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灵异

官场风云 59.第59章

2020-02-15 21:46:51|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官场风云 59.第59章

主席台上,同市委书记葛建明、代市长陈兴等人在主席台第一排就坐的省督查室副主任廖东华,确切的说从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常白山宣布任命的那一刻起,廖东华就是南州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此时此刻,廖东华的目光正有意无意的从张青阳身上扫过。

廖东华清楚的意识到一点,他这个政法委书记虽然是常委班子成员,但如今他这个政法委书记没有按惯例兼任公安局局长,如果下面的人不听他的招呼,那他这个政法委书记很可能就是一个光杆司令,从省督查室副主任到南州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这是廖东华仕途上所迈出的关键性一步,廖东华自己更是清楚自己能够从几个强有力的竞争人选当中突围而出,多亏了省长助理、省秘书长赵忠勇的全力提携。

省督查室只是省办公厅内设的一个机构,原本叫督察处,后来省里为了加强督查处的职能,挂牌成立督查室,但依然是属办公厅领导,只不过级别相应提了一级,现在的督查室主任王涛同时是省办公厅副主任,副厅级,而廖东华这个副主任是正处级,这一次,廖东华就十分清楚自己的上司王涛同样对南州市政法委书记一职虎视眈眈,一直在上下活动,希望能够在吕德方退休后调到南州市来,对于王涛来说,这是平调,但意义却完全不一样,调到南州,担任政法委书记并且成为常委班子成员这无疑不是在督查室担任主任所能比的,将来在政治上将会更有前途。

若不是这次因为复杂的斗争因素而导致吕德方提前几个月退下来,消息并没有廖东华灵通的王涛没能来得及活动而失了先机,要不然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了,除了王涛,对于这个实职副厅的职位看中的人仍有不少,廖东华这次完全是属于破格提拔,愣是半路杀出的抢了顶头上司王涛的念想,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不知情的以为廖东华是走了狗屎运,但涉及到这种实职副厅的任命,又怎么可能是运气所能促成的,事实上,廖东华跟省秘书长赵忠勇还有一层不为人知的关系,廖东华是赵忠勇的妻弟,这一层关系在省里可能并不是什么秘密,但在下面,却是鲜为人知。

身为省大管家的赵忠勇无疑是省长顺宝来面前的大红人,这一次,赵忠勇也是应了那句话,举贤不避亲,在顺宝来面前竭力推荐廖东华,这才有了廖东华的破格提拔,但廖东华并不能兼任公安局长,因为这一次插足这件事的还有本地派的另外一位大佬,省人大主任汪清海,汪清海的要求是张青阳提拔为局长,顺宝来自然也就让了一步,对于一个副厅的位置,顺宝来其实看不上眼,要不是赵忠勇游说,顺宝来根本不会插手。

南州是本地派的大本营,只要南州市政法委书记一职还是掌握在本地派的人手里,让谁的人去当,顺宝来并不是很在乎,就算是让张青阳直接顶替吕德方的位置也未尝不可,但因为赵忠勇开口,顺宝来也不好驳了心腹爱将的请求,横插了一杠,两名本地派的大佬联手,省委书记福佑军也就不想搀和,一个副厅的位置还不值得他和顺宝来、汪清海一块杠上,若是市委书记的职位空缺还差不多,那福佑军就不会轻易让步。

顺宝来和汪清海联手将政法委书记这一职位牢牢控制到手里,而后就是内部利益分配的问题,廖东华担任政法委书记并且进入常委班子,而张青阳提为市局局长,双方算是利益均沾,这也符合本地派内部平衡的做法,一人吃肉,其他人总要也有口汤喝。

廖东华不知道吕德方被提前退休的导火索是什么,又是谁在这里面起了关键作用,但廖东华清楚一点,他这个政法委书记要树立起威望也不容易,同是本地派背景的张青阳不见得就会买他的账,而大舅子赵忠勇则对他寄予了厚望,这次更是下了大力气扶持他,廖东华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工作并不轻松,他必须做出成绩,让姐夫赵忠勇相信他的能力,要是他干不好,赵忠勇同样也会跟着没面子。

