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大宋第一太子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两个大臣遇刺

2018-11-09 18:33:3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大宋第一太子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两个大臣遇刺

“曹将军,是我管教不严,得罪了尊夫人,这点小小的礼物,是我给尊夫人赔罪的,请曹将军一定要收下。”石守信来到了曹彬的府邸,来道歉来了。

曹彬的脸色依然不好看,虽然石守信,当初的官职比他的,现在名义上的官职也比自己大,但是曹彬一点也没有给他面子,自己也是一个男人,有的时候就是要有骨气,自己的老婆被人欺负了自己要是就这样算了的话,那以后自己还怎么混。

石守信拿出来的是一个稀世罕见的夜明珠,皇宫中也没有,只有他的手中有一颗,这一次要不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他也不会拿出来的。

“曹将军小孩子不懂事,还请勿怪,放心等他回到家中的时候,我一定好好管教,我这就告辞了。”石守信看出来了曹兵是一点兴趣没有,所以他直接的离开。

曹彬也没有说什么,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有说,而石守信将那颗夜明珠留下了,曹彬也没有说不收,更没有谁要收下。

“这颗夜明珠就是皇宫中也没有,整个大宋恐怕就只有这一颗吧,根据我们的消息,契丹攻入汴京得到了大唐的夜明珠,恐怕就是这一颗吧,怎么到了石守信的手里?”曹彬看着这颗不凡的夜明珠,看出来了一些端倪。

曹彬没有说什么直接将这价值不菲的夜明珠送到了皇宫大内,看看这颗夜明珠到底是什么来历。

“主人,听说小少爷是太子给关到了素衣卫的大牢,我,并且下旨说谁都不能要去见他,看来少爷要受一点苦了。”

石守信走出来了曹彬的府邸,他身边的管家小心翼翼的说道。

“哼,这个逆子在关键的时候惹事,曹彬是赵旭身边的红人,而且手中有军权,我们谁都不能小觑,这个逆子在这个时候居然去招惹他,让是他吃一点哭也好。”

石守信好像知道自己的儿子一定会受苦,但是却又不在乎似的。

“希望今夜是一个好的天气。”石守信输了义军没头没脑的话,让人不明所以。

汴京是一个商贾云集之地,更多的是官员的聚集地方,毕竟这里是大宋王朝的都城。

在汴京的东边,称为东城吧,有一个地方占地不大,也有数十间房屋,显得很是气派。

而且在府门口站着两个仆从枪柜
,一双眼睛瞄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这里是当朝户部尚书窦仪的府邸。

窦仪一部的尚书,他为人比较低调,住在这个地方要知道这里住的一般都是普通的百姓,要不然就是商人,但是窦仪不在乎。

“真是怪了,我这这几天,总是有人不时打量着府里,好象做贼似的。”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其中的一个看门人说道。

“不用担心,我们家老爷可是当朝的重臣谁敢在这里放肆?”另外的一个看门的说道大清铜币拍卖

“也是,我们窦家在汴京也是一个显赫的家族了,这这一点谁不知道,谁敢在太岁的头上动土。”

窦仪不知道自己的下人在嘀咕什么,他今天是有点高兴,因为银行刚刚开设不久就已经看到了效益,仅一天,这国库就增加了一万贯,虽然这些都是别人存起来的,但是这些钱却实实在在的在国库中了。

窦仪笑呵呵的嘀咕起来:

“这是一个好消息,我这就去见陛下,让陛下好好的高兴一下。”虽然是晚上了,窦仪还是想去见皇上,告诉他这个消息。

“对了,我还要去就见一见赵普大人,他对银行不是十分的看中,现在让他看看他错了。”

他和赵普的交情非常好。对这个知交,窦仪和赵普还算是好朋友。

窦仪和赵普的家不算近也不算远,窦仪坐着马车去了赵普的府邸,没多久就到了赵普府前。

窦仪掀起窗帘,打量着赵普的府第,笑道:“赵普现在是宰相应该在忙着处理政事,走我们进去吧。”窦仪对着自己的仆人说道。

正在这个时候不和谐的声音传到了窦仪的耳中:

“是你先撞的我”

“你先撞的我”

在距离赵普府邸不远的地方有人正在争吵,这让窦仪也是纳闷,到底是这么回事?

“停车”窦仪吩咐一声。

车奴手中马鞭一挥,马车停了下来。窦仪推开车门,走了下来。上前做起了和事佬:“二位壮士,何事争吵?”

“他撞的我”

“你撞的我”

“呵呵”窦仪一串畅笑声响起:“二位壮士,不就一点小事嘛,何必争执呢。听我窦仪一句话,各退一步。就此了结。”

“你就是窦仪窦大尚书?”一个壮汉打量

“正是在下”窦仪没想到两个壮汉都听过他的名头,大是舒畅,捋着白须。

“等的就是你”一个壮汉嘴角一裂,手中突然多出一把短刃,时着窦仪就刺了过去。

“有刺客”。窦仪的反应极快,忙闪身。

可是,他哪里闪得开,给壮汉一刀结结实实捅在左胸上。

“你去死吧”另一个壮汉飞起一脚,把窦仪踢飞。

窦仪好象腾云驾雾一般,摔在地上。嘴里吐出鲜血,问道:“我与你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们为何要杀我?”

“无缘无仇,就不能杀了?。一个壮汉咧嘴一笑:“有人的人情比天大,只好借你的人头一用了”

“快,有刺客”赵普府里冲出一帮佣人,提着刀剑棍棒,赶来相救。。走”。两个壮汉一使眼色,飞也似的去了。

“窦大人”赵普也听到了外面的喊叫声音,本来他就想出去的,此时看到窦仪被人给刺中了,立刻大叫了一声,。

窦仪是他的知交,窦仪遇刺。他自然是耍来救的。更别说,还是在他的府前遇刺,赵普惊惶不已,踉踉跄跄的冲了过来。

“窦大人是一部的尚书,竟然有人敢行刺,还有没有王法?”

在赵普还没有到他的面前的时候,直接抱住窦仪,并且悲痛的大声唤道:“窦大人窦大人”

但是窦仪并不认识这个人呀,这是谁?

“窦大人。窦大人”赵普急匆匆过来,一把抢过窦仪。

赵普这个时候也赶了过来,来到窦仪的面前了,此时原本抱着窦仪的那个人手中突然多出一把短刀,对着赵普就刺了过去。

“小心!”窦仪瞬间明白过来,用力一挣,赵普一个趔趄,这一刀没有刺中,却刺在窦仪胸口。

窦仪遇刺,已是死多活少,再挨了这一刀,眼珠翻白,他在最后还想做一件好事,所以他吼道:“则平兄,快走工地自动洗车机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