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魂系梦牵的海军情怀

2019-05-16 19:30:1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椒盐鸭舌的做法
苹果在华业务将萎靡不振现在说这个太早
刘峻光三星力求把显示技术发挥到极至

2O一六年十一月二十日上午,随着我登上泊靠在阳光艳丽的奥克兰海港码头上我国海军来访的“盐城”号导弹护卫舰,我的思惟又一下子拉囬到半个多世纪前那难忘的海军生涯。

建国初期至1954年实行义务兵役制的前3年中,海军各院校先后从文化程度较高的江浙沪等地的中学毕业生中招收了千余名学员进行专业学习,以培养建设海军所需的各类专业人员。他们虽绝大多数还都只是14至16岁的青少年,但作为新中国自已培养的海军骨干人才,毕业后分配到全军的各所属部队,同从陆军调来的,以及前国民党海军的起义人员等,撑起了建设中国海军的大梁。

那时,在“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下,由于新中国海军刚刚于1949年3月在江苏北部泰州的白马庙诞生,没有经验,所以大都借助于苏联海军,他们派出专业顾问人员任教。我记得,在毕业大考时由苏军人员担任主考官,考场荘严如同三堂会审,有的人不适应甚至会晕场。军校生活真正体现了“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军风,不说别的,就逐日凌晨的紧张程度,从听到起床号,穿好衣服叠好被子,到室外集合排好队伍,只允许在一分钟内完成,如果迟了,你就赶不上已进入操场早操的队伍。我深深体会到如此的军校生活对我们的一生具有极大的影响作用。

历届军校毕业生大多分配到各舰队和基地,我被分配在海军司令部直属单位,从此开始了我的海军生涯,直至1969年被某一错案诛连,逐出辕门,削职为卒,到家乡某一工厂当1名工人。后来,随着“四人帮”的粉碎,完全平反了这个错案,我也复官昭雪,到一亇国营船舶企业担负厂长,而且一干十多年,在退休前几年退入二线。我虽遭不白之冤,但对海军的情怀始终如一,今生难忘。

十八年的军旅生活,随便搬出一段都可成一亇小故事。

有一年因工作需要,按司令部的按排我和同僚曾登上潜艇,那是个炎阳高照的大暑天,在登上潜艇甲板时气温巳35、6度,我心想处于半潜状态的内部一定会凉一奶茶用什么调成的
些,可没想到一钻进去犹如轰的一下进入了蒸笼,我们当时还穿着整齐的白军装,可见到里面的官兵大都浑身是汗,光着上身只穿一条裤叉在工作。我们来到前舱鱼雷发射管和备用鱼雷旁,那里的气温表都在40度上下。因潜艇是从苏联买来的,合适冷寒条件,降温防暑较差,我们的造船工业又落后,改装不了,因此潜艇官兵们非常艰辛。那时潜艇人员虽享受着比空军空勤人员还高的伙食标准,每人每天5元人民帀,相当于10斤猪肉的价格,(海军陆勤人均0.5元,水面舰艇人均1.2元,鱼雷快艇人均3元)即便如此高的伙食标准也抵不住啊,更不要说出海潜入深洋体质的更大消耗。我们开玩笑地说,你们这样,一个夏天下来可以为国家积省一、两套制服,功劳非小呵!当然,现在情况就大不同了,现代化军械及温控条件就不须这么赤条条地应对了,更何况女兵上了舰还能这样面面相对吗?

五十年代中期至六十年代早期,台海争斗激烈,时有海战发生,我的一些同校战友有些牺牲,成了烈士,有些立功,成了将军。1954年我海军的“瑞金”和“兴国”号两艘炮舰在舟山附近海面同国民党空军四架战机遭遇,经剧烈战斗,虽击落二架击伤1架敌机,但“兴国”舰被拦腰炸断,我的一位同校毕业的战友被困在舱内随舰沉没壮烈献身。我一位既是同乡又是战友,在著名的击沉国民党海军“章江”和“剑门”两艘战舰中冲锋在前,勇立战功,后成为将军级基地司令。我也曾编入前线指挥部,但因后来战事逐步消退而撤销,未直接参战。

东、南海域我们同美军的明争暗斗也从未仃过。美国海军自恃强大,根本就没把弱小的解放军海军放在眼里,舰机骚扰是常事,我国外交警告美军侵犯领海四百多次,只当耳边风。因此,找机会教训一下早巳在中央高层的运筹当中。某一天的人民次版下角刊登了一则很不显眼的“豆付干”消息,曰:“今清晨我空军在舟山海域上空击落美制蒋机一架”。这男子开车轧死儿子 与保险公司同被妻子告上法庭
是一条最普通的消息。因为那是国共交战海区,国民党自已造不了飞机,军机都是美制的,打下一架可说是小菜一碟,很平常。其实不然,打下的是当时美军最新式的P4M-1Q型雷达侦察机,就是前几年迫降在海南岛陵口机场相似的那种。这正是当时中央的英明决策。长久以来, 美军的肆意挑衅我军早巳怒火填胸,但为了不直面美军扩大事态一直忍让。这次,其实这架高端侦察机的活动一直在我军掌控之中,决定采取单机埋伏突然袭击的办法,而且在一举击落后随即先声明示,我们是在战区上空击落“蒋机”,言下之意,我们不知道是你美军的飞机,做到有理有节。美军哑吧吃黄连遭此一击脑羞成怒,立即调遣由二十余艘舰艇组成的两个航母战役群,在失事海区一面搜索打捞一面疯狂挑衅妄想报复。后来才知道,不仅这架飞机中有最先进的仪器设备和机密资料不能被我们缉获,还有死去的包括二名上校在内的几十个老牌特务人员,必须对此有个交代。故而兴师动众,上门闹事,但又自知理亏不敢轻举妄动开出第一枪,在拆腾了一周解读“互联网+” 聚焦央企高价值服务
多,捞到部份遗体残肢以后殃殃撤出海区。但此间我军确实严阵以待,处于紧张的一级战备状态,当时中央决定集中海军鱼雷快艇和将TU-2改为鱼雷轰炸机,万一美军开了第一枪,即便有多大损失也要将它的航母击沉。那时,我在司令部任参谋,真有一种战事即发的临战气份。

年代久远,往事太多,可篇幅有限。正当本文撰至一半,海军“郑和”舰又次来访,我天经地义登舰参观。我佩戴“海军高级电子工程学院”的院徽同舰上官兵亲切叙谈,他们一听是四、五十年前的老海军,又看了我中的老照片,都尊敬地呼我老前辈。我又好象再次囬到老家,豪情彻怀油然而生。我欣奋地说:看到你们胜似见到亲人,登上战现犹如回到母亲怀抱,祖国突起了,海军强大了,任何人也不敢小觊我们了,我这亇老水兵自豪了,我这个海外游子腰杆子更硬了,我的海军情怀也将终身永隨。

儿童咳嗽吃什么药
儿童咳嗽吃什么药
儿童咳嗽吃什么药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