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灵道师第一百六十六章张白羽

2018-12-06 17:57:1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灵道师 第一百六十六章张白羽

前面几人进入幽灵涧时,都手持幽灵令牌,太极圈内的混沌之力并沒有任何的反应。

只是后面的一黑袍男,手里并沒有令牌,想浑水摸鱼,强冲过去。

当那人进入太极圈,将要穿过入口时,异变发生了,圈内的混沌力量突然锁定住了他,只是一瞬,入**发出了强烈的灵力,一道雷电在圈中爆出,直接击中了那人。

这雷电太快了,黑袍人甚至都來不及反应,就被击中了。

“滋滋”

雷电伴随着火花,席卷了那人的全身,那人像是发了羊癫疯一样,在圈内发抖。

“轰”

黑袍人全身被电成焦炭,飞了出來。

大家朝黑袍人飞出去的地方围了过來。

这人的衣袍已经破碎不堪,有人上前掀开了他的衣物,却只发现一只像是犬科动物的焦黑尸体。

“这人是妖物。”有人大声叫道。

果不其然,这次的幽灵之行,的确有妖魔参与。

陈玄子看了看妖物的尸体,摇头叹道:“这妖物至少修行了百年以上,才能成人型,沒想到却抵挡不了一下混沌雷火。”

一边的老头在开启入口后,便坐在一边,不在发言,只是冷眼看着场上众人。

房间里将近有一半的人是沒有令牌的,刚刚那黑袍人的下场给了他们一个教训,幽灵涧不能硬闯。

想进幽灵涧必须要有令牌。

一大汉走到幽灵涧的入口处,正对着我们,他把身后的大刀卸下,往众人面前一横。

“雷老二,你这是做什么。”

有人认出了他。

那个名叫雷老二的大汉,怒视着场上的众人:“***,幽灵涧那么多的令牌,凭什么我奔雷堂一张沒有,我今天就堵在门口,谁想进就先留下三张令牌。”

此话一出,场上一片骚乱,莫不是因为他张狂的语气所至。

这雷老二也太猖狂了,不仅堵住他人的去路,还一口气要三张令牌。

“雷老二,你只是一个人,你要三个令牌作甚。”一书生模样的人问。

“秀才,世人知道我叫雷老二,我自然有个哥哥叫雷大,还有一个弟弟叫雷三,他们随后就到,我当然需要三张令牌。”

“欺人太甚。”

那书生从怀中掏出一把折扇,冲了上去,与那雷老二对打起來。

听周围的人说,这书生是逍遥门的少掌门,名为张白羽,武器是一把折扇,涣名为“羽锋金光扇”,金光扇由特殊材料制成,坚韧无比,每只扇叶边缘处都有金色羽毛,十分的锋利,吹毛即断,可谓是神兵一件。

另一人,大家都叫他雷老二,因为他是奔雷堂二当家,武器是一把斩马刀,此刀刀宽背厚刃飞薄,据传,此刀正是几十年前从幽灵涧里得到的一块陨铁打造而成,当时陨铁一共打造成三把刀,分别是雷大的斩首大刀、雷二的斩马刀、雷三的金丝大环刀。

看那雷二握住的刀柄间,隐隐间似乎有雷电闪现,场上大多数人都知道,这是因为雷老二奔雷决大成所显现出的异象。

“秀才,吃我一记奔雷刀。”

奔雷刀法,奔雷堂压箱底的招数,刀舞挥间,雷光乍现,就仿佛雷老二的大刀上涂了荧光粉一样,挥一下,闪闪发光,只不过不能小看这雷光,与他们隔有数十米远,我仍觉得脚底被电的酥酥麻麻。

“圆月舞高压清洗机
。”

书生的金光扇从肩部滑了一圈,脱手而出,飞旋着直逼雷老二的面门,雷老二立劈下去,两把武器在空中胶着了一番,磨出了大量的火花。

“呀。”

最终还是雷老二的奔雷盖过了金光扇的锋芒,雷老二双臂青筋暴突,刀上聚集了浓郁的雷气,他一用力,立刻将金光扇对着书生反射出去,怎么來的就怎么回的。

出人意料的是,那个叫张白羽的书生,轻描淡写的接下了金光扇,随后身子一转喷球车
,卸去了大量的力量。

“好。”下面有人叫喊道。

看样子是那个书生占了上风,但是陈玄子等人并不看好他。

“扇子被打回后上面布满了雷电之力,恐怕这书生接下自己的扇子,一定受了不少内伤。”

那雷老二见书生平安无事的站在那里,不禁大怒。

“奔雷刀法。”

刀身的周围无形地聚集起了万千雷电之力,整个大厅都被雷光照亮了,这仿佛就是传说中的天劫啊。

那书生见这一招來势汹汹,不由分说,先下手为强。

金光扇再次丢出。

“月舞金轮。”

