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那个李白

2019-05-16 11:01:3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转眼又是12月的光景,看着窗外鹅绒纷纷撒落在地上把世界装点的一片雪白。我的心中不禁泛起一阵怅然:一个小小的身影,逐渐地从白茫茫中放大,然后我好似看见了那个笑脸:一个阳光~怅然的~好久没有再见过的——

李白,我激动地叫道!可回应的只有纷扬的雪花……

我认识李白的时候,他还是个天真之极的孩子,我也是:

当时我们对正课不感兴趣,总是爱在课堂上,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总喜欢低着头在桌子下面看小说。而他呢,总是低着头就坐在下面看诗集,还真是不愧对他的名字。我们两个是同桌,所以每当我看小说,看的精彩的部分总是喜欢分享给他看,而他也喜欢将看到的好诗拿给我看。可是我们两个当时却都不喜欢为对方的好意买账。每次他看我的小说,总是要低声的说一句:“真肤浅!”而我呢?看完了他给我看的诗句也总得回一句:“装高深!”于是争吵不可避免,就算是在课堂上:

“什么肤浅,这可是唐家三少,天蚕土豆的大作,一本几百万字描写的,可是全面的很!”

“什么装高深,这可是屈原,李白名篇!流传千古的诶!”

一时间老师的眼神都瞄了过来,全班的同学都不忍不住笑出声来。

很不意外,我们两个都成了全班中的文种,我写文章,他写诗。拿着他的诗句我总是忍不住吐槽:“靠,什么长江,黄河,大海,你见过吗?见都没见过,还写的跟亲眼见过似的!”而他也不甘示弱,看着我的文章反击道:“你个连恋爱都没谈过的人,也好意思写言情!哼!你恋爱过吗?”我们都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却没有再吵起来,那时我们都明白彼此写的是自己对生活的幻想,对远方的期待……

再后来,我放下了厚厚的小说,换成了一本本的名著佳作,他惊奇的问:“你怎么了?病了吗!竟然看这些无聊的玩意!”我坚定的跟他说,我要为成为作家做准备!后来他就又买了几本诗集,跟我说:“我要为成为诗人做准备!我要当李白~”我把目光从桌子上的满分作文上慢慢抽开,看着他唱了一句:“要是能重来~”

再后来,我的文章变成了写山,写水,写诗,写物的无聊东西,而他的诗却浪漫了起来。他总是拿着我的文章捏着鼻子讲:“一股鲁迅,巴金,老舍,朱自清,韩少功综合起来的怪味道!诶你的幻想呢?”而我呢!则是他的诗,反击道;“一股屈原,李白,杜甫,王伟一起发骚的味道!你的正经呢?”然后我们便拿着对方的作品,嬉闹了起来,一点没有点文人墨客的样子。

可是有一天,我终是发现了他的改变,那天我照常翻看他的诗集,却无意在书页之间发现了一首写在梧桐叶上的诗,而且是全白话的现代诗!他可不经常写现代诗,额啊~他恋爱了!没想到,这个诗人喜欢上了,我们班的学习委员,一个蛮漂亮的女孩子。

从那之后,他便经常拉着我到操场上去散步,遇见学习委员便上去搭讪,尬聊。我呢!跟在后面走着活像一个一万瓦的电灯泡,照亮了整个世界!没多久他开始让我帮他送情书,虽然一开始,我极不情愿。但是,在他的威逼利诱之下,还是妥协了。可是,学委真当是学委,每当拿到他送的情书都显得那样的古井无波!而她的同桌则是撅着嘴讥讽道:“靠,还真把自己当做李白了,竟然写情诗勾搭我同桌!”我在一旁听着,只能尴尬地微微一笑,尽量不让对方想起我这个“韩少功。”

