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白领16k会员上传第298章摊牌震惊

2019-02-04 01:05:4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白领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醉枕美人膝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白领全集阅读16k【会员上传】第298章摊牌—震惊,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很不幸,我要在这里宣布一个重大的事实,我们斯巴克家族的经济命脉,现在正面临着跨塌的危险。”

斯巴克公爵的话音刚落,周围哄的一声,击鼓传花一般的声响像是滚雷般环绕了整个会场,很成功的制造了一次环绕音响。

“斯巴克家族十五个跨国集团,三十来个国内知名集团企业,整体的收益已经入不敷出,家族的收益,面对着每个月触目惊心的赤字,就像是一座凭着水龙头供水的游泳池,却发现了一个桶口般大小的漏洞一样,家族的财富在整体的消减,原本我们想用这次的联姻,带动了史密斯伯爵家族的财力,给家族企业注入新的资金,产生新的活力,但是现在看起来,这个拯救的计划已经行不通了。”斯巴克公爵不愧是家族头衔的继承人,他现在的镇静,很大一方面给其他人注入了镇静剂,“不过大家不要担心,家族的审计机构已经全面对企业展开调查,争取找出这么大财富流失的漏洞原因。”

惊异,写在人们脸上的就只有惊异的表情,要是用大树来比喻现在的斯巴克家族,那么周围的这些中小贵族和家族成员都是寄存在这棵大树下面的猢狲,树倒猢狲散这个词语古今通用,人人都知道斯巴克公爵家族垮了,接下来会有什么后果。

每个人每张脸现在就写上了一个询问的表情,那就是“怎么可能?”

斯巴克公爵迎上所有人的眼神,缓慢的点了点头,长老们这时围坐在圆桌旁边,一句话也不说,空气里面凝结了难堪的沉默。

“我们还能够支持多久?”一环会议桌上面一个家族负责人站起来说道,他是负责斯巴克集团在东部平原的产品销售,其实早就发现了家族内部的动摇,只是心里面狐疑,从最近的一次大规模裁员就知道,家族里面会有大动作,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现在问题竟然那么的严重。

“说不准,或许一个月,或许还有几个月,关键不是这个支撑的问题,是我们必须要想办法将家族的企业扭亏为盈,汲取其他几个盈利集团的经验,用在亏损的集团上面!”莱利士爵士手拄着桌子,环顾周围的人群。

环绕着大椭圆桌的会议桌上面顿时又是一阵低下声的讨论,刚才还无所事事了聊着天的人面色表情已经露出了凝重,斯巴克家族面临存亡,相信现在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开始正视起来。

“家族上层会总结出一套最有效的办法,尽量去弥补这些流失财富的大洞,请大家不要慌乱,今天开这个会议的原因,除了告诉大家家族目前面临的形势之外,我还想要说一点,”斯巴克公爵是家族的向心力,他只要一说话,周围的人都自发的安静下来,“我们即将宣布家族整个的政治事宜,力图从上到下的给家族梳理一次脉络和血液,期望换得新生。”

“我们斯巴克家族历经十代,代代显赫,在历史上留下了荣耀的痕迹,没有想到在今天的社会里,却因为经济的关系,开始逐渐的走向不堪!”威斯汀眼神迷离,喃喃自语,“没有用的,斯巴克家族注定会在历史上面消去它存在的痕迹,凡事有盛有衰,现在,也该轮到斯巴克家族衰竭的时候了!”

“威斯汀!”旁边的威廉子爵喝道,“这是一个斯巴克长老应该说出来的话吗!?你如果实要给我们绝望,那么请你退出这个会议桌!”

威斯汀低声叹了口气,出奇的没有反驳,垂头丧气的坐在桌上。

“我们的公爵,”斯坦把头望向斯巴克公爵,“我记得在两个月前,不知道是谁力图要把联姻的时间推向四个月之后,说是在这段时间里面会查出家族亏损得症结,而现在呢?我们唯一拯救家族的机会已经失去,家族亏损的原因,也迟迟没有答复,这就是你作为公爵大人给我们全体人的交代吗?”