扇子像一个金色的轮子一样飞舞着,它不停的在雷老二身边徘徊。

“当当当。”

金扇不断地攻击着雷老二,使得雷老二不停地用刀抵挡,根本无法放出他的招式。

有人说,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

雷老二的防御并不是滴水不漏,而是破绽百出,不多时候,雷老二的身上多了好几道血迹斑斑的伤口,要不是有奔雷诀护体,恐怕雷老二早就成了一片片的肉泥了。

“唰。”

雷老二的身后又多了一道伤口,这次看起來有点深,雷老二的神经受损,肌肉有明显的收缩反应。

“就是现在。”书生把握好这个机会,控制金光扇,直取雷老二的喉部。

这一下若是成了,雷老二必死无疑。

我看到金光扇已经划破了雷老二的皮肤,可是雷老二的反应却是慢了一拍,若是金光扇再深入一点,哪怕是一公分,那雷老二肯定是神仙也救不活了。

可是,就差那么一点点。

金光扇在雷老二的喉部顿了一下。

为什么。

我看到张白羽的手上有雷光环绕,这是雷老二体内的雷气,居然此刻出來搅局。

张白羽也沒想到,刚刚自己强撑着接了一招,自己已经受了内伤,沒想到居然被雷气入体,偏偏现在自己的双手被短暂的麻痹了。

“可恶。”

张白羽强行驱散了手上的雷光,再次取得了对金光扇的控制,可是为时晚矣,雷老二头一偏,金光扇只在脖颈上留下了一道印字,却未伤及内部喉管。

金光扇招了回來,张白羽冷漠地看着雷老二,他知道,雷老二不会给他机会了,现在只能硬抗他的这一招了回收树脂

“雷光万千。”

虽然隔的很远,但是雷老二还是挥出手里的刀。

这是法术。并不是刀法。

刀上的雷电都被挥洒出去,直奔张白羽,前后左右,四面都被雷电包围,仓促间张白羽只能操控金光扇挡在自己身前。

“轰轰轰。”

是雷电炸开的声音。

万千雷电在张白羽身边爆炸,这威力震的整个石窟也是一阵晃动,可怜的张白羽,直接被雷电之力给炸飞了,身子撞到墙壁,整个人无力的瘫坐了下來。

雷老二见敌手被击败,顿时神清气爽,那有一点受伤的样子,他一步步走到张白羽的面前,斩马刀指着他的脖子道:“将令牌叫出來,饶你不死。”

此时不知谁喊了一声:“有人进去啦。”

“嗯。”雷老二顾不得手里的张白羽,提着刀向回赶,眼看好几个人进入了幽灵涧,雷老二气的一刀挥出,雷电之力追着最后一人,但是攻击到时,此人已经进了幽灵涧,雷电之力全被混沌给吞沒了。

“该死的,居然钻我空子。”雷老二守着入口愤愤道。

“雷老二,你并不是沒有幽灵令牌。”张白羽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嗯。”雷老二沒想到这张白羽吃了自己的一记绝杀居然能站起來。

此时的张白羽完全沒有了刚才的意气,而是全身黑乎乎,嘴角还流淌着鲜血,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你不会是被我打傻了吧,我告诉你快点将令牌交出來。”雷老二有些心虚。

“你不是沒有令牌,你有令牌,而我却是沒有令牌的那种人,你的令牌现在在我手上。”说着张白羽拿出了一个令牌在他眼前晃悠。

“怎么可能。”雷老二一掏口袋,心里凉了半截,暗道:“不好,我的令牌怎么在他手上。”

张白羽脸色露出了浓浓的笑意:“很吃惊是么,你知道我的绰号,千手圣君,所以你一直刻意和我保持距离,甚至都不和我近战,但是很不幸,你还是大意了。”

张白羽顿了顿,道:“就在你要挟我交出令牌,并转身的时候,我就把你的令牌给偷了过來,其实你真正的目的不是夺取令牌,而是拖延时间。”

“拖延时间。他又不是傻子为何要拖延时间。”有人问。

“对,他又不是傻子,为何要拖延时间,原因就是奔雷堂三位堂主,一直是形影不离,而此时此刻却只有雷老二单独在此,这不得不让我起疑心,所以我断定,他在拖延时间,好让幽灵涧里的两位其他堂主比他人更快到达紫府。”张白羽道。

“可是雷老二不是说了,其他两位还沒來么。”又有人问。

“你们都被骗了,我猜测,这是他们三个一起想出來的计策,还记得最开始进去的几波人么。那几人都是身穿斗篷,面具掩面,很明显在掩盖身份,但是同样的他们都有习得奔雷决,手上都有雷电闪烁,所以我断定,一开始进去的有两人是奔雷堂的雷大和雷三。”

张白羽举着令牌,对雷老二嘿嘿一笑:“真是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亏你们三个大老粗能想出这么个好办法,还骗了所有人,真是难得。”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