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天命战帝第24章突然的爆发美

2019-01-13 17:16:1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天命战帝 第24章 突然的爆发

“怎么会?”

下一刻,怜人花看着眼前出现的人影,眼睛简直要瞪出眼眶了,一脸的不可置信。

一如之前他出现的那一刻一样。

此刻在他的头顶的上空,一道人影悬空而立,双手背负,双目平视,眸子之中似是有星河流淌,有芸芸众生以及别人对我们的尊敬浮现其中。

这,根本不是人类应该拥有的眼神!

看着这双眸子,怜人花在心底大叫,却又百思不得其解。

若是他此刻可以开口,只怕他早就已经大声问出:“为什么会这样,你到底是谁?”

因为,他根本无法相信,一个不过十几岁的少年,不过武师境的小子体内,能发出如此浩荡的气势,能拥有那样的眼神。

更何况,那少年已经被噬脉散控制多年,只是前段时间才脱离了控制。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来到这西疆之地。

原本以为不过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没想到,事情却发展成这样。

到这时,怜人花甚至有些后悔,当时为何没有直接将秦越掠走,而是节外生枝。

只是到了此刻,一切好像已经来不及了。

那道身影,已经缓步走到了他的身前一步之处,那双灿若星河的眸子之中,闪烁的神光落定在了他的身体之上。

在这神光之下,怜人花只觉他直接被看了个通透,哪怕是深藏在灵魂中的秘密,都无法遁逃。

呼吸之间,怜人花的后背便已经被冷汗浸透。

若是平时,只怕他早就恨不得跳进水里将自己清洗个七八遍。

但现在,他却是连呼吸都不敢大声,站在那里,无比煎熬的承受着那无敌气息的侵袭,仿若在等待着命运的审判。

“吾,天命,赐汝永生!”

这时,秦越终于开口。

每一个字从他口中道出,便在虚空之中凝出一个同样古朴字迹。

当第一个字迹显形之后,怜人花便只觉自己身体被被彻底禁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个又一个的金色字迹显现于空。

待得这一句话说完,他们身前的这片空间,彻底被金芒笼罩。

接着,空中所有的字体开始沿着一种极为玄妙的轨迹开始运转。

那种运转的轨迹,落在怜人花眼里,更是神妙莫测,甚至连他多年来未曾突破的瓶颈都有些微的松动,他甚至在想,若是让他再多看几眼,再多看一会,他绝对有把握在短时间内更进一步。

如果是平时,能有这等的机缘,他绝对会欣喜若狂。

但是现在,他不仅没有丝毫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欣喜,反倒是心里充满了恐惧和绝望。

因为眼前秦越所表现出来的每一样,无论是气势,还是言出法随的神通,抑或是那等一言一语便可拨动大道轨迹的威能,都足以轻易将他抹除。

更遑论现在的秦越,是三管齐下。

而且随着那些字迹的运转轨迹,怜人花只觉自己有着一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再在离自己而去。

不过,怜人花的恐惧没有持续太久。

只是一息之后,那些不断运转着的金色字体瞬间没入怜人花的体内,随后很快从他体内飞出,又如乳燕投林一般飞入至秦越的体内。

“呃……啊……”

怜人花只来得及发出一个毫无意义的声音之后,就开始疯狂大叫起来。

因为在他的眼里,他身体的所有一切,包括他身上的衣服,都在快速的老化。

很快,他身上的衣服便变成粉尘散落。

接着是他的皮肤,他的血肉、骨骼……

仅仅数息时间过去,他就从一个气血充盈的武尊强者,变成了一个行将就木的垂垂老汉。

有气无力的站在那里,身体随风摇晃,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呵……那些蠢货,还真是挑了一个好对象啊……”

到最后,怜人花在他的精神意识消散之前,干枯的脸上却是诡异的现出一丝冷笑。

片刻之后,在他的站立之处,有一堆灰烬被路过的山风吹向各处。

“少……少爷……怎么可能!”

不远处,看着眼前这一幕的福叔,正在死命的揉着自己的眼睛,已经语无伦次了。

就在方才,他带着秦越才逃进密林不久,便在灵识感应中知晓怜人花已经斩尽断后侍卫,追杀了过来。

原本以为这次再无生机的福叔,正要积聚全身气血和灵力,以做最后一博之时。

他只觉一道浩荡巍峨的气息从他的身后铺洒开来,还未等他有反应,却发现自己背上陡然一轻。

然后之前被他背在背上的秦越,已经脱离了他的后背,身形腾空而起,朝着怜人花追来的方向而去,瞬间便没有了踪迹。

一直到刚才,他才沿路赶了回来,只是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一幕。

之前那强势无匹,视他如无物的怜人花,竟然就这么死了。

然而,最让他震惊的是,少爷甚至都没有动手,只是开口说了一句话。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根本无法相信。

一代武尊,就这么在自家少爷手下灰飞烟灭。

“少爷……”

看着于半空长身而立的秦越,福叔恭谨的叫了一声。

但下一刻,正在等着秦越回应的福叔惊叫一声,身体向着秦越所在的方向疾扑而去。

之前还身悬半空威风凛凛气势无双的秦越,猛然一头朝着地面载了下来。

一把将秦越接在怀中,福叔只觉落在自己手中秦越简直轻如无物,不由得定眼一看,顿时心惊不已。

此刻秦越双目紧闭,脸色苍白无丝毫血色不说,关键是整个身体上,都看不到半点血肉。

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张薄的几近透明的皮膜包裹着的一堆骨头,皮膜之下青筋血管清晰可见。

“少……少爷?”

眼见此状,福叔不由悲从中来,轻呼出声。

旋即小心翼翼的调整了一下,一副生怕自己动作太大,就会把秦越的骨头弄断模样。

最后才抱着秦越,掉转身形,朝着资水郡城疾驰而去。

如今秦越已成这副情景,而他自己亦受重创,断断不敢在古熊山脉再呆下去了。

“杀!”

就在秦越身陷昏迷,被福叔抱着逃离古熊山脉之际。

西疆临渊城外,十万大山之中,秦烈浑身气血如潮,身后九阳腾空,如同一头猛虎,咆哮着杀入重围之中。

当你惬意地品着香茶的时候

“杀!”

在他身后,所有战兵亦是暴发出阵阵呐喊,沿着秦烈撕开的口子,挥舞着手中战刀,疯狂的扑了上去。

施工围挡厂家价格
送货单制作价格
简易手工制作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