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爷爷的传奇人生

2019-03-06 18:44:4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在我的脑海里,有许多人的面孔,但是过了很久以后,我可能会把他们都忘了,唯有我已去世的爷爷,他的身影在我的脑海里总是挥之不去。

爷爷是一个非常简朴的人。一双大眼睛,挺着高高的鼻子,银白色的头发根根竖起,显得很有精神。他老是穿着洗得发白的旧衣服,朴素得有点寒酸。

盛夏的夜晚,微风徐徐吹过,知了再树上叫个不停,让人心生烦意的同时又感到一丝丝惬意。不禁让我联想起那段岁月。。。。

那会的科技不如现在发达,村里都还不通电,更别提什么电脑。而唯一可以令大家消遣时间的便是我爷爷的故事。

不知是爷爷的经历太多,还是真的有那么一回事总之爷爷的故事曲折离奇,耐人寻味,这也造就了我家院子里每天晚上都会围满人的原因。

咳咳!

随着爷爷的一声咳嗽,刚刚还热热闹闹的院子里瞬间鸦雀无声大伙都把目光转向了爷爷,生怕漏掉爷爷的每一句话。我躲在爷爷身后,调皮的用手捶打着爷爷的后背,小虎儿,再调皮我可不讲故事了啊。听了爷爷的话我吓的赶紧坐好小手背再身后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爷爷。这也引起了大伙们的阵阵笑声,这孩子,可真可爱。活像他爸爸小时候一大伯说到。没办法,谁让我是爷爷的忠实听众呢。

今天,我要给大家讲的故事是邻村发生的真事。故事发生再30年前,30年前,我还是身强力壮的小子,跟着同村里的几个人一起到邻村的地主家做工,那地主呢,为人着实不错,时常照顾我们这些年轻一辈,是个难得的好地主。话说这地主膝下有个懵懂的儿子,生的是白白胖胖甚是惹人喜爱。这孩子出生的时候,他妈妈难产死了,这地主是当爹又当娘,一把屎尿把孩子拉扯大,地主是晚年得子,这岁数一天天大了,再想照顾小儿子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于是就张罗着给他找个后妈,家里有钱,这女人肯定不愁,没过几天,家里就来了一位年轻的女人,那便是孩子的后妈,女人刚来时对孩子是挺好的,也照顾有加,地主看到这幕也算了了一番心事,没过几个月,便撒手人寰了。那女人啊,是哭的稀里哗啦的,村里人见了,都以为是伤心过度,所以呢,就经常有人去安慰安慰她,说什么,这人不在了,日子还的过不是吗,这孩子需要你,看开点。自从这地主死后,孩子的后妈对他的态度也是一落千丈,经常动不动就骂,后来演变到动不动就体罚孩子。再后来啊,就是虐待了。孩子还小。不懂事,总是叫着我要爸爸,爸爸抱,爸爸抱。你爸爸?你爸爸早死了,天天哭哭哭,说话间还不忘打孩子一巴掌。挨了打的宝儿又哭喊着妈妈别打宝儿了,宝儿错了,可怜这么小的孩子。真是造孽啊。爷爷停了下来吧嗒吧嗒抽了几口烟袋锅。接着呢

后来呢,后来呢?大家看爷爷停了下来,都急忙忙的问着。这后来啊,可就悬咯

这一天,女人还在熟睡,朦胧之中看到门前站着一个人影。这人影身材矮小,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再仔细一看,这不就是宝儿吗。女人气愤愤的从床上爬起来,过去就是给宝儿一巴掌,个小兔崽子人不装装鬼啊你,想吓死我啊。可这宝儿今天挨了打居然出了奇的没有哭闹,愣是面无表情的盯着女人,最后微微一笑对女人说到我爸爸回来了,我看见他了,说完便跑了出去,瞎说什么呢,你爸早死了。小兔崽子。大早上吓我,再有下一次,我非把你打死!说来也奇怪。自从那天过后,宝儿家周围到处都是蛤蟆,一到晚上蛤蟆的叫声更是诡异凄凉。就像,就像是有人再笑。过了几天,这女人实在是受不了了,便花钱找人来清理这些蛤蟆,清理蛤蟆的人看到他们家这么多的蛤蟆后,也是颇为一惊,虽属于夏季,可是这不靠近水源丛林的,怎么会有这么多。一番清理后,蛤蟆虽然没了,可女人总感觉事情不会这么简单,难道?他真的回来了?怎么可能,他已经死了啊。怎么会呢。

