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怒剑龙吟第七百六十九章首战突破甲

2019-01-14 14:21:4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怒剑龙吟 第七百六十九章 首战突破

一瞬间,风声鹤唳。

湮世阁的数百名强者皆是开始环顾四周,不少人直接持出了自己陪伴多年的兵刃,皆非凡品。

而风韧倒是没有急着拔剑,嘱咐了声身边之人“小心为上”后,他一纵身形掠到姜渊身侧,问道:“刚才的空间传送是什么情况?还有,这里又是哪里?”

姜渊耸耸肩回道:“定点集体传送罢了,事先在此处布下法阵,然后通过彼此间的呼应确定传送位置,只不过这样的距离加上人数,消耗可不小,直接毁了两颗道级魔兽的魔核。但是也算划算,我们已经来到了距离那处据点万里之外,墓牢想要临时抽调出足够强的抵抗力量,已经很难了。”

“不过,他们还是来了,不是吗?”风韧瞥了眼四周,

看似空一物的长空中隐隐能够望见数十缕半透明的涟漪泛起,逐渐有真正强者的气息席卷而来。多章节请到。

“那当然,传送是需要时间的。从开始运转到我们部达到,这个时间已经足够他们派来第一波攻击了。只不简单一点过,显然太小瞧我们这次派出的人马了。”

淡淡一笑,姜渊随手一挥,几点暗红色的火种飘洒在半空,很就落在了远处直接从涟漪中现身的数十名强者身前。

轰!轰!轰!

转眼之间,大量的炙热翻滚出阵阵诡异的暗红色光焰,狂暴的力量在扭曲着空间的同时情吞噬了刚刚现身的数十名墓牢强者,将他们直接从这个世间抹杀,包括十名域级强者在内。

好强!

风韧心中不由一惊,虽然那样的攻势他也有能力挥出,但是路如何不可能如此随意就能施展。。。这种差距,骇然之感在胸中越加浓郁。

在他有些为之震撼之刻,湮世阁的其余强者倒是出击不少,直接迎上了赶来一探究竟却是根本来不及伏击只能应战的那些墓牢强者。

其中,李廷申却是比兴奋冲在前方,手中乱云破阵枪一挑划出璀璨寒光,银虹中点点寒芒突刺。迎面之间,一名域级六重实力的强者尚未来得及反应过来便是被枪尖贯穿咽喉,含恨而终。

紧接着,他手中长枪一划,疾风暴雨般的攻势正面击破了一位墓牢强者试图从侧面偷袭的一击,下沉的枪尖就势一扎,将他小腹击穿后竟然还搅动一抽,枪尖侧面的五只弯钩将对方的肠子内脏连同着大捧鲜血一起挑飞在半空,分外血腥。。。

为恐怖的是,那人竟然还没有咽气,一脸的痛苦之色。

而李廷申自己似乎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连忙随手附上一枪扎在了对方咽喉上,试图了结他的痛苦。

不过那一瞬间,他忽然感觉到一股劲力直接禁锢在了自己的枪尖之上,刺不下去也抽不回来。低头望去,猛然看到那人竟然抬起双手一起抓在了锋利的枪刃侧面,根本不顾指间滑落的鲜血。

由于他掌间充斥着大量劲气进行着防御,李廷申仓促中完法直接令长枪挣脱或是将对方双手削断。

紧接着,那人狰狞的笑容映在了李廷申的双眼之中。多章节请到。

“一起死吧。”

霎时间,他双眼赤红,四肢连同着整具躯体开始胀大,诡异的气息波动直接撕裂了身上的衣裳化为数道猩红纹路印在经脉突兀的肌肤表面。

不好,要自爆?

李廷申心中一颤,纵使眼前这人的实力只是域级七重层次根本不如自己三成功力,不过若是铁了心燃烧部修为引发自爆的话,也足以给他留下不小的创伤。

不过,就此陨落还是差了一些。

“给我松手!”

李廷申怒声一喝,双手紧握枪柄就势一转,然而不过只是偏出一丝微小弧度,法如他所想的将对方双手直接斩下。

而下一刻,对方的整张狰狞面孔也是扭曲膨胀到了近乎极限,都几乎能够看到被撑到薄薄的一层皮肤下翻滚的脓血了。

铮!

千钧一发之刻,一泓淡色雾气突然劈落,那看似形的锋利就势一斩,紧紧抓住乱云破阵枪的双手一同齐腕而断。

几乎没有丝毫的间隔,一道身影也是从空中落下,重重一脚踏在了那具膨胀如同球状的躯体胸膛正中。

嘭!

躯体坠落,也是开始爆裂,数道猩红破体飞溅,开始唤起阵阵诡异的毁灭之力。

然而那一切,又在下一瞬间戛然止住。。。

数十道淡色涟漪幻化而成的刀芒纵横交错,将刚刚爆裂的膨胀躯体连同着飞溅的猩红一起斩裂在初始之刻,弥漫的森冷凌厉之气似乎能够将万物都彻底斩碎。

刀势尽时,爆裂终止,只余下一大摊污血从长空洒落。

身着一袭青衫的霍云收刀回首,诧异道:“就算你短时间里法斩断他的双手挣脱的话,若是放手弃枪,想要逃离自爆的波动完可以,为什么不那么做?”

