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极品相师056亡命之徒误

2019-01-11 14:22:3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极品相师 056 亡命之徒

郭南海昨晚喝的太多了,醉的一塌糊涂,连自己回去的都忘了。

其实,他晚上根本就沒回去,而是被招待所的服务员搬到了招待所的休息室。

刚刚六diǎn,郭南海的就了疯似的响着,一遍一遍,似乎永远不知道疲倦一样,郭南海昨晚喝的太多,现在仍旧是头疼欲裂,本不想接,但是响后再响,让他根本就沒法睡觉。

最后,郭南海只能拿起,一看,赶紧接起,嗯嗯呀呀,只知道diǎn头,是,好。

,,,,,,,,,,,,,,,,,,,,。

第二天一大早起來后,三人沒等人來接,就换上昨晚刚买的棉服,准备亲自去这机床生产厂家看一看。

在大门口,三人被门卫挡了驾,“我们这是正规国营企业,不允许私自进入,如果要探访,请报上探访的部门,然后登记。”

“我们是咱们公司的客户,哇哈哈集团,订购咱们的设备,前两天刚刚货的。”张丽很有耐心的跟着门卫解释起來。

在这种国营大厂上班,门卫也很牛。

“这个不归我管,你也不用跟我説,报上你想找的人的名字,登记就能进,要不是不允许进入的。”

“我们找郭南海郭总。”

报上名后,传达就往里面打,打了两个,最后才确定説:郭总还沒來。

“郭总今天沒來,你们改日再來吧。”

好説歹説,门卫就是不让进,三人刚准备回转,就在这时候,在大门口遇到了刚刚來的郭南海,“钟总,你们怎么过來也不通知我一下,我好派人去接你。”

“郭总,我们怕打扰你。”

“呵呵,钟总这么説就不对了,我的任务就是陪好客户,走,到我办公室喝杯茶。”

郭南海的态度比昨天热情多了,而且是非常明显的热情。

到了办公室,郭南海亲自给三人泡了茶,三人都沒动,郭南海就开始主动説起那批设备的事。

“钟总,关于那批设备是这样,我们工厂按照你们过來的传真要求,安排专家设计,工人日夜赶工,嗯,最后保质保量的完成了生产任务,当然,这是应该的,生产完后,我们马上就钉木箱打包装,安排货。”

“不过现在问題出现了,我们公司常用的那家物流公司,派了个经理过來量了下设备,説设备宽,沒法拉运,因为这种长途拉运,几乎从北方拉到最南方,几乎横跨整个中国南北,这是必须走高的,你知道,设备宽,要上高就必须走收费站的宽车道,但是高收费站幸福就在身边的宽车道也不过三米五宽,当然三米五是最小宽度,实际上,我国高收费站的宽车道宽度差不多都是四米左右,而咱们的设备宽度则是四米半,过了宽车道半米,这就沒法通行了,所以要过收费处,就必须隔断收费站旁边的两根支撑柱,这在通常上叫做拆收费站,这一拆收费站,各收费站就开始漫天要价了,拆一个收费站,有人敢张嘴要三万,五万,当然也有要的少的五千,八千的,从沈阳到广东,三千公里,需要经过多少个收费站,每个收费站都这么漫天要价,司机当然沒法跑。”

郭南海解释的很清楚,对货运市场还有高收费站的情况,非常了解,説话也几乎不用什么思考,张嘴就來。

“郭总,你説的这些,我们合同上可不是这么写的,我们的合同上写的是,贵公司负责运输安装调试,现在你们对运输成本估算不足,这跟我们公司无关吧。”钟馥莉当然懂得漫天索价落地还钱的道理,虽然她心里比任何人都着急,但是谈判的时候,越是着急的一方,越是容易吃大亏。

郭南海人老成精,他听着钟馥莉的话,心中不屑一顾:你少跟我來这套,合同是这么定的,但是现在你预付款已经付了百分之七十,设备却还沒动身,眼下最着急的应该是你,你要是不着急,会大老远的从广东跑到这冰天雪地的东北。

郭南海对钟馥莉的心理拿捏的很准,不过话却不能这么説,他还得装糊涂,“是,是,钟总説的这些都是,不过咱们这不是也有实际情况摆在这里吗,咱们也要实际情况实际分析。”

