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穿越清朝的浪漫正文28寿宴下

2019-02-04 06:34:4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穿越清朝的浪漫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寻梦猫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穿越清朝的浪漫全集阅读正文28——寿宴(下),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距离临时圈划的赛场百米外,乾隆和回疆王坐在侍从们搬来的椅子上,其他人也各自找了个能看清楚比武情况的位置站定。

“时辰到,比武开始!”草坪正中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太监高喝一声,话音未落,人已灵巧的闪离对战双方数米,人们兴致昂然的等待草坪中一场特殊的比赛开始。可场中两位比武者似乎没有动手的意思。

草坪中央,棠儿热身似的时而弯腰,时而握拳,时而张臂,跳舞似的挥来挥去,嘴巴还一动一动,似乎是在哼着歌,对面的回疆武士‘图尔都’有如泥塑一般的矗立静候。

望着场上犹如唱独角戏一般来回蹦跳着的棠儿,回疆公主和身旁十几个侍从鄙夷之色赫然可见,众人凝视赛场许久,终于有一位观众不耐烦打破了沉默“你丫是来比武的还是来跳舞的?!你——”看到乾隆瞥来的不悦眼神,有着挺耸鹰勾鼻的邪美男子识相的止住吵嚷。

随着和亲王的催促,回疆那边顿时无数响应之声,还有搞怪之语传出。乾隆不经意的皱了皱眉头,这场比武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尊严和战争,无论棠儿的输嬴他乾隆都将失去其一——嬴,得到的是尊严换来的是战争;输,得到的是耻辱换来的是和平,温润的双眼不可察觉的闪过一波酷烈冰冷的杀气,‘终有一天,我乾隆必将亲征平定你回疆、蒙古!”。眼睁睁地看着草坪上棠儿耍猴似的动作,乾隆苦涩一笑,‘对不起,我没相信过你会赢,从一开始我就在利用你输掉大清的尊严!’

观众忍无可忍的不满声不绝与耳,场上两位决斗者依然不为所动,棠儿干脆缩起脖子,扭头在划定的圆圈内兜圈子,扫了一圈观战的人,慢悠悠地说“哦,我一看到这么多人就想表演,呵呵,让各位久等,不好意思,我们现在开始吧,麻烦小福子帮我报一下我这‘天下无敌三猛招’之第一式的名称。”棠儿傻呵呵的笑着。

“报——”躲在一旁的小太监拉长了音调,按着棠儿事先教导的扯开了嗓子喊道“满方赛手‘天下无敌三猛招’之第一式‘右手扇你右脸嘴巴子’!”

“噗——哈哈哈哈……”太监喊出的滑稽名称让回疆那边的人差点笑得背过气去,就连站在乾隆这边的大臣侍从都有忍不住暴笑出声的,场中的小太监生怕人们离得远听不到似的,一边接一边高喊“右手扇你右脸嘴巴子,右手扇你右脸……”,傅恒听得直翻白眼,心里跟着把棠儿骂了个千百遍,‘白痴、笨蛋……比武哪能告诉对手具体攻击的位置?’

比武打擂台,一向是男人的专利,回疆的图尔都对于这个瘦弱的女对手本就不屑,再看她连自己攻击方式都告诉对手还浑然不知的傻样,只觉得棠儿是一个空有其表的花瓶妇人,“出招吧,把你的花拳绣腿都使出来。”图尔都懒得和棠儿过招,原地不动的讥笑。

棠儿瞄准一米远的图尔都右脸,打乒乓球似的右手空中不停的挥舞着向目标慢慢靠近,就这样向前,棠儿动作越来越快,俩人间距越来越短,正当棠儿右掌落下,多年的格斗经验使得图尔都不加思索的偏头闪向左边……

‘啪!’清脆的响声,众人不由一愣,满面骇然间,却也总算明白棠儿为何要太监高声报出招式名称,只见棠儿做势挥下右掌之时,身形忽变,左手不知何时已经迎上,那回疆的图尔都是硬生生的将脸送给棠儿打。人们眼里闪过一丝异色,和亲王和回疆王、公主眼里的大多是不爽,傅恒眼里更多的是关心的温情,而乾隆的眼神则是高深莫测的许多。

“第一回合,满方棠儿胜!”小太监适时插到要火拼开战的图尔都身前,停顿一会,待双方(主要是回方)心平气和后,接着再次喊出让众人口吐白沫的蠢话“满方赛手‘天下无敌三猛招’之第二式‘左手扇你左脸嘴巴子’!”

