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由于我是仙女呀

2019-05-22 07:15:5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購買率不足百分之六十,顯示防盜章節, 看正版在晉||江文學城  朱蒂漫不經心掃了陸蔓蔓一眼, 便立刻抽回目光, 她根本沒認出陸蔓蔓。v雜〝志〝蟲v雖然兩個人在比賽中交手過很多次, 但陸蔓蔓戴著那標志性的黑色w口罩,幾乎遮住了大半邊臉,而且她為人低調, 現實中知道她真實身份的人很少。朱蒂走進咖啡廳,手一撐, 纖瘦的身子直接坐在了擺放w相框和花束的桌子上。她交疊著雙腿, 拎起了w的相框。w后援會的會長從人群中走出來, 憤怒地說:“請你放下相框。”“好啊。”朱蒂嘴角微揚,手一松。“啪啦!”相框掉在地上, 碎了。玻璃碎片四濺。“呀, 不好意思。”朱蒂毫無歉意地說:“手滑哎。”陸蔓蔓手捂嘴, 小聲對阿科說:“我賭五毛, 她是故意的。”阿科鄙視:“喵的你現在才看出來。”幾個后援會成員氣憤不已,沖上前要與朱蒂和她的朋友動手, 后援會長攔住他們:“別鬧事。”“都欺負到我們頭上來了。”“太囂張了吧,給她點利害看看。”w的粉絲們憤憤不平。會長冷靜地說:“如果今天鬧起來,被人拍照po到上,兩邊粉絲肯定會掐架, 我們不要給w招黑。”陸蔓蔓感動得都要哭了:“我粉都是真愛粉, 理智粉!”阿科:“剛剛誰說你國競技fan圈沒有人情味...”陸蔓蔓:“收回這句話!”這時候, 朱蒂輕盈跳下桌。“格登”,9厘米普拉達黑高跟鞋,踩在w的照片上。“從今天開始,w的時期已經過去了。”她囂張宣布:“以后我朱蒂會取代w,帶領queen拿下《大逃殺》真人競技職業賽每個賽季的冠軍!”粉絲們紅著眼睛瞪著朱蒂,但是不能否認,她說的是事實,w的退役宣布她時期的終結。有很多粉絲情緒上來,乃至別過臉偷偷抹了把眼淚。在場有不少人,從接觸到《大逃殺》真人競技游戲開始,就知道w,這個字母幾近陪伴了他們一整個青春燃情歲月。w伴隨著《大逃殺》真人競技職業賽的興起到興盛,這個字母可以說是代表了職業賽最高水平!是他們的信仰啊。***就在朱蒂與隊員們一觸即發之際。不遠處的書架位置,X戰隊的隊長原修將一小塊提拉米蘇放進嘴里,閉上眼睛,細細咀嚼。嗯...烘焙時長剛剛好,甜不膩,好吃。身旁的隊員阿橫很無語:“原隊,我們要是被發現來參加敵軍的歡送會,會被亂槍掃死吧。”原修淡定說:“只要看過比賽的,都能把我們認出來。”阿橫防備地看著四周:“那你還...還來這邊!”原修氣定神閑:“免費的蛋糕,不吃不是中國人。”阿橫一臉怨念:......能不能別自黑!中國人是有骨氣的啊喂!原修又端起一塊松餅盤,坐在高架椅上,安靜地當個吃瓜大眾。而陸蔓蔓恰好就在他不遠處的地方,低聲問阿科:“你說我要不要出面懟她?”“不要。”阿科連忙道:“這個時候掉馬沒有意義,你都退役了。”“不能讓她這樣欺負我粉!”阿科鄙夷:“你就是按捺不住想出風頭吧。”陸蔓蔓:......阿科繼續說:“主要是,你今天這么喪,又沒化妝,被朱蒂踩在腳下侮辱蹂|躪這沒什么,反正你沒皮臉,但是讓粉絲產生‘臥槽我偶像居然長這么個逼樣’的幻滅感,這就不好了。”陸蔓蔓:(#`Д)ノ......塑料隊友情!她泄氣說:“那我們走吧。”此時朱蒂氣焰更加囂張:“我說,你們搞這個歡送會,人家w根本沒來,有什么意義。”后援會會長說:“w忙著和其他俱樂部談合約,沒有時間來參加歡送會。”朱蒂笑了:“哈?你肯定?”后援會長理直氣壯地說:“當然,我親自打問過w了。”朱蒂和身后一幫潮男潮女笑得前合后仰。“你還指望w加入其他俱樂部?我告知你,不會有人邀請她的。”粉絲們憤憤不平:“你憑甚么這樣說!”“不是好奇w為何會退役?”朱蒂冷笑一聲:“我告訴你們,退役沒有人逼她,是她自己簽下了合約。”粉絲們沉默了。朱蒂繼續道:“因為w傷了腿,已不能打比賽了。絕對不會有任何職業戰隊會約請她。”她朱紅的唇捻起來:“絕對,不會。”聽到這個消息,所有粉絲如遭雷擊,神情呆滯不敢相信。