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灵异

穿越之蕭規戾隨

2019-05-22 07:11:12|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這么近距離的接觸一條龍,云蕭還是頭一次。對于龍這類生物,云蕭最直觀的印象是五重門某個醫藥研究狂人對龍的深深的愛。那雙布滿血絲的眼散發著詭異的紅光,嘴里念念有詞,留意些可以聽到龍血、龍骨等等龍身上所有部位的藥用價值。現在懷揣著一條龍,他又有了新的體會。關于龍,他所知道的是強悍無匹的戰斗力、非同尋常的恢復力、駭人聽聞的爆發力等等關于戰斗方面的消息和高傲的脾性。可懷里的這條龍與這些所知似乎扯不上甚么關系,可云蕭知道,在未來的某一天,這條軟趴趴的龍會成為睥睨天下的存在!原本可以逍遙的時間變得緊迫起來,云蕭不能不日以繼夜的趕路。龍域遠在萬里以外,且是隱藏在某個被單獨開辟出來的空間內,常人不得入。幸好他是九重天門人,知道進入龍域的方法,否則真是尋路無門。一路上懷里的幼龍都是沉默著的,云蕭逗他也沒反應,只是時不時睜開紅艷艷的眼珠看看他。如果不是知道龍這種生物自出生起就有智慧能與人交換,他真要懷疑這條是不是啞吧龍。愈來愈靠近龍域了,懷里的幼龍卻不知為何暴躁起來,云蕭沒防備差點讓他給跑了,還好之前因為怕被其他人發現他身上藏著一條龍仔,而給幼龍下了束縛,否則就功敗垂成了!輕言安撫幼龍,云蕭好話說盡也沒撫平他暴躁的情緒,看著那帶著決絕意味的紅瞳,云蕭心里疑惑漸盛。他到底怎么了?為何會如此排擠進入龍域?心里有個猜測,只要進入了龍域,他也許就能弄明白。云蕭眉頭輕皺,看了眼激烈掙扎的幼龍,毫不猶豫的跨入龍域的地界。眼前的景物陡然1變,世界立馬變得開闊起來。風帶著不同于人世的氣息拂面而來,令人心神1震。到了龍的地盤,須得小心謹慎。他一個小小的真仙是不會被高傲的龍族放在眼里的,而且能來龍域的都不是普通人,他帶著一條幼龍其實是很危險的,不當心被人誤解的話,隨時都會喪命!似乎是知道他想把自己送回龍族的意圖,幼龍掙扎得更劇烈了,紅瞳死死的看著云蕭,嘴里發出低沉的哀鳴。一個經過云蕭身旁的中年男子突然停住腳步,神情嚴峻的瞪著云蕭,“你身上藏了什么?”面對此人的冷聲質問,云蕭沒有絲毫膽怯。對方修為高深莫測,大概是察覺了他身上泄露了些微的龍的氣息。心里斟酌了下,誠聲道:“如先輩所想。”聞言,對方神色冷厲如箭,并不因為云蕭是九重天的人就手下留情,“你好大的膽子!”說著在云蕭身旁布下禁制,以防止他逃跑。云蕭不慌不忙的道:“前輩誤會了,云蕭并不是在為非作歹之徒,此次前往龍域是受人之托,把迷路的孩童送回家而已。”看他眼神坦蕩,中年男子面色稍霽,“若是如此,你便與我來。”話雖如此,但并沒相信云蕭,眼光一直留在他身上。知道他是在摸索自己,云蕭微微一笑,“有勞前輩!”于是兩人朝著龍城城門飛去,期間云蕭被一道氣機鎖定,他也不介意,可懷里的幼龍動得厲害,他加在上面的束縛眼看就會被掙松。如果幼龍的氣息一下子泄露出來,他肯定會被龍域之人圍攻。云蕭不得不要求停下整頓。看著云蕭手中滿身戾氣的小黑龍,中年男子感到奇怪,龍族今年貌似沒有黑龍出生,這黑龍哪來的?幼龍一出來,沒去看云蕭反而目光復雜的盯著中年男子,隨后眸色一黯,別開頭對上云蕭,眼神憤怒得令云蕭很是無奈。“拜托你別這樣看我,就算我強迫性的帶你回來是我不對,可你一只剛出生不久的幼龍在外面呆著很不安全好吧?我也不是閑著吃飽了撐的找麻煩事做,咱們好巧不巧的遇上了也算是一種緣分,我不能看你呆在那深山老林的水潭里當作沒看到啊……”幼龍鼻端噴出幾口氣,其實不接受云蕭的解釋。