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灵异

綜英美求救信號接收器

2019-05-22 07:10:50|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正版體驗超乎尋常, 請大家支持晉江正版哦~!  ——澤維爾天賦少年學校。∑雜☆志☆蟲∑“去睡吧,漢克。”查爾斯閉上眼揉了揉眉心,再睜開時眼底照舊布滿血絲, 但他看起來還是沒打算放棄。漢克已經堅持不住, 頂著雞窩腦袋, 摘下眼鏡擦了擦,重新戴上后看了看時間, 又是一個不眠的深夜。他總是不敢相信, 為什么看似好說話的教授一旦固執起來就連自己的身體也不顧。過去幾天他還可以忍耐, 現在終究忍不住了:“你確定他在夜晚比較活躍?”“是的我很確定。”查爾斯語速較快的道, 雖然聲音很輕,但沒有絲毫的疑慮。“好吧……”漢克·麥考伊比前些日子越發消瘦,他除了助理的工作,同時還進行多項研究,因為擔心教授最近的狀態, 晚上也堅持陪在這,即便他不是普通人,也很難堅持下去了。漢克有些喪氣的道:“你說的那個意識體——抱歉,那個孩子, 已經愈來愈難感應到他了, 會不會……”查爾斯胳膊肘搭在沙發扶手上, 一手撐著臉頰進行短暫的休息, 但從他的神情看來, 他照舊在延續的思考。漢克聽到查爾斯的聲音又低了幾分, 有些自言自語的味道:“只要還有一絲希望,漢克,”他神色是理所應當的平靜:“我就不會放棄他。”“……明天需要為你請假嗎?”漢克無話可說,只有盡力做到自己助手該做的事,在尋人這方面,他幫不上什么忙。“甚么?不用了。”查爾斯催促他:“倒是你,快去休息吧,不用擔心我,我很好,那天只是個意外。”“既然你這么說,”漢克抿了抿嘴,神情還是很不贊同。查爾斯回過頭來,看了他一眼,不由笑了:“拜托,漢克,如果我放棄了這一個,怎樣面對其他的孩子?他們根本沒什么區別。”“他們不會知道的,沒人會知道,”漢克爭辯道,隨即他才嘆著氣站起身。即使嘴上抱怨,但他知道,查爾斯的決定已經沒人能改變,只有做了最后的嘗試:“你需要理智點,查爾斯。”查爾斯沒有回答,直到漢克離開,他重新戴上異能增幅器,深吸氣:“我只需要找到他,這才是理智,漢克。”晚上睡不好覺的不止他們,第二天大早,衛斯理被系統叫起來聽廣播的時候,也是睡眼朦朧。“我發誓,”衛斯理對系統道:“你要是今晚再無緣無故的打開通訊錄,我就要跟超人聊聊未來的劇情了。”克拉克的夢境是個真·鳥不拉屎的地方,脫離了和對方相同的情感體驗,他在旁邊都快看睡著了,地球后來又炸了兩次,直到克拉克中途醒了,他才沒驚動任何人的回來。這個進程中,要不是想想有點詭異,他真的可以給克拉克來一個旋轉木馬式的好夢。剛換好衣服,窗外傳來車子駛入車道的聲音,敲門聲再次響起。“嗨!衛斯理!”站在門外的又是昨天的小警察,神色略有幾分尷尬,仿佛剛跟誰鬧了別扭,見到衛斯理也很不自然。所以衛斯理猜測亞倫應該是當他的保母當的有點心煩。“警察都像你一樣沒事做嗎,亞倫。”衛斯理放開門把手,進門去取鑰匙和背包。亞倫·戴維斯在門外愣了愣,他驚詫的看著衛斯理,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長長呃了一聲,才跟進門來,遲疑的問道:“剛才那是個笑話嗎,衛斯理?”“不,”衛斯理有氣無力道:“只是在恭維你,畢竟每天接送我,是得不到獎金的。”亞倫挑起眉梢,不僅沒生氣,反倒仔細的看了看衛斯理,覺得他和傳聞中真的不一樣。這次剛到漢尼拔的心理診所,接待室里已有人在等下一個時間段的約談。矮胖的青年穿著干凈整潔的西裝,短脖子上端正的打著領帶,一頭濃密的小卷發和高高的發際線都梳理的很帖服。他的身邊放著一個透明的盒子,上面打著一個簡約的蝴蝶結,似乎是送給誰的禮物。衛斯理記得他叫富蘭克林,雖然沒有交換,但對他印象很深。衛斯理也仔細回憶過,試圖在關于漢尼拔的事件中尋覓這個人的影子,但終究還是沒想起來,所以應該他和威爾的事關系不大。富蘭克林看到他卻眼前一亮,主動打招呼道:“早安,我就知道是你,肯定是你排在我前面。”秘書小姐從桌子后面伸長了脖子,似乎想要阻撓這場溝通,但衛斯理已走了過去。“這是……?”不是他想挑起話題,而是富蘭克林拿來的這個禮物盒實在讓人有點在乎。只見看起來價值不菲的白色金屬底座上扣著厚厚的透明玻璃,整個禮物盒有成年人兩個手掌大小,衛斯理在意的東西就在里面。日光的照射下,一顆黑綠相間、呈晶體狀的隕石安安靜靜被固定在底座上,整體起碼有一個拳頭那么大。“這是禮物,”富蘭克林兩只手掌在膝蓋間搓了搓,似乎心情也十分激動:“我是偶然得到的,我爸爸之前想把它當做傳家寶,知道嗎?