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第466章游說臧霸上

2019-05-22 07:11:0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瀏覽:三國之北境之王正文卷 第466章 游說臧霸(上)(小說屋 )雖然說在《三國演義》里對臧霸的著墨不多,但韓湛卻知道此人非同尋常。臧霸之父臧戒為縣獄掾,因扼守律法不聽從太守之命私殺獄犯,被惱羞成怒的太守收押待罪。當時年僅十八歲的臧霸,得知父親被囚的消息,立即召集十幾名食客,前往費縣西山擊潰了上百衙役、兵士,殺死了太守,救出了父親。經此事跡,臧霸的孝烈勇名遍聞鄉野。黃巾起事時,流亡東海郡的臧霸,投奔了陶謙,被任命為騎都尉,在剿滅徐州黃巾軍的戰役中,臧霸是屢立奇功。可惜后來和陶謙反目為仇,便率自己的一幫親信上了泰山,在那里占山為王。特別是孫觀、吳敦、尹禮等人來投后,臧霸便屯于開陽一帶,自成一方霸主。呂布進駐徐州后,曾和臧霸兵戎相見,但卻沒有討到任何便宜。后呂布在部將高順的勸說下,與臧霸握手言和。建安三年,曹操討伐呂布時,臧霸等曾帶兵往助呂布。呂布被擒后,臧霸歸順了曹操,又招降吳敦、尹禮、孫觀、孫觀之兄孫康等人。曹操封臧霸為瑯邪相,對吳敦等人也予以重任,同時還將青、徐二州交給臧霸管轄。對這樣一個牛人,有機會招入麾下,韓湛自然不會放過。他等郭嘉說完后,望著對方問道:“奉孝,你覺得何人可以擔此重任,前去說服臧霸?”郭嘉淡淡1笑,隨后說道:“主公任命新投的王渾為太守,嘉覺得肯定會有人不服氣,若是讓他去勸說臧霸,只要能成功,自然就不會再有什么流言蜚語。”“若是不成功呢?”韓湛反問道:“那本侯又該如何安置他?”“嘉已經對主公說過,委任王渾為太守之職,不過是千金買骨。”郭嘉若有所思地說道:“假如他的能力真的有限,那么他的前程便會止步于此。不妨讓他擔任兩年的太守,再找合適的人來代替他便罷了。”韓湛的心里很明白,剛剛平定了青州,肯定需要一批官員去治理。但是自己手下能用的人有限,只能通過千金買骨的方式,來吸引更多的人投奔自己。哪怕王渾的能力不行,也至少要讓他先當兩年的太守,然后再找合適的人選來接替他,免得被他人說自己是過河拆橋。不過讓王渾一個人去泰山勸說臧霸,韓湛的心里卻很不放心。他想了想,對郭嘉說:“奉孝,周倉曾經在泰山占山為王,想必他對臧霸有所了解,不如就讓他隨王渾一同前往泰山,彼此間也有一個照應。”“周倉?!”郭嘉把這個名字重復一遍后,臉上露出了恍然的表情:“主公莫非說的是子龍將軍的那位親隨?”看到韓湛點頭表示肯定,他又接著說,“還是主公考慮得周全,那就讓周倉護送王渾前往泰山招降臧霸。”韓湛主張打定,邁步走到堂前,沖著外面喊了一句:“來人!”隨著喊聲,立即便有一名護衛走了進來,躬身施禮后問道:“主公有何吩咐?”“你速速前往城外的軍營。”韓湛吩咐對方說:“去把子龍將軍招來。對了,讓他來的時候,把周倉帶上!”“喏!”護衛答應一聲后,推出了大堂。過了兩炷香的工夫,韓湛便聽到府門傳來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他側耳聆聽了片刻,聽出至少是一支百人馬隊,猜想可能是趙云趕到了。果不其然,過了片刻,韓湛就看到趙云帶著一人大步流星地走進了大門,朝著正堂而來。進入大堂之后,趙云朝坐在正中的韓湛抱拳施禮,禮數周全地說道:“屬下參見主公!”“子龍將軍免禮!”韓湛一邊說一邊把目光投向了趙云身后的那人,看清楚果然是周倉后,微微點了點頭。“主公!”別看趙云和韓湛是結義兄弟,但在正式的場合,他對韓湛都表現出應有尊重和恭敬:“不知您招屬下到此,有何吩咐?”“子龍將軍,”見趙云都是一口一個主公叫自己,韓湛也不會當著其他屬下的面,稱呼趙云為大哥,只能用公事公辦的語氣說道:“本侯招你到此,是為了泰山臧霸之事。”