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女生

财色正文第七百八十一章加点儿菜0

2019-02-04 02:19:17|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小说《财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叨狼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色全集阅读正文第七百八十一章加点儿菜,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小说书更新超快)“你可不要乱来”听儿子这么讲话,范亨的心里面七儿。(小说书www,xiaoshuoshu,org)点儿担忧的。

其实这个道理大家都是懂得。只不过体制中人,一般而言不到万不的已的时候是不会走这条路的,毕竟这是在公然挑战整个体制的尊严,除非你不想在国内混了,否则就不要在这方面动脑筋,那是自寻绝路

已。

有句话讲得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如今的范家已经不是当初那行,可以随便任人宰割的普通工人家庭了。不但范亨身居高位地位尊崇,就是张梅现在也给了副部级的待遇了,而三个子女则是国内外商业圈儿里面影响力相当巨大的实力人物。

在这种情况之下,实在是没有必要跟别人争一日之长短,行意气之

张部长也说道,“真不要乱来,凡事有我们在前面给你冲着,再说常委里面一多半都们向于你,后面还有老首长力挺,谁能翻得了天?这事儿你先看着吧,一定追究出个真相来。

众人聊了一会儿之后,范享就开始跟军委首长联系,跟一号首长联系。跟朱老板联系,通报范无病已经回来的事情,同时也跟海军方面进行了联系,知会此事。

范无病则是亲自给老首长打了,表示自己已经安然脱险,对他的关心非常感谢,明天会转成登门拜望等等。

张部长则是回去找人连夜调查这一枚暴风雪鱼雷的来龙去脉,争取将此事的底细被摸清了,找出企图谋害范无病和沈盈等人的真凶来。

要说张部长出马果然不同寻常,再加上要查的事情又是他自己对口的部分,也就是两个小时的事情,这枚暴风雪鱼雷的底细就查清楚了。WWW.XIAOSHUOSHU.ORG

“当时东部海舰队的一个小分舰队在你们那个海域搞演习,暴风雪鱼雷的事情,就是落在他们身上了,那个小分舰队的舰长病了,部队是由一个少校带队的,这事儿可能就是他搞出来的。”张部长打跟范无病说道。

“临时的,一个少校?”范无病愣了一下,心道一个少校怎么可能跟自己结仇,不过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于是就问道,“那人叫什么名字?”

“嗯,叫作丁伟。”张部长想了一下之后,对范无病说道。

“丁伟?”范无病顿时愣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是这个家伙。

但是,怎么可能呢?

上一次公司里面的宋远平等人去酒吧被抓事件当中,就是丁伟等人参与的,自己还找了童玉山出面才算是解决了此事,按说丁伟应该是在警察系统了呀。已经转业到了地方上的人,怎么可能又回到部队上了?

范无病怎么也想不通这里面的曲折情节,难道说是同名同姓?他摇了摇头,请张部长帮他调集更加详细的资料,以推断此事究竟是个人行为,还是得到了什么人的授意之后才执行的。

张部长的消息又过了两个小时才送到,这斤,时候范无病已经睡了一觉了,他仔细地看完了整个资料。这才理出一点儿头绪来。

原来丁伟有个远亲的舅舅是在东部海舰队当副司令的,之前丁伟等人因为纠缠欧阳晓薇,被范无病知道了以后,动用关系将他们从陆军给撵到海军的时候,就是走了他的门路。才得以保全,后来觉得在部队上太苦,于是就想要转业到地方去。

但是丁伟的舅舅跟他说,现在转业到地方也不是很容易,如果能先联系好地方适应一眸子那是最好的,军籍他倒是可以帮忙保留着。xiaoSHUOSHU.ORG

后来丁伟到了上海干了一眸子警察。又出现了跟上司顶撞的事情,就是上次宋远平等人被抓,他被分局局长狠狠地骂了一通儿,觉得自己干不了这种活儿,干脆就又回到部队上去了。

之后也有人告诉丁伟,他当时抓的人就是范无病的手下们,这让丁伟前仇旧恨一块儿涌上了心头,对于范无,病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很不能够食肉寝皮放肯罢休。

这样一来,范无病初步就可以断定这一次的事情应该是个人行为了。那么自己就可以大张旗鼓地要求讨回公道了,毕竟自己的保镖们死了不少,沈盈和叶嘉搭也受了内伤,自己虽然无大碍,可是像他这种身份地个的人居然遇到了如此待遇。放在哪里都是说不过去的。

第二天一早,范无病就上山了。

在老首长那里坐了一会儿,说了一会儿话,又给他检查了一下身体。虽然没有什么大毛病,但是身体的衰竭现象更为明显了一些。

老首长的家属后来就问范无病老首长的情况如何,范无病想了一下就回答道,“跨世纪是没问题的,但是我看很难撑过

人到了这个份儿上,已经算是高寿了,再往后每多活一天,都算是赚到的,因此老首长的家属们也没有再说什么,毕竟几年前老首长病危不治的危急时刻,还就是范无病一手给扭转乾坤的,人家已经是尽过力的。就算是华儒转世扁鹊再生,也不可能改变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吧?

