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

财色第五卷财富的盛宴第四百章虚虚实实

2019-02-04 02:41:59|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小说《财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叨狼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色全集阅读第五卷财富的盛宴第四百章虚虚实实,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全场媒体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身上。

朱老板看了那个一眼,然后回答道,“这是谣传,子虚乌有的事情。”

台下顿时哗然,毕竟范无病卖出了大量稀土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国内,但凡事有点儿头脑的人,都注意到了这里面存在很多问题,于是对于范氏投资集团的关注率居高不下,赛得过职业追星族了。

于是很多人都立刻联想到一种可能性,就是这种限制出口的传言是不是范无病故意跟政府方面勾结在一起制造出来的烟幕,目的就是为了提高出口价格?

根据以往的经验,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而且可信度比较高。

此时也有日本方面的媒体在场,他们立刻纷纷议论起来,觉得这一次国内在处理稀土资源的问题上,存在一定的诱导,极有可能是针对日本方面的购买订单采取的特别行动,是对日本人下套儿。

但是朱老板接着就开始说话了,他对众人说道,“我们政府部门,从未讲过关于稀土出口的话题,假如说有人妄加猜测,并且引起了不必要的恐慌的话,那只能说明你们对我们国内的情况不了解,以至于造成了认知上的偏差。我们是要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的,政府对于市场的干预不会是直接的,除非是通过立法明确地表示稀土作为战略资源不能出口,否则一切符合法律程序的商业活动,都是应该得到保护的。”

“您的意思是不是说,只要是在现行法律框架之下地商业活动,都是受到保护的?”立刻有人向朱老板提问道。

朱老板点了点头道,“市场问题要通过市场行为来解决,稀土出口的问题,自然也要遵循市场规律,国家不会在这个问题上,采取不合乎法律的手段来干预。”

众人听了之后都是若有所思,一部分认为从朱老板的话里面可以看出,中国政府现在已经认识到计划经济的不足,要走市场化道路了,这个决心是非常坚定的。而另一部分人就在想,朱老板地这番话是有另外一层意思在其中的,就是一旦国家通过立法决定禁止战略资源出口的话,稀土资源地出口可就彻底要黄了。

尤其是一群专门研究中国政策地日本人们。更是小心翼翼地推敲朱老板地这一番话。企图从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以利于他们下一步针对中国地商业活动导向地决策。

虽然有所怀疑。但是当日本人从反无比这里购买了大量地稀土资源之后。国内地稀土行情立刻看涨。由于范无病在稀土资源地决策上是奉行只进不出地原则。所以重稀土资源方面就只剩下沈培明地公司略微有一些存量。沈培明自然不是学雷锋标兵。他立刻将这部分稀土地价格提升到了市场价格地十倍以上。显然是打定了主意要哄抬物价了。

通过对华进口渠道获得稀土资源地各国。立刻感到了很大地压力。原本很轻易就可以廉价获得地稀土资源。此时居然贵比黄金了。中国人地转变就在转瞬之间。令他们感到猝不及防。

尤其是美国人不得不重新开放一部分矿山之后。忍不住酸溜溜地表示。中国大概又在扩军了。否则怎么可能一点儿稀土都不对外出口了?

对此外交部方面是坚决否认地。认为国内地稀土企业都是商业行为。不存在国家调控地情况。至于你们买不起。那只能说明你们穷。不能说明是我们不想出口。加入价格能够达到我们地要求地话。还是欢迎外商来进口中国地稀土资源地。

日本人倒是觉得占了个大便宜。因为现在国际市场地稀土价格已经涨上来了。比起他们从范无病处购买时地价格还要高一些。这就让他们感觉到心里面比较平衡了。

而负责这一次的交涉地村田茂,也被认为是有功之臣,在日本国内商界获得了很高的声望。到目前为止,能够从范无病的手中获得这种利益的日本人,大概除了武陟小机那个叛徒之外,也就是村田茂一人而已了。

其实最开心的还是要属范亨了,他很高兴地发现,江南省一下子就多出了那么多的美元储备可以使用,目前不但排在日程表上的几十家大型国有企业的改制问题得到了优先照顾,省里面还计划成立一家大型的投资集团,准备有选择地扶持一些省内民营企业进行发展,用股份制方式参与到这些优秀企业的经营当中去。

因为日本人提供的是无息贷款,范亨倒也不担心将来会

,尤其这是政府之间的行为,就算是将来没有人还府之间需要协商解决的,而不用范亨自己操心了。

毕竟,范亨自己也不知道,他能在江南省待上多久?