会议开了半个多小时结束,吕德方这个南州市政法系统曾经的风云人物正式退休,取而代之的是廖东华登上了南州市的政治舞台。

会后,陈兴、沈凌越、李浩成,市委组织部部长任刚,新上任的政法委书记廖东华,提名为市局局长的张青阳等人一起将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常白山送到楼下,送走了常白山,陈兴来到葛建明的办公室小坐了一会,巧合的是,廖东华也过来了,两人几乎是前后脚进入葛建明的办公室。

廖东华这个新任政法委书记无疑是过来拜码头的,哪怕他跟葛建明分属两个阵营的干部,但他这个政法委书记上任伊始肯定要来拜访葛建明这个市委书记,政法委是同级党委领导下工作,他这个政法委一把手来拜访葛建明这个党委一把手是合情合理的事,哪怕是做做样子,廖东华也要来走下过场。

“东华同志以后就是我们这个大家庭的一员了,大家要一起努力,精诚合作,为共建南州市美好家园而奋斗才是。”葛建明笑着请廖东华坐下,嘴上是一番冠冕堂皇的说辞,刚坐下的陈兴此时也笑着起身,冲廖东华点头致意,陈兴听得出来,葛建明这一番话同样是在对他所说,隐有暗示。

“相信在葛书记的领导下,南州市一定会越来越好,再上一个台阶。”廖东华一边笑着回应葛建明的话,一边冲陈兴点头回礼。

三人分主次坐下,葛建明笑着瞥了陈兴一眼,“陈兴,现在德方同志退了,这严打工作也不能落下,你要和东华同志多沟通才是,严打工作不能半途而废,要不然就该让老百姓失望了,最近我看市里的,对严打行动多有报道,宣传部在配合宣传这种积极正面的工作,这不仅能让老百姓生活得安心,也能让提升党和的形象嘛。”

“葛书记指示得是,回头我会和东华同志多商量。”陈兴笑着点头。

一旁的廖东华静静的听着,听到严打工作时,廖东华脸上一下子郑重起来,没有过多的表露什么,只是廖东华心里已然警觉起来,严打固然是好,可也是容易得罪人的事,吕德方这次提前退下,跟严打亦不无关系,廖东华来之前,显然也是收集了一些情报的,葛建明支持陈兴开展严打工作,并且赞成陈兴亲自挂帅,廖东华心里琢磨着葛建明怕也是没安什么好心,而陈兴恐怕也没那么简单,双方可能都各有算计,廖东华不得不慎重对待这件事。

三人彼此各怀心思,葛建明的目光不时的从陈兴和廖东华身上扫过,心里头在琢磨着什么,陈兴则是神情淡然,廖东华庄重严肃,三人表情不一,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算盘。

陈兴先告辞离开了葛建明的办公室,廖东华要来拜码头,同葛建明之间少不了一番虚伪的对话,陈兴留下多呆也没意思,等一会,陈兴还得到机场一趟。

临近四点,陈兴坐车来到了机场,4点有一班从海城飞到南州市的航班,陈兴刚到机场,在机场出口通道等了几分钟,陈兴就看到了一张久违了的面孔,从机场走出来的路鸣看到陈兴时,脸色隐隐有些激动,快步走了出来。

“陈市长,您还亲自过来接机,这不是让我愧不敢当嘛。”路鸣走到陈兴面前,旁边陆陆续续有旅客出来,路鸣也没敢大声讲话引得别人注意,只是看着陈兴的神情分外感动。

“路鸣,咱们也算是老搭档了,你到南州市来工作,我不来接你才说不过去。”陈兴笑道,指了指路鸣微微突出来的啤酒肚,“看来当了领导就发福了,肚子都长出来了。”

“没办法,这吃着吃着就胖了,现在也比以前懒了,锻炼得少。”路鸣苦笑,拍了拍啤酒肚,自从他当上副县长兼公安局局长后,这应酬是越来越多,有时候不出席还不行,省厅、市局的领导下来检查指导,他大都是得亲自作陪。

“能吃胖是好事,心宽体胖嘛。”陈兴笑着开了句玩笑,和路鸣一块往外走,道,“省厅有没有派人来接你?”

“没有,我今天过来并没有通知省厅那边,待会直接过去报道。”路鸣笑道,转头望了陈兴一眼,“陈市长,听说这次海城市公安系统交流到南海省来的不止我一个?”

