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

坠落畅想

2019-05-18 11:48:47|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登山。现在是时下都市人的一大热门运动。近年来福州人将登山做为节假日的一项主要活动之一。在福州的近郊有一福州最大的风景区——鼓山。每到周六,周日。鼓山的登山道上总是人流如潮。登山者如过江之鲫,争先恐后地向山顶攀越。

登山对我来说是每天的必修课。每天上班前必登一次单位后则的山。但那山只有五百米。总感强度不够。所以隔三差五的也会来登登这石鼓名山。一是锻炼身体,二是节日休闲。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登山道上人太多,我这人喜静不喜闹。也不想随大流。我要另辟蹊径去攀登一条早己废弃了的,古时上山的一条小道。这条小道极为险恶,它盘璇在悬崖绝壁之上。由于登此道极为危险一般人不敢到此一试。只有个别有勇气的探险者才会由此登上山顶。我不是什么勇者。但我的冒险和尝试则是我不变的性格。

我小心地踏上那杂草纵横的小道,慢慢地向前攀登着。

在绝壁上攀登,和在那相对平坦安全的登山道上攀登的感觉是载然不同的。峭壁在左,深渊在右。隐隐的小道如一条小蛇静伏这绝壁之上。抬头望天,天似乎离我很近很近。低首看地。地好象变的空前的遥远。晨雾在我的身边漫卷游荡。浓时,如画家山水大写意。雄浑无比。淡时,似西施江边轻浣纱。飘荡无定。这种浑然飘忽在天地之间,体验这凌空而行的快感。也只有身临其境者才能体味其中的美妙。“不登险峰。难赏奇景”此话不虚。

忽然。一阵猛烈的穿谷风直扑而来。崖壁上的草木,骤然间一阵狂舞。我的身子也不由地晃悠了两下。我急忙稳住脚步,并顺手扶住身旁的崖壁。但额上的冷汗还是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心跳也随之加快。好险。

当我缓过神来后。心里不由地产生了这样的连想:刚才那么一晃悠,如果没有稳住脚步;刚才那手扶崖壁时,如果是扑了一个空;刚才在那骤风中,如果那山道突然硼裂。那我将随风飘落。这些如果都是真的,那我将如何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生命最后的坠落呢?

有了这一想法后,我对继续登山的兴趣已荡然无存了。就势坐在那古道上,面对那深深的谷底,眼望升腾的晨雾,我的思绪也对我那假设的飘落做一番畅想。

当我失足跌落时。那自由落体的定律我是无法改变的。当我的躯体在空中做自由落体运动时,那风一定会鼓起我的衣裤。那就是在狂涛中鼓起的一叶孤帆。在汹涌的波涛中勇往直前;那悠悠的飘荡,那就是一片离枝的落叶。在飘忽不定中找到根的归宿;我不会因行将的毁灭而痛哭失声。既然注定要飘落,那就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潇潇洒洒地飘落一回吗!毁灭,不一定就是末日来临的最后悲歌,有时你也能将其变成盛大的节日。当我在这薄雾中穿行的时候。我就是那翩翩起舞的小燕,无论是冬去春来。它总不忘那房下的老巢;当我在崖壁的花草中飘荡的时候,我就是那斑澜如梦的彩蝶,不管是风霜雨雪,它总是不忘那迷人的美丽;当我在空气中俯冲的时候,我就是那潮头浪尖上的孤舟。不管是惊涛骇浪。它总是不忘那永恒的彼岸。当我张开四肢,睁大双眼,俯瞰大地的时候。我就是那搏击长空的苍鹰,览尽群山的巍峨,观遍田园的秀丽,记下人间所有的真,善,美。抛弃世上所有的假,恶,丑。

生命的诞生是偶然的。然而生命的终结则是必估的。死亡之神。在你离开娘胎的那一刻。就向你发出了严正的预告。尽管生命的终结方法有千百种。但只要你有一个良好的心态,对这突好其来的坠落这没有什么值的惊慌失措的了。因为勇者只死一次,弱者死过千回。如果你不能接受这坠落的一刻,那你人未落地,魂早就离开了你的躯体。那样的坠落才是你生命的最后悲哀。

当我最终和大地亲吻的时候,我一定用最灿烂的笑脸。为母亲献上我那最后血红的玫瑰。

是的这一切都是假设。因为当我那一天真的坠落的时候。我一定来不及想那么多的。现在的畅想不也是一次重生吗?

谁说畅想都是空的?

呼伦贝尔到哪看癫痫病白癜风发病有那些病因中医养生知识养生常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