这女人寻思着。果不其然,没过几天,这蛤蟆又聚集再了她家门口,而这一次,比上一次要多的多。最后,蛤蟆的叫声吵到了周边的邻居,邻居们以为这里只是蛤蟆寻求配偶的地方,也没在意,于是蛤蟆再一次被清理了,可是这蛤蟆就像是无数无尽一般再怎么清理顶多一两天就全回来了,而且每回来一次数量就要多一次。大伙都意识到事情不是这么简单了,就找到了村长,村长早就听说了此事,联手几个身强力壮的大汉准备把此事查清!他们先是跟着蛤蟆的来源去寻找答案,发现这些蛤蟆其实都是聚集再宝儿家的,说白了,也就是冲他家来的。于是村长准备去宝儿家一探究竟,一进门便叫着宝儿的名字,宝儿闻声赶来,谁知还没当村长开口,这宝儿便喊到我爸爸回来了,我爸爸他回来了,咯咯咯。村长一脸的不知所措,正巧宝儿的后妈从房间里出来,来到村长面前,便一把把宝儿拽到了身后,小孩子不懂事,胡说八道,村长你来我们家有何事啊?女人不急不忙的问道,没,没有,就是想宝儿了。。过来看看,村长答。那还是请村长回吧,宝儿今天不舒服。。从宝儿家出来后,村长愈发的感觉不对劲,这女人说话时眼神闪烁,像是有意回避什么,但转念一想,可能是自己多虑了,现在要紧的是寻找蛤蟆的源头。村长带着众人跟着蛤蟆顺藤摸瓜如此这般找找足足两天。村长,这前面,可是坟地啊,而看着蛤蟆的轨迹,好像就是从那坟地里出来的,嗯。走,进去看看。再坟地里一番寻找后,大伙再宝儿爹的坟前停了下来,这。。。。只见宝儿爹的坟上已经被密密麻麻的蛤蟆占尽了,一位大汉被眼前的景象吓得说不出了话,蛤蟆见有人来了,不跑也不跳反而开始大声大声的鸣叫,最后,村长把村里大伙全叫了过来,他感觉,这事就出再宝儿爹的坟里。一番争讨后,大家一制决定,要开棺验尸。几个时辰后棺材被打开,一副白骨出现再众人面前,而白骨身上早已爬满了蛤蟆,再清理的同时,村长发现白骨后脑勺部位有一只蛤蟆,无论怎么驱赶就是不走,一番观察后才发现,原来,蛤蟆的一只腿被卡再了钉子上,而钉子,赫然是钉在头骨上的。真相大白于天下。地主是被谋杀,而谋杀他的人,正是他的妻子,宝儿的后妈,那日,宝儿的后妈再和情人偷情的时候,被他撞见,二人见事情已败露,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就将他残忍的杀害了。真相大白后,宝儿的妈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人在做,天在看。

爷爷讲完故事后大伙们嘴巴都张张的大大的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女人真狠毒宝儿好可怜啊。大伙还沉浸再爷爷的故事中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久久才散去。