李廷申奈一笑道:“从拜师学艺开始,我便与乱云破阵枪为伴,形影不离。对阵临敌的时候,不可能让它从我手中离去。如果是你遇到那种情况,难道会弃刀抽身退开暂避锋芒吗?”

“我也不会。第一时间只不过,我绝对不会给自己的敌人有那样的机会。雾隐的利刃之下,绝斩断不了的血肉之躯。”

话音落时,他身影已是飞跃掠起,所经过的位置上雾气弥漫,隐在那圈圈氤氲涟漪下的寒气啸成数凌厉刀风,情地收割着周围根本不是一招之敌的众多对手之命。

与他相对应的是舞动紫色长枪划出圈圈电芒的宇文坤,霸道的暗雷之力下,几乎没有可以接得了他三招的墓牢强者,纷纷陨落。

仅仅半刻钟时间,在湮世阁出动的强者并未部参战的情况下,墓牢的先遣军已是军覆没,一活口。

“一个道级都没有吗?”

风韧抽出星尘泪在半空一甩,几点猩红鲜血坠落长空,同时一起落地的还有一具死不瞑目的墓牢强者,按他自报家门似乎是二十八天尊中排名第三的存在,实力也达到了域级九重层次。多章节请到。

只可惜,在风韧的的剑下,根本不是对手。

一直只是观战没有出手的姜渊闻言淡淡一笑道:“那当然。区区先遣军哪里舍得派出道级强者,若是直接与我们大军冲突陨落在这里,就算是墓牢也将是损失不小元气。不过他们不来也只能同样的下场,不过时间上的先后罢了。”

在他旁边,一脸阴寒的天英星也是狞笑道:“好浓郁的血腥味,久违的屠戮战场啊。只可惜,好像还没有值得我出手的对手。听说墓牢这次留守的道级强者中有朱雀那个女人在吧,她是我的,谁也不许抢。。。”

“你喜欢就倒是找她去一分高下,可别输了。”姜渊随口说道,而后已是身形朝着远方再次开始迅疾飞掠。

这场战斗,不过才刚刚开始。

开胃菜之后,也差不多要到正餐了。

对于姜渊的不冷不热,天英星显然有些不爽,却也只能紧紧跟上。

而天机星倒是依旧一副深不可测的样子,脸上流露不出丝毫的情感波动。不过,他却是没有第一时间跟上姜渊,反倒是瞥了眼风韧,神情略有少许古怪。

“有事吗?”

风韧心中莫名一动,觉得对方好像有话想说。。。

不过,天机星却只是轻轻摇了摇头,随即也是追随着姜渊远去的身影一起朝着山脉深处飞掠而去。

“看上去有点不对劲啊。”完好损的宇文坤扛着长枪来到风韧身旁,眉宇间也是涌出一丝疑惑。

风韧奈叹道:“都到了这里,就算再不对劲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吧?不过若是遇到什么突发情况,以保证自身安危为首要目标。我们这些人可是没必要为了湮世阁与墓牢的宿怨白白赔在他乡之地。”

“这个当然,小爷我可不喜欢赔本的买卖。唯独是你,欠着债一直不还!”李廷申冷哼一声,手中斜持的乱云破阵枪银色的枪尖上此刻已经是被污血染红。因为刚才的不爽,可是又不少亡魂因此被那柄嗜血的妖枪锁斩杀。

风韧回望一眼,除了刚才压根就没有出手的巫颜夕一副懒洋洋睡不醒的样子外,其余众人都是精神抖擞,也根本没有受伤。

“继续前进吧。”

说完这话,他背后十翼一振,伴随着淡蓝色为主的炫丽光晕舞动,身影也是翱翔在长空之下,也顺手将星尘泪收入到虚空之中。

……

伸拉个懒腰从床上醒来,道哥抚摸着自己有些干燥的额头叹道:“这具身体始终让人感到不爽,竟然会平添那么多谓的劳累感。要是再这样睡下去的话,恐怕都要赶上夕儿那小丫头了。”

说罢,他连忙跃下床披上了外衣,可是走路的步伐竟然多少有些摇晃不稳。

“可恶,姜渊到底这一次给我炼制的是什么鬼玩意,才几天时间竟然就这么不听使唤?”道哥咧嘴一哼,想要推门出去,却是突然发现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立在门口的竟然是……天雄星,秦毅成。

“姜阁主有过命令,这一次你苏醒了的话,就去凝血池再泡上一天一夜,那样应该就差不多可以彻底稳定住这具身躯与灵魂的强行融合了。”

说完这话,他转身便走,不过随即被道哥叫住。

“你的意思是,我之前的嗜睡也完是这具身体的缘故?”

“不错。”秦毅成似乎不愿过多透露,可是道哥接下来的话却是让他心中一惊,下意识握紧了双手十指。

“泡上一天一夜吗?不过,留给我的时间有那么多吗?或者说,留给你的时间?”

缓缓转身,秦毅成一脸铁青道:“你想说什么?”

道哥耸肩道:“你心里应该清楚。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气息波动,正在告诉我一点……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沉闷与宁静!”

本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龙门洗车机价格表
隐形夜视摄像机
电子琴游戏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