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第一百九十章沈先生两个狐狸

2019-04-23 20:08:4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新的一天,米妈妈哪怕昨天睡的有些晚,早上也是精神头十足,在餐厅等着瑾棉这个新出炉的闺女,半辈子的愿望终于实现了,人都年轻了几岁。

瑾棉扶着腰篮坛少帅。站在餐厅门口,在考虑着是进去还是不进去,米妈妈已经迎了出来,“棉棉快进来,今天降温,有些冷。”

瑾棉就这么傻傻的被拉了进去按在椅子上,米妈妈和上次来完全不同,这次是在照顾闺女,亲自给瑾棉扒了鸡蛋放到碗里,“饿了吧,来吃个鸡蛋。”

瑾棉有些不适应米妈妈的照顾,难免有些尴尬,在米妈妈期盼的目光中吃了鸡蛋又喝了几口粥。

米妈妈生了两个孩子有经验。“吃不下了吧,等两个小时在吃,咱们起来走走。”

瑾棉别扭的很,明明是舅妈,一个晚上成了干妈,她也不能老是不说话不是,暗自催眠,舅妈也是妈。这么一想自在了一些,“米妈妈咱们到客厅去做吧!”

米妈妈害怕瑾棉一时转不过来,她没忘记上次在米家,她就起过这个念头,这孩子当时可是回避的。现在瑾棉接话了。米妈妈更放开了些,“好,在客厅等阳阳。”

米思城起来的晚些,阳阳则是雷打不动的锻炼,沈先生最近忙,这个任务交给了管家,而且离斐泞这么近,两个孩子约好了锻炼,由管家跟着也放心。

米思城吃了早餐走进客厅。瑾棉再认真的听着米妈妈讲着怀孕的注意,米思城拾趣的没打扰,随便坐下翻看着报纸,女人还真是能聊,他都看完了报纸,还没聊完,米思城放下报纸,侧头看了一眼瑾棉,还真神奇,一晚上瑾棉就成了他妹妹,现在只差老头子来走个形势了。

冉家

冉冉一晚上都没睡,脸色苍白,冉烨霖在楼下,她又不敢下楼,直到冉烨霖走了,不放心再次打给沈越泽,再三确定已经安排妥当,才安心了几分。

冉冉刚要起床,吴启鹏的到了,冉冉,“喂,怎么这么早打给我?”

吴启鹏听出来冉冉有些疲惫,关心的询问,“怎么了?昨晚没休息好?”

冉冉扯了慌,“恩,没想到我竟然要结婚,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所以失眠了重生少将小娇妻。”

吴启鹏玩笑着,“现在后悔可晚了。”

冉冉察觉到吴启鹏的紧张,一早上的紧张缓解了一些,“我现在带着个球,后悔了谁要我?”

吴启鹏道:“你还知道自己是孕妇,这几天一定要注意休息,婚礼当天可是有的忙的。”

冉冉,“恩,知道了,这几天你也要注意身体。”

吴启鹏早上打过来可不是只为了关心,“不用担心我,我昨天晚上才想到我们的结婚证还没领,你看是不是先领一下。”

冉冉的心里在狂跳,昨天她一晚上没睡不就是怕解除后,她怕吴启鹏不要她,没有结婚证在手她不安稳,忍着激动,“可是我出不去,结婚前三天是不能出去的。”

吴启鹏放心了,这还是他妈早上提醒他的,一切都在攥在自己手里才好,“这个交给我,我会派人过去取身份证,和护照,户口也给我下,其他的就不用你操心了,今天就好好的在家里休息,我保证晚上的时候结婚证回送到。”

冉冉握着的手都在出汗,单手捂住咚咚直跳的心脏,确定自己声音没有异常才回应,“好,我一会去找出来。”

冉冉挂了吴启鹏,跳下了床,换了身衣服快速的洗漱冲冲的下了楼,米妈妈和冉奶奶在确定着邀请的名单,冉冉有些喘,“妈,户口给我下。”

米妈妈放下名单,“你要户口做什么?”

冉冉道:“启鹏要去办结婚证龙阙。”

米如已经提醒,才想起来闺女还没去办结婚证,“你也要去?”

冉冉摇头,嘴角带着笑,“不是,启鹏自己去。”

米如点头,吴家这点小事还是能办的,起身上楼,很快拿了下来,“都在这里,证明我和你爸已经让律师办了,你直接拿过去就好,也省了麻烦,我们现在只是回国定局,还没有办回来,所以结婚证有些麻烦,人老了就是愿意念叨,启鹏应该是知道的,你都拿着吧!”

