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财色正文第一百七十二章两个喝醉的人

2019-02-04 04:42:1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财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叨狼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色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七十二章两个喝醉的人,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其实童玉山跟范亨的关系还是很铁的,不常联系是因为距离太远了,并不是说关系不好,因此吃晚饭的时候,便一定要拉着范无病喝酒。

“当初我跟你爸,也没有什么好酒,就是跑到村里面,找点儿农民自家酿的高粱酒,回来煮一煮,弄盘花生米,炒个辣椒鸡蛋,就这么喝上一宿,当时你哥你姐都小,还没有你呢----”童玉山喝得有点儿高了,话就多起来了。

童玉山是真的不跟范无病见外,直接就把他带过来的茅台箱子给开了,取出一瓶来,两个人就倒进喝茶的玻璃杯中对着喝,倒也不用刻意地劝酒,全凭自觉。

在单位里面是领导,外面的应酬是少不了的,茅台五粮液喝得不少,但是被人劝酒总是不会感到很舒服的,这一回是跟范无病在家里面喝酒,也不用担心有那句话会讲错,因此童玉山喝得非常痛快。

丁阿姨本来是不愿意老公喝那么多酒的,但是看他那么高兴的样子,许久都没有见到过了,便有些心软,索性让他们放纵一回,喝个尽兴。

童玉山也是有些心事的,在大城市里面混,也不是那么容易,这地方的人心倾轧非常严重,当官儿的,没有点儿后台实在不容易,他这种文人从政的儒商,虽然不用担心被人用金钱来腐蚀打倒,可是上面的关系也要走通才行,这个却不是一点儿钱就能办到的,有的时候想一想,还不如自己以前经商的时候轻松自在。

可是权力这个东西就是毒药,而且是那种会让你上瘾的毒药,明明知道前面是火,但是还是忍不住要学那扑火的飞蛾。

范无病实在不像是一个十六七岁的青少年,因此童玉山不知不觉间就跟他说得多了一些,多年来的一些郁闷。就抛了许多出来。

“我们区长大概要换地方了,人家捞够了,可以走人了,估计这次应该是升到市里面去了,再积攒上两年政绩,努力冲一冲,或者能有个好前程。”童玉山带着几分酒意对范无病说道。“只是留下来的这几个大窟窿,可不是几个亿地资金能够补起来的。”

范无病点了点头。心道这事儿有什么少见多怪的?人家连社保的资金都能够挪走,几个大窟窿真不算什么,几个亿而已嘛,就算是拆东墙补西墙也是很方便的。

再说了,如果升到市里面,要填这个窟窿也是很简单的。只是一个政策上的倾斜,就足以弥补先前地欠账,这种事情,历来如此,又有什么好惊奇的?

“区长高就。那么您倒是有希望扶正啊?”范无病不由得动了动心思。

“没有政绩支持。想要上进哪里有那么容易?”童玉山摇了摇头道。

想要上进。是每一个干部地心愿。只是有时候上进地成本太高。自己承受不起而已。做人要有自知之明。有多大地能力。有多大地野心。有多大地财力。你就做多大地领导。如果人心不足蛇吞象地话。很容易把自己给撑死地!

“上海这边儿地政绩。一般来说是什么?”范无病非常感兴趣地问道。

“还能是什么?”童玉山挠挠头道。“除了经济建设。就是文化建设呗。对了。听你丁阿姨说。你办了一个娱乐公司?”

范无病笑道。“嗯。新丝路娱乐公司。正在准备筹拍新片。打算大干一场地。”

“新丝路公司?这个我是知道的!”一听这个,童玉山地精神顿时振作起来,拉着范无病问道,“你们的财力很雄厚哦,是不是准备做成国内最大的娱乐公司?这样的话,可是对我很有好处的!”

跟你有什么关系?范无病楞了一下,立刻便明白童玉山的意思了,原来他就是地头儿上的主管领导哦。那会儿听丁阿姨说自己老公是负责区里面的文化产业的,原来就是这个意思啊!

不过想一想,这倒是一举两得地事情,如果获得区里面的政策扶持,自己的公司办起事儿来也方便很多,投桃报李,帮助童玉山上进也是情理中事,范无病不由得微微一笑,心说倒没有想到今天有这样的收获。

一老一少两个男人越谈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的意思,末了童玉山问范无病是怎么过来的,当得知他是自己开车过来的时候,童玉山就说道,“晚上不要走了!反正小芸不回来了,你就住她屋子里面好了!喝了这么多酒,天又晚了,你就不要回去了!”