斯坦这番话,像一把刺一样,直指斯巴克公爵的内心,不错,当初是他推迟了婚约,也同样是他信誓旦旦的要找出家族的症结,但是时隔了这么久,斯巴克几乎争分夺秒的找原因,但是就凭着他一个人,面对着庞大的家族财政体系,最终也是徒叹奈何,他才知道自己当初夸下的海口,就像是年轻时候年少轻狂的诺言一样,根本就没有办法实现。

斯坦这么一说,旁边的贵族纷纷附和,埋怨和指责潮水一般朝着斯巴克公爵涌来。

戈尔兰陡然站起身来,猛一拍桌子,砰!的一声,他本身力气就大,这个一拍桌的力道,顿时就把圆桌上的长辈们吓了一跳,“世事向来难料,这些事情本来就很无常,我们早就和索罗斯公爵为敌。现在把这些不可预料的全部怪责到斯巴克公爵身上,你们不觉得太过分了吗!?现在面临家族存亡的关头,你们确互相指责,一盘散沙,斯巴克家族这样下去,就真的要灭亡了!”

戈尔兰虽然微胖,但是早年在军队的生活,倒是养成了他直率的性格,现在冲动之下,顿时就嚷了起来。

戈尔兰平时在会议上,倒是不怎么发言,不少人都认为这个公爵的堂弟性格腼腆,此刻戈尔兰站起来大吼一声的时候,他们差点把眼睛都吓掉了下来。倒是有不少的人声音就像是被噎住了一样,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索罗斯公爵还不是斯巴克公爵年轻时候招惹的…”不知道哪个人嘀咕着,声音很小,就他一个人听得到。

“那么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斯坦眼睛凌厉的看着对面站起来的戈尔兰,看得后者很不自然的缓慢坐下,戈尔兰要是说在家族里面害怕哪个人物,除了自己的哥哥斯巴克公爵之外,这个斯坦叔叔就是一个,不光光年轻时候斯坦的严厉给他留下了强烈的印象,更是因为斯坦本身就是一个骑士,从前教导戈尔兰骑术的时候,差点把他的手骨摔断,使得戈尔兰对于自己这个斯坦叔叔,有着强烈的心理阴影,当然,现在斯坦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那股子倔傲的脾气,不过现在戈尔兰看到他的时候,还是会不自然的害怕。

“面对着家族那么大的漏洞,我们现在有什么办法!?”大仲马也丢出一个疑问。

人群都纷纷附和,对于他们来说,不知道斯巴克公爵要定下什么策略,反正都要能够保住不断流失的利益,就是他们的当务之急。

斯巴克公爵把头埋下去,然后又抬起来,环顾了周围一圈,缓缓说道,“我这里倒是有些应急的备案,现在提出来,为了拯救家族,你们务必要严格执行!”

斯巴克公爵严肃的表情,让周围的贵族也正了正脸,仔细的听着。

“家族现在最大的症结,其关键就走在亏损上面,我们现在,就是需要从这方面先一步入手!”斯巴克公爵声音沉稳有力,这么多年岁月的沉淀,已经教会了他怎么做一个家族合格的领导人。

“大仲马小仲马两位叔叔!”斯巴克公爵挨个的点名,被点到名字的大仲马小仲马,尖竖起了耳朵,像走两只等待着红著的地鼠。

“你们所在的三个集团公司,在这个星期之类,把本年度的收支报表整理出来,传到我的邮箱里!莱利士叔叔!”

听到斯巴克的点名,莱利斯的身体像是触了电一样的坐的笔直。wap.l6K.cN

“上次我告诉过你解散车队,筹集资金,但是似乎我在上个星期的报纸上面,还能看到你车队预选赛的影子!?”

斯巴克公爵眼睛瞟向莱利斯,后者尴尬的抹了抹额头,支支吾吾的说,“那个,这是最后一场赛季了,这个赛季一完,我们就能盈利了!”

“不用了,”斯巴克公爵摆摆手,“你的车队已经连续三年亏损巨大,从今天开始,我将专派给你财政官,把握你的开支,你任何的一笔开支,都需要直接的经过我的允许!”

“这不可能!”莱利斯突然站了起来,表情愤怒地看着斯巴克公爵,“斯巴克,你怎么能够这样做!?你没有这个权利限制我的经济自由!”

斯巴克公爵弹了弹自己的手指,抬起头看着莱利斯,“不错,我的确没有权利限制你个人的经济,但是我能够掌控公司的经济,从明天开始,我的财政官将接管你公司的财务,进行节流计划,不仅仅是你。”

斯巴克公爵停顿了一下,环绕了圆桌上面的人,“还有诸位在场的所有人,你们的集团总公司,都会有我派出来的财政官接手财务,将进行一个收支统计查验,直到我们找出家族亏损的症结为止!”

