂暴地动作,又一浪疼痛袭来,仿佛无休无止折磨着她的身心,摧残她的身心,践踏她的意志,蹂躏她的尊严。

陈林夕双眼赤红,兴奋不已,原本胯下那凶器被挤破得很紧,紧得难受,与其说快感,更多是疼痛和不舒服,随着他近似疯狂般的冲刺,颜凤的下身花径一点点的被

开拓,变宽。

那东西受到地挤迫感渐渐减小,一种男人征服女人的快感渐渐的涌上陈林夕的心头,使得他更加疯狂的将正在进行的行为推波助澜。

正当他享受着这种“变态”般狂暴快感时,身下地颜凤却痛得死去活来,下身刚经历处女膜撕裂的疼痛,接着又是一阵鞭挞,每一下都是火辣辣的疼痛,仿佛刀子在割着她身上地肉。

陈林夕接连不断的做了一百多下,颜凤直接被干得疼痛无比,被疼痛折磨得昏死过去,又在另一波疼痛中疼死,如此反复,她已被摧残得身心疲惫,就连反抗意识也没有,只是在疼痛中挣扎。

颜凤原本还红润的花瓣般的嘴唇渐渐地褪去了颜色,变得苍白,惨白,那是种可怕的白,仿佛旅人行走于漫天沙漠中,数日没有进一滴水,她的脸色更是由原先的白里透红变得发白,苍白如纸,任是谁见了也要担心她的生命安全。

陈林夕对这一切却不闻不问,只顾着挥霍着自己的激情,满足着自己地**。

……

在陈林夕的一波又一波地冲击下,颜凤脸色苍白得吓人,气息也越来越弱,气若游丝命悬一线……

终于,陈林夕体内奔涌的**在走上巅峰之时仿佛火山喷射而出。

“呼”陈林夕整个身心松弛了下来,很是舒坦,很是惬意,汗流浃背。

颜凤整个身体蜷缩绷得紧紧地,整个脑袋耷拉着,双眼睁得大大的,眼球凸出仿佛死了似地,嘴巴惨白毫无血色,张开着一动不动。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颜凤的眼神是那样的充满怨念,无限的怨念仿佛一个黑洞要把人吞噬进去,又像是审判的正义之门拷问着人的良心。

“啊!”陈林夕卧室,陈林夕突然间从床上弹起,大叫一声,惊慌失措,汗流浃背。

“怎么了?”胡可玉被陈林夕的歇斯底里般的叫声惊醒,伸手揉了揉睡醒惺忪的眼睛,起身看着陈林夕问道。

陈林夕眼神有些呆滞,想起刚刚那个梦,那个将颜凤残忍强暴的梦,心惊肉跳。

那只是个梦吗?偏偏又那么真实,简直比真的还更像真的,肌肤的触感,还有那自己身上凸的部位强行颜凤身上凹的部位,撕裂处女膜的那种触感都是那么的真实,即使是现在想来,感觉依然是那么的真切,丝毫也不见得是作假,也不像是梦境中的迷幻模糊。

怎么回事?

梦境如此逼真的情况,陈林夕之前经历过一切,那就是超能力开启之前警幻仙姑授予**技巧并且亲身和陈林夕演示一番,那时的感受同样是那么真切,所有的细节都历历在目。

陈林夕除了做过这两个难辨真假的梦之外,还做过不少各式各样的梦,有美梦,有噩梦,然而所有的梦境都是迷幻模糊,每次梦醒之后能记住十之三四就很不错了,事实上,一般情况下只能记住十之一二,而这两个梦却能记住近乎百分百,那种触感真实的无以复加,那些细节一个也没漏过忘记。

怎么回事?

陈林夕当初那个梦境真假难辨,到了以假乱真程度时就感觉很奇妙,而且做了那个梦境后更是突然间莫名其妙的有了超能力,对此,陈林夕一直很奇怪很困惑,然而却没法得知其中的缘由,而现在这个强暴颜凤的梦同样也是让陈林夕困惑。

梦境竟然是那么的真实,陈林夕仿佛真的把颜凤强暴了似的,现在想来,他的身体进入颜凤的身体的那种触感,颜凤求饶的眼神,闪着泪光的眼睛,还有那绝望伤心又充满怨念的眼神,现在想来,依然是那样的真实。

陈林夕往颜凤房间一看,天眼通透视眼透视一下,透过墙壁看到颜凤的房间,床上颜凤正安详的熟睡着,安然无恙,当然依然是完璧之身,陈林夕莫名紧张的心这才放下心。

“你没事吧?”胡可玉有些紧张的看着陈林夕。

“没事。”陈林夕摇了摇头道:“做了个噩梦而已。”

胡可玉这才放心,看陈林夕汗流浃背摸样,看来这个噩梦不简单。

“你睡吧,我先休息下。”陈林夕安抚胡可玉,让她睡下,自己依然坐在床上,背部靠着墙壁,想着刚刚梦境中的内容。

男人毫无人性的发泄着兽欲,把颜凤压下身下,粗暴的践踏着她的尊严,蹂躏着她的身体,丝毫没有怜香惜玉,没有爱抚,没有前戏,没有**,有的只是**裸的侵略索取,只顾着自己的感受,而弃他人感受于不顾。

颜凤的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让陈林夕的心颤动,肿痛淌着淋漓鲜血的下身更是让人触目惊心,看着那男人粗暴的举动让人发指,陈林夕对那男人更是鄙夷唾弃。

可是偏偏那个人就是他自己,陈林夕。

这一刻,陈林夕话梗在喉咙里说不出,一阵悲凉,一阵酸楚,惶惶然,疑惑为什么会这样?

到如今为止,陈林夕上过不少女人,然而没有一次**是只顾着自己的感受,他认为**不只是索取同时也该付出,在自己爽的同时也要让对方达到**,否则算什么?强奸?!

而梦中陈林夕的所作所为完全背离了陈林夕一贯坚持的个人准则,沦为连他自己也唾弃的人。

为什么会这样?

虽然只是梦,然而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个人会无缘无故做这样的一个梦?

不是的话,又要作何解释呢?

陈林夕茫然不解,只是隐隐中感觉到不妙。

其实正是因为超能力副作用的缘故,所以一切才会那么诡异,超能力的副作用在陈林夕的心中种下了邪恶的种子,现在只不过是种子阶段就让陈林夕经历了这么一场“噩梦”,那么当邪恶的种子在适合的土壤发芽,成长,长成小苗又茁壮成长成参天大树,那么陈林夕会把噩梦中那恐怖的事繁衍到现实中来吗?

是毁灭还是升华?

****

晚上还有章四千多字的。(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idiancom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调味品
地面互动投影生产厂家
宁波水电站拦污公司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