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战魂独尊第二百一十一章七张红帖红场宠儿

2019-03-21 16:27:2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战魂独尊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七张红帖,红场宠儿

舞吟风注意到了任寒的到來,微微点头示意,任寒对着舞吟风遥遥的鞠了一躬,客气的回礼,随后便看到安如海在舞吟风身边坐下,同桌的几个人谈笑风生的在说着些什么,目光不时的朝自己这边看來,

“任老板,请到这边坐吧,”正当任寒准备找位子入座的时候,耳中传來一声热情的招唤,任寒循声望去,正是自己今天最大的主顾,出手阔绰的成衣铺老板碧月,

“多谢了,碧月老板,”任寒在碧月身边的空位上坐了下來,说道,

“任老板客气了,二位喝点什么,”碧月浅浅的一笑,问道,

“给我一杯猩红之月,再要一杯巴卡第,”任寒不假思索的说道,

“猩红之月,任老板居然会喜欢喝这个,新來的一般很少有人会主动选择,”碧月有些意外的说道,

“我正在努力的习惯,”任寒说道,

“任老板会在这里生活的很好的,”碧月点头说道,

“碧月老板应该对这舞会很熟悉吧,”任寒问道,

“当然,我已经参加五年了,”碧月说道,

“每个月都來吗,”任寒问道,

“一次也沒拉落下,”碧月答道,

“舞会一般要持续多长时间,”任寒问道,

“子时结束,”碧月说道,

“喝酒、跳舞,然后散场,”任寒问道,

“散场之前,会宣布一件事情,一件大家都很关注的事情,”碧月讳莫如深的说道,

“碧月老板,舞会就要开始了,能请你跳第一支舞吗,”一名长相俊俏的男子在碧月身边停下脚步,绅士的问道,

“对不起,我今天有客人,”碧月拒绝道,

“那真是太遗憾了,抱歉,打扰了,”俊俏男子无奈的摊了摊手,继续去另寻目标,

“任老板会跳舞吗,”碧月饶有兴致的问道,

“不会,”任寒学着俊俏男子的样子,摊了摊手说道,

“那真是太遗憾了,”碧月也套用了俊俏男子的一句话,二人相视一笑,

正在此时,喷泉的前方,出现一群衣着亮丽、身段妖娆的女子,手中各捧着一样乐器,经过短暂的准备之后,开始演奏起舒缓的音乐,很快,从周围的座椅上站起很多人,來到广场中央,翩翩起舞,

“碧月老板对跳舞应该很在行吧,或许你可以答应别人的邀请,不用太迁就我,”任寒说道,

“碧月老板对跳舞可不单单是在行,在整个拾荒岛,碧月老板称第二,可沒人敢称第一,我过來凑个热闹,三位应该不会介意吧,”一名剑眉斜飞、星目如辉的男子大大咧咧的坐下來说道,

“谭老板,我们又见面了,”任寒认得这人,北街一家咖啡厅的老板,谭剑,

“任老板还真是好记性,只可惜不会跳舞,要不然的话,在下就有机会一睹碧月老板的舞姿了,上一次见到,应该还是在两年多以前吧,”谭剑一脸回味的说道,

“作死,你迟早得死在这张嘴上,”碧月瞪了谭剑一眼,说道,

“这话你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我也一直在期待,算了,我來和任老板聊一点男人的话題,任老板对跳舞不在行,那对什么在行呢,”谭剑不再去惹碧月,将话題转移到了任寒身上,

“我是个药草商人,当然是对经营药草比较在行了,”任寒笑道,

“那杀人呢,任老板对杀人这件事也一定很在行吧,”谭剑突然问道,

一股肃杀的气息悄然弥漫开來,任寒与谭剑二人目光交织在一起,谁也沒有避让半点,

“看來谭老板对杀人这件事情一定很在行,”任寒说道,

“的确,我杀了很多人,而且就是从我第一次参加了舞会之后,之后有一年多的时间,我一直在杀人,”谭剑毫不掩饰的说道,眼中涌现出嗜血的光芒,

任寒沒有说话,而是举起桌上的猩红之月,对着谭剑微微示意后,仰头一饮而尽,

随后的时间里,就只有谭剑一个人在滔滔不绝的讲话了,找各种各样的话題,眉飞色舞,兴致勃勃,而任寒、小傲、碧月三人却是再也沒说一句话,从碧月的眼神里,任寒已经读到了很多的东西,

一曲终了,奏乐的女子缓缓退场,在广场中央跳舞的人们也重新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场上的气氛突然的有些安静,

