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

梧桐修神记 第二十五章 海棠轻柔

2019-12-05 05:04:50|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梧桐修神记 第二十五章 海棠轻柔

云梧桐看着秀秀,小小的身体,身上还有些干涸的血迹,就那么闪着大眼,定定地看着自己。

“那你是怎么出现在草竹村的村口的?这里可是青竹山最低等小妖们修仙的场所,还有那群欺负你的妖,又是为什么?”

云梧桐已经能想到秀秀当时的心情了,为了来青竹山,秀秀一定在路上吃了不少的苦,也许她就是那时候受的内伤,原以为到了青竹山就好了,谁知还有个禁制在挡着她。

“我在青竹山的山脚守了几日

,想要看看怎么能进青竹山,那日,有一个自称是青竹山竹九的妖,说能带我进去,我说了我要找竹隐大仙,他也说他能办到,只要我帮他一个忙,就行了。”

说到这,秀秀有些低沉,小爪子蜷缩一团,显得有些悲凉。

“你被骗了对不对?不仅没让你见到竹隐大仙,还让你被人发现,受尽欺负,更甚至是你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了,对不对?”

云梧桐的声音有些大,秀秀的样子一看就知道事情的发展不像是她所期望的那样。

“那个竹九虽然带我进了青竹山,可是他递给我一个袋子,那袋子里装的是上好的东海白珠,颗颗饱满润泽,一看就知道是很值钱的东西。竹九要我把这袋子连同里面的东西一起拿到草竹村外不远的知愿树上藏起来。叮嘱我不要被人发现。”

秀秀认同了云梧桐的说法,详细的解释起来。

“你被其他妖发现了?”

云梧桐气愤地问着。

“竹九说,青竹山上是不允许没有化形的小妖上来的,若是我被其他妖发现,被赶出去不说,还会挨打,但只要帮他完成这件事,他就能帮我去求竹隐大仙。所以我答应了,拿着袋子,就往竹九说的知愿树的方向走。”

秀秀将大尾巴枕在了脑袋下,接着说道。

“我不知道知愿树是什么样的,只是记着竹九的话,那是棵很高大的树,就在草竹村的村口外不远处,要我把袋子藏在树上,然后再回原处找他。可我找了半天,就是没找到,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竹九带着一帮人抓住了我,说我偷了他们师妹的东西,打了我一顿不说,还将我绑在了一棵竹子上。”

秀秀说到这,伤心的又哭起来,断断续续地抽噎着。

“你受的伤就是他们打的?那你为什么又被草竹村的低等灰衣小妖们欺负呢?”

秀秀点点头,抹了抹眼泪,继续说道:

“我被绑了几日,终因绳子不牢,我就跑了,可是我不敢到处走,还想着要竹隐大仙,就一直在青竹山上躲躲藏藏的,前几日,我无意中听说我得罪了这里最受欢迎的海棠师姐,还说我居然不知好歹,敢偷海棠师姐的东海白珠,他们准备好好找找我,要教训我一顿,好给海棠师姐出气。也是我倒霉,昨日,我本来是准备在草竹村这边找点吃的,就被那群妖发现了,他们认出了我,所以,他们就。。。”

秀秀把事情说完了,哭得通红的眼睛里,显得那么可怜和弱小,要不是云梧桐恰好发现,秀秀搞不好就死在那了。

云梧桐听完秀秀说的整件事,只觉得胸口有团火气无处发泄,那个什么叫竹九的,摆明着就是想要演一出戏,为博美人一笑,故意让无辜的秀秀当了一回出头鸟,让秀秀变成偷东西的贼,而他即证明了自己的聪明,又向美人邀了功,唯一最可怜的就是秀秀。

而不明真相的普通小妖们,都以为青竹山上有只偷东西的松鼠,恰好偷了他们最喜欢的海棠师姐的东西,想要为师姐出气,所以就揍了秀秀。

虽然秀秀没说,可是从她身上的伤痕来看,秀秀应该是在这段时间内,被打了不止一次,恰好这最后的一次才被云梧桐撞见。

罪魁祸首就是竹九,听这名字,难道他是和竹一大师兄同一辈的?

不知道那日刚来的时候,那个竹九是不是就在那群白衣中间?

“秀秀,你放心,有机会,我一定替你报仇,出了这口恶气。现在,你别担心了,竹隐大仙已经答应了,你可以和我一起修仙,往后啊,我们就住在一起,没人会欺负你了。”

“恩,可是我还是担心璎珞姐姐,不知道她有没有事,梧桐,我们去求求竹隐大仙,去找找璎珞好不好?”

秀秀担心地说着,云梧桐只能感慨,秀秀真是一只心地善良的好松鼠,有这样的朋友,云梧桐还真感觉很荣幸。

正说着,屋外的禁制又亮了,这回,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那是啾啾。

“别担心,是啾啾,哦,他是我的邻居,是一只很可爱的猫头鹰,和你差不多大,就是他带我去,我才发现是你的。”

云梧桐笑着解释着,某种意思上说,啾啾也算是秀秀的救命恩人了。

“梧桐,你在吗?有位师姐找你。”

啾啾的声音有些兴奋,这让云梧桐有些疑惑,是什么事能让啾啾这么高兴?

