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不悔神王第四百十四章探望

2018-11-08 17:11:5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不悔神王 第四百十四章 探望

夏洛奇右手一挡,两人各自往后退出一步。

“好大的力气!”

来人赞道。

“再来!”

身体一旋,双掌如风,旋风掌!

十掌、百掌、千掌……

掌影重叠,最后汇成一掌,如巨浪般拍向夏洛奇。

夏洛奇凝神静观,一掌到来,依然是右手一拳击出。

两人之间气浪“嘭”的激荡散开。

院子里刚栽下的两颗粗壮遒劲的丁香树咔嚓一声断裂倒地。

夏洛奇不退,气浪掠过身体,白衣往后飘拂,灰白色的头发散开。

来人一个后空翻,直接飞到对面的厢房顶上,腾腾腾三步,才立稳脚跟。

这一拳,夏洛奇感觉已经使出了战皇境中级高阶的力量。

“好力量!”

来人跳下厢房,笑呵呵的拍拍手,走过来说道:

“夏洛奇兄弟,幸会!”

“哎呀,你就别逗啦!”

“你看,你一来就抢了我们练拳脚的好机会。”

“李靖,你不在家陪嫂子,跑我这来干嘛?”

“快走,快走,我可不想被嫂子扯我胡子,说我们把你带坏了。”

“吆,谁在背后说我坏话呢?”

门口闪身走进一名女子。

身穿鲜红的锦衣,腰间一根金色的丝绦。

右侧悬挂一柄如意宝剑。

面容娇好,眉宇间蕴含着一股飒爽英气。

“嫂子,不知道您光临寒舍,得罪之处请多见谅!”

程咬金这回战战兢兢,躬身施礼,丝毫不敢怠慢了。

“哈哈,好了,程兄,别闹了。”

“我们专门来看夏兄弟的。”李靖说道。

“哪位是夏兄弟啊?”

红拂站在院子南面的一字影壁处清脆的问道。

影壁后雕刻着一匹战马,马上一员大将黑衣黑甲。

手持板斧,高高砍下——正是程咬金的单骑闯阵图。

“在下夏洛奇,见过李将军与夫人。”

夏洛奇上前一步。

朝李靖躬身抱拳施礼,然后又朝红拂躬身施礼。

“好帅的年轻人,当真是世间少见!”

“难怪秦王殿下如此倚重。”

“好啦,你们不来看我老程,却来看我家的客人,这不是气我吗?”

程咬金在旁不乐意了。

“也看你,秦王殿下让我们来检查你有没有照顾好咱们的夏洛奇兄弟?”

门口走进来一名仙风道骨的文人。

“老房,你怎么也来了?”

“怎么,你们武将是不是不愿意我们文人来打搅啊?”

“哪里哪里,秦王殿下可是有规矩的,文臣不能与武臣私下交往的。”

程咬金说道。

“哎呀,你这个老程,你怎么不明白秦王殿下的意思呢?”李靖说道。

“那是怕你们这帮家伙一言不合就把秦王殿下的文官不小心给打残了。”

“哈哈哈,我这把骨头硬得很,不怕程将军的拳头。”

“夏洛奇何在?接秦王手谕。”

“臣在。”

夏洛奇躬身朝房玄龄抱拳。

“不必拘礼,都是自己人。”

“你自己拿去看吧。”

夏洛奇打开手谕细看。

呵,好一笔欧阳询的欧体。

工整温雅,一水的楷书。

“赐夏洛奇参事黄金百两,白银千两。夏府所需各类物件系数于秦府任领。”落款秦王李世民。

“多谢秦王殿下。”

夏洛奇心里明白,李世民是黑上自己了。

这明摆着是收买。

夏洛奇知道这是未来的太宗皇帝,可自己在这方世界另有要事。

现在不便细说,秦王殿下的厚爱还是要接着的。

“各位,今天中午哪都别去了,就在我老程这里好好喝一顿。”

“还喝呢,上次被你嫂子给灌醉了,今天又要找虐是吧?”

李靖一把搂住程咬金的宽肩膀,开他玩笑说道。

“都是你使坏,让嫂子喝水,让我喝酒。”

“哈哈哈,兵不厌诈,你没学过吗?”