丁阿姨也极力相劝,于是范无病就答应下来,毕竟喝了不少酒,他也觉得头脑有点儿不太清楚,这样开车回去的话,难保不会出点儿什么事情,还是稳妥一下比较好。

看了会儿电视,聊了会儿天之后,就十一点了,范无病洗了一下,就回房间去睡觉了。

丁阿姨家是四室两厅的格局,夫妻两人睡一间屋子,女儿睡一间,小保姆睡一间,剩下一间是书房,但是每间屋子地面积都挺大地,足有二十多平米,范无病看了之后也不由得暗自点头,这屋子过个几年,或者也能够值几百万呢。

茅台酒的后劲儿很足,虽然入口地时候还感觉不怎么样,现在范无病的脑袋里面倒有些复杂了,酒意上涌,瞌睡劲儿也就上来了,上床没有多久,就沉沉地入梦了。

丁阿姨一家人的作息习惯都比较正常,十二点之前就全部进入梦乡了,到了凌晨一点多的时候,房门被人打开了,接着有人跌跌撞撞地进了屋,关上门,然后推开小芸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这人没有开灯,一切动作都很熟练,绝对不是盗贼入室了,只是进屋之后,就一直没有出来。

倒是小保姆睡得不是很安稳,好像在半夜的时候,听到隔壁的屋子里面似乎有猫叫的声音,时断时续的,后来就睡着了,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范无病却是睡得很香甜,做了个非常绮丽的美梦,在梦中,他左拥右抱,一会儿是陈靖楚,一会儿是风萍,一会儿又变成了欧阳晓薇,一会儿又变成了身材无比美好的陈碧松,好像无数个幻影在自己的面前晃动着。

似乎每一次触摸都是那么有真实的感觉,可以体验到光滑的肌肤和细腻的褶皱处给他带来的美妙感觉,范无病只觉得自己进入了一处温润的港湾,情绪起伏了不知多久之后,终于迎来了激情的最后爆发,之后才拥着对方沉沉地睡去。

很多学校在早上的时候,都会播放一些音乐,是用来代替早期的起床号来召集学生们晨跑的,复旦里有时候也这么做,因此当范无病早上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听到了校园歌曲,很老的一首,好像是什么清晨我来到树下读书。

嗯----嗯?嗯!?

范无病感觉自己的头皮有点儿发冷,好像昨晚做了个梦,有点儿少儿不宜的梦,但是,梦里面的事情,不会是真的吧?

他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人压着,一条软绵绵的身体,正跟自己肢体纠缠着,天啊!

范无病猛地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跟他咫尺之隔的一双大眼睛,里面有点儿懊恼,有点儿愤怒,还有点儿不甘不愿的样子。

范无病看了看跟自己纠缠在一起一整夜的女孩儿,有些忐忑地问道,“你是小芸姐?”

那女孩儿也很认真地看了看范无病,然后才反问道,“你就是那个范无病?”

两个人顿时相顾无言,纠缠着的身体也感到有些不自在,范无病低头看了一眼,发现薄薄的毛巾被根本就遮不住两个人的身体,童小芸的身材果然如同梦中所感觉到的一般,相当的出色。

有些尴尬,在这种场景下,两人都没有什么经验,于是缩手缩脚地从床上找到自己的内衣穿了起来,范无病很怀疑自己的内衣是怎么脱下来的,而童小芸的身上,似乎也有一些痕迹深浅不一的红痕。

范无病转过身去,检查了一下小弟弟,发现果然有些不妙,便问道,“昨晚上,真的?”

童小芸挠了挠乱蓬蓬的头发,有些无力地回答道,“我倒希望是一场梦,不过,看样子不仅仅是一场梦。”

这可怎么办啊?!范无病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换了任何一个女孩儿都不会有问题,可是为什么自己的第一次,就交给了这个连一次面都没有见过的童小芸呢?

老天啊!你不可以这么玩弄一个纯洁的小正太啊!

范无病看了看窗外的天空,感到有些无助。

湿喷机
天津个人信用贷款
进口磁力钻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