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焚天剑帝正文第一卷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风鬼

2018-11-15 19:01:1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风鬼出鞘

秦冲颇为吃惊,向晚晴做出这个决定可是冒着极大危险的,虽然她跟重禄康有些交情,一旦剑落入了他的手中,那可是绝对要不回来的。

她敢于这么做,对秦冲给予的信任不言而喻,其实两人在今晚才刚刚认识,连两个小时都还不到,大概连朋友都算不上,她竟然可以做出这样大胆的决定。

估计对待她非常信赖的人,都未必做得到。

秦冲的目光忍不住看向她。

向晚晴微微一笑,“我说过,会帮助你达成所愿的,接剑吧。”

她说着伸手向试剑台上一抛,秦冲飞退一步接住,凑近她打趣道:“如果我输了,你怎么办?想过没有?”

向晚晴眼睛滴溜溜地一转,“你要是敢输的话,那就到我家里的做护院还是铸剑的仆工,给我干活十年,算是赔偿,你怕了没有?”

“怕死了,那我等会可真的要拼命才行呢。”

向晚晴嘻嘻地一笑,“骗你的!你不用感觉那么有压力,反而影响接下来的战斗,如果你输了的话,那就算我看走了眼吧,我一贯都很相信自己的直觉。这把剑始终没有人能够拔得出来,其实说起来对于我而言也没什么用处,我父亲对这把剑其实是非常憎恨的,我的爷爷就是因为炼制它才死的,人们谈论到它,都是有关于它的神秘,甚至很多人觉得这把剑并没有什么太强的破坏力,我只是很想看到它被人拔出来而已,是我看中觉得有可能的人也好,还是送给康叔叔,由他来找这个人也罢。”

秦冲点了点头,“我记得,你不是说这把剑是你的陪嫁之物吗?那自然是非常贵重的,怎么你好像说的它变得可有可无了呢。”

“也许今后我永远都不嫁人呢。”向晚晴说的倒是很认真,“我不愿为嫁而嫁,外界有一些压力在逼着我去嫁给谁,我宁可孤独一辈子。”

“倒是个多愁善感的姑娘,你也不必为这个发愁,剑盟已经占据了西都,不久之后就要爆发一场大战了,现在谁还要闲心思在这个当口去结亲。”

“你说的也对,不过我听说剑盟首领是个百年一遇的剑道高手,康叔赠予手下的那把黑剑,落到他手上便威力无穷,说不定我家传的这把风鬼剑,他也是驾驭得住,可惜他是敌人……”

秦冲不再说什么了,耐心等待着对剑被请到这里来。

霓筝一直都在关注着两人这边,向晚晴这个大胆的举动,让她不得不产生一些遐想。

胖子官员就坐在旁边,让她想要说几句话,也只好憋住了。

很快管家进来了,那对剑落到了干乾的手上,天君剑造型颇为精美,金颜色充满气势,宽刃长柄,而天女剑呈现出天青色,剑刃比较细和薄,一轻一重。

干乾一手一剑,单剑双剑都能驾驭的非常好。

“让你久等了,现在可以开始了。”

“来啊,我已经准备好了。”秦冲握住剑鞘横在身前真空镀膜机

秦冲伸手握住剑柄自然试过,将剑成功拔出来,确实有一些松动,但是那股排斥力对于他而言维娜芬有效果吗
,也没有例外。

“你就用一把剑鞘来跟我交锋吗?”干乾这是明知故问了,心里头其实是稍微松一口气的。

“正如你所见,也只好如此了,你手中的这对剑锋利无比,但也不要小瞧剑鞘,它至少一个好处,那就是足够坚硬,无锋胜有锋也是大有可为的。”

“大有可为?好好好,那我可就丝毫不想让了!”

干乾看到这一次大人下了血本,非赢不可,自己在兵刃上其实占据了很大的便宜,一出手就毫不留情。

他的双剑来回横扫,交织成一道密集的火力,攻的太快,剑气已经开始若有若无地显露出来。

秦冲采取先守后攻的策略,看得出来干乾对这对对剑比较熟悉,私底下可能用了很多次,而风鬼剑他这才才触碰。

要命的问题是,一但用力的话剑体就会产生一股排斥力,会影响他出手的速度、力道以及方向,这个是非常要命的。

所以干乾越攻越顺手,压制的秦冲都快透不过气来。

秦冲躲闪的颇为狼狈,上一场他是胜者,这一场突然表现的有点不像是自己的一样。

向晚晴最为清楚,是风鬼剑自身给他带来的麻烦,既然提防对手的攻击,手上的剑又是一副随时要脱离掌控的样子,这情况可谓是糟糕透顶。

强大的剑武者,可以很快地习惯它,甚至镇压它。

向晚晴有这个自信,只要撑过前面这段难熬的过程,后面不无反败为胜的机会的,当然了,她最期望的是剑丑可以拔剑成功,以剑以干乾的对剑。

干乾很快也看出了这一点,心里简直乐开了火,这样的好机会若是再不把握住,那可真的是太可惜了。

他将力量陡然再增强两成,身体快速地转动起来,双刃不时地交叉发出弧形斩锋,“双弧贯日!破!”

他太想赢了,用出了在战场上才会启用的剑术。

秦冲施展出了月环护体,两人均是在旋转着擦身而过,一个全力在攻一个全力再守。

噗噗噗噗好几道都轰在了剑鞘上,秦冲被震得不断地倒退,这样下去至少要输,他的武器本来就处于劣势,黑暗雷火又不敢放出来,实在是吃着太大的亏呢。

饶是他实力强横,被这么多限制的条件一套住,也明显是有些不低。

秦冲不断倒退,干乾乘胜追击,力量挥洒自如,从原来的两成已经逐渐提升到了六成,剑气的数量陡然增加,秦冲身体爆出好几道血口,开始受伤了。

众人以为他的力量也会相应提升上来,结果却令人大跌眼镜,他们自然不会明白秦冲的苦衷。

“别想骗我!你一直都在保留实力,若是还不用出来的话,胜负很快就要见分晓!”干乾大声道,朝前急冲,“让我尝尝我的蛟龙翻江击!”

干乾双剑劈出花生榨油机
,剑气交织成了一个蛟龙形状,飞跃而起朝着被逼入角落的秦冲坠落下来。

他要么防御或者还击,要么就跳下试剑台认输,没有别的选择。

“胜负已分!”干乾已经提前宣布了结果。

秦冲被打出了火气,他更多的火力倒不是来自于对方,而是来自于这把剑。

它不帮忙也就算了,还总是帮倒忙,握在手上有如骑在一头暴走的魔兽身上。

秦冲的倔脾气上来了伸手死死地握住剑柄,倒是要瞧瞧剑鞘里面藏着什么鬼东西!

“啊啊啊啊啊!”

他忍不住大吼起来,将力量都用在拔剑这个动作上,完全也不理面前的攻击,和这把剑叫板上了。

嗡!

秦冲感觉到剑体在松动,慢慢地在滑动,青色的剑身露了出来,它一离开剑鞘,便疯狂地吞吸力量,顺势朝前一斩!

噗的一声!

一道青色剑影贯穿干乾释放出的剑,将对方的攻击击破之后,继续向上飞,轰的一声屋顶炸出了一个大洞!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