“你这次突然失踪,是怎么回事儿来者?”老首长的家属问道。

“此事说来话长,内情错综复杂。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范无病有些为难道。

老首长被警卫和保健医生推了冉来晒太阳,闻言就问道,“怎么回事儿?”

他这么一问,范无病就不能不说了。于是就将自己这一次出海游玩遭遇舰艇攻击的事情给说了一番,听得众人都是一头的雾水,怎么也不能相信居然会发生如此事情?

“这事儿要让军委的人好好地查一查,长此以往,如何了得?这几年主要抓经济建设,部队已经破败到了何种地步?”老首长有些不悦地对范无病说道。

范无病耸了耸肩膀,对此不予置评,实际上他也无权置喙,这毕竟是军方的事情,他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商人而已。

范无病在山上呆了一眸子之后,就回去了。

军委的人跟总装备部两边儿碰了一下头,根据范无病所提供的情报。不但找到了策划这一次事件的元凶丁伟,也按照范无病所提供的地点坐标,让人在荒岛上找到了那一枚被范无病扒掉了金属铭牌的暴风雪鱼雷。

在审讯之后才知道,原来范无病他们乘坐游艇出海的时候,好被丁伟的一个战友给看到了,此人也是当初见过范无病,并且一块儿跟他有过冲突的军校生之一,这人随手就给丁伟打了个,好丁伟就在海上执行演习任务,没过多久就看到了范无病等人的游艇。

舰队指挥长突然高烧发病,舰上的一切事物暂时都由丁伟担负起来。他一横心,虽然是在演习,可是枪炮子弹不是假的,于是他就下令将那六艘游艇当做靶船来对待,发射了两枚导弹,最后追着范无病的游艇打的时候,将一枚暴风雪鱼雷也给发射了出去。

只是他是后来接受舰队指挥权的。并不知道那枚暴风雪鱼雷居然没有装药,所以才让范无病等人险死还生,逃脱了这一大劫。

随后他们就接到了演习结束的命令,回转港口,自然就无法接着追踪范无病等人,以查看他们的打击是否有效,范无病等人是否已经归

了。

不过范无病显然对于这个结论不是非常满意,他就提出了自己当时曾在上海见过丁伟,并说出了时间地点和事件发生的经过。

这样一来,事情的性质又有些不同了,现役军人居然可以跑出去在警局兼职,这事儿说了出去就连军委的人的脸上都无光,他们立剪调查了一下,果然发现了其中的问题。

军委首长们对此感到非常恼怒。而且也有些担忧,既然有这么一个例子,那还不知道会存在多少相似的事情呢,于是就将丁伟移交军事法庭论处,而他舅舅那个东部海舰队的副司令也被立刻停职查办。

随后,军委酌情下发了一个全军的整顿通知,要求在全军范围之内对在编不在岗的情况进行调查。杜绝各种身在军籍却本人跑在外面经商兼职等现象。随之下发的,还有一份儿提寄军人福利待遇的草案,要求全军各部门进行讨论,以期能够尽快修改并实施。

忙完这一切的第二天,军委部分首长和海军司令部的重要领导们一块儿到范亨家中拜访,对这一次的事情表示了万分歉意。

“这可就让晚辈当不起了。”范无病负责接待这些领导们,一边儿让人准备茶水饮料瓜果点心,一边儿吩咐厨房赶紧准备午饭,今天中午肯定就要加菜了,为了表示尊重,范无病自己亲自下厨。

等到众人酒至半酣眼花耳热之后。范无病就让人拿出了自己的支票本来,亲自填了一张五亿美金的现金支票,然后交给同来的张部长。

“这一次因为我的事情,海军全体动员,晚辈有感于此番情谊,眼看就是要到八一了,这点儿钱虽然不多。但是给部队添置点儿行头,加个菜什么的,估计还是勉强够用了。各个领导万勿推辞。”范无病让张部长收下之后,才向众人解释道。

防火窗价格
天津非标智能装备公司
中山珠三角水转印喷漆公司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