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女生

大明孤狼正文第六百七十三章回家0

2019-03-13 11:14:04|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小说《大明孤狼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流浪诗人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大明孤狼全集阅读正文第六百七十三章回家,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朱虞琪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齐齐的吃了一惊,紫菱两姐妹更是呆住了。Www.

倒是紫菱反映得快,立即问道:“姐姐,你怎么知道是相公回来了?”

朱虞琪脸上依旧带着泪花,哽咽道:“相公一定是和皇上一起回来的!”

说完,立即朝外面走去,紫菱两姐妹这时候那也坐不住了,急急忙忙的跟了出去,那个家丁这下可吃了一惊,没有想到己竟然把这家里的主人给拦在外面了,当下跑在最前面,急急忙忙的去开门。

在大门外,江狼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便知道朱虞琪等人应该出来了,果然,这门很快就被打开,朱虞琪一张就如雨后梨花的俏脸,在背后,则是紫菱两姐妹。

“相公!”

朱虞琪忍不住的泣声叫到,然后也不顾周围的那些人,猛的扑向了江狼,然后趴在江狼的身上,嘤嘤的哭了起来。

江狼则拍拍她的背,安慰道:“好了,好了,别哭了,我这不是回来了!”

微微扭头,只见这紫菱和紫玉两姐妹同样眼圈微红。

所谓小别胜新婚,江狼这一去那可就是大半年啊,而且又是打仗,朱虞琪等人一天到晚那可是非常的担心,虽说江狼一直派人来信,不过现在看到人,这内心当然忍不住了,所谓女人都是水做的,这哭泣那也是表示高兴的一种方式而已。

这朱虞琪搂着江狼硬是小哭了一会,这才松手,美目因为哭泣已经显得有些微微发红。

江狼轻轻地擦擦她眼角地泪水。微微一笑。道:“这么大地一个人了。还哭。你看。大家都笑话你呢!”

朱虞琪地脸上顿时飞起了一朵红霞。道:“还不是因为你!”

“是我。是我!”

江狼立即说道。补充道:“对了。是不是应该进去吃饭啊。我这一路走来。和兄弟们那可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朱虞琪等人这才明白过来。己等人现在还站在大门口呢。当下这俏脸一红。道:“我这立即就叫人准备饭菜。孙大哥还有各位兄弟。今天那里也别去了。就在府里和我们一起用饭。这一路上辛苦你们了!”

“谢夫人!”

孙元彪等人立即道。

朱虞琪微微颔首,这才带头朝屋里走去。

而江狼在路过刚才那个家丁的时候,微微点头,道:“你还不错。做得很好!”

本来战战兢兢的家丁一听江狼的话,当场就愣了愣。

江狼则径直进了屋里。

江狼地回来,整个将军府顿时热闹起来。那些厨师立即再次忙碌起来,然后开始为江狼等人做饭,不过即便非常的累,他们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而江狼等人现在则坐在了屋里,在他的旁边是朱虞琪三个孩子,当然,还有江狼的三个宝贝,大的已经快三岁,小的也两岁多了。

不过他们显然对于这个叫爸爸地男人显得非常陌生。一个个怯生生的看着江狼,即便是朱虞琪等人在旁边循循善诱,也没有叫江狼。

“看你,老不回来,这孩子都不认识你了!”

朱虞琪这时候微微一笑道,话中却没有丝毫责备的意思。

江狼耸耸肩膀,这时候突然想起了己怀里的东西,于是立即拿了出来,道:“今天买的!”

三个同样的玉镯这时候被江狼摆放在了桌子上。

朱虞琪率先拿了起来。仔细的看看,这才道:“嗯,还不错,挺漂亮的!”

说完,戴在了己的手腕上。

紫菱和朱虞琪这时候也做了同样动作,把手镯戴在了己地手上。

一家人就这样开开心心的吃了一顿中午饭。

下午,在院子里面的凉亭,江狼便开始给她们讲己在岛上地事情。

原本江狼还打算就这样轻轻松松的过上一个下午之类的,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刚刚呆了一会。外面的家丁就来报说于谦来访。江狼还真没有想到于谦竟然如此快就知道己来了,微微沉吟了一下。还是只有去见,毕竟这于谦找己应该有要事。

出了房间,来到客厅,只见于谦果然已经在那里等着,连忙上前一拱手,笑道:“于大人,好久不见了!”

于谦这时候也连忙站了起来,一拱手,道:“王大人,是啊,微微一算,已经快大半年了!”

江狼点点头,道:“于大人,还请坐!”

于谦微微颔首,坐在江狼的旁边,等这下人给江狼端上茶水离开之后,这才立即道:“皇上还朝,却没有看见钱公公,难道正如传闻所言,钱公公已经死了!”