云蕭無法,這小黑龍和他溝通不來,否則事情也不用弄得這么麻煩。幼龍不妥協也無可奈何,最終還是被順利帶入龍城內。不知道中年男人是何身份,竟然能帶他去見了龍族之人。來人神情嚴肅的問清事情始末,然后讓他等候,說是去稟報主事長老。不多時一氣勢恐怖的老頭出現,云蕭雖不畏懼但還是覺得難受。老頭二話不說就把幼龍拎起來看,幼龍心里本就不暢快,現下被人如此對待,立馬呲牙裂嘴的。老頭也疑惑,這小黑龍到底是從哪來的?看他身上的氣味純正,不像是野門路的龍。老頭心里也沒底,決定回族里查查。看幼龍掙扎得越發利害,云蕭心有不忍,可老頭轉身就走,他只能等著,希望老頭有好消息傳來。一個時辰過去老頭還沒回來,兩個時辰過去,老頭還是沒回來。云蕭心里開始焦急起來,正想找人問問,老頭突然回來了,手里抱著昏睡過去的幼龍。“你帶他走吧!以后都不要來龍域了!”見云蕭要問,老頭先一步出聲堵了他的話,把幼龍遞給他。老頭臉色微紅,似是之前非常生氣,此時板著臉,顯然一副不想多說的樣子。云蕭心有不甘,他浪費了大好的空閑時光來把幼龍送回龍族,結果卻得到這么個不清不楚的結果!但他也不會蠢的去觸人霉頭。不問緣由可以,那問別的總可以吧?云蕭皺眉道:“幼龍精貴且無甚自保能力,怎可放在外界自生自滅?若遭歹人毒手可如何是好?”老頭臉色霎時變得很難看,可也沒對云蕭發脾氣,而是無力嘆道:“這也是一種緣分,總歸是我的小輩,我自是不會看到他遇險不得脫困。我已傳授他自保的手段,你無須擔心。”話已到此,云蕭只好告辭。末了,老頭對他道:“小友下次來龍域,若有事可來尋老朽。”竟是要送個人情給云蕭。a href=斬丁神/a云蕭微愣,龍族長老的人情不要可惜,因而拱拱手,謝道:“那就麻煩您老了!”看云蕭帶著幼龍離開,老頭重重的嘆了口氣:“真不知道龍皇怎樣想的,居然把龍子趕出去……哎……”這幼龍竟是龍皇之子!此事關系龍皇名聲,老頭不好在外人面前說道,可一想到龍子剛出世就被驅逐,心里不得不埋怨龍皇此舉荒唐。龍皇身為黃金巨龍,可龍子卻是黑龍,這事的確蹊蹺,可驅逐幼子也實在是過分了……難道就不能放在一處養著,再派人看著?他剛才去見龍皇,說了龍子之事還被斥責一通,言以后不得再提黑龍之事,否則以觸犯族規視之。龍皇竟是如此忌憚黑龍?還取了這么個不討喜的名:敖戾!龍皇這是在遷怒還是別有他事?老頭眼神復雜,很久以前,在龍皇還未登上皇位之時,族內另有一人與其旗鼓相當。那是一條陰歷的黑龍!當時兩人斗得很厲害,可龍皇卻略勝一籌,最后取得皇位。可黑龍不甘心,居然造反!兩派人馬廝殺,黑龍最后還是敗了,人頭落地,但龍皇也不好受,中了黑龍的死咒。難道這死咒和龍子有什么關系?老頭搖搖頭,這更深層的東西不是他能知道的,只盼龍子安好……說回云蕭,從龍域出來有些茫然。幼龍回不去,那要怎么辦?總不能他一直帶著吧?可他不帶著難道要把他丟下不管?雖然那老頭說了已經把保命的手段交給他,可云蕭還是不放心,這幼龍真的太小了!最后云蕭還是決定問問幼龍,看他肯不肯隨著他回九重天。幼龍醒來,察覺出了龍域,看著云蕭的眼神也沒那么憤怒了。于是云蕭把意思告訴他,可幼龍沒理會,沒什么精神的趴在他懷里。云蕭擔心的觀察了下,沒什么問題,估計是老頭傳授的東西太需要花費心力去學習,心想等他養好精神再說。可誰知道在經過一座山的時候,幼龍跑了出來。此時幼龍身上已沒有束縛,云蕭哪里還能困住他?云蕭也不急,看著幼龍道:“你想做甚么?你不愿意和我回師門?”幼龍破天荒的點點頭,云蕭一喜,他就知道幼龍其實是能聽懂他的話的!幼龍不能說話,云蕭也只好猜著來,問了幾句,幼龍才對其中的1句點頭。