冉冉接过袋子,她也查了结婚要准备什么,挺麻烦,各种证明,启鹏说只要两样,她确信启鹏别的有办法,没想到父母已经办好了难的地方,抿着嘴,她这一刻能感觉到父母对她的关心。

米如坐下见冉冉没动,“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

冉冉摇头,“没有,我先上楼了。”

米如点头,她还有事情要忙,“恩,我看你脸色不好,先吃了早饭在休息。”

“恩。”

冉冉去了厨房,米如看了一眼,低头继续核对,抬头问道:“妈,这里怎么没有瑾棉?”

冉奶奶叹气,“我也想邀请,就是不知道瑾棉会不会来。”

米如直觉的感觉,“妈,邀请回来的,瑾棉不是放不下的人。”

冉奶奶点头,“你说的对,瑾棉是个好孩子,我加上。”

冉冉端着牛奶出来,听到的就是这几句话,她的婚礼叶瑾棉会来,本来刚安静下的心,有忐忑起来。

华宇

范泽一直低着头,有些想不明白,鉴定的结果怎么不对?叶瑾棉不是和老板是兄妹,怎么鉴定是陌生人?

冉烨霖扫了一眼,也想不明白,可是他心里却相信,叶瑾棉就是她妹妹,“你找谁做的鉴定?”

范泽额头上出了细汗,“我在萧老爷子医院做的梦圆宠物小精灵。”所以他才紧张,萧老爷子医院怎么会出错?

冉烨霖拧着眉头,萧老爷子哪里应不会出错,可是所有都指向叶瑾棉是她妹妹,示意范泽别说话,冉烨霖拨给沈鸿煊。

沈鸿煊在开着会,响了,扫了一眼冉烨霖,会议交给方硕,拿着走了出去,“找我有什么事情?”

冉烨霖,“鉴定结果我和瑾棉不是兄妹。”

沈鸿煊眼里闪过错愕,“不可能。”

冉烨霖盯着鉴定结果,“我也不相信。”

沈鸿煊看了眼时间,“我建议你应该去医院看看,我这边也在查一下。”

冉烨霖也是这么想的,“好。”

冉烨霖挂了,穿上外套,“走吧,去医院看看,正好我手里还有瑾棉的头发,找萧恩再做一次。”

沈鸿煊这边,打交代魏南,又从新进了会议室,坐在住位子上也不说话,还是由方硕主持,冉烨霖刚才打,应该是今天早上才拿到鉴定,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凌厉的视线扫向沈越泽,沈越泽淡然的面对着沈鸿煊突然的发难,暗自猜测沈鸿煊到底接了什么?

沈鸿煊收回了视线,十点半会议结束,回到办公室,魏南已经在等着了,“头,这里是这几天冉小姐的通话记录位面键盘。”

沈鸿煊的直接是准的,上次意外就是在冉冉的身上,这次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她,翻开昨日的通话,果然是她,“我知道了,沈越泽哪边用什么最新的动静?”

魏南汇报着,“最近一段时间,沈越泽从王老板手中得到了第二笔款项,这段时间钱并没有动,不过私下没间断过联系小股东。”

沈鸿煊明白沈越泽看重明年春的股东大会,现在手中持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手中攥着打量的现金,他也想动沈越泽从沈杰明手中拿到的百分之十五,最后的证据表明,剩下的百分之十五是正当手段,他也没办法,依照他对沈越泽的了解,哪怕最后联合了小股东,也只是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他还不能的成功,看来年后沈越泽要有大动作,“恩,继续盯着。”

医院

萧恩再三确认着,“我没听错?你要和瑾棉做dna鉴定?”

