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女生

第十五章 少年心性

2017-11-14 15:18:58|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承翰半山海第十五章 少年心性 李闯王的感觉很好,第一次体会这种被众星捧月的感觉,李闯王甚至还有点飘飘然。
在胥正昌的要求下,在众多汉子的护送下,李闯王又回到了胥正昌的屋子,由于房子太小,只有大牛和胥正昌陪着进了屋,很快便有汉子送来了一把大椅子,摆在了屋子的正北方中央靠墙。
李闯王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胥昌正,大牛,胥裕琳便站在他面前候命,李闯王用他自认为最为威严的眼光扫视了一圈,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忽然,他一睥正躺在草堆上的贾夫人,假装咳嗽一声:“那个胥裕琳,要你煮的东西煮好了没有。”
“回少主,还正在煮。”胥裕琳忽然失声尖叫,连连往屋后跑去:“哎呀,要糊了。”
李闯王顿时觉得气势一泄,有点尴尬地咳了两声,对着胥正昌道:“你去,把本少主的包裹打开,再多煮一点,大伙儿今天都辛苦了,一起吃点!“
“哎呀,使不得,使不得!”胥正昌一听,连忙摆手道:“现在正青黄不接的,我等没东西孝敬少主,少主的吃食我们万万不敢接受,还请少主收回成命。”
“无妨,无妨!”见到胥正昌推辞,少年心性作祟,李闯王顿时豪气干云天:“我既是少主,按我说的去做便是。“
“哎!“胥正昌沉默良久,忽而无奈地叹了口气,打开李闯王的包裹,小心翼翼地从里面抓出一把橡子,又取了一小块虎肉,递给大牛道:”大牛哥,你去把这些煮了,等下兄弟们每人喝一碗。“
李闯王豪气未减,便道这点东西怎么够几十人吃的,但无论怎么说,胥正昌死活再也不肯多拿了。
“少主,请用膳。”胥裕琳端着满满一陶碗的橡子炖虎肉,小心翼翼地双手捧递给李闯王。
“先给你娘亲吃。“李闯王摆了摆手道。
“后面还有,后面还有!”胥裕琳连声道:“少主,请先用膳。”
“后面还有吗?”李闯王疑惑地看了眼胥裕琳,单手接了过来端在手上:“端来我看看。”
不一会儿,胥裕琳又端了个破陶碗进来,只见碗里孤零零地盛着一小块虎肉和几粒橡子,其余的全是汤水。
“胡闹!”李闯王把手上的碗一边递给胥裕琳,一边半真半假佯怒道:“你娘亲虚弱,要多吃肉。”
胥裕琳呆了呆,不敢去用手上的去换李闯王递来的碗,便求助般地向胥正昌望去。
“少主!”胥正昌立刻意会,拱了拱手坚决推辞着:“您请用膳,这些够我们吃的了。“
“罢了,罢了!”言毕,李闯王三步并二步走到贾夫人处,把碗随手放下,又朝着胥裕琳道:”你来帮我扶好你娘亲,我来替她推宫过穴。“
胥裕琳连忙把手里碗递给胥正昌,急急地扶起晕沉沉的贾夫人。
少主又要施法了,门口立马围过来一群汉子。
只见李闯王略一运功,随即双手翻飞,十指连点,那贾夫人本来就是一股气塞住心口,俗称梅核气,意思是如同被梅核卡住喉咙了一样,进气艰难,先前被李闯王施针一轮本已畅通,只待静休便可,无奈被胥正昌后面一闹,又自觉全家走上绝路,心生绝望,顿时外邪入体,那口气又重新堵回了。如果不是放心不下胥裕琳,恐怕早就撒手归天了。
李闯王施展开炎灸针灸术,因刚施过针,贾夫人的经脉还是开阖着的,此时只用炎灸便可。
李闯王便将赤焰术留在指尖,含而未发,随着指头在贾夫人身上十八处,依次点去,一丝丝真气也慢慢地渡了过去。贾夫人被塞住的心口便渐渐地又畅通开来,随着李闯王最后一指收功,如同应声而出一般,贾夫人长呼口浊气,眼睛也随之睁开。
门口顿时响起一片叫好声,这群汉子越发相信李闯王果然就如胥正昌所言,真乃张天师的小师弟了。
贾夫人病倒几天了,知道这事的村里人都在替她惋惜,这个时候病倒的人,都只有死路一条。但如今少主什么都没用,只是用手摸了几下,盏茶功夫便将贾夫人救了回来,有这等神仙手段的少主,他不是张天师的小师弟还会是谁。
“如不想我白忙,就把这碗汤肉,速速喂给你娘亲。”李闯王望了眼胥裕琳,指了指放在草堆上的那碗橡子炖虎肉。
“少主威武!”见到贾裕琳端着碗一口口地将橡子炖虎肉喂进贾夫人的口里,胥正昌知道贾夫人能进食,必定无大碍了,一激动,便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心悦诚服地感恩。
屋外的汉子也纷纷跪服,跟着大声地赞颂起来。
“无妨,无妨!”看着众多汉子跪拜,少年心性的李闯王顿时飘飘然起来,满面带笑地站到门口,四下抬手道:”诸位请起,诸位请起,还有没有人需要本少主来施法的,一并送来。“
众汉子顿时沉默,胥家岭上本来地势不错,人丁也兴旺,最多时全村连老带小都逾千人了,但去年一场战祸后,都几乎死绝,当真是十难余一,到如今整村满打满算。怕只剩下百来号人了。
加之去年冬天,天寒地冻,缺衣少粮,基本上病一个倒一个,倒一个就死一个。
现在如果说谁有病的话,全村人都是一种病——饿病。
“少主!”感到气氛有点尴尬,胥正昌连忙瘸着腿走过去:“没有了,人都被皇莆狗贼杀光了。”
话音还未落,那大牛提着一大桶汤水从屋后拐出来,水桶上还挂着二只水瓢。
望着围成一圈,一瓢一瓢轮着喝汤汁的汉子,李闯王对胥正昌招了招手道:“你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越说越激动的胥正昌,李闯王也搞清楚了他躲在牛角山的这一年,冀州发生的天大祸事。
原来,去年正在追杀自己的张角,突然接到因叛徒唐周的告密,京师的天罡方渠帅马元义已被车裂在市场口的消息,便觉得大事有变,立刻赶回了巨鹿,遣派亲信手持印信,星夜告知各方,提前起义。
二月,张角三兄弟在冀州烧起了黄巾起义的第一把火,并迅速占领了巨鹿,广宗,下曲阳等地区,顿时天下各方群雄并起,京师震动。朝廷马上召集义兵,派北中郎将卢植前来攻打张角,又派皇莆嵩,朱儁等人赴颍川等地镇压其他黄巾军。
五月,皇莆嵩击穿颍川,北上协助镇压张角,八月过仓亭时又击杀了天立方的卜己渠帅,这时北中郎将卢植也占领了巨鹿,张角等退守广宗。
六月,朝廷排董卓替代卢植,张角乘机在下曲阳大败董卓。
七月,由于皇莆嵩捷报连连,而董卓又吃了败仗,被朝廷任命其替代董卓,攻打广宗。
八月,张角击败皇莆嵩,但可惜的是当月张角因病离奇去世,地公将军张梁接过指挥权。
九月,皇莆嵩再次被张梁击败,这时打不过黄巾军的皇莆嵩这时却玩起了阴谋诡计。
........ 金地铁西檀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