看到了朱老板召开的招待会之后,有些人就感到非常好奇,为什么朱老板已经明确表示政府并没有禁止稀土出口的规定,稀土价格还会继续攀升呢?

范无病就对手下们说道,“资本市场上的想法是没有道理可讲的,所以利好的消息一般也可以理解为利空。虽然政府方面并没有说限制稀土出口,但是无风不起浪,这一次没有限制,不等于以后也不会限制,如果真要等到立法通过的话,那就可能是全面的禁止出口了。还有一点就是,稀土是不可再生资源,挖光了就没有了。在这种情况之下,稀缺的重稀土资源,自然就是大家抢购的焦点了,价格持续走强并非没有道理。”

沈培明也给范无病打过来,跟他商量稀土出口的事情。

看在沈培明是自己未来岳父的份儿上,范无病就指点了他一番,让他将比较重要的稀土囤积起来,市场流量不要太大,小批量地出货不但可以卖个好价格,还可以迅速出手,不用担心资金回笼的问题。

到了六月底的时候,范无病终于拿到了复旦大学的毕业证,这四年的任务总算是完成了。

但是在做毕业论文的时候,还是出了一点儿小小的问题的,范无病为了表示自己的与众不同,在国际贸易的论文当中,直接引用了自己当年炒作日本股票期货市场的一个例子,并且进行了详细的说明。

系里面的老师们一看到这篇文章,立刻就炸锅了。

虽然他们也了解过一些关于日本国内经济泡沫的诞生与破灭的经过,但是此时看了范无病作为亲自参与并且推动了这一进程的书面材料之后,才明白原来资本这东西真不是一般人能够玩得起的。

在这些国际金融炒作过程中,需要动用的资金至少也是在百亿美元以上的,钱少了的话,根本就没有发言的权力,更不用说什么呼风唤雨了。

这么一来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系里面的老师们一致决定推荐范无病直升硕士研究生,继续在复旦进行学习。

我这样了,还需要继续深造?范无病心里面这么想,但是嘴里面自然不能这么说,考虑了一下,反正自己也是要在上海这边儿常常来往的,继续上学也不是什么问题,无非就是换一批同学们而已了。

事实上,复旦也需要有范无病这么一个名人来装点门面,总不能说人家就来这里混了四年本科,就不愿意再待了吧?能够把他留在学校里面继续深造,对于学校的整体形象而言,可以起到提升学校形象的显著作用。

至少现在一提到范无病的时候,复旦的校长或者系里的主任都可以很矜持地表示,哦,范无病啊,那是我们学校(系里)的学生。但凡在某些公众场合里面这么表示一下,肯定会引来眼球无数的,有事儿没事儿的时候,再帮别人引见一下范无病,对于增强自己的关系络也是非常有效的。

而且,范无病呆在复旦的这些年当中,给学校做出的贡献也是很大的,不但给院系里面的老师们的健康提供了保证,也断断续续地为学校创造了很多创收的机会,并且在历次活动当中捐助了不少款项。

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对于他们而言,范无病的老爸范亨这个中央委员兼地方大佬,一位冉冉升起的政治明星,作用更大一些。而范无病,就是校方能够同范亨之间建立关系架起一道桥梁的最好纽带了。

虽然复旦的校长也号称是副部级,但是实际权力就差了很多。

范亨不但是正部级干部,此时更是中央委员,假如将来更进一步的话,那就是副国级别的领导了。此时不想办法巴结一下他的话,以后等到人家再高升了,可就没有什么机会了。

因此,在范无病答应继续在复旦攻读硕士学位之后,复旦的校长立刻给范亨打去了,非常诚恳地向他汇报范无病近期的学习情况,并且要聆听范委员的指示。

范亨毕竟不是厚脸皮,被学校这么一闹,倒是觉得有点儿过意不去了。

氟碳铝单板
注册送分捕鱼游戏
CMMI认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