冉烨霖已经不耐烦了,这都是他回答的第三遍,寒着脸,“恩。”

虽然上次从沈老二公司出来他就猜想过,可是这么快就摆在他面前还真有些让人接受不了,尤其是发现的还是冉烨霖这个冷面,萧恩还想在八卦下,对上冉烨霖的眸子,手脚利索的拿起头发,“我亲自鉴定,两个小时左右。”对于鉴定这玩意,他数,都敢说自己的是专业的,当然是沈老二训练的好。

冉烨霖点头,“恩,我跟你一起去。”

萧恩丢过去白大褂,“你先穿上这个。”

范泽接到老板的眼色,推门离开,老板的意思不要让鉴定的医生察觉,他现在要换装去盯着。

萧恩做鉴定的地方是他私人的,萧恩做事情来很认真,冉烨霖也看不懂,站在房间里也没事情,目光落在了文档柜子上面,扫了一眼是萧恩没有收拾的鉴定报告天才纨绔。

冉烨霖伸手翻了几个,看到瑾棉和阳阳的名字,抽出来翻看着,目标明确,只看鉴定结果,亲属,冉烨霖目光闪动,这次是真的鉴定报告,回头看向萧恩,萧恩已经起身,冉烨霖扬了扬手中的鉴定报告。

萧恩嘿嘿傻笑,“这可不怨我。”

两个小时一转而逝,萧恩办公室中,冉烨霖看了两遍才放下手中的鉴定,兄妹,果然是兄妹,“鉴定我先拿走了,还有这件事只有你我知道。”

萧恩坐着保证,“我办事你放心。”

可实际是,冉烨霖刚出办公室,萧恩打给沈鸿煊,把医院发生的事情一字不漏的交代了,萧恩门外,冉烨霖直到听不见动静才走,萧恩听到门外的脚步,绿了脸。

医院门外的车上,范泽已经在等着,“头,哪个医生果然有问题。”

冉烨霖脸上面无表情,范泽感觉好冷,冉烨霖短信到了,是沈鸿煊的,发来的照片冉冉的通话记录,范泽现在有种想要下车的冲动,他感觉外面都比车里暖和,冉烨霖关了,“回公司。”

范泽连忙启动了车子,冉烨霖再次开口,“给我查下,是谁让医生做的手脚。”证据,还不能成为证据,他需要证据。

中午吃过午饭,沈先生将公司交给了方硕,亲自开车去了机场,米东升下午到,到了机场沈先生等了半个小时,米东升和米思烈才到。

米东升打着招呼,“没想到是你亲自来。”

沈鸿煊帮着拎了行李,“应该的。”

米东升上了车,沈先生放好了行李,米思烈指着身后停着的车子,“我先去分公司处理下事物,晚饭的时候回去系统之武术巨星。”

沈鸿煊顺着目光看过去,是米思烈的特助,“好。”

沈鸿煊上了车,带着米东升走了,米思烈才坐着离开。

瑾棉接到沈先生的,差不多到的时候,已经等在了门口,沈先生停下车,米东升下来,责备的道:“大冷天的,在这里等什么,快进去。”

米妈妈瞪了明显嘴在翘的老头子,“今天可不一样。”

瑾棉硬着头皮打着招呼,“米伯伯辛苦了。”

米东升听到还是叫叫伯伯,嘴角有些下搭,一想还没喝茶,又笑着,“一个小时的飞机没事,快进去外面冷。”

瑾棉见沈先生已经开车进来院子,跟着米东升进来。

米东升到了客厅,拉着米妈妈坐在主位上,见沈鸿煊进来,“茶杯呢?倒茶。”

米妈妈一时没反应过来,米东升使眼色,让米妈妈稍安勿躁。

瑾棉傻了,这是不是太赶了,沈鸿煊和米东升对视了一下,沈鸿煊叫过管家,“准备茶。”

很快管家端着茶具回来,沈鸿煊端起一杯递给瑾棉,沙发前已经放好了垫子,瑾棉嘴角抽抽,她一定是错觉,竟然在米东升眼底看到了激动和解恨,已经走到这一步,瑾棉一狠心,能不能回冉家还不知道,但是和米家认亲又没有关系,反正在她心里知道,米家人是真的对她好,心甘情愿的喊道:“干妈喝茶。”

米东升嘴边的胡子动了动,还是有些介意这丫头没第一个叫他,不过看老婆子高兴,也安心的等着,米妈妈应着,“好,好孩子次元远征军。”

瑾棉再次端起茶杯,递给米东升,“干爹,喝茶。”

米东升连说了三个好字,一口喝了茶,哈哈大笑了起来,扶着瑾棉,“快起来,以后就是我米东升的闺女了。”

米东升说完,别有深意的盯着沈鸿煊,沈鸿煊抿着嘴没动,米东升只能放弃,这个沈鸿煊太傲。

米妈妈倒是知足,她可是有两个儿子的人,都很出色,一点都不稀罕在多一个,拉着瑾棉坐在身边,“好,好。”

瑾棉,“……”

米东升眼底闪烁着,对着沈鸿煊道:“咱们也算是正式的亲戚,我认瑾棉当干女儿,也要让我妹妹知道下,鸿煊,你看晚上准备丰盛些,找冉家的人过来热闹热闹?”

