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

暗房正文第一百五十四章多种经营

2019-02-04 06:29:36|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小说《暗房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格子里的夜晚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暗房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五十四章多种经营,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萧永直接躺倒在导播室里的沙发上,呼呼就睡着了。如果是进行同样长时间的摄影工作,现在萧永多数还会精力充沛,但导播工作他还是第一回尝试。干得好不好是一回事,但从事不熟悉的工作最大的问题,还真不在于是不是能做好,而是在压根不知道如何在工作中调节自己,任谁保持精力高度集中三四个小时,都会受不了的。而萧永,这个时候也就顾不得身上衣服还是濡湿的,就那么睡着了。

看着此刻的萧永,韩惟君的眉头微微皱着。此刻,他的样子,就像是个需要照顾的孩子。要是盛夏敢在外面玩得满头大汗回来,不洗澡就睡觉,恐怕她要抓狂地想要抽他一顿。对于任何母亲来说,一点点洁癖都是必要的。但是,对于此刻的萧永,她却有些束手无策,到底是把他再叫醒了去洗漱呢,还是由得他先休息。大人和小孩毕竟是不同的。小孩绝对不会让自己累到动都动不了,但大人会。哪怕他们的体能再好,周围还是会有不得不将他们逼到极限的事情。

“大家先去忙吧,我来看着他。”韩惟君由于了一下才说出口。拥挤在导播室里的大家一听,旋即散开去了。韩惟君在萧永的身边坐下,从摆在一边的包里取出湿纸巾,一点点地擦去萧永脸上,脖子上,手臂上的汗液。空调的冷风吹得有点硬,萧永在睡梦中稍微缩了那么一下。

韩惟君叹了口气。她不禁要想,以后,自己真的得照顾一大一小两个麻烦的男人么?尤其是,两个摄影师?在这种装载大量电子设备,经常得把空调开到最大来帮助设备散热的房间里,薄毯子是常备的。韩惟君展开了毯子,轻轻盖在萧永身上。的确,萧永没有让她失望。没有让她的努力白费,恰恰相反,他用让人难以置信的能力为大家呈现了一场盛宴。

而这个时候,萧永地振动了起来。原本摆在操作台的斜面上的随着振动脱离了原来的位置,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韩惟君拿起了,瞄到的却是很简短的消息:八卦入手,很黄很。

而韩惟君有些奇怪,到底是什么?她瞄了一眼熟睡中的萧永,有些脸红耳热。虽然他们已经是男女朋友了,但精神上的交接程度远超过他们身体上的亲密。韩惟君的矜持和羞怯。萧永那或许是经历过太多顶级美女而形成地淡定和无所谓,让两人在这方面并没有太多积极的尝试。韩惟君觉得,自己要这么翻看萧永的短消息,是不是…太像是某种现在被铺天盖地讨论的善妒而又不尊重人隐私地“脑残族”了?但在犹豫之间。她已经点开了消息。附加在这条彩信上的是一张特点鲜明,却损失了许多细节的小照片,而韩惟君认得照片里的人:彭凉和姜虹。虽然对盛家的事情不算很关注,但也多少知道,这个彭凉给家里几个小叔找了不少麻烦,而又是那种想要不吃软饭,却暂时离不开老婆的人。这张照片。恐怕会给他不小的打击。但是…韩惟君马上就警惕了起来。看阿卯地短信里这短短几个字的口气,显然他是有预谋地去拍摄的,所以才会有入手一说,而这样的任务,出现在这个时候,出现在盛绪年刚刚和自己聊了聊,并且承诺自己会在家族里折冲解释的时候?这有没有太巧合一些?韩惟君又看了一眼萧永,没说什么,她关上了,放在操作台上。卡在一丛按键和旋钮中间。她注视着萧永,想着,这个男人愿意为自己做的事情,实在是很不少。

萧永醒来的时候,韩惟君倒是已经睡着了。她披着一件衣服,坐在地毯上,靠着沙发的副手,脑袋歪在萧永的腿边。这个时候,影棚里已经开始进行拆卸作业了。飞机已经重新被包裹了起来。那些表演用的设备大部分都已经运出去了,幕布已经拆掉,钢架也在一段段地拆卸。整个影棚看起来像是个井然有序地工地,虽然是夜间,但影棚里看起来还像是白昼。聂信打开的居然是日光模式,让影棚里的光线和天气晴好的中午的光线别无二致。