“那我倒不清楚了,我只关心你能不能过来,其它人我是没那个时间去瞎操心。”陈兴笑道,大舅子张义给他办妥了这件事,陈兴也没问是不是还有其他人过来,即便是有,张义也不见得会知道,因为路鸣是以交流干部的身份过来的。

两个省份之间的干部交流是一整批的,不是只有路鸣一人,张义可能也只是托人打了招呼,要求在干部交流名单中加上路鸣,并且大致提了下具体的要求,其他人,张义估计连看都懒得看。

不得不说,陈兴的运气还是很不错的,张义给他打说这次并没有费很大的功夫,因为这次正好赶上时候,公安部近些年来一直积极推动公安系统的领导干部上下交流和异地交流任职,这不仅是为了贯彻中央的干部交流精神,同时还有很大的一个作用就是促进干部健康发展和廉洁从政,能有助于开阔干部视野,增长干部才干,拒腐防变,防止任人唯贤的目的,路鸣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交流到南海省南州市来任职,因为这次是从部里统一安排的交流任职,所以路鸣的到来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陈兴原本是希望路鸣能调到南州市局来,但因为南州市局没有合适的位置,路鸣只能暂时到省厅去,担任省厅刑警总队副总队长,路鸣本就刑侦干部出身,这次还是负责刑侦这一块,这也算是路鸣最拿手的工作了,担任这个职位,正好适合他,至于级别,路鸣这次只能算是平调,依然还是副处级,这让陈兴心里颇为过意不去,大老远将路鸣弄过来,却是没能帮助路鸣提一级。

“本来是希望能帮你弄个市局副局的职务,过段时间再帮你提一级,没想到不能如愿,只能先暂时委屈你了。”陈兴笑着拍了拍路鸣的肩膀。

“陈市长说的哪里话,除了不能在陈市长您手下办事是个遗憾外,这提级别啥的,我就不敢多想了。”路鸣笑着摇头,心里怎么想,嘴上自然不能说出来,其实路鸣刚知道自己要被交流到外地任职,而且还只是省厅刑警总队副总队长的时候,路鸣就气得骂娘,这背井离乡被交流到外地去任职就不说了,能不能提一级路鸣也不敢奢望,但交流任职起码是平调,好歹得给个不错的位置,关键是担任这刑警总队副总队长的职务,说是被暗贬也不为过。

只要是个正常人,在刑警总队副总队长跟副县长兼公安局长这两个职位之间都不会选择前者,要不是陈兴后来打了过去,路鸣差点就放狠话说就算被撤职也不出去了,当然,这也仅仅是玩笑话,部里统一安排,路鸣不可能真的违背,除非他是不想干了,但也看得出来路鸣对这次交流任职是真不满。

“路鸣,我看你没说实话呐,我就不信你心里面没想法吧,虽然已经很久没见面了,你心里头有什么想法可瞒不过我。”陈兴笑道。

路鸣讪讪的笑了笑,陈兴这么说,他再刻意说没有就没意思了

,两人也不用这么见外。

两人慢慢的往机场外走去,陈兴有意跟路鸣多聊几句,脚步也就放得很慢,到了车上,虽然对司机李勇还算信任,但毕竟有些话不好说。

“路鸣,以后你也别叫我陈市长,直接叫我名字,咱俩是老交情了,没必要那么见外。”陈兴又是笑道。

“这哪成,我们私下里的交情归交情,但也不能乱了规矩,再说您现在这官越当越大了,让我直呼您的名字,那我这心里头可不踏实。”路鸣坚决的摇了摇头,随着陈兴的职位越来越高,他也感觉想要直接称呼陈兴的名字就越发的叫不出来,怎么都感觉不自在,还是喊一声陈市长来得顺畅,心里也舒服。

见路鸣态度坚决,陈兴也不再坚持,这就是身在体制的无奈,这毕竟是讲究等级的地方,有些时候,官越做越大,和周围的朋友相处起来,反倒会越发的生分起来,哪怕是关系还在,但是你的职务摆在那,你的级别摆在那,你的权力摆在那,这些都是造成隔阂的所在,路鸣在他面前,起码不会表现得太生分,陈兴也算是满足了。