“我有个疑问,既然这家跟咱们厂经常合作的物流公司不愿意拉运,那我们何不换个单位试试看呢。”钟馥莉问。

“钟总説的是,我们也想到了,我们就是重新换了一家运输公司,这家运输公司的报价五十万,要比第一家我们常合作的那家运输公司报价九十万低了不少,所以我们就准备让这第二家物流企业实施拉运,虽然这样比我们预算的成本要高的太多,但是为了维护客户利益,我们也认了。”

钟馥莉对郭南海口中的维护客户利益,在心中嗤之以鼻,但是鄙夷是鄙夷,只能在背地里进行,“既然是这样,那现在又出了什么问題。”

“你听我从头説,我们原本预算是一辆车两万,九辆车一共是是十八万,这是我们原先的预算,现在那六辆正常装载的车价格不变,但是那三辆宽的车运费就不一样了,跟我们最早合作的那家报价九十万,抛去十二万的六辆车运费,还有七十八万,九十这三辆三货车的运费,平均每辆是二十六万元,这里面包括了拆收费站,运费等全部费用,不过这个价格我们公司实在接受不了,我们的这次设备订单毛利润也沒有九十万,所以,自然是通不过,我们只有换运输公司,第二家,也就是我们现在用的这家,报价五十万,抛去十二万,那三辆宽车每辆就是差不多十二万的运费,这个价格我们还可以勉强接受,所以,也就用这家运输公司给我们拉运咱们这批设备。”

钟馥莉三人都沒説话,因为她听的出來郭南海后面要説的才是关键。

“这第二家运输公司,在装好货后,却临时反悔,拒不答应拉运,説我们先前涉嫌欺诈,那三辆车宽车的运费太低,不光不挣钱,

极品相师056亡命之徒误

而且还要赔很多钱,所以,他们单方面撕毁运输协议,拒不拉运,如果要拉运,他们要重新签订运输合同,定价一百五十万,他们这是狮子大开口,公司当然不会同意,所以,就成了现在的局面。”郭南海把手一摆,示意自己也沒好办法。

“郭总,你们公司的这种处理方法好像很不对头,明明是你们公司的,却叫我们订货方來做什么。”

郭南海看了看説话的张丽,“这位小姐,你这么説就不对了,生了事情,我们公司也在积极协商问題的解决方法,但是无奈对方要价太高,实在不是我们公司所能承受,无奈之下,只好把钟总也喊了过來,大家一起想想,看看到底有什么解决方法。”

“哼,郭总,你们这么大的国有企业,连个区区运输公司都摆布不了,这太有失你们这么大国有企业的威名了。”

“嘘嘘,钟总,你有所不知。”郭南海压低了声音道,“其实这次的事,我们也准备找派出所和法院的熟人,帮忙联系解决,实在不行就强制执行,最起码要先保证咱们的货物安全,本來这种方法对付一般小物流公司可以,毕竟咱们国企的力量大,但是这家运输公司的人却非一般小公司,他的老板是我们沈阳有名的黑老大,人称五爷,五爷他就靠着配货站家,手下养了好几百号小弟,霸占中小企业的货源,很多企业是敢怒不敢言,当然大企业他们还有所顾忌,毕竟国企领导的级别摆在那里,而且跟市委市政府的领导有关系,不敢乱來,但是这次他却抓住了这次机会,反诬我们合同欺诈。”

“当然,这事其实本质上是很明显的,明眼人都能看清楚怎么回事,也知道五爷的为人,都明白他是在敲诈勒索,但是公安不敢抓他,法院也沒人敢判他。”

“哦,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判个案子很简单,动动嘴唇的事,但是判完了之后呢,法官也是人,也有一家老小,而五爷则是典型的亡命徒,手下小弟数百人,砍死几个人是分分钟的事,谁愿意无故招惹这样的亡命徒,所以,这事情,就沒人敢管了,只能是推説这是经济纠纷,由你们两家协商解决。”

郭南海説完,钟馥莉和唐振东也明白了这件事情的因果,如果这个五爷多要个二三十万,那给他也无妨,只要不耽误哇哈哈布局全国的的整个战略大局,稍微付出diǎn还是值得的,但是这个五爷狮子大开口,张嘴就多要了一百万,这胃口未免也太大了。

谁的家也不是大风刮过來的,尤其是钟庆后家族,全是一瓶水一瓶水卖出來的,纵容这样的人,那就是纵容罪恶,况且这只是前期的三套流水线,后期的怎么办,还要继续纵容。

手工馒头店报价
免费营销模式
水切割机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