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神奇的净颇梨之镜

2019-05-18 11:47:5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从前,在海南五指山的第二峰鹦哥岭下,住着黎族的一家人。这家有兄弟两人,哥哥叫阿乌,弟弟叫阿琶。阿琶小时候,颇得父母喜爱,娇生惯养。不料在阿琶十三岁那年,父母相隔三天就去世了。为了家中有个女人操持家务,阿乌就把他妻子丽沙从娘家接回家中过日子。黎族的婚俗,女子婚后是需在娘家住七八年有了孩子才能回夫家住的。

丽沙还没有孩子,她是一个人回的夫家。进门的第二天,她就开始对阿琶横挑鼻子竖挑眼,说他好吃懒做。其实,不是阿琶懒,而是他不会做苦活累活,他从小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长大的。他能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就不错了。阿乌原来就看不惯父母宠着弟弟,这下好,父母不在世了,他说了算,加上阿琶确实是“欠揍”,于是,他也对弟弟开始非打即骂了。

阿琶这下子是苦豆子煮黄连——苦上加苦,没有办法,阿琶只好学着下地干活,回家煮饭,就是这样,他还是讨不了哥嫂的欢心,被看作是“讨债的”、“人形饭桶”。阿琶正在长身体,饭量特别大。时间长了,脏活累活都是阿琶的,残茶剩饭也是他的,丽沙甚至嫌他住了正房,碍了眼,把他赶到牛栏里去睡。

吃不好、睡不好,天天干活都要累个半死,心情也不好。渐渐地,阿琶无心洗澡,某天晚上,他肚子上一阵刺痒,一阵乱抓以后,他发现浑身都是红色丘疹。第二天一早,丽沙一看到他就大叫一声“鬼!”这时,阿琶的脸也莫名其妙地肿了,眼睛成了一条缝。

丽沙就指着他骂道:“我前世欠你的?我养你,还不如养一条狗,狗还可以给我看门呢!现在倒好,把你养成了一个活鬼了,丢我们家的脸!”

阿乌听到妻子的叫骂声,赶来一看,更嫌弃弟弟了。他就拿定了一个主意,说:“按我们黎族的风俗,男女十四五岁就该出去住了,方便他们对歌找情人。”丽沙冷笑道:“笑死你们家祖宗了,这么丑的人,谁会跟他唱情歌啊?!”

按说,哥嫂应当给阿琶盖好单身少年住的“寮房”,配好生活用品,才能把他分出去独住的。可是,他们等不得了,直接一句话就把阿琶打发上山了。丽沙说:“你上山去守橡胶园子,饭我们会给你送的!住的地方,你自己看着办。”

阿乌听了,一挥手,十四岁不到的阿琶只好眼泪汪汪地往山上走去。上了山,四周只有风声,偶尔传来猿猴的哀叫声。饥肠辘辘的阿琶一边哭,一边喊着“妈妈”。哭累了,他倒在橡胶树下睡着了。

天黑以后,阿琶又冻又饿,醒来了,只有天上的几颗星星在望着他。嫂子丽沙说过送饭,却是一整天都没送来!到了半夜,远处还传来鬼哭狼嚎之声。阿琶吓得大气不敢出,缩成一团,躲在一棵树下熬过了上山以后艰难的第一夜。

第二天一整天,哥嫂依然没有送饭来。阿琶想明白了,哥嫂是巴不得自己死啊!死了,家财都是他们的,自己活着,还会分他们家财呢。这样一想,阿琶决定自救。他先去找了一眼山泉,喝了个够,又好好地洗了一个澡,将衣服也洗净了。然后,他去采了一些野果充饥。吃饱了以后,他找来树枝,又砍来茅草,搭了一个棚子栖身。

本来,阿琶可以下山回家吃饭的,但是他想开了,自己得了难看的皮肤病,在哥嫂眼前肯定更碍眼,不如自己在山上开辟小天地得了。

鹦哥岭上少年少女住的“寮房”和“隆闺”星星点点的分布着。阿琶在山上搭眼四望,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是很孤单,心情就好多了。白天,他看守橡胶林,活儿并不累,比原来轻松多了,虽然没饭吃,但山上野果多,泉水也好喝。

五天以后,阿琶的皮肤病突然全好了。阿琶就跑到一个“寮房”里,找相熟的少年借了打猎的用具,去猎兔子和鸟烤了吃。这样,生活问题解决了。

每天晚上,孤单的阿琶就对着树林说话,倾诉自己不幸的命运。第七天晚上,他刚躺在草地上,就来了一个身着直筒长裙的姑娘。月光下,姑娘身姿婀娜,眉目清秀。她一定是附近“隆闺”的少女,阿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他想,我都穷成这样了,还会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跟我对情歌吗?

姑娘主动开了口,说:“阿琶,我叫荆姑,是你母亲从九泉之下派来照顾你的。你母亲现在是在地狱的是非曲直厅当个小头领,对阳间的一切也了解。她得知你受苦,就安排我来照顾你。”闻听是母亲派来的使者,阿琶更激动了,他以为自己在做梦,可是眼前一切都是真的。荆姑随手还提着一大包银子,说给他成家用。荆姑含羞地说:“我愿意来这儿,就是想嫁给你,照顾你的。”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阿琶抖抖索索地说:“给我盖个房,买块地种就行了。娶媳妇还早,成家的事不急。”荆姑说:“若你哥嫂问起我来,就说我是远寨的姑娘,对情歌认识你的。”这个时候,荆姑是人是鬼都不重要了,只要她对他好,阿琶就愿意和她相处。阿琶太害怕孤单与苦闷了。

天亮以后,两人下山买这买那,回来后就盖好了一座像样的“寮房”,还备齐了食物和用具。晚上,两人真的坐在月光下对起情歌来。

阿琶唱:“什么山上树常绿呀?什么河里水常流呀?”