陪伴着我童年的永远是爷爷的故事,而这一晃,小虎儿已然长成大虎。就连我最亲爱的爷爷,也被这无情的岁月夺走。

想想也很多年没有回老家了。自从爷爷去世后,这个偏僻的小山村根本没有值得我留恋的地方,若非说有的话,那就是儿时听爷爷讲故事的院子。

中秋将至,爸妈怀着对老家的思乡之情,郑重决定,今年中秋,回老家过,而我的心里则是一百个不情愿,我害怕看到见证了我和爷爷再一起的任何东西,哪怕是爷爷坐过的椅子,板凳,也会让我浮想联翩,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多看一眼,它都会再重复一遍,爷爷已经不再了,不禁感慨一句,物是人非啊。

在经历了漫长的旅途后,终于来到了村子所在的地方,由于村子实属偏僻。只能徒步又走了一个小时。还好半路搭了一个老乡拖拉机,虽是拖拉机,可我已经很满足了。

站在村口的我,漫无目的的东张西望,若不是老妈催了句,我可能还会再游神一会。这里的一切都没变,还是那颗树,一砖一瓦还是那般青涩,只是多了几分岁月流逝的痕迹。一路上爸爸让我喊这个叫大叔喊那个叫婶婶,他们都说我长大了,变样了,都认不出来了,

回到老宅子中,一股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这感觉,真好,吃完晚饭后,我独自跑到院子里坐在地上,把手背再身后,闭上眼睛,仔细的享受回忆带给我的感觉,哎,我说。你都不多大人了,怎么跟个孩子是的不知道干净不知道脏的就坐在了地上。妈妈朝我吼到,我只是笑了说了一句找找儿时的感觉。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院子的左上角那里站着一个人,一个女人,她再看着我,我回过头想告诉妈妈,可是我的余光又发现,那女人不见了。妈妈见我脸色突然难看了一下,忙问我怎么了,我笑着说,这地面,太冰了。。。妈妈笑了笑便进屋去了。

夜晚辗转难眠,还在回想着再院子发生的那一幕,是我眼花了吗?还是幻觉?若都不是,那她是谁?带着疑问胡思乱想了一夜。本来以为今夜会发生点什么,可事实却是出了奇的静。

第二天。顶着个熊猫眼出去吃早餐,爸妈又把我数落了一顿,说我肯定是玩上熬夜的。吃完早餐我便来到院子里,眼睛不自觉的盯着那个角落看,我蹑手蹑脚的走过去,生怕突然跳出来个东西,显然,我的怀疑是多虑的。旁边就是爷爷的房间,一番犹豫过后,我还是打开了房门,爷爷的黑白照就挂在位置特别显眼的墙上,往事历历在目,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坐在爷爷的床上,看着爷爷的照片。腿再床檐边荡来荡去,突然,啪的一声,脚好像踢到了什么。原来是个箱子,居然再爷爷床底发现了一个箱子,这个箱子并不是很大,而且很轻,只是上了锁,我也不急一时把它打开,因为我准备,把它带回城市的家里,慢慢研究。

中秋假期很快就结束了,我和爸妈拖着行李踏上回家的路,回家的旅程还是很顺利的,不到一天,便回到了家里,坐车累了一天的我,载到床上就爬不起来了。可是,我却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梦到一个女人,她很漂亮,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看款式,起码也是四五十年代那会的样子。还有的是,她带着一个很显眼的项链,也就20来岁的样子。醒来后。总感觉这梦,这梦,不对!这女人。不就是我在爷爷家里看到的那个吗!自己对自己的这个发现着实吓了一大跳。看了看表,已经凌晨两点了,自己居然睡了这么久,看样子真是累了。准备去洗手间洗个脸再回来睡。到了洗手间,当我归下腰洗脸的时候,总感觉身后站了一个人,回头看,却又是什么没有,哎什么时候自己的神经变得这么大条了自言自语了一句,当我低下头准备再抄一点水再脸上时,我懵了,由于我洗脸的时候没有开灯,而水具有反射功能,水反射出洗手间上方瓷砖,而瓷砖也在月光的条件下反射到地面的样子,这样一来反射的,就是我背后看不到的地方,而此时,水里赫然倒映出两个人,一个是我,而另一个。。也就是在我身后的那个,是她!是梦里那个!是爷爷家那个!她为什么跟着我。我假装淡定,转身就走,回到卧室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虚汗。又是心惊胆战的熬了一夜。