江狼笑了笑,道:“不错,原本这有刺客打算刺杀皇上的,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刺客的准头实在差了点,当然,也因为如此,皇上才无恙,而射中了钱公公,弩箭上涂有剧毒,所以这钱公公当场毙命!”

“当场毙命?”

于谦不由地嘀咕了一声,微微皱起了眉头,仔细的看看江狼,这才奇道:“不知道抓到凶手没有?”

“那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江狼微微摇摇头,道:“在钱公公遇刺之后,我立即就命人去全城戒严,寻找刺客,但是到目前为止依旧没有任何的刺客,而这刺客也甚为大胆,竟然在我的眼皮地下行刺了钱公公!于谦的眼睛微微一转,道:“不过,我听到的好像不是这样的!”

“哦?”

江狼笑了笑,端起了茶杯,道:“不知道于大人听到的又是什么样地,难道说怀疑我杀了钱公公,要知道这皇上已经试探过我了,看样子这是有心人想试探我啊,怎么我就那么想杀人凶手?”

于谦哈哈一笑。道:“这倒不是,不过有一点,有人当初是这么给我的,是王大人最先发现刺客,然后抓住了钱公公,挡住了刺客的毒箭!从某一方面而言。王大人,你可算得上杀了钱公公的凶手哦!”

江狼放下了茶杯,笑道:“我还以为于大人发现了什么,原来是发现了这个,那么按照于大人地意思,是不是应该我亲去挡这毒箭,这刺客用的毒箭那可是见血封喉,我这上有老,下有小的。而这钱公公孜然一生,所以我认为他可比我合适多了,我可舍不得我的三位夫人哭得就如泪人似的!”

“还有这钱公公实在该死!”

于谦冷不防说出了这么一句来。

江狼微微一愣。这于谦地话中怎么听来都带着不少地怒气,不过江狼可是一个喜怒不会轻易表现出来的人,当下道:“于大人,这里也就只有我们两个,但是还是小心这话被人听了去,这皇上对于钱公公地死那可是心疼得很,小心皇上听到这话会不悦!”

“这个我也知道!”

于谦不由的微微叹了一口,道:“不过这钱公公死了,我还是认为是值得庆祝的一件事情。可惜这里没有酒,不然我定要和你好好的干一杯,你不知道,你走之后,这钱公公竟然公然开始聚集朋党,而皇上对于他的行为竟然不理不问,这让他更加的过分,而这次去你那里,也是他建议。原本你那里刚刚平定,存在很多的危险,他让皇上去巡视,那岂不是拿皇上地命开玩笑吗?还好最后死的是他!”

说道这里,于谦脸上的兴奋之色跃然脸上,端起茶杯大口地喝了一口,接着道:“你可不知道,当我们得知这钱公公死了之后,这当天。我就找到了江大人。我们两个好好的喝了一晚上,痛快啊。不过可惜,你当时没有回来,其实我们当时就想,是不是你小子捣的鬼!”

“怎么怀疑是我?”

江狼不由的奇道。

“钱公公在你死后,就作出那么大的动作,他让皇上出巡,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摆明就像让你丢官!”

于谦有些气愤的说道,微微顿了顿,这才道:“不过那老小子的动作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的性格我可知道,绝对不是那种等别人打上门了才还手的人,所以,当时我们就猜测,是不是你地想法,至少有一点,这皇上周围那些护卫很多都是你安排的,而且你办事慎密,怎么可能让皇上的周围出现一个刺客?除非你故意放水!”

“故意放水!?”

江狼摇摇头,道:“于大人,你这话一出,要是被别人听了去,那我可就会被灌上弑君的罪名了,我这王家一家老小,上下十几口人那可都会被满门抄斩,于大人,你是给我下的套子?”

江狼当然不会相信于谦故意给己下圈套,刚才的话应该是他一时失言而已,不过这朝廷的险恶远远超过了江湖,有时候往往一句话,带来的结果那都是非常严重的,特别是现在地己,这功勋越大,就越应该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不然的话指不定一句话落在了别人的耳朵里面,被添油加醋的传到了景泰帝那里,那么己一家老小的命可就悬了!

于谦一听,顿时明白了江狼的意思,啪的给了己一个巴掌,道:“都是我这种臭嘴,好了,好了,我们说说别的,皇上又打算再次攻打瓦刺,不知道你听说没有?”

很显然,景泰帝打算攻打瓦刺已经不少人知道!

手腕骨关节炎怎么治
全身乏力胃胀是什么病
红花油消肿效果怎么样
鼻塞流鼻涕的偏方
补肾壮阳的药哪种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