“臧霸?”趙云聽到這個名字,不禁遲疑了片刻,隨后謹慎地說:“我軍剛剛取得了青州,兵馬疲憊,要取徐州的部分郡縣尚且費力,沒有必要在這種時候去討伐臧霸,畢竟他與我們井水不犯河水。”“子龍將軍,你搞錯了。”郭嘉見趙云誤解了韓湛的意思,連忙起身說道:“主公并不是想讓你去剿滅臧霸,而是打算讓人去招降他。”“招降臧霸?”趙云又楞了片刻,試探地問:“主公難道是想讓周倉去做此事?”站在趙云身后的周倉,見韓湛點頭確認了此事,不禁有些慌亂地說:“主公,小的能力有限,此去招降臧霸,恐會誤了主公的大事。”“主公。”趙云的心里也覺得周倉的能力有限,就算他和臧霸是舊識,但要想說服對方歸順,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話。萬一惹怒了臧霸,沒準還會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因此他幫著周倉說道:“周倉沖鋒陷陣倒是是一員猛將,可是說到讓他去當說客,勸說臧霸歸順,恐怕力有不逮。”“此次到泰山游說臧霸,主公打算派王渾前往。”郭嘉的眼睛盯著周倉,對趙云說道:“考慮到周倉曾經和臧霸打過交道,由他陪同前往,王渾游說成功的幾率要大一些。”搞清楚怎么回事后,周倉連忙上前一步,向韓湛表態說:“主公,小的曾與臧霸有過交往,一定會極力協助王先生,說服他前來歸順主公的。”“元福啊,”韓湛走到了周倉的身邊,將一只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對他說道:“此去泰山,假如臧霸愿意歸順,那自然是皆大歡喜。可要是他不肯,人各有志也不必強求,本侯只希望你和王先生二人能平安歸來。”趙云忽然覺得堂內好像沒有看到王渾和陳到,便好奇地問:“主公,不知王先生如今人在何處?”“城中的糧商可惡,家里糧食堆積如山,居然不賣給子義,差點害得子義及數千士卒,因為斷糧而喪命。”1提起此事,韓湛就滿肚子怒火:“因此本侯命王先生,派兵去查抄了城內的幾家糧商,沒收他們的家產,再將首惡之人在鬧事斬首示眾。”韓湛的話讓趙云倒吸一口涼氣,他遲疑半晌,才開口說道:“主公,能在城內開設糧店之人,應該都是徐州的豪強,您將他們如此處置,恐怕多有不妥……”“沒什么不妥的,”韓湛不等趙云說完,就打斷了他后面的話,擺了擺手說道:“若是聽任這些糧商為所欲為,那么別人就會以為我們冀州軍軟弱好欺,到時就更加會變本加厲。本侯明日便會命叔至和王先生將首惡斬首示眾,就是為了殺一儆百,讓那些本地的豪強看看,與我冀州軍為敵是什么樣的下場。若是再有人敢像欺負子義一般,對我冀州軍不敬,本侯不在乎再多殺幾個人。”太史慈由于擔心得罪本地豪強,在買不到糧食的情況下,只能選擇忍氣吞聲,委屈自己麾下的兵士,讓他們忍饑挨餓。若不是關羽張飛及時率兵前來救援,沒準就會全軍覆滅。從韓湛來到利城,他就始終處于忐忑不安的狀態,不知韓湛會如何處置自己。此刻聽到韓湛的一番話,他心中的大石總算落了地,原來主公不光不責備自己,甚至還下令殺掉那些糧商為自己出氣。想到這里,太史慈連忙起身,走到韓湛的眼前單膝跪下,感激涕零地說:“主公的恩情,某沒齒難忘。某的這條性命,從此以后就是主公的。不管刀山火海,主公但有差遣,某絕不會有半點遲疑。”“子義!你這是作甚?”聽完太史慈的這番話,韓湛連忙上前扶起他,笑著說:“本侯是你們的主公,見到你們受氣,卻不為你們出頭,還值得你們為我效力嗎?此事到此為止,沒必要再提。”小說屋

依偎看芈月小骨Pro携手《芈月传》大剧来袭一带一路采风活动回望近代舰船文化最新版小明和老师搞笑段子

北京地下管线已26年未普查 腐蚀管道带病运行
反腐分血统实乃荒谬之举
央行注销3家支付公司牌照预支卡领域成重灾区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