斯巴克公爵在这么两个月的缓冲期,不光是在调查家族的亏损,还是专门从自己直属的公司之中,抽调了一群管理财务的人员,加紧训练,就是为了今天,斯巴克家族想要重新振作起来,就必须找到亏损的症结,为了避免其他的长老作假和公司的财政流水一般的被挥霍,斯巴克公爵将这此财政官统一的注入各个大集团的内部,像是节水阀一样,控管其中的财务咽喉。

“从明天开始,你们的每一分花帐,都要经过我的批准!”斯巴克公爵话音未落,周围的贵族就像是炸了锅一样,差点要吵了起来。斯巴克公爵这么一举动,无疑于剥夺了他们的经济支配的权利,这些人怎么可能不奋起反时。

炒豌豆一样哗哗***的声音逐渐的消减下去,人们的眼睛死鱼一样盯着中间的斯巴克公爵,他的手上面握着一个精致的五月花徽章,白色镶嵌了宝石的徽章仿佛还闪着精亮的光芒,徽章正中是一朵怒放的五月花,两边是流苏的穗尾,下面是一张雕刻出来的卷轴,上面刻着“荣誉属于你”几个飞扬的文字。

这是斯巴克家族至高无上的公爵勋章,是斯巴克家族公爵头衔的证明,也代表了斯巴克家族之中最高的权利和命令,斯巴克公爵拿出这个勋章在手,周围的人都及时的缄默了嘴巴,就算是再多的不愿意,在斯巴克勋章面前,所有人的反驳的语言都变得苍白无力。

“下面还有谁有意见吗!?”斯巴克公爵询问道。

一片沉默。

“你们已经看到我们周困多了一个新的成员。”斯巴克公爵完成了自己的任务,现在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方云天身上。

于此同时,更多的眼光纷纷的投向方云天,周围全是一副好奇的表情,对于为什么在这个家族最上层才能坐得上来的桌子上,多出一个他们压根不认识的东方男子,倒是可起了所有人的好奇,不光是圆桌之上,就连圆桌之外的三环会议桌上面的家族成员,都开始正视起这个东方男子来,甚至有些黑皮肤的人还摸着自己的脸颊喃喃念叨,“为什么不是我在上面?”

“这位是?”威斯汀向来是个好好先生,对于任何人,都是一副笑脸结交,看着方云天,他的脸庞也灿烂得笑开了花。

方云天在那一瞬间有些惊惶,原本以为斯巴克公爵谈着会议,却没有想到突然将话题拉到自己的身上来。

秦紫菱的头埋得更低了,劳拉夫人从开始的时候,就没有说过一句话,现在同样也是目光灼灼的看着方云天。

“这是爱伦的中国男朋友。”斯巴克公爵说道。

“什么!?”周困的人不约而同的拉下了脸皮,一片惊讶且带着低沉的表情看着方云天。

之中当然有几个人是早就知道了的,大仲马小仲马两兄弟就抱着看热闹的心悄看着斯巴克公爵。对于秦紫菱和这个东方男子的爱情,他们有十成的把握这个会议十成十的不会同意。

“你是做什么的?”

“怎么来到法国?”

“你的家族上有多少人,多少公司?”

“说不定索罗斯家族的退婚,就和这个小子有关!”斯坦努了努嘴,眼睛瞥向方云天。

“斯坦叔叔!”斯巴克公爵皱起了眉头,“索罗斯家族的退婚,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你和我都知道索罗斯公爵的报复心理,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击垮我们斯巴克家族的机会!”

“嘿,我也只是说说而已。”斯坦撇撇嘴,脸庞转向了一边,但是他这么一席话,倒是让不少的人看着方云天的时候,竟然也带着一些怀疑。

“斯巴克,你召集我们前来,除了宣布家族对于危机的举措之外,就是说这件事情吗?”一个家族成员斟酌了一下自己的用语,避开旁边的方云天说道。

“我今天召集大家来,主要是商量家族未来的出路,这件事情只是一切完结之后顺便提出来而已。”斯巴克公爵回应。

“那么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斯巴克,我不会同意。”刚才问话的家族成员眼神灼灼的看着斯巴克公爵,嘴角弯出一道弧线,明显有着报复的快意。

”不要搞错了。”斯巴克公爵眼睛一丝不让的回敬过去,“爱伦是我的女儿,不是你的女儿。就像是我无权阻止你女儿嫁人一样,你也没有权利来阻止爱伦。我提出来,只是让大家知道,而不是听取你们意见的。”

斯巴克公爵这么一说,刚才的家族成员顿时语塞,本来也是这样,自己根本就没有权利说不同意,本身又不是爱伦的合法监护人。

大仲马和小仲马两兄弟本以为家族议会可以阻止爱伦和东方男子的表情瞬间僵硬,没有错,爱伦现在根本就不用和索罗斯家族联姻,她的任何动静,已经和家族的利益扯不上关系。所以家族成员也没有支配她的权利,更别提要左右她的爱情,除非个个都是斯巴克公爵,爱伦的生养人,要不然他们都是越过栅栏管半的鸭子,干他们屁事!