萧永没有叫醒韩惟君。他自己累得不行,韩惟君又何尝不是呢?只不过。他的疲劳是爆发出来的。这么稍稍睡了会,精神就恢复得差不多了。但韩惟君这些天来累积下来的疲劳,可不是那么容易消褪的。之前地项目一结束,韩惟君就带着团队来了,而做完了这个晚会,后面紧接着又是光之庭院的系列活动,她大概也就两三天时间可以好好休息。对于她已经拖欠的睡眠来说,真不够补回来的,而现在的睡意,每一分钟都很要紧。萧永轻手轻脚地从沙发上爬起来,将韩惟君抱到沙发上,将身上的毯子盖在她身上。这,大概还是他们两个之间最亲密的一次接触了。而后,萧永在操作台上浏览起今天地那些视频和照片来了。总地来说,他还是挺满意自己的工作成果地。一直到韩惟君在两个多小时后醒来,萧永才开车送她回家。

在这场晚会结束之后,配合潜流09进行的一系列宣传也算是告一段落,飞机能不能卖得好,归根到底还是得看湾流公司自己。反正,萧永的摄影工作室已经在这单子生意里赚得盆满钵溢了。影棚还是得腾出来,让工作室回复到正常的工作秩序中去。那些人像和肖像方面的活,最近可是积累了太多了,都得慢慢消化掉才行。

但是,从这天晚上之后,萧永发现,大家对于他在现场进行的那种类似于影像DJ的玩法很感兴趣。现在的确是一个非常技术化的时代,而技术技巧本身也逐渐凸显出了个性。而影像D不同于酒吧里打碟,不同于电台里仅仅放放唱片和听众们嗑叨,却又不同于那种四平八稳的剪辑作业,那更像是让一个人的的视线朝着四面八方延伸,然后,再让这些讯息流回自己的大脑,组织成自己理想中的形态。或许要现场直接这么拍摄剪辑,实在是太强人所难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萧永的这种观察力、反应能力和体力的。但是,哪怕是和以前一样的操作方式,靠着导播将尽可能多的素材选取下来,在后期制作上也算是多了一种思路了。剪辑、导演可以更多地融入自己对于内容的判断,以更酷更绚的方式来表达同样的内容。

最先响应这种风潮的倒是就在园区附近的一个有着非常先进的影响设备的酒吧。酒吧老板当天虽然不在晚会邀请之列,但他和工作室里不少人都认识且交好,很快就拿到了光盘,在仔细观赏之后,他迷上了这种表现方式,更是从工作室的人嘴里听到了音乐DJ,灯光DJ和影像DJ三者并行的让人耳目一新的观点。而他迅速行动起来,虽然没有灯光DJ,让音乐DJ和影像D配合,在酒吧里的主屏幕上现实各种绚烂画面来调动那些欢蹦乱跳的家伙们的情绪,还是能做到的。由于这方面的技巧还不圆熟,而声音和画面到底怎么配合,到底怎么达成最好的混合效果,也还在摸索中,但酒吧里的那帮DJ显然玩得很High一开始,大屏幕上的画面和声音配合,看起来只是有点像是在超大屏幕上玩PSP上的DJMax游戏,而没过几天,声音画面的配合已经开始朝着一人主导一人配合的比较圆熟的方式发展了。当音乐DJ主导的时候,影像DJ负责不断将各种配合音乐的画面叠加渲染,制作各种特效扔到屏幕上,而在影像DJ主导的时候,音乐D则按照画面的内容来进行现场配乐,一套套素材库也被搞了出来,比如经典电影台词、大家耳熟能详的周星驰电影片段、上流行的各种视频和照片等等…这种混搭和串烧式的影像DJ虽然从难度上不能和萧永现场剪辑整个晚会相提并论,却充分说明了大家对于这种表现形式的认可。

而这种方式不久之后就传到了美国,安琪尔强烈要求萧永来给自己的演唱会当视觉总监。原来不这么干是因为萧永没有处理动态画面的经验,但现在,既然萧永已经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能够干好,那安琪尔都懒得去考虑别人了。安琪尔知道,萧永不会拒绝她,也知道,其实她开出的巨额报酬,绝不是萧永感叹再三之后终于答应下来的原因,甚至在这方面没有任何驱动力。

有些摄影师开始质疑萧永。萧永要复兴摄影的话言犹在耳,但他却开始操持起导播这个行当了,这让一些人很不满,觉得萧永明显是在逗弄大家,欺骗广大热爱摄影的人。可是,萧永只当这是在发展多种经营而已。在工作台上这么玩,给人的爽快感和摄影的时候,可是完全不同的。

上海回收电子料
单饼机
华美橡塑板厂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