李靖得意的笑道。

“听说夏兄弟的几位内眷受伤,我先去看看几位妹妹。”

“你们先聊。”

红拂看向程咬金。

“嫂子这边请。”

“多谢李夫人。”

夏洛奇感激不尽。

大名鼎鼎的红拂啊,今天竟然见到了。

如此鲜活,当真气韵生动,与李靖绝配啊!

婵娟现已醒来,见红拂推门进来,不由坐起来。

“好妹妹,不用动,躺着就行。”

夏洛奇介绍道:

“这位是李靖将军的夫人红拂,这位是我的女朋友婵娟。”

“见过李夫人。”

“好说,好说。”

“来,吃了这丸药,身体会复原的快些。”

红拂从储物手环中取出一个羊脂玉做的瓶子。

从中倒出一粒鲜红的药丸。

“这是九转玉露丸,是我在桃花岛上的师傅给我的保命丹。”

“你先服下,我这里还有些。”

红拂热情而真切的说道。

“多谢李夫人。”

婵娟看着夏洛奇,夏洛奇点点头。

于是婵娟就接过红拂的药丸,仰头一口就水服下。

“这里还没醒过来的都是你的女朋友?”

红拂有点诧异的问。

“不是,是我的朋友。”

夏洛奇有点汗了。

“没关系,是女朋友我也不怪你。”

“只要是真情,都算姻缘。”

红拂展眉一笑说道。

“夫人见笑了。”

“这一瓶药丸我就搁这,等几位妹妹醒转后,让她们服下。”

红拂起身说道。

“好了,婵娟妹妹,认识你很高兴,以后我们还要常来常往。”

“有空就和夏兄弟到我家做客,我给你煲鱼汤。”

“走吧,夏兄弟,咱们去看看他们去。”

“好。”

夏洛奇让红拂先走,一股香气扑鼻而过。

“这位与李靖夜奔的奇女子来历不凡啊!”

似乎有一股众香国中的味道。

“莫非与萧紫琼她们有什么关系?”

夏洛奇暗道。

“你怎么样了?”

夏洛奇回头问婵娟。

“我好多了,就是头还有些晕。”

“你先去陪李将军和夫人吧,我等会就过来。”

婵娟很贤惠的说道。

夏洛奇与红拂走出婵娟的卧室。

婵娟和谢尔娜、云帆、哲思四人住一屋。

爱弥儿、冰木娃儿、邹思琪三人住一屋,尔巴思与萧炎住一屋。

“夏兄弟,袭击你的人是什么人?胆子也太大了。”

“天子脚下,竟然如此放肆,是什么来头?”

李靖开口问道。

“嗯,应该是江湖门派之争,但后面似乎有朝廷内部势力的支持。”

夏洛奇分析道。

“会是哪一派的人马?”房玄龄问道。

“似乎是太子与齐王的手下。”

“但后来的祆教死士又是另一拨人马。”

夏洛奇看得很透彻。

“夏兄弟,你放心,殿下有言,一定将这些人查明底细,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多谢房先生。”

夏洛奇知道这房玄龄可是初唐名相,向来以房谋杜断著称于史。

今日一见,胸中韬略亦可见一斑。

至少夏洛奇感觉有一种成竹在胸的气魄。

“李大将军来了,就应该叫上我。”

“我今天一早醒来就发现有喜鹊东飞。”

“我极目观望,这喜鹊落下的地方正是老程这里。”

“我寻踪而来,就见到李大将军与红拂夫人,幸会啊!”

徐茂公走进来侃侃说道。

“徐兄,咱们师兄弟又见面了!”房玄龄站起来说道。

“师弟,你也少操些心,你看你头发都白了。”

“老徐,秦大将军呢?你没顺路叫上?”

“无妨,他肯定在家被公主殿下修理呢。”

“等他抽个冷子,说不定马上就会溜过来。”

“他是知道夏兄弟在这里的,怎么会不来探望?”

正说着,外面走来一人。

身材敦厚的如同一堵山墙,仿佛用推土机也推不开的感觉。

“嗨吆,今天是怎么了,难道是咱秦府英雄大会么?”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