“现在,我來宣布一下,红场新的宠儿,在今天一天的时间里,政务署一共接到了九张红帖,其中有七张,都是写着他的名字,这个名字叫叫做:任寒,”执政官郑海潮从拾荒者雕像旁边的那张桌子上站起身來,说道,

“唔,还好,我当年有八张,”谭剑长出了一口气,看上去格外的高兴,

“你现在可以向执政官大人提问了,”碧月提醒道,

“多谢,”任寒应了一声,也是从座位上站了起來,

“执政官大人,我对您所说的红帖,有些不明白,”任寒说道,

“很乐意为你解释,红帖的意思就是有人想杀你,七张红帖,就代表了有七个人想杀你,就这么简单,”郑海潮公事公办的说道,

“我能知道这七个人是谁吗,”任寒继续问道,

“当然可以,舞会结束之后,你需要留一下,我会告诉你到底是谁想杀你,”郑海潮说道,

“我必须应战吗,”任寒问道,

“必须,拾荒岛上的任何人,都可以向其他人发出红帖,而且那个人都必须应战,杀或者被杀,”郑海潮说道,

“如果不应战会怎么办,”任寒问道,

“你会死在这里,我们这个桌上的人,会在天亮之前,饮尽你的血,”郑海潮的声音始终平淡,可从他嘴里说出的话,却让人毛骨悚然,

“会有什么其他的规矩吗,”任寒沉声问道,

“你在商业中心区开了一家药材铺,名叫雪园,那栋楼原本是外长大人的产业,现在已经转移到你名下,而那栋楼的地契已经被封存在政务署,同样的,对你发出红帖的七个人,他们的地契也在政务署,你将依次接受这七个人的挑战,活下來,他的地契归你,死了,你的地契归他,”郑海潮言简意赅的说道,

“虽然有点突兀,但是规则很公平,很有意思的杀人游戏,什么时候,在哪里开始,”任寒面无表情的问道,

“舞会结束之后马上开始,地点在位于拾荒广场地下的红场,”郑海潮说道,

“明白了,多谢执政官大人,”任寒点了点头,重新坐回到位子上去,

“好的,另外的两名红帖得主是龙墨和肖莽,你们的事情,得排在任寒之后解决,今天的舞会,就到这里结束吧,”郑海潮挥了挥手说道,

“红场的宠儿,祝你好运,”临走之前,谭剑笑嘻嘻的对任寒说道,碧月则是有些担心的看着任寒,

“执政官大人,我们一共有三个人,如果我死了,他们的结局会如何,”任寒问道,

“杀死你的那个人自己会解决,”郑海潮答道,

“小傲,你先回去吧,”任寒吩咐道,

“好,”小傲答应一声,转身就走,

“现在还坐着的,就是想杀我的人,”任寒问道,

“不错,你很聪明,鉴于你马上就要进行生死战了,我有必要告诉你,这就是拾荒岛的规则,白天不允许任何人私自动手,无论有任何的恩怨情仇,解决的方式都只有这一种,到政务署发红贴,然后到红场决斗,正如你先前所说的那样,这是一场很公平的杀人游戏,”郑海潮说道,

“是我來选择命运,还是命运选择我,”任寒指着郑海潮手中的红帖问道,

“说起來,突然被人下了红帖这件事情,还挺让人惊吓的,况且你又是个新人,所以,选择对手的权力在你手中,反正这七个人的修为都比你高,你选哪一个都可以,对了,忘了告诉你,发红贴的时候,是不考虑双方修为差距的,

如果你愿意的话,作为执政官,本着相对公平的原则,我已经将这七个人的修为从低到高排序,最低的是五气神王,最高的是八气神王,我建议你可以先选择那个五气神王,”郑海潮说道,

“那就按执政官大人说的做吧,我选择那个五气神王,”任寒不假思索的说道,其实选谁都一样,在完全陌生的情况下,修为似乎是唯一可以判断的标准了,虽然这玩意儿在很多情况下并不准确,

“好的,罗武,我们的红场宠儿最先选择了你,准备好今夜的狂欢吧,”郑海潮用极具煽动性的话语说道,好像那并不是一场事关生死的决斗,而完全是一场狂欢的盛宴,

“祝你好运,”与郑海潮同坐在一桌的舞吟风等人起身,对任寒说道,

轰,

拾荒者雕像的小腿处突然洞开一道丈许宽阔的大门,大门打开的一瞬间,血腥阴冷的气息扑面而來,与任寒的屏息皱眉不同,包括罗武在内的其他人,都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脸迷醉的表情,

孕妇钙片有哪些牌子的好
活血化淤吃什么好
固本回元口服液适应症
病毒性感冒反复高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