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迷途第一季第一百零七章眼中的世界

2018-12-07 22:07:3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迷途第一季 第一百零七章 眼中的世界

得知兰斯和兰纪雄起了冲突,被打成频死重伤,恩雅心急如焚地跑来。见他躺在床上,似乎没有生命大碍这才放下心来。

“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和那人起了冲突?”

兰斯不语,甚至没有看恩雅一眼,双目无神。

“你倒是说说啊,你不说我们又怎么知道?又怎么能够帮你?”恩雅急了,见兰斯仍旧这副样子,气得甩袖而出,赌气地在门外停驻也不离去。似乎是不甘心,她又怒气冲冲地跑进来大声咆哮道:“这算什么?这算什么?你什么都不肯说,有时候心里有什么想法也不跟我们说了,就像那次你一个人涉险去采集紫阳花一样。为什么啊,明明是无所不谈的同伴,明明是相互依赖相互信任的同伴,何时变成了这样呢?他是这个样子,你若也变成这个样子的话,我又该怎么办?”

恩雅哭着跑了出去,这么久憋在心里的委屈以这个时机迸发出来。天邪有什么事总是想着一个人去承担,一个人去解决,不想把他们牵扯其中,不想让他们步入危险。如今,兰斯也慢慢变成这样了。如此下去,他们三个人的关系将会渐行渐远。她再也不想看到欣莉那样的悲剧出现在眼前而无能为力。如果真有那种时候,至少让她倾尽所有力量,那样她才会甘心啊。

恩雅负气跑开后,兰斯伤痛地闭上眼睛,轻喊:“对不起。”即便伤害着同伴,他又如何能把兰纪雄那些不堪入耳的话跟大家说出来?

恩雅已经忘记自己上一次发这么大火是什么时候了,或者长久以来她没有再动怒过。这一次,她却再也忍不住了。

“你应该很清楚才是,他既然不愿意说,就一定有他难言的苦衷,你又何必这么逼他?”名天青叹息道。

“我不是逼他,我只是……。”

“只是觉得心里犯堵?让我猜猜,曾经无事不谈的同伴忽然有一天有了自己的秘密,不愿意和你分享了。这种感觉就像你的东西被人独吞了一样?但是,再牢固的友谊,也是应该有私密的。有时候真正关心一个人,并不一定是帮他做些什么。我们可以依赖同伴并不是意味着任何事都要依赖同伴,有朝一日离开同伴后,岂不是一无是处?但是,原谅同伴,体谅同伴,支持同伴却可以成为同伴源源不断的力量。即便有朝一日你们分开了,但是你们的心还是在一起,这才是同伴真正的羁绊啊。你这么逼着兰斯,只会让他更痛苦罢了。”

“我……。”

“当然,你只是关心则乱罢了。当然,真正的同伴也不会因为这点矛盾就分散的。所以啊,你还是回去吧,这种时候若是没有人站在兰斯身边的话,他就真的是孤独一人了。”

恩雅深吸一口气,心中有所愧疚。想不到名天青一个局外人却能如此通透,这也许就是兰斯这些日子经常于他走动的原因吧。名天青就像一位经历人世的智者,能教会他们许多东西。

“多谢。”恩雅敬佩地行礼,差一点她就铸就大错了,不过好在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看着又匆匆跑去的恩雅,名天青低眉沉吟:“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回头路是否都是这么容易呢?”

“你都这么说了,为何不听听本大人的这个局外人的意见?”天丫头打着哈哈出来,似乎刚睡醒,眼睛还朦胧着。

“那么你的意见又是?”

“回头路嘛,自然比坎坷路和未知路好走一点。都说好马不吃回头草,真的是这样吗?回头吃过的草还可以再长出来,走过这一路的马儿定然知道哪里有好草可以吃。可一直往前的话,吃到一处山穷水尽之地还不知道回头,可就没有机会了。”天丫头淡淡道。

“可一直反反复复地徘徊那片寸土,总有一天会乏味的,又怎么能吃到更加美味的草?”

“可万一吃不到更好的草只能喝西北方呢?”

“这世间的美好本就不是不付出代价就可以得到的。怕疼的人终究坚强不起来。有付出不一定有收获。没有这种觉悟的人,怕是输不起呢,而可笑的是输不起的人大多都赢不起呢。”名天青眯眼笑道。

“咦?比起那几只迷途的羔羊,你似乎清明点呢。不过,你见过一种局没有?就是到了最后,没有赢家,全部都是输家。即便如此,你也要继续吗?”