棠儿傻头傻脑,弯胳膊掳袖的又开始空中挥舞着左手,图尔都一副鱼翻白肚皮的表情,‘同样的招式换个方位我就不认识了?!’图尔都横他一眼。

棠儿咧了个呆忽忽的笑,奔向图尔都是和上回合一模一样的动作,只是这次棠儿笑的更傻,龇牙嘿嘿笑的同时还吸着鼻涕。

吃一堑长一智,犯同样的错误那是不可原谅的,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图尔都心里嘀嘀咕咕的算计着,将身体防范中心都倾注所报攻击方位的反向——右侧。

他会算,常耍小聪明的棠儿自然也会算,只听‘啪!’,棠儿一扬左手,嘿嘿阴笑道“自作聪明!”

图尔都眼睛越睁越大,棠儿注意到图尔都的变化,暗暗叫糟,玩大了,发火了,动怒了,爆发了,她预计智取,可眼下好象脱离她的掌控了,这大一堆肉不用打她,压也把她压成肉饼!棠儿小心肝扑通通直跳,腿像装了弹簧朝后快速蹦跳,最后干脆象兔子一样绕着划圈的界限跑。

“第二回合,满方棠儿胜!第二回合结束!结束!……”任小太监扯破了喉咙,被愤怒侵蚀的图尔都丝毫未有停止脚步的意思,加大脚力,抬脚快如闪电的向棠儿追去。

“棠儿,快出圈子!没必要再恋战,你已经赢了!”傅恒手心渗出一层冷汗,顾不及他人的眼光,提声急急的唤着。

“喂!这最后一招的名称是什么啊?”和亲王看笑话的喊着。有再一再二,再三人家还不全身防护,看你怎么赢这第三招。

“第三回……回合……是……是……”小太监提着褂摆一边尾随前面狂奔的两个人兜圈子,一边气喘吁吁的回道“是……‘一招趴倒一大片’!”不说则已,这一说,远处观看的人捂着肚子笑弯了腰,瞧那场上的情形,‘一招趴倒一大片’?可不,三个都得跑累趴下。那棠儿已赢两个回合,胜负早成定局,只要她跑出圈子就可脱离危险,为何苦苦要赢那最后一招?为何?

‘因为她想彻底的赢了我啊!我的身份,我的势力……甚至我的爱!’回疆公主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罐,酸甜苦辣咸一股脑涌到嗓头,最后汇成一句涩涩的赞叹“好样的!”

身后的庞然大物已然追上,棠儿选择冒险近身搏斗,距离过短,图尔都再好的功夫也使不上,竟似摔跤一般,只是肢体纠缠,两人的比武演变成最原始的拼斗,图尔都身材高大,肌肉强壮,明显占据着优势,棠儿虽然较之个头矮小,可也灵巧敏捷,凭借着自身的优点,棠儿在图尔都身边左钻右窜,竟把高大的他绕得汗流浃背、团团转,琢磨着火候,棠儿钻过图尔都扑来的臂下时,及其柔媚的发嗲“打蛇打七寸,打人打要害,小心我攻击你未设防的部位喔!”,说罢,棠儿大喊一声“护头!”顺势滑到图尔都身前,弯身仰脸抛给图尔都一个羞答答的媚眼,暧昧的小声娇笑道“‘天下无敌三猛招’之第三式‘猴子偷桃’”。

“啊?!”图尔都瞪眼张着个大嘴,别说,他那个部位真没设防!

远处观看的人听到棠儿突喊的‘护头!’,以为妖蛾子傅福晋又要使出什么古灵精怪的无敌法术,胆小的就本能的闭眼护住脑袋,胆大的侍卫就高声喊道“护驾——护驾——”,这一乱,除了场上的两个当事人,谁也没察觉到赛场上不逊常的暧昧,待回疆王和乾隆喝住混乱的场面望向草坪中央时,只见回疆的图尔都涨红着脸,屈膝弓身双手死死的捂住下体,在所有人无限惊奇和震惊中,棠儿飞速扑向图尔都弓起的宽背,图尔都闷哼了一声,只觉一阵天昏地暗,双腿再也支撑不住困乏的身体,一头坐倒在地。

“‘天下无敌三猛招’,哈哈哈哈,如此特别的福晋也只能傅大人这样的勇猛之才有福享受啊!”和亲王抑不住大笑的说起风凉话。

为维持美女的形象,棠儿改‘趴’为‘坐’,优雅的从敦厚肉垫上滚起后又一屁股坐到了图尔都背上,惬意的翘起二郎腿,这一坐,回疆的尊严在棠儿的屁股底下坐得粉碎。‘一招趴倒一大片’观众完全领悟到这个招式的含义。