朱蒂輕蔑道:“所以我說,w的神話已破滅了,接受真相吧,孩子們。”在場好多粉絲已經傷心地哽咽起來。陸蔓蔓斂這眸子,回想起一年前洲際賽那場意外,她摔傷左腿,肌腱拉傷,在療養院恢復了小半年,再度歸來的時候,由于訓練不足以及身體心理各方面的緣由,她的水平大打折扣,比賽時候,明顯能看出她已經力不從心。只能退役。***這時,只聽脆朗朗的聲音從人群中響起來:“誰說沒有人約請w。”眾人聞言望去,只見門口一個乖乖巧巧的黑發黑瞳女孩走出來,正是陸蔓蔓。她淡定道:“據我所知,目前已經有一只超利害的職業戰隊,邀請w的加入哦。”“不可能!”朱蒂無情戳破她:“w簽了合同,不能加入美國的任何戰隊。”“我有說是美國隊么?”聞言,朱蒂冷笑1聲:“難不成,w要加入剛果猩猩隊嗎?”剛果猩猩隊就是那個土豪爸爸酋長建立的隊服上鑲鉆石和黃金,出場用直升飛機接送的戰隊。萬眾矚目地登場,結果初賽就被打成狗,成為了圈子里茶余飯后的笑談。朱蒂身后一幫人笑得前合后仰。等他們笑完了,陸蔓蔓才淡定說:“是這次聯賽里差點打爆皇后隊狗頭的中國X戰隊。”聞言,原修拿松餅的手微微1抖。他循聲望去,只見對面女孩從包里摸出那個印著X英文字母的黑色鴨舌帽,戴在頭上。陸蔓蔓自信并且朗聲說:“我是X戰隊經理人,我準備花兩千萬美金邀請w加入我們X職業戰隊。”此言一出,整個咖啡廳安靜下來,黑人大兄弟阿科打了個提拉米蘇味的嗝。“去朋友家住了1晚。”“那程遇去接你了嗎?”陸蔓蔓誠實地搖頭:“說是路上塞車。”學姐將報名表遞給陸蔓蔓,冷哼:“她自告奮勇要當交換留學生的接待員,就是為了學校往返的出租車費補助,本來以為她會摳門帶你坐公交,沒想到竟然放你鴿子,這就過分了,你放心,我會跟學院匯報。”辦好手續以后,陸蔓蔓回了宿舍。因為現在正好是開學季,走廊里時不時能看到家長幫學生搬運行李,即便是女宿也能見男生的身影。寢室門口,陸蔓蔓拿鑰匙正欲開門,墻邊一個模樣吊兒郎當的男孩走過來,吹了聲口哨:“你住這兒?”“嗯。”陸蔓蔓抬起頭打量他,他容顏略嫌稚嫩,最多不過10六七歲,個子不算高,一米七的身高,耳朵上有釘子,樣子看起來有點野。他說:“你是我姐室友。”“噢。”陸蔓蔓說:“你好。”“借點錢唄。”“......”那男孩討好地對陸蔓蔓說:“借我兩百塊,等我姐回來了,還你。”陸蔓蔓拒絕:“抱歉,我還沒見過你姐,所以不能借錢給你。”那男孩切了聲:“我姐叫程遇,你們不是室友么,以后就熟了,她會還給你的。”程遇?想起來了,是那個不靠譜的接待小姐姐。原來是室友。“程天,你在干什么!”一道尖銳的聲音自樓梯轉角傳來,隨即邊聽見高跟鞋“噔噔噔”的回響。纖瘦又高挑的女孩宛如一陣疾風,走過來就是一腳,踹在那男孩屁股上:“滾蛋!”陸蔓蔓嗅到一陣濃烈香水味。面前的女孩的假睫毛很濃很密,加上細瘦紅臉,給陸蔓蔓的第一感覺就是...梅花鹿。她把男孩推出老遠,聲音尖銳:“誰讓你過來的!”“我沒錢了。”名叫程天的男孩理直氣壯:“找你借點錢。”“沒錢,問你媽要去。”“你陪那么多老板喝酒吃飯,固然有錢。”“皮癢是不是。”程遇抓起包又要打他,男孩跟她揪扯,大喊道:“別以為我不敢跟你動手。”“來啊,來跟我動手。”程遇氣憤喊道:“最好是把我揍進醫院,老子當休假。”陸蔓蔓趕忙上前來分開他們:“宿舍有監控的。”程遇氣哼哼地說:“屁個監控幾百年前就壞了。”男孩還不甘心,威脅道:“你不給我錢,我就去找你那些‘客戶’要錢。”程遇嘲笑:“盡管去,看他們會不會理睬你。”男孩知道再多糾纏也討不了甚么好,只能氣急敗壞離開。程遇打開寢室門,問陸蔓蔓:“你給他錢沒?”陸蔓蔓搖頭:“沒有。”程遇將書包往自己的床上1扔:“以后見著他離遠點,不要借錢,即使你借了,我也不會還你,丑話先說在前面。”

泰国游报价不够订机票酒店 低价团钱从哪里赚?狮子男和双鱼女的宿命,结局会怎样?台湾卫生福利部部长因地沟油事件请辞

长江电力股价走势及对市场影响分析
[新民新闻]“五一”小长假 犍为旅游吸金9502万元
希望听到社会民众真实的声音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