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风范烈第四十六章离去

2018-11-15 18:50:3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风范烈 第四十六章 离去

看着梦境中自己的血脉从植物生命变成了人类,风心中越来越惊:这是什么情况?

在风的注视下,无论出现什么变化,都不可以出现像风范烈这样的变化。

宇宙遵循着他的法则。

不同种属的生命在某些条件下,可以互相转变。但这不包括风所看到的。

在宇宙生命的眼中,那些生命之间的变化是虚幻的,是不真实的,但在风范烈这里,风看到了不应该出现在他眼前的这种变化。

是的,这是一场梦,但这场梦是风对风范烈的一个测试。在风的眼睛中,不会出现风范烈由植物生命投胎转变成人类的画面,这不符合宇宙的法则。

宇宙的法则就是宇宙生命的法则。在这种法则中,所有的一切都是衍生于宇宙生命的体内,星系如此,黑洞如此,风范烈也应如此。

在宇宙生命的注视下,世界上没有虚幻,那些可以互相转换的生命样式,宇宙生命是看不见的。

风范烈在风的注视下不应该出现植物生命向人类生命变化的事情。

植物生命向人类生命进化这一场景不应该出现在风的眼前。如果他真的在风范烈身上发生了,他应该在风看不到的那些虚幻场景中发生,他不该进入宇宙生命的视线。

“出现了什么问题?”

风轻轻的自语着。

“哪里不对?为什么会这样?”

这一切和凡的阴谋联系不到一块了。因为风看到了他不应该看到的东西。在宇宙生命视线里,风范烈梦中的事情不应该出现!

风范烈是自己的血脉,这一点无可置疑,但是他怎么能在自己的注视下出生这种改变?

风终止了风范烈的梦境。

在风终止风范烈的梦境的同时,范烈醒来了。

风范烈在光复基地山谷入口处站了九个月,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之后,醒来了。

范烈醒来的时间是午夜。他的眼睛动了一下,他那定格了的飘逸长发垂到了他的脑后,他转动了一下身体。

十名在范烈周围守卫的士兵被范烈的转身惊住,随后,十人兴奋的大叫:“委员长醒了!”

对着十名兴奋的士兵摆了一下手,兵士们安静了下来。他们目光带着狂热看着他们的委员长,看着他们的老祖。

醒来的范烈还想着他梦中的事情。

“好怪的一个梦,我进入了出生台,一个七色的莲花台,我走了进去。”

范烈摇了一下头:“我变成了一种叫风木的植物,游,母亲,风行天下口诀。”

范烈想把风行天下口诀记起来,却怎么也想不起口诀里面的内容。

“风木星球毁掉……,好多场景……,不同的的毁灭……,不同的死亡——但都是在我一百六十岁那一年发生的。”

“我到了风岚星球,我被一个小女孩用灵芝救了,我不在是风木,而进入了人类投胎的过程,好多次……,最后我成了风岚……”

“不对啊,我是天昂星球风王国的王子风范烈,在梦中我怎么……”

在天昂星球上有着三个王国,风王国是他的家乡。但在梦中,他的家乡却是风岚星球,风岚星球上的三个王国和天昂星球上的三个王国一样。

“梦,果然是梦,很乱的一个梦。”

范烈扫了一下那十个兴奋的士兵,他看见了那些供品。

“看来他们把我当神供起来了——醒来就好,回去了,看看雪儿在做什么。”

就在他要走的时候,他看到了他身边的他块石牌,看着上面的名字,范烈心中隐隐作痛。

这些人都死了:长青子,长玄子,长虚子,长冲子,秦建宇,吴江明,麦克儿,长谷川,小野,冷山,王峰,刘大壮……

看着石牌上的那一个个名字,范烈似是看到了他们都对他笑。

叹了一声,范烈向着山谷内走去,他身后的十名士兵向着他们的委员长深深的敬了一个军礼。

就在范烈醒来,走向山谷的时候,山谷一所大厅里有很多人。

坐在中央的是林玉雪和肖红。在她们周围,有鱼天然,武存兴,濮玉方等六十名长老,另外还有王水,帝山,王守义等。

在大厅外担任警戒任务的是张雷卢汉林高氏三兄弟。

林玉雪脸色有些苍白,两百多天的时间中,她和肖红两人算是带着光复人走向了正规。有了枪械,他们手中就多了力量,但是杜一杀和刘二心两人始终像巨石一样压在他们心上。

丈夫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丈夫醒来,他们就有了最大的依靠。

这一天林玉雪和肖红是应武长老的要求召开了光复基地的会议,议题是:委员长没有醒来之前,他们以后怎么办。

武存兴看着大家说道:“将我们光复几乎杀光的杜一杀和刘二心成立了一统会,这个世上以我们得到的消息来看,我们光复基地是唯一没有被他们吞并的地方。咱们的委员长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我让大家来,是商量一下咱们以后的计划。”

鱼天然说道:“我联系不到柳如烟他们五人。”

林玉雪说道:“不急,再联系就是了。林恩走了?”