“哎哟,我的妈呀,哪有这样比武的。你起来……唔……唔……!”压在棠儿身下的图尔都,那叫一个严严实实,一句抗议的话说得呜噜呜噜的,最后,索性嘴只啃着草地喘粗气。

回疆王紧按额头,颓然坐倒在椅子上,人群沸腾了,回疆那边的人各个黑着个脸喋喋不休,乾隆这边的大臣侍从也是窃窃私语,气氛一时陷入紧张。

环瞟一眼远处几个高层人物的脸色,稍稍思考了会,棠儿俏丽的拍了拍屁股,微笑着走到坐着的回疆王身前恭恭敬敬的俯了俯身“刚刚的比赛,略施小计了”

“她使诈!胜之不武!”回过精神的图尔都带着两个巴掌印的猪头脸气愤大嚷着走来。

棠儿对身后叫嚷的傻大个眨巴了两下眼睛,甜腻腻的问“我使了什么诈呀?是叫你‘护头’么?”

众人一听棠儿提起的那一幕,猛劲憋笑,因为当时几乎所有的人都是护头,但他护的却是——

“你、你……”图尔都脸色霎时一变,窘困的舌头打结,仍是说不出‘诈’在何处。

“没用的东西,你真是蠢得脑袋长哪都不知道了!”回疆王额头青筋暴跳,喝骂完,霍的从椅子站起就走。

情形不妙,棠儿拦身挡住,舒缓语气说道“图尔都说的没错,我确实使诈!但是,俗语:兵不厌诈,兵书云:一智二胆三技四力,智者谋也,谋者诈也。两军对垒无不以智慧谋略为取胜之道,我们大清正是拥有了这实质的睿智、勇猛、艺精、力宏四要义才立于今天的不败之地”细心观察回疆王微缓脸色,棠儿停顿会,向回疆王恭敬作揖,接着,谦和的说“其实,我一直很仰慕您的回疆,回疆北部有阿尔泰山,南部有昆仑山,天山横亘中部。阿尔泰山与天山中间夹着准噶尔盆地,天山与昆仑山中间夹着塔里木盆地,塔克拉玛干沙漠位于盆地的中部。‘三山夹两盆’的地形崎岖复杂,路多山道,水多急流,仰仗优越的地理环境,碉卡林立,易守难攻。地大物博,人烟稠密,只是居民三分之二为蒙古人,说到这,我听说我们京城最近不知怎么的,蒙古人也是特多,城内城外人满为患啊!”棠儿眼尖的瞧见打远一批嫔妃和时节缓步走近,一语双关的盯向同来的蒙古王公。

嘴里不着边际的轻语“十年生息繁衍尚有一线生机强大,不知回疆王看过《三国演义》里的‘偷袭后路’没有,这是一本好书”

简单几句四斤拨千量的话不但赢回了夫君,更是将一场蠢蠢欲动的血战转化为一场无硝烟的战争,而她,轻松的打了个漂亮仗,乾隆不由得心生佩服,但脸上仍是笑容依旧的起身迎向前来的皇贵太妃。

“谢傅福晋提醒!”回疆王会意的朝棠儿点点头,‘此人绝不简单!’回疆王心中肃然起敬。‘十年生息繁衍’告诉他休息生养、累积国力;‘偷袭后路’提醒他动兵入京,蒙古霸权,而她前面对回疆地理风貌的夸奖则是在警告他清廷对回疆的了解不宜开战,好一个聪明绝顶的乾隆,只动用一个女子,不费一兵一卒就赢了他回疆,而她,绝对是个特别的奇女子!

***************************

“郎士宁,原来你们几个在这凑热闹呢,要不是有个会讲洋话的安儿帮哀家在那边顶着,哀家可糗大了”皇贵太妃扶着皇后的手缓步走近。

顺着皇贵太妃的视线,棠而才注意到跟在乾隆的一批大臣里竟有三个穿着清朝官服的洋人,若不留意他们辫子的颜色还真瞧不出和其他官员的区别,想必这三个人都是寿宴里的翻译,他们都跑这来,那边的小安可是出尽风头了。

“臣等这就过去”回完话,三个洋人匆匆离开草坪。

“侄女扰了姑姑的寿宴,惹姑姑生气了,求姑姑赎罪”棠儿抢先凑到皇贵太妃身前俯身行礼,话语似潺潺细水一般轻柔。

“你呀,一口一个姑姑的叫着,我还能舍得罚你吗。我是生气,生气没看到这儿正精彩的环节”皇贵太妃牵过棠儿的手轻拍了两下,亲切的没用‘哀家’两个生疏的字眼。

跟来的雪儿摇着皇贵太妃的胳膊娇滴滴的道“姑姑要是想看还不容易呀,赐妹妹个进宫的腰牌,让她天天来给你演节目,过两天我回家有妹妹替我陪您,我也安心些”

