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无情月饼多情客

2019-03-12 21:52:5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叶春生走出阴暗潮湿的群居出租屋,来到那段垃圾遍地、苍蝇翻飞、老鼠和蟑螂横尸交错的胡同。他捂着鼻子、踮着脚尖,心里充溢着恶心和愤怒。他忽然看见脚边有一坨老鼠药,老鼠药的旁边还有一坨蟑螂药。

叶春生盯着那两坨药,愣愣地想了一会儿,左右看看,见无人注意,忽然蹲下身子,把那包老鼠药装进兜里。

叶春生要干啥?他要投毒?想毒死谁?

他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想毒的人就是那个吃天价月饼的。那人不是贪官污吏,就是发了不义之财的人。叶春生总觉得,自己过不上好日子,和那些人有关。

叶春生揣好老鼠药,走了几步,忽然又停下来,转过身,来到蟑螂药旁,取了蟑螂药,丢下老鼠药。

心不能太狠了!叶春生自言自语。

叶春生在风华食品有限公司打工,在流水线上做月饼。

风华食品有限公司名头大得吓人,其实就是一个小作坊,生产月饼的厂房环境和叶春生住的农民房的环境有一比。公司基本上不生产什么食品,只生产月饼。月饼的原料是再普通不过的原料,但价格却贵得离谱,

无情月饼多情客

一盒要好几千。风华月饼的贵不在月饼本身,而在月饼的包装,其包装盒都是用纯金打造。买主吃完月饼,金子就归自己了。但实际上,说买主吃月饼不准确,因为吃月饼的人都是不买月饼的受贿者,买月饼的人,都是送礼的行贿者。

叶春生想:如果能毒一毒一个受贿者,顺带吓一吓行贿者,也算自己替天行道一把。

叶春生来到加工厂,趁别人不注意,将蟑螂药包在馅子里,又不慌不忙地把馅子包裹好,毒月饼就进入下一道工序。

几个程序走完,毒月饼装进了金光闪闪的包装盒里。

高泽民是个小老板,开了一家小餐馆,生意尚可,这很大程度归功于他左右逢源。每年中秋节前,高泽民都要到风华采购一批天价月饼,打点各路神仙。别小看了这些神仙,他们要想给高泽民穿个小鞋,高泽明的生意就完蛋了。工商税务部门的就不用说了,单论消防的,要是哪位神仙不高兴,说来个消防大检查,三四天查下来,就算查不到问题,停业三四天损失多少?这笔账谁都会算。

今年的中秋节快到了,高泽民又来到风华采购了一批月饼,悲催的是,叶春生炮制的那盒毒月饼就在其中。

送月饼也是有讲究的,不能在单位送,得送到家里。高泽民按照名单,一个个地登门孝敬着,等孝敬到张大力,毒月饼闪亮登场。

张大力研究生刚毕业,通过关系进到消防队,上班还不到一个月,高泽民的餐馆就在他管辖的范围内。

高泽民进了张大力的宿舍,把月饼奉上,说了些辛苦了、请关照的话后,知趣地告辞。

高泽民刚走到门口,张大力叫住了他,把月饼塞给高泽民,说:高老板,我知道这月饼外面有文章,这么大的礼我不敢收!收了我心里会忐忑不安的。

高泽民吓了一跳,心想你不收我心里忐忑不安啊,不孝敬好你,你给我小鞋穿怎么办?于是连忙说:张科长(张大力其实是个科员,但叫他科长得罪不了人),你是不是嫌我送得太少了,要不我再送一份。

不是不是!张大力说,队里前几天开会了,领导发话,说按照上面的部署,坚决不能收月饼,中央纪委都下通知了。

高泽民在心里乐了:不愧是个雏儿,还真把领导的场面话当真了!这样的会哪年不开,领导哪年不强调?可那都是形式,谁还当真啊!就说张大力的领导吧,不是心平气和地收了月饼吗?

高泽民心里是这么想,但嘴上却不敢说出来,只好霸王硬上弓,丢下月饼想跑。张大力一个箭步追过来,把月饼塞给他,真诚地说:高老板,我还年轻,有份工作不容易,我很珍惜自己的饭碗,你千万别为难我。求求你,把月饼带走吧!说完,把高泽民和月饼推到门外,关上门,闭门谢客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