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天边射星二十三章白葱分

2019-01-14 11:11:0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天边射星 二十三章 白葱

室内的暖空气与室外的冷空气剧烈地交换,野蛮人被寒风刺醒过来,下意识地抓住巨斧,朦朦胧胧地望着鼠人和盗贼:“有、敌人?”

“这气味……该死,那猎人和女镇长都跑了?”鼠人懊恼地说道。

“追?”野蛮人楞楞地问。他只是被这些人雇佣,才不管敌人是谁。

“不对,他们既然出来了,达维林就……”盗贼回过神来,拔出附着不灭明焰的匕首咬在口中,匆忙地攀着楼梯,快速爬进地下室。半空中他忽觉地面不对,发力蹬墙,蹿了出去。

楼梯正下方散落着一些已经生锈的铁蒺藜,如果被扎到就很容易让伤口感染发脓。冒险者们在宿营休息时往往会在营地周围撒上一圈用作预警,那个游侠在进行远程狙击的时候也会用这来拖延他们近身的时间。

“果然狡猾!”即使在无冬城时已经增进了双方的了解,盗贼还是不由得心有余悸。

他小心地朝前慢慢走去,每走一步都前后左右仔细查看,五六米的路竟然走了好几分钟。然而什么都没发生。

“嘿。”盗贼忍不住失笑:对手是游侠,自己怕什么陷阱?这里又不是野外,他从哪里弄削尖树枝、吊绳、石头做陷阱?

看到自己的同伴一动不动地趴在牢房里,女发言人已经消失无踪,他情不自禁地冲了过去,一把推开了门。

“嗒”的轻轻一响,门栓后用铁丝吊着的一枚黑色铁球朝地上坠去,盗贼眼疾手快一把借住。

触感和传到鼻中的燃油气息告诉了他这是什么——那游侠似桶里的水都从那个地方淌出来乎认识个侏儒朋友,经常给他一些试验性的火药武器。

实际上正常情况下,这种拙劣的陷阱根本威胁不到他,只是没用心观察而已。

天边射星二十三章白葱分

顾不得保存同伴尸体完整,他随手朝角落一丢,自己蹿了出去,将房间内木桌一掀,挡在身前。

“轰”的一声,侏儒特制发烟火药炸弹(绝无走火熄火现象)ⅩⅠ爆炸开来,房间内硝烟弥蒙,浇在尸体周围的燃油也被点燃。

盗贼咳了两声,想起死者在帮派里当二把手的哥哥虽然武艺高强、出手大方,但是总是让人毛骨耸然的样子,就感到头疼:“我要怎样才能推卸掉呢?老大那里倒是没什么。”

忧心忡忡的他急着离开,脚心一痛,发觉又忘记了楼梯处的铁蒺藜。

“****!”他忍不住骂了一句。

在盗贼进入地下室的同时,鼠人和野蛮人已经冲出室外,只是天色昏暗,哪里有游侠和女发言人的身影?

托马斯左拐右转跑到远方,终于找到一个风势较小的巷子角落。此时隐形药水的持续夜间也早已过去,他将肩上依然昏睡的女子放下,叠成抱膝盖蹲坐的姿态,脱下斗篷将她包裹取来。

确认发言人在野外也不会被冻伤后,他长出一口气伸手擦汗,惊觉自己额头已冻上了一层薄冰,一碰便“咔嚓咔嚓”地碎落。

“接下来只要等蜜奈救援就可以了,小娜继续发短信催催她。”

射星游侠需要长距离报告他们的发现,因此获得了发送瞬间传达的短信这种能力。效果和短讯术很相似,只是无法跨位面和限定独角兽女神的教会内部。

刚刚放松下来的托马斯,听到远处有人在雪地上迈步的轻微声响。灰黑色皮毛、半人半鼠的怪物手持细剑,一面低头寻找着地上脚印,一面耸动着鼻子。它不擅长追踪足迹,因此经常跑歪,然后再被嗅觉纠正到正确的大方向上来。

虽然缓慢,它依然坚定而不可阻挡地朝着这边靠近。一条金红色头发的壮汉,扛着大斧,漫不经心地缀在后面准备支援。

托马斯抽出所剩无几的银箭头,激发了平衡杆中的魔杖。他算好风速、屏住呼吸,聚精会神地射出了这箭。

此时已经有些不耐烦的野蛮人正在快步靠近鼠人:“我觉得那小子早跑了,我们还是回去歇息吧!”