“恩,也好,那安儿嘴甜得我直乐,和他娘俩很是投缘,有他俩常进宫陪陪我也省得你回家后我老惦念着你”皇贵太妃亲昵的对雪儿笑笑抬头征询乾隆的意思。

“小福子,拿腰牌来”乾隆一点不犹豫的向身旁的贴身小太监支唤。

“这儿的戏也演完了,大家都回皇极殿接着看台子上没完的戏吧。来,皇后扶哀家回去”棠儿和皇后一边一个小心的搀扶着皇贵太妃。

“傅福晋!”棠儿身后远远的响起一句略带生涩的叫唤。

察觉到棠儿的犹豫,皇贵太妃停下脚步,轻轻的握了一下扶着她的手,点头“去争取吧!”

望着明媚的阳光照着棠儿自信的背影,从容不迫的步伐,皇后总觉得有一点相似的味道,情不自禁陷入过去的时空,那个曾经钟灵毓秀的女孩,那个曾经身在后宫却仍坚信真爱的女孩,现在,也学会勾心斗角,争宠夺爱了,一路走来,邂逅真爱,却危机重重,为了心底的那份爱,为了生存,她不得不择手段。

一步,踏进红颜如花,暗藏凶险的后宫,就再无回头之日,皇贵太妃不禁莞尔一笑悠悠看向身旁那张还很年轻美丽的面孔,瓜子脸上一对恰如其分的小酒窝永远荡漾着甜美的笑,当你闪神在她那纯善笑颜的一刹那也不经意忽略掉一颗心思缜密的心,她的心在笑么?曾如湖水清澈的双眼也可如湖水一样冰冷,唉,皇贵太妃很轻地吁了一口气,命中有些事早已是注定,她已经努力走过了坎坷的路程,何必再自寻烦恼,不经意揪起的心隐隐疼痛,有能力选择自己的幸福,一定要勇敢的追求,幸福对她们这样的人来的太不易。

“她走远了,我们回我们的地方吧”棠儿阳光的背影已渐渐远去、模糊、消失,皇贵太妃对皇后淡笑,风姿绰约的她又添几份风采。

*************************

“我输了,我认输!!”回疆公主坦然面对棠儿的直视,她以为当她说出这句话时,棠儿的眼里会又藐视、轻蔑、得意……她甚至在等那些难听的嘲讽、讥笑……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棠儿嘴角慢慢弯起一个弧度,渐渐的笑意扩散整个眼底,那是一个很真、很纯、很美的笑容,“谢谢你!”棠儿的语气没有丝毫的做作。

回疆公主顿时楞住了“谢我?”

棠儿深呼吸了一大口,直直盯着回疆公主受惊的双眼,诚恳的说“谢谢你放弃你的爱!爱从心生,追求自己的爱,跟随心的感觉走并没有错,每个人都有爱的权利!”

“这个赌你赢之无愧!傅福晋,我认你!”没有先前的高傲,也没有刚刚的黯然,回疆公主回以棠儿一个真诚善意的微笑,她从没打心底拜服过对手,今天,她败的心甘情愿。

“赌?你们赌注是什么?”傅恒的笑脸带着疑问突然凑到俩人中间,他还担心她俩躲到这隐蔽的树下会大打出手,看来,他赶来的救助完全是多此一举。

“我要回回疆了,答案问你的福晋吧”回疆公主狡猾一笑,又恢复成原来那个活泼热情、大胆骄傲的‘叶和’。

“等等”棠儿冲走在前面的一个俏丽孤傲的背影大声叫道“我们会是朋友么?”

“我没有那么大度,但我可以告诉你,无论将来回疆和清廷发生什么,你不是我的朋友也不会是我的敌人!”回疆公主没有回头一直大步向前走,响亮而清脆的喊声随着她的步伐隐约消失。

“喂——”

“别喊了,人都走了,你还没告诉我你们的赌注是什么”傅恒拦腰箍住棠儿,满脸柔情,他高兴他的福晋有个聪明的小脑袋瓜,还有她先前为他吃醋的样子,特别是那句‘你的棠儿’,她承认她是他的。

“你放开我啦,松手啊!叫人看到会笑话的”棠儿掰着扣在自己腰上的粗手,不安的扭动纤腰“好了啦,我的赌注是你,是你,你快放开我吧!”

傅恒脸上难得出现的柔情蜜意瞬间僵住……

消泡剂厂家
常州污泥烘干机价格
成都夜总会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