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卖纸扎小人的小姐竟然说家无活人不卖

2019-04-04 00:41:3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家无活人者不卖

9叔香烛铺在101小巷已经存在了大概2十年了,铺里的9叔从四十七做到六十七,实在也是做不动了,他的小孙女却是来接班了,很难想象一个小姑娘会肯来经营这样的一家店铺。

刚刚大学毕业,不去外面找工作,去学习一些社会上的经验,因为懂得大好青春却想浪费在一家经营死人香火的棺材铺子。大家都以为她疯了,她却一声不吭,性情固执地留在了这个小县城里。

可能只有九叔才知道他的小孙女为了甚么吧,不过9叔此人虽平日里乐和和的,喜与人交谈,但口风极严,不该说的不想说的绝对听不到他说半个字,大家想从9叔这里打听消息却是无望的。

不管这个女孩想用这个烧纸铺子干什么,但不可否认地是她做的烧纸无论是做工,图案,尺寸,花边,还有各种的编织纸用品,都是上乘精细之作,倒是让人意外得很。

人的好奇心的时效性大多都是很短的,短到大概半年左右,左邻右里的就慢慢接受这个刚毕业的小姑娘,当然说不得也是被这个女孩的手艺给震惊了。

说来也怪,自打九叔的小孙女过来接手他的小铺子后,9叔的身体倒是愈来愈好了,脸上连爬满的皱纹,暗斑也不见了许多,全部人像五十出头的中年人一样,邻里都说是阿秀他孙女照顾得好,9叔辛苦大半生,终究享上福了。九叔也笑着回应,不过笑容不像往昔那末自然了,总觉得现在的九叔带着一股神秘感,让人琢磨不透。

小县城里居住的基本上都是些老年人,还有些妇女小孩,县城里不像农村,没有田地,没法播种耕耘,只能靠青壮年打工或出外经商盘活家里的经济。

这也就造成了,县城的死亡率是高于全国平均数的,同理,这个怀安县也是一样,平均每天都会有丧事产生。县城就那末大,纸杂店就那末三两家,而9叔香烛铺是里面当仁不让的NO.1,所以大家也就常常去他家店铺买香烛元宝烛炬等等一些白事必备的物件。

这当中纸扎娃娃是卖得最好的,不可否认的是阿秀的纸娃娃是做得很好,做工很细,纸扎活灵活现,可是再好也不可能每家每户1有白事,就一定要去阿秀那里买上两个纸扎吧。

有些人不明白,就问那些买纸扎的人,为什么一定要去那里买纸扎,得到的都是一些慌张的回应,缄口不言成了这些到阿秀那里买纸扎的人的常态了。

奇货可居倒是不敢乱用在这里,但货不应求还是在这里用得上的,阿秀店里每天只能出售两个纸扎,这跟她制作的速度有些关系,由于供求关系的不平均,所以价格是居高不下,到后面三百一个竟然也会被人哄抢。

有人倒是羡慕阿秀店铺里的好生意,也开了一个香烛店,就开在阿秀的对面,惋惜从来没人愿意去他那里买,纸扎模样差别不是很大,价格也不像阿秀那样离谱,却门可罗雀,无一人光顾。

火爆的生意总是会有人去精心研究的,黄习文便是其中研究这门生意的佼佼者,他自小跟随叔父在殡仪馆做事,丧事里的喇叭唢呐鼓,纸扎白联花,礼丧仪仗队,三拜七叩首。甚么他不懂,鬼事都见得多了,惟独没见过这样赚钱的死人生意。

白天视察店铺经营来往,夜里替阿秀放哨,黄习文都快赶得上暗恋中的小男生了,求而不得,愈苦愈乐,长相思兮常奈何,连黄习文自己都对自己的行动苦笑不已。不过经过三个月的蹲点视察,他发现阿秀除了在早上六点会出去买菜,其它时间都在店铺,而9叔倒是跟平常不一样了,从观察时的每天出来,到后面的每三天1出现,到如今的闭门不出,而且样貌越来越年轻,最近的一次见他居然跟四十岁的中年人一样,满头黑发,胡子拉茬,不过他说话很少了,连笑容都很少见了。

九叔有问题,黄习文心里满是肯定,他经常利用自己是怀安县城唯一一家殡仪馆的经理身份去店铺里找阿秀聊天,实际上是去找9叔的位置在哪,并且想从阿秀的口里打听下九叔的情况,惋惜阿秀像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全数不理黄习文的问题,专心地扎自己的纸人。

阿秀一针一扎,將纸片规整贴好,衣样颜色均跟外面卖的纸人毫无二致,看着这死也总有伤心贵的纸人,黄习文疑心愈来愈重,便跟阿秀说:阿秀,我突然想起来我那殡仪馆还差两个纸人装饰,不如你今天卖两个给我回去交差吧。

家无活人者不卖。阿秀头也不抬地道。

家无活人者不卖,此话1出,黄习文嘴里咀嚼了好几遍,肯定是自己听错了。

便道:阿秀,你是否是说反了话,我不是大活人吗?怎样不符合资历了。

阿秀听了,也不作回答。黄习文便生气地离开了香烛店。

离开香烛店的黄习文并没有至此就放弃找出原因,他又跑到那些买过纸扎人的雇主那边一一调查,肯定纸扎的娃娃没有任何异常问题,为此他苦恼不已。

家无活人者不卖是什么意思,我这么一个大活人,难道还是死的?那他人怎样能看得见我。荒谬至极,去阿秀那买纸扎的人的都是疯子,都疯了。

不行,我要去九叔那里看看,9叔好久都不出门,莫不是被阿秀那个疯子给害了吧。黄习文又急匆匆返回香烛铺,质问阿秀,要阿秀交出9叔。

阿秀抬了抬眼,认真地看了眼黄习文,点了点头,然后从后堂牵出一个5六岁的小孩子,指给黄习文看,示意这就是9叔。

黄习文头晕目眩,突然感到自己的所作所为真的很可笑,然后转身正准备离开,身形萧索不已。

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无奈地说道:我真的就是9叔,我快投胎了,现在正在返老还童。

阿秀现在是这片区域的守灵人,你也不要怪阿秀不跟你说实话,由于这牵扯太深,这个小镇其实早已不存在了,在小镇的人十几年前由于一次水灾全数死亡,由于担心这片区域怨气太重,所有地府派人封印了这片区域所有人的记忆,让你们继续生活下去,到投胎的时候,由守灵人派发纸灵引导投胎,由于投胎需要灵魂回到初始状态,所以必须家里有活人才能寄存归属地,我就阿秀这么一个小孙女了,所以我本身就寄存地就在这个店铺里。你们现在都是灵魂附身的状态,并不是真正的人,等到你们要投胎了,灵魂会被阿秀牵引,并被阿秀告知真相,要其跟家人托梦,到阿秀这里买下纸灵,回去在尸身身旁烧毁,会让灵魂回到寄存地,受活人庇佑直到投胎为止。

那不是说我不能投胎了,我并无外地亲人。9叔的一番话语,让黄习文的认知遭到严重的颠覆,但还好不像之前那样头晕目眩。

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到我这里来帮忙。阿秀淡淡地道。

这,这不太好吧,我又不是你的甚么人。黄习文忽然有些忸怩道。

阿秀和九叔看着黄习文的忸怩模样,齐齐打了个冷颤。

本文作者:木瓜

来源:

排卵期出血多少不一
排卵期出血小腹疼
排卵期少量出血
整肠生多大的孩子可以服用
整肠生长期吃有依赖性吗
肠胃敏感是什么原因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