“你要留在這里?”云蕭眉頭輕皺。“荒山野嶺的有甚么好?你還是和我回九重天鏡吧!”幼龍搖頭,紅艷艷的眼珠看著云蕭,眼里寫滿了認真。云蕭拗不過他,只好道:“那好吧,不過我最少得看著你安置好。”幼龍點點頭,帶著云蕭往山下飛去,等到了目的地一看,才知道別有洞天。這不起眼的山頭下居然有一處白煙直冒的寒潭。云蕭探了探潭水,不由打了個激靈。這水凍人心肺的,沒護體罡氣怕是下不了水。旁邊“噗通”一聲,幼龍就這么鉆進水里,看的云蕭一陣羨慕。不愧是號稱為萬獸之首的龍,這一身鱗甲刀槍不入嚴寒不畏的,實乃防御利器!這寒潭水冰寒陰冷還能在其中暢游,雖說是幼龍也不能小覷!幼龍在水底下快活的游了幾個來回,然后破水而出,云蕭眼也不眨的盯著倒是被濺了1臉的水。沒想到連日來情緒低落對他怒目相向的幼龍也能如此調皮,云蕭好笑的道:“這才像個小孩子嘛!”幼龍定定地看著他,眼里有些不舍,雖然這個人不顧他的意愿,硬是把他帶回龍域,可也知道是出于關心他。相比一出生就狠心的把自己驅逐出龍域的親生父親,這個人還是比較討人喜歡的。他是個棄子,可也要活得有尊嚴,他要獨自一人闖出一番天地來給那個人看看,不需要龍族的庇護!不需要別人的幫助!他一個人就足夠了!對于云蕭的好意他心領了!發覺幼龍的情緒上下起伏,云蕭微微一笑,跑這趟總算是沒有白費力氣。“既然你執意要留在這里,就好好保重吧!”修道之人講求一個緣字,生死離別自由天意,不必固執。云蕭心里也有些不舍,但還是瀟灑一笑:“這個給你留個紀念吧,我們后會有期!”說著取了幼龍的一滴血滴在玉佩上,然后把玉佩掛在幼龍脖子上。這是他偶然得到的寶貝,雖然不起眼,但是個防御系的法寶,能阻擋大羅金仙以下級別的全力3擊,仙君全力一擊。幼龍飛到云蕭臉上蹭了蹭,云蕭摸摸他的頭,再次叮囑:“好好珍重!”自此1別是經年,韶華易逝流光淺。修道之人無日月,一心堅定把道修。此時的云蕭經過生死磨礪,花費數百萬年,從一個小小的真仙變成法力無邊的仙君之尊。即便還不能縱橫三界也能隨意出游。照舊是散漫不愛受拘束的性子,出師后便一路游歷一路修行。一日途徑俗世一城,忽發覺城池黑云壓頂,電閃雷鳴,城中龍氣沖天。不知為什么,對這股氣息有著莫名的熟悉。心中一動便斂氣入城。城中一處空地上,一顫顫巍巍的猥瑣男跪爬在地上不斷求饒,而他對面卻站著個一襲黑色華衣,氣質陰冷的紅眸男人。“高人饒命!高人饒命啊!”猥瑣男不住磕頭。“把我的東西還給我。”男人語氣森寒,紅眸殺氣四溢。a href=你是我的夏日歌/a“甚么東西?我沒拿啊!”猥瑣男急忙辯解。男人臉色1沉,手一揮,猥瑣男凌空吊起,似有東西扼住喉嚨。他拼命的掙扎,終是感到害怕,有液體順著褲腿滑下。“放……手……我還……還給你……”猥瑣男看著男子哀求道。男人不屑的揮手,猥瑣男掉下來,趴在地上好一會才喘過氣來。他立馬取出一個東西丟過去,男人皺眉騰空接住,猥瑣男撞進人群里趁機逃跑。男人沒去看,而是皺著眉把玉佩洗干凈才系回腰間。云蕭遠遠看著,視線落在男人腰間,有些恍惚。那個玉佩看著好像有些眼熟……男人似是察覺到甚么,目光鋒利的射過來。看到云蕭,一怔。云蕭沒躲開,而是對上他的眼光。龍氣,紅眸,玉佩……云蕭覺得這三樣東西有些熟習,但又想不起來為何會覺得熟悉。心想,也許在很久以前他見過這個男人吧,奇怪的是他對男人本人卻沒什么熟悉感。男人看著云蕭,漸漸朝他走來,紅瞳目光閃爍,似激動似感慨。云蕭微微笑,男人修為不弱于他,加上身為龍族,戰斗力防御力更是驚人。“見過道友!在下云蕭。”看男人只是看著他不語,云蕭只好率先打招呼。男人腳步一頓,面色一冷。