荆姑唱:“鹦哥岭上树常绿啊!清水河里水常流啊。”

阿琶再唱:“二八佳人在身旁,月如明镜光光照。”

荆姑接唱:“可怜今见亲夫面,人鬼相隔恨断肠。”

两人在山上对歌,可把山下的哥嫂急得一夜没睡好。本来,两人是指望阿琶死了算了的。没想到他还活着,听歌声,还活出个人样来了!

莫非,父母去世前在橡胶林里藏有财宝?财宝只有阿琶一人知道?两人越想越对。第二天一大早,丽沙就格外细心地准备了一篮子竹筒饭,满脸带笑地上山了。

哥嫂上山的时候,是上午八九点钟,这时阿琶正在跟着荆姑学跳竹竿舞。荆姑白里透红的脸上,散发出红苹果一样的光彩,长发如缎,身姿如柳。阿乌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觉得魂都被搜走了!而阿琶呢,穿着崭新的民族服装,皮肤光洁,眉眼英俊,哪里还有皮肤病的影子?

阿乌假惺惺地对弟弟说:“阿琶,你那天上山以后,你嫂子家就出大事了,她娘家房子烧光了,我和你嫂子去帮忙盖新房了,就顾不上你了!”丽沙听了,马上涕泪直流,诉说娘家的苦况。

阿琶听了,信以为真。再一看嫂子提着一篮子的竹筒饭来给自己吃,一下就感动了。荆姑上前拜见哥嫂。丽沙拿出长嫂如母的架势说:“等这季山栏(类似稻子的谷物)收割完,我们就去你家提亲,给你们完婚。”

阿琶听了,高兴得抱着荆姑转了一圈。阿乌见了,把头扭到一边去了。此时,他真恨不得把荆姑占为已有。

下山的路上,丽沙盘算着怎么掏出阿琶的财宝,阿乌想着占有未来的弟媳。两口子各怀心思,做法却是一拍即合。那就是害死阿琶!财宝不用去问弟弟了,挖遍橡胶林的地下就行了!荆姑,她到时就是一个孤身女子,将她关起来不放回家,她能怎么样?

过了半个月,山下的山栏成熟了,阿琶被哥哥催下山去帮忙,荆姑从不下地干活的,只以织锦绣花为业,她就守在山上看护橡胶林。割山栏要割七八天,临走时,荆姑给了阿琶一对绣花鞋垫,说想她时就看看鞋垫。

七八天时间转眼就过去了,阿琶没有上山。又过了两天,还是没有音讯。荆姑只好下山去找他。行到半山腰,她发现了阿琶穿的衣服,不过衣服都是碎片了。再走几步,又发现一些骨头和肉。在一个岩石后面,荆姑看到了自己送给阿琶的绣花鞋垫,鞋垫上还有血。

看来,阿琶八成是被狼吃了!荆姑双手合什,叫了一声:“净颇梨之镜,请还我善良的阿琶来!”说也奇怪,那些碎衣、骨肉就自动合在一起,在地上还原成了阿琶的样子。原来,净颇梨之镜,可以映照出一个人灵魂的过去和功罪,阳寿没到横死的善良人,还能复原身体,重新生活下去。

阿琶摸摸自己的头,坐了起来,说:“我回山的路上,不知被什么人从后脑袭击,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唉,我们下山去跟我哥嫂说一声,好叫他们放心。”

两人下得山来,阿乌一见弟弟,自己先发出了一声怪叫:“鬼来了!”丽沙愣了一下,说:“弟弟皮肤病早好了,不是鬼了。”荆姑合拢双掌,掌中出现一面“净颇梨之镜”,她把这面镜子对着阿乌的眼晴,镜子里出现了阿乌偷袭阿琶的情景。

阿琶侧过头来,正好看到了镜中的情景,不由得气得浑身发抖。他愤怒地质问哥哥:“你还是我的哥哥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这次下山,早就悄悄打听过了,嫂子娘家的房子好好的,根本没有被烧!你们想饿死我,没饿死,却还想要我的命!这是哪门子的天理?”

阿乌不服气地说:“爹妈肯定跟你在橡胶林里埋了财宝,要不你哪有钱盖房?哪有钱找荆姑对情歌?”丽沙就在一边点头称是。

突然,荆姑手心的“净颇梨之镜”射出一团火焰,喷瞎了阿乌两口子的眼睛。转眼,火焰又射到了他们身后的房屋上,顿时,一片火海。

阿琶惊叫道:“怎么回事?”

荆姑说:“这面镜子,是你母亲在阴间给我偷带出来的,能帮助善良的人起死回生,也能自动的惩罚罪恶的灵魂!”

一股清风吹来,阿琶和荆姑都不见了。传说他们上了鹦哥岭的最高处,过起了幸福的新生活。

女性癫痫应该怎么进行诊断呢青岛白癜风医院治疗费用高吗继发性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