斯巴克公爵这么一说,周围的人顿时又安静了下来。

秦紫菱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父亲,斯巴克公爵在和自己女儿对视的时候,有些闪动过去的温柔。

对于自己女儿爱伦的幸福,斯巴克公爵向来就是要努力地维护的,哪怕是他对方云天有些偏见,只要是爱伦喜欢的东西,他都会给她争取下来。虽然这三天里面爱伦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斯巴克公爵已经知道了她全部的想法和心意。从前的时候,迫于家族的联姻,斯巴克公爵对自己女儿苏伦,一直抱有很深的歉意,每次想到要用她的幸福,换取整个家族重新焕发的生机,他就感觉到一阵无奈的心悸。他这个斯巴克公爵做的是相当失败,就连这个家族,都要自己的女儿去守护。

斯巴克公爵知道欠了秦紫菱很多,所以现在,只能尽力的弥补。

斯巴克公爵看着方云天,那神眼神让方云天有些刺痛,他从斯巴克公爵的眼神之中,明显的知道秦紫菱的父亲,对于自己不太喜欢,但是也不是讨厌的,那种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神情,让方云天心里面也好一阵子的翻腾。

斯巴克公爵看着一动不动回视过来的方云天,嘴唇动了动,“你们的事情,我不反对…”

周围的人一片哗然,持别是家族里面年轻一辈的人,要知道爱伦小姐,可以算是他们心目中的女神,她的美貌和不时间透露出来的温柔,足够让无数的人为之神魂颠侧,甚至于很多人得知她订婚的消息,本身就差点自寻短见。而现在听到几个重量级人物的对话,已经猜出来了这个东方男子究竟是爱伦小姐的什么人,光是他们心里面出现的这个想法,就已经足够让他们再次的寻一次短见了。

周围的家族成员都带着惊愕的表情看着斯巴克公爵,同样的看看方云天。这个男子脸已经红了起来,整个人在桌上显得相当内向腼腆,让许多的家族成员不自然的摇了摇头。这个东方男子比起很多有风度的贵族子弟来说,实在差的是太远了,不明白爱伦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一个黄毛小子,并且斯巴克公爵还当面同意。

“但是…”斯巴克公爵话音一转,方云天心里面咯噔一声,知道果然有下文,“你家庭普通,没有任何势力,只是中国普普通通家庭之中的一员…”

斯巴克公爵这么一说,周围的家族成员更是掀起了一阵惊呼,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子,没有任何的势力,也没有万贯的家财,他凭什么来喜欢一个公爵家族的千金!?一个伯爵家的小子想要娶秦紫菱,他们都抬高了八度眼睛看人,更别提没有任何头衔,漂洋过海而来的一个穷小子,这不就是那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故事吗?童话里面的故事都是美好的,但是童话故事一旦放在现实之中,都是悲剧的。

所以大多数的家族成员在听到一席话之后,更多表现出来的是从鼻了里面发出来的“哼”声。

方云天听到斯巴克公爵的话以后,非但没有低下头,反而将身体挺直了一下,脸上随即也出现了一丝淡淡的笑容。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按照常理来推断的话,他现在应该是一副乖巧媳妇的样子,而不是现在这样镇定自如。

“斯巴克公爵,我想你对大家的解释有些错误。我家庭普通不假,但是如果说我没有任何势力的话,呵呵,这点我不能苟同。”方云天望着周围的人,笑着说。

“小子,你有什么势力,说出来瞧瞧?”其中一个看起来能有五十多岁的家族成员问他,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

“如果论有钱没钱的话,我算不上富有,不过也就是三千亿左右的资产,折合美元也就是250亿左右,至于势力,人多少还是有一些的,跟银鹰卫队的人身手差不多。”方云天淡淡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人一片哗然,就是斯巴克公爵,也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因为在此之前,他曾经问过自己的宝贝女儿,得到的答案就是方云天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上班族,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拿着一个月几千块钱的薪水。可是,现在,他竟然。。。。。怎么能不让公爵吃惊?

“方先生,你要为你刚才所说的话负责的。”斯巴克公爵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正规手机捕鱼平台
苏州市电动推拉帐篷
CRM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