他不記得他了……唯一關心過自己的人不記得自己了……可自己卻一直記著他,甚至還把他的玉佩天天戴在身上!男人神情有些受傷,看著云蕭有些失望。云蕭愕然,這個人怎么了?紅瞳死死盯著云蕭,男人心里嘲諷的想,這個人也只是看你年幼,才把那末重要的法寶送給你,哪里是真的關心你!“道友?”出于對男人眼中奇怪的感情的好奇,云蕭試探性的問:“我們見過?”男人沉默不語,深深地看了眼云蕭,轉身……走了。真是奇怪的人。云蕭摸摸鼻子心想。在俗世游玩了幾天,狠狠地懷念了下凡人雖平淡卻充實的日子,云蕭吃飽喝足的離開俗世。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總是覺得有雙眼睛在偷窺自己,可仔細探查了番也沒發現被人跟蹤的痕跡。云蕭挑挑眉,表面假裝無視,心里暗暗留意著。回到修真界后,先回了趟師門。發現那種被人窺視的感覺沒有了,可一從九重天鏡出來,那種感覺又回來了!心里有些奇怪,難道自己被人盯上了?可那視線并沒帶有歹意……罷了,若是真要對他下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不怕他,他身后還有個九重門呢!這一界僅有的三位仙帝之一就是九重門掌門!心里有了計較便不再多慮,對方不自動現身他也沒辦法,該干嘛還是干嗎!恰逢三界交界處的瑯琊秘境重開,眾人狀若瘋狂的往里塞,各各都想著里面的法寶秘籍。云蕭已到了大羅金仙的瓶頸,便想進去闖闖,看能不能突破或者得到一番奇緣。或許是瑯琊秘境太過玄妙,進去后,那種被窺視的感覺又消失了。云蕭淡淡1笑,不再理會。瑯琊秘境爭斗十分激烈,云蕭也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來應付。可人算不如天算。在里面闖蕩了半年后,他居然要突破了!大羅金仙往上是仙君,渡劫者九死一生!就是早有準備,云蕭也心驚膽戰的。不怕渡劫,就怕有人打擾,一不小心,就會魂飛魄散!心情沉重的布置好渡劫場地,云蕭努力平復心情。劫云開始出現……云蕭心中一緊,凝神聚氣準備扛下雷擊,可一道不懷好意的聲音傳來:“咦,那邊有人要渡劫!”真是怕什么來什么!云蕭暗嘆自己運氣不好,這劫怕是過不了了。又一道聲音傳來:“再敢往前邁一步,殺無赦!”這是?腦海中出現一雙幽深的紅瞳……是他!心在一瞬間明了。難怪總是覺得被人窺視又找不到痕跡,原來是他!想來是用了龍族秘法的原因。“專心點!”男人的聲音撞進腦海里,云蕭立馬清醒過來,專心渡劫。雖然不知道男人為什么要窺視他,又為什么要為他護航,可他若想知道還得活著出去才不是!劫雷一道比一道兇險,云蕭咬牙頂著,最后九死一生總算是成功了。劫云散去,華光籠罩,成功升級的滋味非常美好。把身上破爛的衣服換掉,云蕭一身整齊的出現在男人眼前。a href=校園風流邪神/a對比云蕭的光鮮亮麗,男人身上負傷無數。不好意思的笑笑,云蕭誠懇的道:“多謝道友出手相救,云蕭沒齒難忘!”男人面無表情,從懷里取出一塊東西遞給他,“這個還給你。如此,我們兩清了。”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云蕭看著手上的玉佩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到現在還是想不起來有關男人的事。抬頭看著男人越走越遠的身影,嘴唇緊抿。發覺身后灼熱的目光,男人眼神復雜,有些不滿又有些不舍。云蕭送給他的那塊玉佩可是救了他三次,三次都是在死亡線上掙扎的危急關頭。那塊玉佩陪他成長至今,雖然已失去了功效,但他一直帶著,如今還給云蕭心里有些舍不得。