打开门,撤掉了禁制,云梧桐就看到啾啾一脸欢呼雀跃的看着她。

“梧桐,这位是师父座下排行第五的海棠师姐,特地来寻你说话的。”

啾啾三蹦两下地跳到云梧桐身边,挤眉弄眼的样子,让云梧桐有些好笑,不过,这个海棠师姐,难道就害的秀秀被欺负的那个师姐吗?

这样一想,云梧桐就将视线转到了门前的一位身着梅红色薄沙石榴裙的女子身上。

头上,精致地挽了个仙云髻,左侧插着一支艳红的海棠垂丝簪,额前一缕秀发自然地垂在眉侧,倒显得一双凤目含有一丝似悲似喜的媚态。而嫣红小口正微微抿着,仿佛有着许多的话想要开口而出。

腰身纤细,足尖小巧,再加上一身绣着整株海棠绽放,随风洒落花瓣的薄沙衣裙,使得整个人看上去,三分媚七分俏,当真是一个绝色美人。

云梧桐盯着眼前的女子不眨眼,在想着,不知道这位大美人来找她,是有何贵干。

“啾啾,你去帮我照顾一下我的朋友,她叫秀秀,现在醒了。”

云梧桐打发了啾啾进去,只留下她自己独自面对着这个看上去好像并不是很友好的师姐。

“师姐,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云梧桐露出一个客气的微笑,好歹也是在她家门口,怎么说也是客,摆个笑脸总是不错的。

“你就是云梧桐?我是师傅座下的第五位徒弟,我叫轻柔,你可以叫我海棠师姐。”

女子抬起头,打量了一眼云梧桐,然后,神色傲慢地说道。

“哦,海棠师姐好,不知找梧桐何事?”

云梧桐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个海棠师姐明显是个要强的性子,却偏偏叫一个这么柔柔的名字,还真是不搭。

“听说,你将一只松鼠妖救了回来,她是我的奴隶,你把她还我,不然,别怪我以大欺小。”

海棠妖轻柔一声呵斥,听得云梧桐皱了皱眉。

“真不好意思啊,师姐,这只松鼠妖是我的朋友,是来找我的,师姐,你是不是认错了?”

云梧桐已经猜到了这位海棠妖来干什么了,无非就是来给个下马威,好迫使她屈从,可是她云梧桐怕什么,就是不是怕这种蛮横不讲理的,所以,她开始和轻柔兜起了圈子。

“少说废话,赶快交出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海棠妖凤目圆睁,抽出了腰间的一条软鞭。鞭子出来的刹那,云梧桐明显感觉到了鞭子上的冷意,果然,整条鞭子上,幽幽地闪着荧光,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件不能小瞧的武器。

“师姐,你讲讲道理好不好,怎么一来就要动刀动枪的,我这不是在给师姐解释嘛,师姐,就算你不信,也不能就拿鞭子吓唬我啊,难道是在怪我没有待客之道,没请师姐喝杯茶吗?”

云梧桐睁着大眼,眼里表现的就像是一副柔弱的被欺负的目光,看的轻柔有些牙痒痒。

“你交是不交?”

轻柔咬牙切齿,她感觉云梧桐明摆着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她就不信等她鞭子下去,云梧桐还会不会这么嘴硬!

“哎呀,师姐,你真的是认错了,我这个朋友,现在也是师傅收下的一位徒弟了,师傅还答应,让她和我一同学习修炼,三日后,还要陪同师傅一起去参加赏花大会呢,怎么可能是你的奴隶?”

云梧桐闪着大眼,将竹隐搬了出来,她就不信,这个海棠妖还会硬来不成。

明知道打是打不过这只海棠妖的,那就只好磨嘴皮子了,好在,竹隐是真的答应了,再说,她一听到奴隶两字,就浑身不舒服,怎么样也要膈应一下这个叫轻柔的海棠妖。所以,她把三日后要参加赏花大会的事说了出来,她敢保证,这绝对回是个吓到海棠妖的劲爆消息。

果然,海棠妖轻柔怔楞住,满眼的不可思议,下意识地就要反驳,可是,看到云梧桐那么老神在在的站在那里,满脸的自信,让她又开始不确定起来。

妖界谁都知道,赏花大会只有仙界蓬莱仙山举办的才叫正统,那可是只有仙人资格才能参加的,师父为何会带着一只妖参加,难道不怕仙界的规矩吗?

“怎么,你不信?你可以去问师父啊,或者三日后,你再来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所以,师姐,还请回去吧,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要和我朋友好好修炼了,以备三日后的赏花大会。”

云梧桐客客气气地说着,始终是笑脸以对,她就不信,她已经说到这份上了,轻柔还能继续站在这里要她交出秀秀。

沉默了片刻,海棠妖轻柔冷哼一声,收起了软鞭,头也不回地飞走了,几个起落之后,就看不见了身影。

而云梧桐,盯着轻柔消失的方向,则是沉思了良久,最后,悻悻然转身,重新下了道禁制。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办
心绞痛吃什么药缓解
孩子不爱吃饭
孩子厌食吃什么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