话未说完,远处已有箭矢飞到了扭头想要回答的鼠人面前。“嘭”的一声闷响,鼠人连反应都没来得及,直接被掀掉了大半脑袋。

野蛮人马上反应过来,他狂吼一声,浑身骨架一阵爆响,裸露的胸肌和胳膊上青筋爆绽,整个人仿佛都膨胀起来。

托马斯知道在这种状态下,敌人的力量会达到一个难以匹敌的地步,而且悍不畏死,靠箭矢的停止作用很难阻止他近身!

他随手射了最后一箭,扭头就跑。双眼通红、像斗牛一样喘着粗气的野蛮人在后面猛追。这头蛮牛认准了目标,倒是不用担心发言人会遭到攻击。

双方距离越来越近,因为野蛮人在冰风谷生活多年,已适应了在雪中迈步。

该死,早知道要穿雪屐的。托马斯想。

野蛮人壮汉终于逼近到气息几乎能喷到托马斯后颈的地步,大呼一声、猛跳过来、一斧劈落。

游侠背后一震,一股大力传来,借势跑了几步,才因巨痛而眼前一黑,随即口中一阵咸甜。

托马斯心中猛然升起一股“既然跑不过,那就拼了!反正我早就不想活了,杀了他争取回本!”的念头。

“不对,绝不能硬拼。我死了不打紧,只怕发言人会再遭毒手。现在实力太弱,那样胜利的几率很小,要翻盘就必须采取曹刿论战的策略——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要撑到他激发的这些肾上腺和怒气散去!”

心思电闪中,对方随即变招,猛喝一声,双臂血管蛇般蠕动,肌肉大块隆起,大斧强行转为横切。

游侠转身就跑,却听得左手“咔嚓”一轻:“不好!这厮本来就是冲我弓来的!”

这把弓,本来就是名匠精心打造的强弓,只是当时没钱附魔而已,品质并不差哪去。再加上那平衡杆魔杖,换算成人民币的话,买个国产车应该是没问题。

结果就被敌人的大斧一下报销了。虽然一把弓的钱能买许多斧头,但是弓就是如此脆弱,如同被近身的弓箭手一样。

只因为这下攻击,野蛮人来不及切换重心追上去,又被托马斯拉远了距离。

他在雪上东倒西歪、近乎四肢并用地奔跑,仅偶尔用眼角观察身后。他身上的伤口丝丝发痛,但心里却充满了即将胜利的喜悦。

双方踉踉跄跄、东倒西歪地在大雪覆盖的街上追逐了大约半分钟,科塔娜忽然出声提醒:“他体力不支了!”

游侠瞟了眼壮汉,又看看右上小娜描绘的地图,确定后松了一口气——势头终于过去了。

他抽出标枪,朝着瘫坐在地上的壮汉靠近。

那人已经累得将斧头都丢在一旁,肩膀和后背一阵阵起伏,大口喘着粗气,蒸腾的汗水在周围凝结成大雾。看到托马斯逼近,他双手按在积雪上,猛然站起!

游侠微微一惊,投出标枪。壮汉又被击中,却依然抓起大斧,极其彪悍地要继续突击。只是朝游侠冲来的脚步,已经踉跄,有心无力。

眼看敌人已经力竭,托马斯还是不敢怠慢,滑莫名的心情不好步离开,丢出标枪。

野蛮人又连中数记,终于倒地。

实际上每个敌人和他硬拼,胜算都在六成以上!

以环境和运动战,将敌人各个击破,虽然事先就这样策划,也确实有各种波折,但是总算成功了。不管怎样,至少已经弄死三个。

胜算已经不像开始那么渺小。

接下来只要治好自己伤势,最后的那个,就基本翻不了盘了。

于是他抬起头来,看到了循着踪迹跟踪过来的盗贼。

托马斯:“…………,你们有完没完。”

对方也是一惊,但看到他手持分成两截的长弓时,又换为满脸狰狞。

盗贼摆开架势小心地逼近,一团阴影笼罩在他周围,让盗贼的身影变得有些朦胧。

托马斯忽然侧耳聆听,随即对盗贼露出一种温和的微笑。

他将光亮术的戏法施展在半截长弓上,丢在盗贼身边,斜斜插在雪堆中,充当路灯。

“再见。”他说。

远处传来的并非马蹄声,而是魔法马蹄铁喷射气流引发的噪音。

铁盒破碎机报价
转轮除湿机
生意转让信息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