王水回答:“第六委员,他走了,他对我说他要把长冲子师叔的骨灰带回家去。”

林玉雪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林恩在疯癫了八个多月后,终于清醒,他带着长冲子的骨灰离去。

长老中的濮玉方看着林玉雪说道:“我们光复经历浩劫之后,大大小小只剩下了五千零八人,这血海深仇我们一定要报!”

肖红说道:“濮长老,我们的力量和一统会不成比例,如今咱们只是依仗着委员长他沉睡前施放出来的精神力保护着咱们光复。这仇我们忘不了,但只凭我们是报不了这血仇的,咱们要等委员长醒来。”

肖红的话得到了房间中所有人的赞成。

王水说道:“我赞成第五委员的说法,我们道教几乎被他们杀光,这血仇我们也要报,但只能等委员长他们醒来。”

帝山说道:“光复不只剩下五千零八人,我们现在也是光复的人,我们是一家人。”

濮玉方欲言又止,他身边一个叫孙浩然的长老站了起来,他指着王水和帝山说道:“我们是光复人,你们不是!委员长是我们光复人的委员长,不是你们的委员长!”

孙浩然有七十多岁,一头的白发,他的意见在长老中占有主流。

光复被杜刘两人杀的只剩下五百零八人,长青子的弟子王水和帝山带着一千多名道教的人来到了光复,之后还有两千多人陆续来到了光复——来到了这天下间除了一统会外仅剩下的光复。

多数长老都认为,他们光复是光复人的地方,外来的朋友只是朋友,他们不是光复人。他们光复只剩下五千零八人,这其中老的老,小的小,有力量的只有两千多人。外来的这三千多人进入光复,他们认为这个局面不好。

不是有一句话叫反客为主吗,大多数长老都有这种担心。

林玉雪听到这里,不由的揉了一下额头说道:“又来了,我说过几次了,我们在座的都是光复人,孙长老,我不希望以后再听到这样的话。我再说一遍,在我们光复基地的人都是光复人,听明白了吗?”

肖红说道:“孙长老,如今这天下,只有我们光复基地还在,朋友来投靠我们,他们当然是光复人。”

孙浩然向着林玉雪和肖红行了一礼说道:“两位光复的老祖,我孙浩然心中只有咱们光复,绝无私心。他们是咱们的朋友,但他们不是光复人。两位老祖,光复人只剩下了五千零八人,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光复人。”

长老中又有一位叫秋江的长老站了起来说道:“两位老祖,我认为孙长老说的对……”

林玉雪心中有些烦躁,她摆着手说道:“以后不要这样叫,老祖老祖的,把人都叫老了。”

林玉雪的话,武存兴不同意了,他站起来说道:“第六委员,第五委员,你们和委员长是我们光复的三祖,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不过孙长老和秋长老的想法到是有些狭隘,在这上面我和两位老祖的看法是相同的,朋友来我们光复,我们就应该接纳他们。”

听了武存兴的话,林玉雪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她心中明白,这三祖的叫法肯定和这个老家伙有关系。不过,他总算说了一句中肯的话。

武存兴是长老中的第一长老,他的话说出来,虽说有许多的长老不以为然,但也没有再说什么不是的了。那个秋江秋长老尴尬的看了下林玉雪,嘿嘿一笑,坐了下来。

范烈走进山谷,光复的一队哨兵看到了他,看到范烈,这队人大喜,同时说道:“委员长!”

范烈摆手说道:“你们做你们的事情,不要管我。”

一路行来,范烈见到了六处暗哨和四处明哨。他们看到范烈醒来,都是大喜过往。

范烈让碰到他的人不要大声,终于,他来到了山谷中的议事大厅外面。

张雷和卢汉林高氏三兄弟在大厅外守候,他们五人看到范烈,俱是惊喜不已。

“委员长!”

“老祖!”

范烈心中不解的想着:“老祖是什么意思?”

就在他要推门进入大厅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来:“来吧,你的时候到了,到我这里来。”

这个声音范烈很熟悉——这是宇宙的声音。

范烈的身子晃了一下,一道幻影离开,升上了天空,越来越高,渐渐不见了。

范烈身体的变化,张雷五人没有看到。

范烈的身体只是一顿,他向着五人点了点头,推门进了大厅。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