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冬夜最暖的光

2018-11-08 12:25:5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冬夜最暖的光

雪花,轻轻柔柔地漂洒了一夜,也犹如我的思绪。透过玻璃窗上的霜花,我远眺牧野的大地,心儿是那么的惬意美好,满世界的银白,房子上,楼顶上,汽车上,马路上,到处都是银白色的……人们好像处在一个童话王国的世界里面,整个大地好似披上了洁白的婚纱,多么美丽的冬天呀!要知道在牧野的大地上,冬天是很难看到雪花的,可是今年的雪花儿却像个姗姗来迟的新娘,她用自己的美丽妆扮着牧野大地,这真是一件很难得的美事。在这个飘雪的难忘的一天里,望着窗外翩翩起舞的雪花,我的眼角湿湿的,在今天这个有雪的日子里,也是我的又一个生日里,我再一次把多年前的那次生日想起。

多年前的那个冬天,我在家乡麻庵的乡政府做文字工作。说起麻庵,附近的人们都知道,那里是陇东地区有名的“三无”地方,“无电、无车、无路。”山外面的人一提起麻庵这个地方,不是咋舌就是摇头,外地的人们都不愿来此地工作,虽然只有二千多口人的乡镇,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各种制度、条条框框和别的大的乡镇里的乡镇工作一模一样,也是一样也不能少了。尤其是各种上报材料和给村社发放的文件。由于乡镇小,麻庵乡镇上的工作人员一个人至少得干几个人的工作。尤其是到了年终,上班也没有个时间限制,从睁眼到月亮爬上树尖,我的每天时间被各种抄报材料密密麻麻的占用着,针尖也插不进去的工作里,不是给书记抄上报的年终总结,就是给乡长抄报各种扶贫,五保户的材料。因为条件差,没有打印设备,所有的文件只能是领导写了,我一个字一个字的手抄复写,然后由领导签字盖章上报县上。

一份份材料倒还是可以用复写纸一式五份,可是前面的红头文件,纸张比较厚,用复写纸,一次只能一份一份地写,如果复写多了,字看不清楚不说,领导通不过返工,还会挨批评。复写材料用圆珠,很是吃力,必须要用很大的手劲才能复写上去,由于每天也没有个上下班的点,上报县上的文件如果紧急,就会抄写的头蒙眼花,手也发麻,但是还得继续加班加点的干工作。

这一天,上报县里的材料比较多,就连平时很重要的红头文也用完了,只能去离乡镇府一百里以外的县委办公室去领取了。乡镇府的领导们书记要召开冬季三防会议,其它各乡长都有任务,拿文件的事只有我自己去了。小吉普车是全乡镇唯一的最高级的交通工具,大多数人们出山办事都是步行用自己的“十一号”车出山。去一趟县城不容易,听说我们要出关山,书记让去县上送给四大机关的各种报表材料就一大堆,一天的时间里,我们必须按时归队。听着书记的交代我们慎重地点点头。我和司机小高要出发了,光大包小包的东西也捎了不少,大多数是给在山外面一中上学的孩子们捎去的干粮和衣物。

车子好不容易出了政府大院,爬行在山道上。西北的冬天,气温低非常寒冷,冬天的路况也很差,太阳照不到的路面上,就会结冰,车轮辗上去不是打滑就是媳火,车子慢慢地爬行在山道上,路况差的地方还得下来推着车子走。这就是我生活的麻庵,——“独立王国”的绰号是一点没错的,山大沟深,信息闭塞,交通不便,这里所有的一切不是你努力了,就会有收获回报,而是你再怎么努力,环境阻挡着一切。以这样的速度到县里不知道又是到猴年马月了,我边推车边在心里抱怨着这山,这路,这车。

好不容易爬了二十多里的山路,我远远地看到赵家山村的房子了,那些高低不一样的大瓦房,茅草屋,氤氲在一缕又一缕的炊烟里。我一眼就看到了我们家里的四合院子,因为它们座落在出县城的公路边上。虽然我的家在这里,比起别的村子是交通比较便利的,但由于工作的关系,回家的次数也是有限的。每一次的回家,也只是和父母打个招呼就不得不又返回单位。我望着窗外,看着我的小村子。司机小高好像看出了我的心事,说:“董瑞(我小名)你回家吗?”我说:“不了,办正事要紧,等回来的时候再回去一下吧!”其实谁不想回家呢?由其是我一个女孩子在外漂着,那种对家的渴望和依赖是不言而喻的。我的父母亲也一定是非常的挂念我的。尤其是母亲,每一次都会站在村口碾盘那里,望着我,等着我。

还记得上一次回家还是一个多月前,给村子里送县扶贫的名单,顺便回家里的。母亲得知我回家,扔下田里的农活,给我做了我最爱吃的肉饼,我边跑向公路乘别人家的三轮车回去,边拿着母亲塞给我的肉饼,母亲说:“董瑞,你生日的时候可得回来啊,妈妈到时候给你做好吃的。”我说:“还早呢,说不定(说不准)要是忙了就回不来了。”母亲也还是跟着我小跑将我送到车上,示意我坐好,还念叨着我的生日之事,我近乎觉得她的絮叨,烦人……

