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一次付清食宿费

2019-05-25 21:29:3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黄昊2009年大学毕业后,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不但挣钱多,还交了一个能说会道、美貌无比的女朋友。女朋友叫邢瑶,家中较富有,还是城里人。俩人工作之余花前月下,卿卿我我,感觉生活非常幸福。

黄昊家在农村,父母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但由于勤劳能干供出了黄昊这个大学生,日子过得也不太紧。自黄昊参加工作后,家中从没向他要过钱,对他交女朋友家里也很支持。

2010年春节刚过,黄昊的爷爷突发脑淤血,虽经抢救治疗保住了生命,但却偏瘫在床,黄昊的父母只能轮流伺候病人,医疗费虽然报销了一大部分,但是自家仍需出一小部分。这样黄昊就要断断续续地给家中一些钱。

2012年情人节,黄昊和邢瑶商量结婚的事,邢瑶说:“咱不当啃老族,可也不能当月光族,一年来你总不断地给家里钱,我不太反对,试想咱将来结婚有了宝宝需要花多少钱啊?咱们得攒些钱啊,你家这个无底洞能填满吗?”黄昊说:“家中用钱,我是独子,你说怎么办啊?”邢瑶说:“长痛不如短痛,咱向老人摊牌,说出咱们的难处,老人养你也不容易,看他们需要多少钱,求我父母帮忙,一次付清养育费,你看怎样?”黄昊虽然觉得欠妥,不好向父母张口,但仔细想来也认为有些道理就点了点头。

五一放假后,黄昊带着邢瑶回了老家,探望了爷爷(奶奶早已过世),问候了父母,晚饭后全家坐在一起,由邢瑶开门见山地提出了一次性付钱的问题,黄昊的父母听后半晌没说话,只是愣愣地看着黄昊,黄昊被看得很不自在,红着脸低下头。黄昊的爸爸刚要说话,被黄昊的妈妈拦住,说:“这是你们商量好的吗?”黄昊点了点头。黄昊妈妈说:“好吧!我们考虑考虑也商量商量。明天告诉你们好吗?”邢瑶说:“好!我们明天听信吧。”

第二天一家人又聚在一起,黄妈妈说:“经过我老俩商量并再三考虑,觉得你们想的很远,说的似乎有些道理,这样吧,我们将小昊养大,尽了养育的责任和义务,本来不图什么回报,过去是养儿防老,现在看来国家以后也会养老人的。既然你们想一次性把钱给清我们,做个了断,这也好,咱就象征性收些费吧。”邢瑶听到这里,高兴地插话说:“既然妈妈这么说就说个数吧,只要合理我们一定能满足。”黄妈妈接着说:“咱家是农村,生活上开支不大,你们在外花销大攒钱不容易,我们老俩还想在你爷爷病稳定后再攒些钱,为你们操办喜事,以后你们有了孩子,帮你们带带娃娃,谁想你们现在竟提出了……”

黄昊难为情地低下了头,邢瑶则开心地说:“我们知道两位老人通情达理,你们年岁越来越大,以后花钱的地方越来越多,二老又好强不好意思张口向我们要,所以才想出了这样一个法子,妈你说要多少吧。”黄妈妈说:“你们有多少钱啊?”邢瑶说:“我们没多少钱,但可以借我爸我妈的。”黄妈妈说:“你爸爸妈妈知道你这个决定吗?”邢瑶说:“不知道,不过我想他们会借给我们的。”黄妈妈说:“好吧!你爸爸是搞房地产的,你妈妈是饭店经理,这都是小昊告诉我的。本想要你们一次付清小昊10个月的食宿费。这样吧,也打个折,只给我小昊9个月的食宿费就行了。”听的小昊一头雾水,邢瑶也没反应过来。“九个月的食宿费共多少钱啊?”黄妈妈不紧不慢的说:“我算不上来,你找一下你爸爸妈妈帮忙算算吧!”说完就招呼老伴出了门。邢瑶和黄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邢瑶先开了腔:“你今年25岁了,农村25年无论住还是吃都变化不小,9个月的食宿费按那年的标准计算呢?”黄昊说:“我也不知道,还是问问妈妈吧。”

该回城上班了,临走黄妈妈老俩将黄昊和邢瑶送出了门,邢瑶使眼色让黄昊问问妈妈食宿费的事,黄昊嘴动了几动就是没说出话来,邢瑶无奈只得张口说:“妈妈你说让我们只交小昊9个月的食宿费,他25岁了按哪年的9个月交啊?每月需要多少钱啊?没个基本数怎么算啊?”黄妈妈微微笑了笑说:“我个农村妇女没你们精明,也不大会算账,更不知道每月多少食宿费,回城里让你爸爸妈妈帮忙算去!就按小昊吃的东西最少,住的地方最小来算吧,别忘了代我向他们问好。”邢瑶还要继续问,黄妈妈说:“车到了快上车吧!”邢瑶很不情愿地上了车,挥手与黄父黄母告别。

回到邢瑶家,邢瑶的爸爸妈妈问了问黄昊家中的情况,邢瑶就说起了一次付清食宿费的事,邢瑶的爸爸听着听着就皱起了眉,看了看邢瑶的妈妈,邢瑶的妈妈几次欲言又止,邢瑶讲完就问:“爸爸妈妈,9个月的食宿费多少钱啊?”邢爸爸说:“你们做得太过分了,亲情怎么能买断呢?能用金钱计算吗?还是让你妈妈算吧。”邢妈妈笑了笑说:“你们不能只按着自己的小圈子想问题,要设身处地地为老人想一想,换位思考,至于9个月的食宿费,9个月,9个月……”突然邢妈妈一拍额头急忙对黄昊说:“小昊快给你妈妈打电话,我有话说。”黄昊不知邢妈妈想到什么,只是顺从地拨了手机号,接通后告诉妈妈:“邢瑶的妈妈有话说。”邢妈妈接过手机,与黄妈妈寒暄了几句接着说:“我们支持小昊和瑶瑶做朋友,但反对他们一次付清食宿费的想法,瑶瑶的爸爸说亲情不能买断,也不能用金钱计算,他说的很对,我再多加几句,你说的9个月食宿费,一定是怀小昊的9个月,这9个月的食宿费是无法计算的,虽然现在有代孕,可是这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不可比的,俩孩子品质是不错的,只不过他们思考问题解决问题的立脚点有问题,方法不妥,还请老姐姐原谅他们。”只听电话那头发出爽朗的笑声:“还是老妹子聪明,放心吧!都是自己的孩子,我还等着带孙子呢!”

黑龙江治疗妇科的医院哪家好河北治疗牛皮癣研究院广西排名最好的整形美容医院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