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琉风之血第五章冥亡血杀

2018-12-06 17:59:4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琉风之血 第五章:冥亡、血杀

也许是猜到了谢梧的心里在想些什么,洛英嫣然道,“其实云罗帝国在烟云大陆上,充其量只能算作个南方的小国。真正的大国,也就当属中州了。”

“云罗帝国,在千年之前,曾经是中州的一部分领土;直到后来、才独自成一国,从此脱离中州的管辖。当然到现在,两国的关系都是比较友好的,一个原因是贸易的需求,还有一个原因……”

说到这里,洛英停顿了一下,复而又接下去说,“那就是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兰洛帝国!”

洛英的每一个字音都铿锵有力,与刚才那种幽柔的声音不同。

谢梧心下一惊。虽然少女的表情没有多大的变化,但是他可以很清楚地听出,隐藏在她的言语中的、那种愤恨。

难道她跟兰洛帝国之间有什么仇恨吗?谢梧飞速地联想着。老实说,他自己对那兰洛帝国也没有什么好感。

把自己这样一个只有十来岁的小女孩关在监狱里,昏头黑日。做此等事情,兰洛帝国还有人道吗?

不过既然眼前这少女对兰洛帝国是这种情感的话,那么也就足以说明她不是兰洛帝国的人了。一想到这里,谢梧便安心多了。

和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同行才是正理啊。

“不好意思,”洛英礼节性地微微一躬身,“刚才说到其他事情上了。”

“没关系,”谢梧连连摆手,他可承受不住这种礼节。“倒是我还没想好要到云罗帝国的哪个地方呢……”

洛英直起身,一双无瑕的碧眸眨了一下,“公子难道没想过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先在谭山镇扎住脚吧韩国生发

“谭山镇在金跃森林的东北边缘外,距离此地有六七百里路。若是普通人的话,在金跃森林中穿行,估计需要半个月左右的时间,但是……”

洛英的碧瞳一弯,微笑而若有所指地说,“谢公子应该不是普通人吧?”

谢梧一怔,他自己当然清楚他不是一个普通人。这具身体不仅拥有变态的反应能力、超强的平衡感,更是曾被那兰洛帝国关押在大牢里视为重犯,不见天日。

还有血琉璃所说的一番话废旧金属回收
,谢梧至今都没能搞清楚其中的含义。

可问题是,眼前的这少女于自己的相遇,到现在也不过是半个时辰――怎么感觉她对自己的了解,就好像是自己的青梅竹马一样?

……呃,现在用“青梅竹马”这个词好像不合适了一些。

见到那黑色风帽之下,不再传出任何声音,洛英便知道了她的猜想是正确的。其实她在问这个问题时就已经有了七成的把握。

毕竟……血杀,最了解你的还是我啊。

“既然这样,那么,”洛英收起了笑容,平静地道,“谢公子有没有把握,在尽了全力的情况下,三天之内到达谭山镇?”

“三天!!!”谢梧睁大眼睛,差点惊叫出声来。

三天,这是什么概念?六七百里路,要在三天时间之内走完,平均每天至少要走两百多里路,也就是每天一百多公里的脚程……那也意味着,自己的平均速度至少要达到二十公里每小时!ps:当然是已经除去休息吃饭睡觉的时间了!

二十公里每小时,四倍于常人的步行速度,相当于一匹快马竭力飞速奔跑的速度……好吧,这种不眠不休的速度就算是自己的闪掠之速也是完全比不上的啊!

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玩笑,更何况眼前这位少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如此的平静。

难道说……谢梧想到了一种可能,双眼瞪大。

“嗯,”洛英轻点了一下头,雪白洁净的脸上擒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淡笑,像是看破了谢梧此时心中的惊骇想法。

“我最快的速度,一个人――三天。”

三天……这两个字、从少女的口中说出来,是如此的自然,自然到了极点。可又有谁知道,黑色风帽之下,谢梧的脸色正剧烈地变幻着。

这个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女,好像比自己还要厉害强悍啊……

“咦?”兴许是站了一会儿,没有再听到从黑色斗篷下传出声音,洛英轻咦一声,眉间微微蹙起。“怎么了,谢公子氯酸钠价格
?”

怎么了――听到这三个字,谢梧的嘴角有些发抽,不过他还是摆了摆手,有些僵硬地发声道,“没……没什么,对了,三天的话、会不会……”

似是察觉到了谢梧的为难之意,洛英便知道他已经误解了自己的意思,尴尬地说明道,“谢公子,我不是这个意思。英儿知道谢公子不可能在三天之内穿过这片金跃森林的;只是想要告诉公子,让我同行,是不会拖你后腿的。”

“那我岂不是成了拖后腿的了……”谢梧低声嘀咕着。

“呵呵,”洛英掩唇轻笑着,“怎么会让谢公子当后腿的呢?我会尽量把速度压制到与谢公子一样的地步,这样一路上若是遇到什么危险的话,也可以互相照应。”

互相……照应……谢梧沉默不语。

他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

“就这样决定了。”见风帽之下不再发出任何声音,洛英便自作主张地决定了。“明天便正式出发。”

咦?不对!

“……等一下!”谢梧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连忙说,“我还有问题要……”

说话说到一半,谢梧竟然张口结舌地说不出话来了。

他清楚地看见,清亮的月光之下,眼前的这位青发少女,嘴角上挂着一抹神秘的微笑。

那双碧色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幽白的颜色。没有半点情感温度。

背后的那条小河,河面上生成了一道道的涟漪,将映照在上面的宁静月光给打散。

“忘了……你不应该知道的一切,”洛英幽白色的双瞳一动不动地与谢梧对视着。樱唇轻启,犹如在下达着命令一样,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

“血杀者,谢梧。”

谢梧的黑色风帽之下,一双血红色的瞳孔、逐渐涣散,黯淡了下去。他半张着的嘴,也开始闭合上了。

没有反应,一袭黑色斗篷、就这样静静地站在了洛英的面前,像是一具没有意识的傀儡般。

“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洛英神色平静地道,“我以‘冥亡者’的身份,命令你――”

“安睡吧。”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