那是自己成長的見證!當年云蕭也不過是個真仙,能得到這樣的好法寶,想必自有一番奇遇,可二話不說就把如此貴重的東西送給他,事后卻一點都不記得,真是可惱!男人冷哼一聲。世界這么大,他沒想到還會遇到他,就算他不記得自己,自己總得記得他的無私的恩情。暗中窺視他只是想看看他有沒什么辦不了的事,自己幫他辦了,算是還了贈玉佩之情。可盯了這么久,只發現此人散漫的可以,恰恰還有使人艷羨的天賦!那樣悠哉的生活方式看得他又是羨慕又是妒忌的……真是可惡!男人眼神越發幽邃。算了,就這樣吧……可為何心里莫名地有些失落?云蕭目送男人離開,輕輕嘆了口氣。這事情他不弄明白怕是要睡不著覺了。回到九重天鏡,云蕭去了七重門戒律部借了觀世鏡一用。觀世鏡是一面一人高的圓形鏡子,顧名思義,觀世間百態。他想要用其查看被自己遺忘的人事。時間從進入九重天開始一路看起,看著自己一步步的從地仙開始往上修煉,云蕭心中感慨萬千。終于看到從九重天鏡出去執行任務那一段,水澤仙子、碧波潭、紅眼黑龍!云蕭一動不動的盯著畫面,心中一陣澎湃。原來如此!那男人就是幼龍!云蕭心有戚戚焉,可惜觀視鏡只能查看滴血之人的過往,否則他真想看看那幼小的龍是如何長為本日的偉男子!“哎,你在看甚么呢?”一個少年好奇的問。云蕭看得專注,沒聽到身后的詢問。少年看他看得這么入迷,有些好奇,想要去看看他在看什么。可是……少年只顧著上前,沒注意腳下縮成一團看護觀世鏡的靈貓,靈貓被踩到,“喵”的驚跳起來。少年也是1驚,一個趔趄往旁邊栽去。云蕭就在他旁邊,一個不查,竟然被推動觀世鏡。少年大驚失色,急忙伸手想要拉住他。可觀世鏡似有一股吸力,少年拉不住云蕭,反而有種要被吸進去的感覺,嚇得連忙放手。白光一閃,云蕭就消失在眼前。“怎么辦?我闖大禍了……”少年呆坐在地上,手足無措。被吸進去的云蕭,只覺得身在一片混沌當中,腦海里不斷的閃過一些片斷,全都是不認識的人事。“啊——”腦海被充斥著大量信息,頭暈腦脹的,難受之至。“嘭”的一聲所有片段爆炸開來,云蕭眼前1黑,昏了過去。“慘了!用錯法術了!怎么辦!怎么辦!!!”少年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在觀世鏡前團團轉。剛才太過緊張居然使出了招魂的法術,這下要這么補救?遠在天邊的黑衣男人心中突然一悸,紅瞳微縮。他感覺不到云蕭的存在!發生了什么事?他在還給云蕭的那塊玉佩上動了手腳,能探測佩戴之人的動靜。現在他感覺不到云蕭的存在也感覺不到玉佩的存在!他怎樣了?男人心中一緊,身形一閃,消失了。“還魂術還魂術……”少年越急越出錯,好好的法術一下子亂了套,想了半天也想不起來。一道黑影憑空出現,看到一個少年在觀世鏡前焦急的踱來踱去,眼神陰霾。云蕭的氣味到這來就沒有了……外面一陣喧嘩,有人大喊:有人闖進來了!少年回頭一看,眼睛一花,失去了知覺。男人食指中指并攏點在少年額頭,應用秘法查探之前發生的事。剛才的一幕幕出現在眼前,看著云蕭掉進觀世鏡,心中一片驚濤駭浪。收回手指,男人神色沉重的看著觀世鏡,眼神閃爍不定。末了,1咬牙,毫不猶豫的闖了進去……作者有話要說:拖了這么久總算是完結了,謝謝看到這里的親!鞠躬!希望有緣再見!\(≧▽≦)/

别怪孩子太暴力 或是基因在作祟4月30只新股下周一开闸 打新族您准备好了吗对爱情最悲观的星座排名

网络订餐生意大爆发!谁是中国Opentable
宝宝要去蓝翔学挖掘机!电焊太难啦!
盐城两学生考试失利逃学散心 被警方截停在如皋服务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