白天一直再补觉,到了临近傍晚才醒。接下来的几天里,洗脸的时候她还是站在我身后,也不伤害我,也没有电视里放的那样吓人的面容,取而代之的是我对她开始慢慢的有了好奇心。

这天晚上,我像往常一样去洗脸,只不过,唯一和平时不样的是,我带了点燃的犀角香,传说,点燃犀角可使人通阴阳两界,于是便有了这出,因为我实在有太多太多疑问,我要搞清楚。

弯下腰,依旧洗脸。看着犀角香撒发出的阵阵青烟,居然有小许激动,很淡定的直起腰,然后转过身。就这样,和她面面相觑,她先是皱了皱眉头。接着她便先开了口长生?我一看她手里拿着一个白色布完了还长生,这是要勒死我啊这是,你谁啊,我可告诉你,你别过来!我会伤害你的!我吓得有点口齿不清外加胡言乱语了,你说什么呀,快过来擦擦脸,接着便用那白布往我脸上揉。看她这样子,就好像我和她已经认识了好久关系异常亲密一般,不过我还是条件反射般躲过了那白色的布,。,再确定没什么危险过后,就开始忍不住要问她了你是谁?为什么跟着我?有什么企图?

爷爷的传奇人生

你已经不是人了吧而她则是拉着我的胳膊笑着说别闹啦,你今天怎么了?我被她问的是懵了,突然想起了我从爷爷家里带过来的盒子,于是我快步跑到卧室,拿起了盒子,盒子上的锁只是一把君子锁,而且年代久远,稍用点力就砸掉了。

打开盒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卷纸一般的东西,摊开来,居然是一副人物画,而画上的女子,便是那跟着我的女子,画上的署名留得的是我爷爷的名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紧接着我房门被打开,女子也进了来,由于身上都沾着角香所以还是想通的,她好像很不明白我干嘛跑这么快。我在盒子低还发现了一封信。。。:虎儿,当你看到这信时,想必爷爷早已不再人世了,爷爷这辈子,值了,可是爷爷给你讲了半辈子别人的故事,现在,爷爷想给你讲讲自己的故事。爷爷还是个大小伙子的时候,再一个小镇上碰到了一个爷爷这辈子最爱但也是最对不起的人,她叫沫儿,她是大户人家的女儿,而爷爷只是一个穷小子,可她就是喜欢上了我,我对她也是一见钟情,我们都相信这是上天安排好的缘分,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们想证明爱情是无价的是跨越所有的,可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她的爸爸是一位军阀,在得知了我和她的事后,硬是拆散了我们,后来,后来我也去找过,可每次都被她的家丁爆打一顿再赶出来,再后来听说她爸把她许给了另一个军阀的公子,之后我再也没有过她的消息,直到我听说她自杀了以后,我悲痛万分,我恨,我恨自己,为什么自己当时这么懦弱,这么没有担当。这件事,是爷爷一辈子的心病。以后可不要像爷爷一样!

当我看完信后大脑一片空白,信从指尖滑落,被那女子,或者说被沫儿捡起,她看着看着开始哭了,泪水打湿了信纸,只见她默默说道原来都过了这么久了,原来,我们都死了看样子,她死后的记忆还停留再了,最美好的那一刻吧。只见她回过头对我说道你长的和他真像,一直以来我把你当成他了,因为你身上有他的气息,我现在要去找他了说完后她的身影慢慢的开始变淡,变得透明起来,直至消失殆尽。

那一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我爷爷,爷爷的面容回到年轻的时候,而他身边多了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皮肤白皙的大眼睛女子。当然,最显眼的,还是她脖子上的那个项链,如果你仔细去看那个项链,你会发现,项链上刻着两个人,当然,那是属于我爷爷,和她。

本文作者:木瓜

来源: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