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穿越1862第一百四十九章白帽要改良现

2019-01-14 12:52:4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穿越1862 第一百四十九章 白帽要改良

对于挨炮击,暴军骑兵都是有一定心理准备的。但当炮弹真的打到头顶的时候,冲锋的骑兵群中还是发出了一片惊呼。

实心弹不能爆炸,但却会地面上翻滚弹跳,这些炮弹空中原本是看不出轨迹的,但落入人群之后连翻带滚,马上便在暴军骑兵阵列中犁出一道道血色沟槽来。

血肉人体在巨大的化学能动力面前就如同豆腐一般脆弱。披再厚的重甲都没用,这种炮击基本不会产生伤者――要么没被碰到,一点事儿也没有。只要稍微被炮弹沾上一点边,不当场送命,也会碎骨残肢,以这个年代的救护技术绝逼的也是必死。

随军的六门骑兵炮,六发实心弹,一下子就在冲锋的暴军马队阵中制造出约四五十人的伤亡。

多尔济沙木在望远镜中看到如此惨景不免乍舌,他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惨烈的景象。脸色苍白,胸口不足起伏着,若非真的好面子,早就勾头吐了。

其余之人也大哥别说二哥。一个个都跟镇定的征伐军将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马本源继续带领着马队冲击。马队的速度被提到了最快。

每个暴军骑兵都清楚火炮的厉害,他们跟清军打过仗,西宁镇绿营虽然稀疏,可火炮却是硬邦邦的厉害,他们在火炮面前吃过苦头。但也知道火炮射速缓慢这一致命缺陷,自己这边一加速,应该不等对面火炮开射第二轮。就能杀到他们阵上吧?

上千骑兵是不会因为四五十人的死伤就混乱溃散的,只是原本就不密集的队列变得更加松散。

不过这边炮兵部队并不着急。现在还不到他们发力的时候。各炮组原来是一种经历比起紧张的装弹,更关心射击诸元的修正。

当暴军马队兵锋进入到三四百米的步枪射程时。清脆的枪声也断断续续响了起来。敢这个距离上开枪的都是些神射手,或直接就是狙击部队的人。专门盯着对方的指挥官,旗手,或是冲锋在最前的彪悍之士,这些都是优先狙击目标。

暴军马队在零零星星的死伤中跨进三百米距离,征伐军大部队的表现开始了。

五个中队组成了前后两排横列,一大片枪弹呼啸而出,朝着冲来的暴军马队泼过去是排外的。每一次齐射都会导致暴军马队齐刷刷倒下一批。

不仅仅限制在前列,冲锋群的中间也有很多被击中的。

米尼弹的射程很远。暴军千骑规模的马队投入进两石桥这相对狭窄的战场,就算队形开的再松散,子弹从前排空隙中穿过,却也有不小比例能打中后排的人马。

比起“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的狙击手来讲,大部队的齐射效率自然差很多,但这才是战争。

不过暴军的战斗意志还是挺顽强的。居然顶着种种打击冲到了阵前二百米左右。除了后方金鼓之声和伤亡兵卒战马的惨叫声外,战阵中居然没什么嘈杂之音。倒不愧是一支有‘信仰’的队伍。身旁同伴时不时忽然倒地的恐怖景象似乎并不能吓阻他们,暴军马队依旧在硬着头皮往前冲。

刘暹举着望远镜始终在注意着丹噶尔城的南门,似乎这个时候暴军的步队也出完了。真是老天都不容他们!

“通知炮兵。换开花弹,全力射击。”

“臼炮部队注意,后续队伍迅速过河,别再磨蹭了。”

要勾着暴军前来送死。除了火力不能打的太强外,还需要用河南岸马步兵的慌张来作势。

战事进行到现在,刘暹身旁才聚集了两个中队不到的骑兵。

但伴随着一面红旗从刘暹身旁升起。两座石桥北头阵地的六门骑兵炮猛的连续爆发出巨大声响。这声响与先前的实心弹响声是截然不同。

一瞬间,马本源的心就提起了。他没想到征伐军的火炮这么快就能重新发射了。也听出了这回响动的不同。

暴军马队里不少人和多尔济沙木等人一样,呆呆望向天空。其实炮弹轨迹根本是不可能看见的。他们只是担心从空中传来那尖利的啸声预示着怎样一种不详。

数秒钟之后,预感化作了恐怖的现实――冲锋的马群阵列中猛然爆开数团黑红色火焰,人的身体宛如纸片般四下飘飞,有些还算完整,而另一些则只剩下残骸了。

<写作是一项繁琐而耗费心力的职业p>六门骑兵炮,十二门臼炮,第一波炮弹几乎把骑兵群的中心一块打成了一片空白,十多个弹坑把暴军马队=的进攻阵列硬生生从中断开。接近爆炸点的地方,前后两段惊恐不安的人马中间,横七竖八倒着许多人马尸体,有些还在痛苦哀号,但大部分则已没了动静。

