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一拳厨神第九十三章视听盛宴

2018-11-08 17:10:5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一拳厨神 第九十三章 视听盛宴

于厨师而言,刀工算是最基础的基本功,但是却又是厨师最不可或缺的一项技能。刀工好的不一定能够成为顶尖厨师,但是每一个顶尖的厨师一定具备着顶尖的刀工。

吴笛现在所展现的刀工毫无疑问绝对足以位列最顶尖的那一批。在场的人当中,没有一个及得上,范浪不行,何莲也不行。

或许在他们的印象中能够在刀工上和吴笛相较高下的唯有同样从厨神堂毕业,现被奉为东沧厨神的岑罗,他们曾经有幸亲眼见过岑罗施刀,一如现在的吴笛一般,这种富有冲击性的画面配合鲜明的节奏堪称视听盛宴。

偌大的百人课室中,没有一个人出声,富有节奏的敲击声自吴笛手中扩散而出,如同一曲美妙的音乐,引起众人的共鸣,不知不觉的深陷其中。

时间一点点流逝,原本堆成小山般的食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当吴笛再次伸手向旁边的食材容器摸去时,却是摸了个空,百人份的食材不知不觉间已经尽数被吴笛处理完毕。

“咦,已经没了吗?才刚刚有一点感觉。”吴笛惊咦的说,顺手将手中的菜刀斩在面前的砧板上,终止这次的刀工展示。

节奏突兀中断,一众陷入其中的学员们这才纷纷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撼。

啪!啪!啪!

掌声响起中水回用
,而后迅速的连成一片,先前为了不扰乱吴笛,没有人出声。现在已经结束,众人自然要为吴笛先前的精彩‘表演’送上掌声,包括范浪在内,没有一个人在这一刻吝惜掌声。

“厉害啊,吴笛兄弟。”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种手速简直非常人啊。”

“不只是快,每一根成品都堪称完美。”

众人纷纷夸赞出声,反倒让吴笛难得的有些腼腆起来。要说刀工经验,吴笛确实没有多少,但是吴笛最大的优势便是他的快,无敌的力量赋予他的极速,还有极限的专注力。

吴笛的刀工没有多么华丽的技巧,只是纯粹的快与准。在不懂厨艺的外行看来,初始或许惊艳,但是长久下来就有些枯燥,但是在厨师同行看来,这种快与准才是最难得的。

华丽的技巧?那是什么?表演作秀还是为了掩盖刀工中的缺陷?终究不完美憎水岩棉板厂家

“哼,范浪,现在服气了没,如果吴笛正是其他堂派来捣乱的,那么为了练成这刀工还真是下了不少苦功。”何莲看向范浪说。

范浪此时的神色略微不自然,但是却没有多么的恼羞成怒,听着何莲的问话,范浪非常坦然的点了点头,说了一字“服”。

听着这回答,一众学员都是有些傻眼,范浪居然服了?这还真是破天荒头一遭。不过想到吴笛刚才那惊艳的发挥,众人皆是点点头,表示理解,实在没办法说不服。

“呀,还有几分钟就要到时限了。”一个少女惊呼一声。

“我去砂石分离机
,已经这个时间了吗?都快点收尾了,收尾了。”

霎时间,所有的学员都是齐齐回到自己的岗位,开始最后的收尾准备,一份份切好的食材待会都要装运移送到内院的饭堂,在那里进行统一烹饪。

虽然经过了先前的尴尬,但是范浪现在却是已经调整过来,作为导师不在时候的负责人,开始有条不紊的指挥众人。

而何莲在知晓吴笛和项成两人还没有选好宿舍之时,主动为两人带路。

“吴笛,项成,希望你们不要太介意,范浪其实人不坏,只是有时候会钻牛角尖,而且他心里有阴影来着。”何莲说。

“嗯”吴笛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本来就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过。

项成虽然没有吴笛这样的心境,但是倒不至于因为这点小事而怀恨在心。

“那就好。”何莲松了口气,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吴笛,说:“虽然知道不该问,但是我无论如何都想知道吴笛你的刀工到底是怎样练成的。”

“啊?”吴笛愣了愣,挠了挠头,道:“可能是附赠的技能吧。”

“……”

“……”

何莲无语,项成也无语。然而吴笛还真就没乱说,这还真是无敌的力量衍生而出的技能。

“好了,我们到了,这里的房间已经挺长时间没人住了,可能需要打扫一下。”说话间,何莲已经带着吴笛两人来到住宿区。

“嗯,我的房间就在这边过去第三间,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直接来问我。”何莲指了指右手边方向的某个房间说。

“那就劳烦了。”项成说。

何莲挥挥手向吴笛道别,而后便是沿着来路回去,而吴笛和项成则是推开这件尘封已久的房间。

果然,需要打扫。

……

另一边,收到通讯符召唤的吴月半一路展开极速向内院第九灵山飞奔,从山间的小道拾级而上,在山顶的大青石见到飘然若仙的慕青竹。

“青竹姐,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啊。”吴月半擦了把额上的汗水,问。

慕青竹莲步轻移,走到吴月半跟前,注视着他眯缝的双眼,说:“你带着吴笛把慕青山打了?”

吴月半先是一愣,而后立马回过神来,虽然当时在场的人当中能够认出吴笛的没几个,但是对他这个逍遥榜三十的名人总是认得的。

消息一传开,像慕青竹这样为数不多的知情者当然能够第一时间联想到一击重伤慕青山的猛人是谁。

除了吴笛,还能有谁,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慕青竹询问自然不是为了这个替这个族兄讨公道,而是在为吴月半,在为吴笛担忧。慕王族毕竟不是一般的家族,身为王族中人,慕青竹深知王族的恐怖,也深知他们不会善罢甘休。

事实也正是如此,当奄奄一息的慕青竹被送回慕王府后,顿时在慕王族掀起轩然大波,从目击者的描述当中,慕王族中人自然第一时间便是猜出动手的人是吴笛这个他们现在正在拉拢的‘资源’。

一时间,慕王族分化成两派,一派是慕青山这边的直系,要雷霆出击,拿下吴笛,为慕青山报仇,同时维护王族的尊严,而另一方则是包括慕宏在内的和派,认为拉拢吴笛的意义无比重大,不能妄动。

两边各执己见,最终自然是讨论不出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慕青竹一脉虽然表面上没什么动作,但是暗地里却早已经在调兵遣将,安排死士准备报复,甚至还轻松了一个辈分不低的老家伙。

第九灵山,慕青竹从吴月半口中得知吴笛现在就在内院,而且是在厨神堂进修厨艺的消息之时,也是有些发呆,发呆过后,慕青竹绝美的脸颊忽然漾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让吴月半一阵狐疑。

然而还未等他询问,通讯符又是急促的闪烁起来,这一次找上来的是夫子徐三通。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