沈鸿煊应着,“好,我这就让管家准备。”

瑾棉,“……”他们要不要这么腹黑?以后真相大白,她怎么开始同情了冉家。

冉家

米如接的,放下一时半会都没回神,心里空落落的,好像失去了重要的东西一样。

冉智源轻轻的碰了下米如,关心的问着,“谁的?我喊了你几声,你都没回应。”

米如放下,眼里有了些神采,“哦,是哥,哥今天到了,在瑾棉家,邀请我们过去吃饭,说是让我们见见他干闺女,一家人热闹热闹。”

冉智源对大舅子很抵触,大舅子处处给他下绊子,心才腹黑的很,有好几次都着了道,不过对米东升突然来还是很惊讶,竟然还有干闺女,“是瑾棉?”

米如也是这么想的,再听冉智源说心里更不是滋味,“应该是,要不是瑾棉,哥不会大方的住过去初始于聊斋世界。”

冉智源上次就感觉,米家在沈鸿煊在身自在,也解释了当初在医院时米老爷子也多次提到了瑾棉怎么没去看他,这次沈家是一定要去的,有拉近关系的机会怎么能错过,不过冉智源问着,“是一家人都去?”

米如回忆着内容,再三确定点头,“恩,一家人都去。”

冉智源这次放心,还真怕又留下冉冉,怪不好看的,“恩,我去跟爸妈说一声,他们好久没看到阳阳了,这次也能看到孙子。”一想到这里冉智源也高兴,忽略了见大舅子的不痛快。

冉冉接到信的时候都傻了,米舅舅在瑾棉家,而且还邀请他们都去,刚拿到结婚证的喜悦少了很多,哪里都有叶瑾棉。

晚上等着冉烨霖到家,冉烨霖听到消息脸刷的黑了,冉老爷子问着孙子,“怎么了?”

冉烨霖好半天调整顺了气,差点没忍住说了真相,“没事,就是这两天有些忙。”心里却在磨牙,他要看看舅舅和沈鸿煊又在作什么妖。

冉冉站在米如身边,其实手心是在抖的,冉烨霖一黑脸,吓的她连忙低头,腿肚子都在大着冷战,见冉烨霖没发作,冉冉呼出一口气,冉烨霖是信了做手脚的鉴定了,胆子也大了几分,还偷看了冉烨霖,人都是贪心的,她哪怕有了保证,也想有个完美的婚礼,不能在结婚前暴露,她哪怕嫁过去,在吴家也别想过好日子。

沈家

米东升和沈鸿煊喝着茶,米思城则是不甘心的围着瑾棉,“瑾棉叫声哥哥。”

瑾棉紧闭着嘴,脑袋被米思城叨叨的疼,米妈妈刚去看了厨房,见儿子还缠着瑾棉,拍了米思城的脑门,“一个没看住你就凑过来,让开时代巨擘。”

米思城不甘心的道:“瑾棉是差别对待,这么痛快叫了大哥,怎么到不这里就死活师哥不改口。”

米妈妈白了米思城一眼,当做没听见,米思城受伤了,家里有了小的,他这个老二是不是不吃香了?

管家这个时候到了,汇报着,“冉家已经到了前厅,马上就到了。”

米东升茶也不喝了,坐直了身子,眼睛发亮,瑾棉一听有些微微的紧张,对上沈先生的眼睛,安心了几分。

冉老爷子和冉奶奶先进来,“我们没来晚吧!”

米东升起身,请老爷子和冉奶奶坐在主位上,“没来晚,时间刚刚好,你二老快坐。”

冉老爷子也没客气,这里他的辈分最大,“亲家的身体什么样了,我们还等着过去看看,这些年是冉家理亏啊!”要不是怕他们去亲家有个好歹,冉老爷子早就过去了,这次儿子回来果然没让他失望,能得到原谅就好,他可还等着时间呢!