大概是觉得底气足了,在我帮他佯攻了三个月后,他决定亲自上阵,自己拿着情书去和学委过招了,而我这个一万瓦的灯泡总是重获了自由,得以安静地在自己的位置上闪耀。看着他远去的身影,我当时不禁感叹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结果他真的是一去不复返,那天直到晚自习下下课我都没有再见到他,而学委呢,依然平静地坐在位置上,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最后,我是在操场上找到他的,他一个人坐在枫树下,正是秋天,树落着赤红的叶。他一个人活像一只悲哀的柯基,我想要笑,却但还是没有能笑得出来,只能静静的坐在他身边,扭头看着他,有些失去了神色的瞳孔。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想给他一耳光:“你特么哭啊,哭一场不就没事了!”可他却神经质质的吟起了诗:“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我呢?就坐在旁边默默的听着,韩少功成了韩哑巴。本来想了一大堆安慰他的话,这时候却连一句也说不出来。我都不知道,傻傻的陪他坐了多久?反正当时我闭着眼睛都快睡着了,他却突然站起身来,大笑了起来,硬是把我吓了一大跳!也不知道他当时说了些什么雄心壮志的话,只记得在月光下,他向我侧过脸来,伸出手来:“诶,韩少功该回去了!”

那天我们回到宿舍已经是11点多了,我们可是没少被亲爱的老师表扬,老师表扬我倒是蛮不在乎的,只是从那以后他却变得少言寡语了,笑也只是嘴角一勾没了温度。他似乎丢失了什么可贵的东西,开始每天都经常发呆,睡觉;也不再和我上课,下课拌嘴了,这种平静人持续了很久,直到那个学期结束,寒假的到来。

那天,窗外下着大雪,我坐在窗前,正咬着笔头努力的寻找灵感的源泉,突然手机响了,他约我出去。我忍不住吐槽道:“雪那么大,神经病才会出去呢!”他却回道:“你一定会自己像个神经病一样出来的!”我一听气的“呸!”了一句,就把手机关了,可是呢,还是不争气地穿上棉袄出门了。

和他在小桥边的柳树下碰面,当时他应该已经站在那里好久了,淋了满身的雪花,看见我笑道:“我就知道你这个神经病会来!”

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子还急得回家写作文呢!”

只见他微微一怔,淡淡道:“我要转学了呢!”

“什么!”我忍不住大叫出声。

只见他潇洒地笑了笑:“我想去想去的地方,做想做的事情!”

“妈的,你去哪里?不声不响就要跑!”我忍不住骂出了声!

他却没生气,依然微笑道:“我要去海南吹海风,写关于大海的诗!”

“你一个人去吗?”我问道,他点了点头。

“妹的,早晚被刮回来!”我又嚷道,但他还是笑。笑得没心没肺!可我却不争气的忍不住的哭了:“不就是失恋了嘛,你就跑,是不是不要我这个朋友了?”

可他却依然笑着转过了身:“怎么可能呢~韩少功,我在海南等你,未来一起到海边去写诗!写最美好最壮丽的诗篇!”看着他没良心的笑,我狠狠地抹了一把眼泪说:“滚你的海南去吧!老子才不会去呢,你记着老子在诺贝尔文学奖领奖台上等你!记住诺贝尔文学奖!”

“好!”雪下着,他缓步慢慢的走了,连头也不回!只留下我一个人在雪里萧瑟。哼!这个没良心的家伙!

后来他真的转走了,不知是不是去了海南,去写关于海的诗?反正他关于爱的诗还在学委那,她常在那夜他坐的枫树下独自浏览。而我呢?一个韩少功,独自走在校园中。我们都在想着那个冒牌的李白;真实的李白;那个年幼无知的李白;那个说走便走了的李白;那个潇洒的家伙!

现在坐在窗前,回忆起一起与他的种种,我不禁提笔书写起来;感受着渐渐失去了灵动的文笔,真不知道他这个李白有没有溺死在现实中呢?残酷的,冰冷的现实——呵呵……

一个假的韩少功书于2018的最后一个十二月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淀粉样变牛皮癣中医辨证 牛皮癣的鉴别诊断如何护理癫痫病人的寿命癫痫病治疗效果比较好的方法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