“即便如此,我仍会继续。”

“呐呐,本大人可没时间评论你是执迷不悟还是意志坚定,那只小羔羊好像又撞破了头呢,本大人可得去火上浇油一把才是,嘻嘻。”天丫头兴奋地往兰斯房间跑去了。

恩雅前脚一走,天丫头便往里面探头进来,看到全身上下包满了布带的兰斯顿时来了精神。她故作老沉,一脸多愁善感,踱步徘徊在兰斯门口,深有感悟地吟着不知名的语句:“瞭望天空,是垂死而暗淡的星辰。阔步,徘徊在腐朽的大地。于迎来晨色的潮湿之前,等待了怎样的一线曙光?迷失了方向,梦的天使又该飞向何处……。”

“桌上有水果哦,你没看到吗?”兰斯无奈,这个小姑娘没事就喜欢来欺负他,还偏偏是他不能动的时候。本来不想打断她那陶醉其中的歌颂,可是终究还是受不了她那副不伦不类的模样。也许,一个小丫头在你面前装深沉和老沉是一件好笑的事,但兰斯却觉得自己好像比她更幼稚。

“哎哟,你怎么不早说啊。”天丫头一改前态,嬉笑着跑进来,拿起一个大梨子在身上擦了擦便一口啃下去。她一个人津津有味地吃完了一大篮子说过,才犹意未决地打着饱嗝:“真是的,有这么好吃的水果竟然藏着不给本大人享用。呐呐,你这家伙是不是喜欢躺在床上?这才蹦跶没几天呢,又瘫上面了。”

“天地良心,我其实最讨厌的一种状态就是躺着或者不动。”兰斯知道她定要来挖苦自己了,正巧连个解闷的人都没有,便和天丫头说起话来。他本是性子活跃的人,熬不住寂寞的。

“你看看外面。”天丫头几个蹦跳之间到兰斯床上,丝毫没有顾忌他是重伤的意思,坐在他胸口上两手扳动兰斯的头看向门外。

“啊,你干什么呢?碰到我伤口了。”兰斯恼怒,想过天丫头会折腾他,却没想到她会来真格的。

“嘘。”天丫头示意兰斯别说话,一脸神秘,两手捏成两个圈,框在兰斯的眼睛上:“现在呢,透过你的眼睛,你所看到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

什么样的?如果仅仅只是看向门外,远处是山,更远处是天边。近处是花池,有飞鸟,有锋蝶。可是,她所指的又是什么意思?如果是深一层的意思,兰斯不知道。他说理解的世界,充满了不公平,有太多的苦痛和无奈。而能够幸福的人,寥寥无几。

但是,他并不想说这些,扭开头脱离天丫头的手,努嘴向前:“不就是那样?”

“你眼神也太差了吧。”天丫头指着天空中的一个极为细小的黑点:“看到没?那是苍鹰。”

“咦,还真有啊。真亏你能看得到。”兰斯惊道。

“哼哼,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天丫头得意洋洋地拍拍手:“那个家伙看似高瞻远瞩,凌驾于万物之上且自由自在,殊不知却一直在原地徘徊。就在刚才,它还向本大人求助呢。”

知道天丫头是在扯淡,不就是一只正在狩猎的苍鹰吗?依着兰斯的本性,顺势跟着胡扯:“它说了什么?”

“它在问本大人,路在哪里?”

“你怎么回答的?”

“路就在脚下啊。明明有一双脚,为什么一定要依赖翅膀?”

“咦?”兰斯奇怪了,翅膀比起脚不是更好用?

天丫头“啧啧”道:“这你就不懂了吧。它要是不下来,本大人怎么能吃到美味的烧烤?”

兰斯一脸黑线,想着她又来忽悠自己什么大道理呢,原来这才是真心话啊。

“本大人忽然想起厨房那老头今天又要开小灶了,吃着住着用着主家的,却还那么自私,无耻小人。”天丫头含恨着走到门外,兰斯不禁好笑,人家又不是你的仆人,你生气个什么?现在又去打秋风了吧?哦不,对于那老厨师来说,她应该是属于打劫的那种。

天丫头出门抬头看向天上:“你所看到的世界便是这样吗?有限的可知加固在无限的真理之上就会出现千奇百怪的大道理呢。翅膀解放了肉体,却会囚禁心灵。而脚踏实地,却能解放你的心灵到无限的天空中。身在迷途的你,或许想要一双翅膀飞出迷障,但是,那只是逃避眼前的障碍啊。”

为什么一开始要脚踏实地?因为一开始就走捷径的人,遇到坎坷就走不过去了。而一开始就走惯了坎坷的人,无论是捷径还是坎坷路,都能一路顺风。该走的路省不掉,该吃的苦逃不掉啊。

天丫头打着哈欠:“翅膀被人折断了,那时候可不就得依靠一双脚了嘛。”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