米东升要给老爷子倒茶,米思烈接了过去,米东升坐下,笑着道:“您老别介意,这次老爷子见到妹妹虽然高兴,可身体到底承受不住,这段时间要在静养,家父也说了,年后邀请您去h市。”

冉老爷子高兴,得到了准信也不差这几天,从儿媳妇嘴里也知道情况,米老子病重的很,一直都是执念在吊着,“好,好,年后我去看他。”

冉烨霖从一进客厅,带着火气的眸子直逼着沈鸿煊,沈鸿煊毫不在意,反倒是举着茶杯,“要不要喝一杯?”亚私见亡。

冉烨霖接过茶杯,一口干了,可心头的火气也没压住,反而越烧越烈的架势。

沈鸿煊挑了眉头,意思,不管我的事炼器真仙。

冉烨霖想吐血,鬼才会信沈鸿煊的话,没有沈鸿煊允许,事情能成?恶狠狠的等着沈鸿煊。

沈鸿煊喝了一口茶,轻笑着,好像在说,反正已经够乱了,又不差这个一件,淡定。

冉烨霖眼皮直跳,够乱,的确够乱的,儿子叫他干爹,也是没谁了,现在在加上瑾棉,脑仁疼。

米思烈嘴角上扬,这场戏还真有意思,还是人多好啊!以前怎么没发现?

冉冉的纯在感机会为零,一直老实的坐在米如身边。

米东升扫了一眼冉智源,大方介绍着瑾棉,“我闺女,以后都是一家人,大家认认。”

米如愣愣的盯着瑾棉,冉智源在一瞬也有些不自在,米东升眼里精光,对着瑾棉道:“闺女,来叫姑姑姑父。”

瑾棉,“……”

冉烨霖,“……”

冉冉感觉到米如的手抖了一下,垂着眼皮,眼里满是怨恨,怨恨叶瑾棉的好命,怨恨也瑾棉抢了本该是她的一切。

瑾棉被好些人盯着,尤其是冉烨霖犀利的眼神,瑾棉张了张嘴,还没叫,阳阳回来了,“爸爸,妈妈我饿了。”

冉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阳阳的身上,冉老爷子好久没看到阳阳了,一把抱住,冉烨霖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阳阳也好久没看到冉家的人了,不过眼睛紧盯着冉烨霖,甜甜的喊着,“干爹。”

冉家人,“……”真操蛋的称呼。

最后米东升也没在让瑾棉叫人,一次是正常,两次就刻意了,心里不满阳阳这小鬼头这个时候回来,听到阳阳的称呼,其实和瑾棉叫人是一个效果,米东升眼里满是幸灾乐祸,被冉智源看这个正着,胃疼这只公主是假的!

最后一晚上,阳阳成了焦点,谁逮着谁稀罕,冉烨霖待到机会,门外堵住沈鸿煊,“瑾棉的事情你到底想怎么解决?”

沈鸿煊惊讶的反问,“瑾棉的事情,在你,不是在我,随时公开都可以。”

冉烨霖气沈鸿煊甩手掌柜一样,沈鸿煊要死了他没有证据不会轻举妄动,他们二人这点很像,他更憋气是如果处理不好瑾棉的事情,阳阳改回冉姓就难,该死的法律,该死的对手是沈鸿煊,“我会尽快找到证据。”

冉家

冉冉回到家中,就将自己锁在房间里,响了,是叶老太太,冉冉烦躁的接了,“你又打过来做什么?都是你,所有的都是你,你要是不告诉我真相,我就是冉家大小姐,现在也不会被逼成这个地步,不,应该是当年为什么换孩子,为什么,都是你的错,你还敢给我打?啊!”

冉冉需要发泄,要不她会疯,叶老太太就是知道孙女要结婚,所以才特意打来问问,听孙女话里的意思,她过得的不好,“冉冉,你怎么了,告诉奶奶。”

冉冉喝斥着,“你闭住,你不是我奶奶,我是冉家的孙女,都是你,叶瑾棉才是你孙女,现在好了,冉家在叶瑾棉,在找叶瑾棉做鉴定,我不是冉家孙女的事情很快就被揭穿,都是你,一切都怪你,你怎么不去死,不去死。”

冉冉啪的一声挂了,爬在床上呜呜的哭着,她是冉家的小姐,她才是。

叶奶奶盯着黑屏的,这次是听明白了,叶瑾棉一定是知道了真相,所以才会逼冉冉,不,不行!叶老太太后悔啊,当初就应该弄死才对,她孙女就安全了。百镀一下“欠你一场盛世婚礼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小儿感冒药十大排行榜
宝宝感冒发烧反复是怎么回事
儿童发烧怎样退烧快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