只有松软的泥土犹自冒出缕缕青烟,土层缝隙间也隐约可见一些破布头烂肉之类的,偶尔还有一缕焦臭味道扑进人的口鼻――不用看,任何人都能猜到那是什么。

说不清楚的战马受惊乱窜。

没有吃过开花弹苦头的西宁暴军,今日注定要有一场大悲剧。

河南岸伪装成骑兵的步兵迅速过桥填充进战线,从两列横队变成三列横队,子弹更加如雨点般泼飞过来。

射击速度飞快的臼炮已经做好了第二次发射的准备。战场上的马本源却还在为进攻还是撤退苦恼。

刚才若不是他够勇敢,带队冲在马队的前端,可能都已经跟躺倒的尸体一样,成为无数碎块或一段残躯。

征伐军突然爆发的火力令马本源惊惧之极,他很清楚继续进攻,会让队伍付出多么大的伤亡。但是战场撤退,就也是让出后背给官军打,一样的伤亡不会小,同时还可能反冲到后头的步队。

战场之上。刻不容发。在马本源这么犹豫不决的档口,一批悍勇的暴军骑兵继续选择了冲锋。

先前已经说了的。人家是一支有信仰的队伍。不管这信仰是啥个,有了精神支柱的暴军。战斗意志就远比绿营顽强。

“嘭嘭嘭嘭……”

爆豆般响成一片的步枪声,

穿越1862第一百四十九章白帽要改良现

冲来的那批暴军中的骁勇之士几乎同时被打得向后仰倒,全身带马都跟漏瓢一样。

米尼子弹的冲击力很大。**根本挡不住,一枪下去就是一个拳头大的血洞。铅弹头入肉之后会变形。几乎每个人身上都同时爆出两三点血花,不少人当场就被打的翻出马背去。

如果此时有一双眼睛从高空向下俯视战场,就可以看到以下场景:已经完全散乱了阵形的暴军马队在踌躇不前,宛如蚂蚁般乌压压一片的暴军步队还在继续往前冲击。

同时,丹噶尔城的东北方向,八败梁下。一支隐伏在那里半天的征伐军队伍在疾驰战马,直冲战场而来。桥北阵地上汇聚起的三个中队的骑兵部队,拔刀出鞘,跃跃欲试。

“轰轰轰……”当第二轮臼炮打响之后。轰响与惨叫声中,损失已经有三分之一的暴军马队再也不能支撑,纷纷调转马头,向着丹噶尔城冲去。即使不远处就是三千多步队,他们也顾不得了。

暴军马队一掉头,前线步兵就彻底没了威胁。射击起来更加从容自若。噼里啪啦的枪声之下,就是一条又一条的人马亡魂。

三千多暴军步队并不清楚前头打的什么样了。他们只能看到前线战场枪炮声隆隆不绝,硝烟滚滚。内心肖想着大胜的他们,当看到自己信心来源和凭靠的马队猛的调转马头。向着自己这边狂奔过来,心头立刻如掉进了冰窟一般。

败了!败了!

发狂的数百骑兵冲进三千来队列并不整齐,前后还托拉了大半里长的步军队列中。会是这样一副样子?

绝不是天雷地火,彗星撞地球。而是沸水泼雪。势如破竹。

这些只想着逃命的暴军马队彻底断绝了暴军此战的最后一分希望。

“杀――”

三个骑兵中队如三把匕首刺入败逃的暴军马队中。连步兵们都装上刺刀,摆出了白刃冲锋的架势。

最后两个中队的骑兵还在继续在桥北头汇集着。八败梁那里斜插过来的骑兵大队也近在咫尺了。

乱成一团糟的暴军步骑却被自己人相互绊住了腿脚。更受南门此刻显得那么‘狭窄’的门洞的限制,绝大部分堵在了外头。

雪亮的马刀在太阳底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刘暹依照解放军65式骑兵刀打制的秦军骑兵军刀,虽然没能力像正版那样刀体上镀了一层铬,但坩埚炼钢的材质,三尺长的刀身,轻捷、锐利,还是在军中博得了一片赞誉声。

此次入疆,新式军刀因为数量问题,都不能装备齐全所有骑兵,只有最精锐的两个骑兵大队和警备大军的骑兵,才得以配备。

刘暹轻松的跟多尔济沙木说笑着。这一战已经毫无悬念了。只等臼炮移动到位,应准城门暴军步骑中心猛烈射击,还没能逃回城里的暴军步骑主力就彻底完蛋了。

斜着插到的那个骑兵大队令丹噶尔城一片风声鹤唳。也是因为丹噶尔城里还有几百暴兵守护,不然轻骑克城,这一战就整个完结了。

没能进去的暴兵更加的混乱,步骑之间,步步之间,骑兵之间,从你推我挤,都已经要慢慢发展成刀枪相向了。

不过形势即使恶劣到这个地步,刘暹还是没见到主动投降的暴兵。这种过激的信仰真的很不让人待见。虽然他在前世也有戴白帽的同学和朋友,但那时的白帽跟现在的暴军比来,根本不是一个次元的。

要在中国大地上彻底消灭这种千年流传的信仰是不可能的。但对其进行一些改良则是必须得,比如说后世爱国爱、党的白帽……就可以接受的嘛。未完待续。。

6082铝管
志高空调排名
卧式球磨机的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