眼看着车子过了我的小村旁,我还是忍不住朝我家的院子里张望,院子里没有人,只有烟囱冒出的袅袅炊烟告诉我,母亲可能此时在做早饭,父亲有可能坐在炕头煮着他的罐罐茶。

车子离开赵家山小村子,爬上四道平山顶又沿着山路而下,在弯弯曲曲的山道上走走停停。车子从山路一直下坡,路况越来越好,我紧绷的神经才稍微有了一点点的舒缓。到县城已经是十点多了,我们跑了好几家单位,总算把材料送到各个单位,又去了财政局上把工资报表送去,(三个月发放一次工资)办完公事,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还有一些在我们单位工作的人员给县城家里稍的东西,还有乡亲们给在这里上学的孩子们稍的钱,吃的,用的还有衣服。等办完这一切,才想起红头文件还没有拿到,只好等下午上班了再去拿。听着“咕咕”乱叫的肚子才想起来还没有吃饭,又不得不草草地喂了自己的肚子。转眼就等到了上班时间,领了红头文件,心里想就可以早点回家了。车子启动,在回单位的路上,有我们单位来县城开会的,也有我们那里的乡亲们,都在回麻庵的路边等车,天眨眼间就会黑了,小小的吉普车里只要能挤进去的,都挤进来人,人抱着人,没有办法啊,出山不易进山更加不易啊。谁叫我们的条件是这个样子呢。 车子沿山路返回,仍然慢慢的行走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有时候车子上坡不动了,熄火了,年轻一点的就下车推着走一会,好走了就又挤上车,就是这么艰难的路况我们也还是前进,仍然是上到山顶又下山,车子缓缓的一路前行,小高开的很慢,因为里面挤得人多,一不小心就会有惯性冲下山崖的危险,我的心和车上人的心都悬着,揪的很紧,都担心地给小高说:“慢慢地开”“小心点”车子慢慢地走着离我们熟悉的地方越来越近。但太阳落下,气温骤降,天空也开始变得阴沉沉的,雾蒙蒙的了。5点多钟就开始已经看不清道路了,小高打开了车灯,我将目光移向了窗外,虽然外面已经黑了,但透过车灯我依晰记得这条路上的每个地方,“二道平,饮马池,瞭望台……在这里的大山上我和伙伴们一同放牛,一同蹦跑,一同看蓝天白云。这里有我童年的足迹,上学时徒步的脚印,再下一个山梁就会是我的家了。突然有人说:“下雪了”沙沙沙,沙沙沙,雪粒打在车窗户上。

我们离赵家山小村也越来越近了,不知不觉我依偎在人堆里,眼睛开始打架,昏昏沉沉的就睡去。

忽的,车子停了下来,车上有人说:“路上有人好像拦车,我想可能又是路人,我挤在人堆里,也动弹不得,也懒得管。我从玻璃窗望出去,那个人穿着厚厚的棉衣,被棉帽裹的严严实实,看不清脸,司机小高刹了车,那人喊出了我的名字。“董瑞!”我机灵一下就知道这人是谁了,是“母亲”我立刻从拥挤的车里半蹲起来,有人打开车窗,从车窗外递进来一包东西,是一个碗用塑料布包裹着,塑料布和碗都是热呼呼的,我透过窗户才发现外面的雪花纷纷扬扬,白了路面,白了山林。

“今天是董瑞的生日,我看见她去城里了,所以……”车里顿时没有了声息,静静的,只有外面的雪花扑簌簌而下的声音,母亲说着,我使劲从人缝里挤到车窗,母亲看见了我,微笑着将一包东西从大衣里拿出来,递给我,我接过东西,手触碰到了母亲冰凉湿湿的手。她从车灯前跑过,努力的跑开,怕耽误了大家的时间一样,然后又沿公路边的小路慢悠悠的走着,突然她回过头望着车子,示意我坐好。就又走开了,望着母亲佝偻的背影,我才看见母亲的身上头上落满了雪花,母亲是怕错过了车,一直站在公路上等,不是在等车,而是在等车里的女儿。在这种漫长的等里母亲是怎样无助的站着,等着。她无怨无悔,不叫苦,不叫累,也不叫冷。这种爱只有母亲有,也只有她才能无私的给予。

回到座位上,挤在人堆里,有人关了窗门,心里一阵酸楚,父爱如山,母爱如火,那暖暖的如同手里面的肉饼,紧贴在我的心里,车子依然没有开动,一束强光,和着一大束目光送母亲下了屋后边的小路,直到母亲的背影留在记忆里。此情此景一直留在我的内心深处,也留在了我在家乡过的最后一个生日里,刻骨铭心,永生难忘。


咱们相爱吧发布会袁弘戏里戏外尽显总裁范
高广泽暖心出席扶贫活动热忱满满献主持首秀
羽泉敲响上市钟声将投资岳云鹏袁姗姗新片
张磊家乡演出座无虚席新专辑签售人气爆棚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