但今天更加重要,今天是我跟萊克特醫生會診的一年整,我想把它送給萊克特醫生留作記念。”emmmm……不知從哪里吐槽起的衛斯理好半天才道:“很好的禮物。”能不好嗎,石頭的內部隱隱透出光亮,瞬間讓衛斯理回憶起了前兩天被氪石支配的恐懼。現在氪石由于被各個研究所大量的收購,黑市上都已不多見了,即使有也是價格不菲。富蘭克林能拿出這么大的一塊氪石當做禮物,不是不懂行情,就是單純的有點傻。其實還有一點,現在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但衛斯理是很清楚的,在超人原來的世界里,萊克斯·盧瑟這個大拿,不就是因為收藏氪石,長時間被輻射,最后生了重病嗎?既然是送給漢尼拔,衛斯理當然膾炙人口,只是自覺的離這顆石頭越遠越好。秘書小姐那邊接了個,隨即抱歉的從辦公桌后面站了起來:“衛斯理·菲爾德,你可以走了,萊克特醫生臨時有點要緊事,早上趕不過來了。他說如果你愿意,今天晚上會去你家里做客。”衛斯理:What the f……?富蘭克林抻著脖子等待著,聽她說完,這才道:“什么,那我呢?”“哦,對不起,還有你富蘭克林,”秘書小姐顯然已經捉住了治服富蘭克林的竅門,立馬補充道:“萊克特醫生親身給你換了一個時間,就在明天,我會郵件通知你。還有……”衛斯理懷疑秘書小姐接下來的這一句是她自己補上的:“萊克特醫生說謝謝你的禮物,讓你把禮物放在這就可以了。”“這怎么行!”富蘭克林簡直不敢相信這個結果,失望的眼睛都瞪圓了。衛斯理已經認清了現實,想到威廉一樣不知道漢尼拔的真面目,晚上在房子里見面,總比在這跟漢尼拔聊到禿頭要好。再次來到警局,衛斯理一直等到傍晚,威廉出現在了眼前。對方看到他老實的呆在辦公室里,松了口氣道:“今天不用加班了,回家吧,我們今晚有客人。”可回家的中途中,車上的沉默就被威廉的來電打斷了。“好吧,”接到的威廉臉色很不好,直接改變了計劃:“我先送你回家,衛斯理,我有點工作還要去做。”1分鐘后,威廉連續接了三個,最后一通,衛斯理模糊聽到里傳來威爾的聲音,趕忙豎起耳朵。他已經差不多聽明白了,大意是城里又產生一起案子,法醫鑒定時間就在不久前,現場還很“新鮮”,弄不好這次能直接抓到人。“我現在就來。”威廉掛了,轉動方向盤原地一個調頭,從后視鏡里看著衛斯理道:“抱歉衛斯理,一會兒你就呆在車里。我保證不會拖太久。”和衛斯理想的一樣,“新鮮”的罪案現場總是兵荒馬亂,光巴爾的摩的警車就停了七八輛,此時還是傍晚,警戒線外站滿了圍觀的大眾,當威廉的車開過去的時候,衛斯理還看到他們中間有人高舉著警察局無能的牌子。衛斯理表示十二分的同意,警察局局長都奉漢尼拔為知己了,還要什么自行車。為了不破壞現場,威廉的車也停在外圍,事件的中心是不遠處光鮮亮麗的聯排別墅中的一戶,在巴爾的摩,這類聯排別墅很常見,所以現在明顯引起了周圍住戶的恐慌。“老實待在車里,衛斯理。”威廉在外的形象簡直是光偉正的典范,他一樣痛恨巴爾的摩的犯罪分子,尤其是使人焦頭爛額的連環殺手,一下車就被屬下們重重包圍,他也表現的十分冷靜,經驗充足、調度有序。可惜無論他外界風評如何,衛斯理是沒法忽略他的那些“問題”的。衛斯理透過車窗,沒有在外面看到威爾的身影,但他看到了幾輛黑色的SUV,心中猜想斯潘塞他們也來了現場。一時沒人理睬他,只有一個封閉警戒線的警員被威廉囑咐過,不時看向車子這邊。叮——聲音雖然悅耳,衛斯理還是不由翻了個白眼。任務說明徐徐展開——他在成為英雄的道路上拋棄了大部分自己,又在漫長的沉睡中失去了過去。現在,他唯一與往日的聯系出現了,這將成為他在新世界的希望和信念,當這樣的信心破碎,無堅不摧的內心也會墜落深淵——性質:關鍵求救信號;獎勵:1、完成任務將獲得50積分;2、隨機綁定一名關鍵人物至通訊錄。衛斯理:“……”通訊錄有點太貼心了,不想要怎么辦,能后悔不?任務限制還和平時一樣,衛斯理直接跳到最后。即便這次的任務關鍵詞只有幾個字,衛斯理還是本能的感到了任務對象的痛苦和遲疑——本次關鍵詞:上帝,是他……接受(是/否)衛斯理總覺得自己看到了不該看的,畢竟一個人脆弱的時候,即便是在睡夢中,也不應該由一個陌生人去安慰。更何況因為系統的騷操作,他自己主動闖入克拉克的夢境里。

泛微协同管理平台入住浙江恒逸共筑成功路开辟新版图曼哈顿公司连续七年名列仓储管理系统魔力象

图卫衣oldnavy图片大全教你如何搭配卫衣
北京公共场所难觅“第三卫生间”:75场所仅9处配备
萌娃摘杨梅风波不断 多多照顾姐姐Grace显口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