“到了省厅后尽快上手,我把你调过来,可是有很多需要你帮忙上的地方。”陈兴在一处没人的地方站住,对路鸣慎重道。

“陈市长以后有什么指示尽管说,您指哪我就打哪,坚决服从命令。”路鸣认真起来,听着像是开玩笑,神情却是庄重的很,撇开和陈兴以前的渊源不说,路鸣也清楚的知道自己来到南州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必须得坚定的跟陈兴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好,我对你还是很有信心的,虽然这次没能提一级,但舞台更大了,在省厅总比在县局来得视野宽阔,虽然不能在县里当土皇帝了,但能在更大的舞台上得到锻炼,这对于以后的提拔也是有好处的。”陈兴笑道。

“陈市长千万别这么说,您要是能让我再提一级,我也不敢当了,之前要不是靠陈市长提携,我都不想自己这辈子还能当上副县长兼公安局长,那会被韩东压得死死的,一直不得志,本来都觉得没啥奔头了,没想到会时来运转,多亏了陈市长您的提携。”

路鸣笑道,第一句还有些虚伪,但后面的话,路鸣却是由衷的发自内心了,他对陈兴是真心感激,想想着人生也是够有意思的,昔日的老上司韩东曾一度压得他这个副局长喘不过气,现在韩东却是沦为阶下囚了,而他却顺风顺水的步步高升,要不咋说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谁也别瞧不起谁,没有人会知道下一刻落魄的会不会是自己。

“路鸣,好好干吧,我也借用句老话勉励你,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陈兴笑了笑,其实这也等同于是他对路鸣的变相承诺,能让他承诺的人不多,路鸣无疑是其中一个,对于路鸣,他还是很看重的,要不然也会在缺少人手的情况下就想到了路鸣,两人曾经共事过的经历让陈兴对路鸣的为人十分放心。

“前途光不光明我是不管了,我只相信时刻跟着领导的步伐走就没错,要毫不动摇的跟着领导走。”路鸣笑道。

“我发觉你现在也会拍领导马屁了,记得你以前在县里面的时候,可不太会说这些耍嘴皮子的话。”陈兴笑呵呵的说道,“不过这可是个好现象,在官场里面混,不会拍领导马屁可是不行的,要是硬邦邦的像根木头,可不招人待见,领导还以为你摆谱。”

“是啊,在官场这个大染缸里呆了这么久,就是根木头也开窍了,我这算是融入组织生活了。”路鸣感叹了一句,这些年来,他也能感觉到自己的改变,没有以前的横冲直撞了,而是变得越来越圆滑了,他都不知道这种变化对他来说是可喜还是可悲,只清楚他是越来越适应这个官场了。

两人站了一会,就一块上了车,望着窗外,瞧着那一幕幕飞快倒退着的景观,陈兴笑道,“怎么样,南州市漂亮还是海城漂亮。”

路鸣听得陈兴如此问,愣了一下,良久才憋出一句,“我觉得还是海城漂亮。”

陈兴听得笑了起来,也没说什么,脸上的笑容久久才消失,对于陈兴而言,家乡也永远都是最美丽的。

“等下我送你到省厅,你先去报道,晚上我请你吃饭。”陈兴说道。

路鸣点了点头,笑着说好,车厢内一时陷入了沉默中,陈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路鸣的目光也不时的望向窗外,看着这座陌生而又充满活力的城市,路鸣难得的又生出了几分年轻时的干劲,从警后就一直呆在溪门县的路鸣可以说从来没到过自己这辈子竟然还会被调到外省来任职,在溪门呆了二十多个年头,已经完全习惯了那里的一切,来到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尽管还是做刑侦工作,但毕竟是新的职务,新的环境,对路鸣而言,这是一个新的挑战,要从头开始。

位于政法路的市政法委,新官上任的廖东华召开了市政法系统的干部会议,市法院院长周克、市检察院检察长成容江、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张青阳等政法系统的主要干部出席了会议,原政法委书记吕德方亦在主席台上就坐,这是吕德方最后一次出席这样的会议了,这次会议,也等同于是吕德方和廖东华之间的权力交接。

省公安厅亦在政法路上,在这条政法路上,南海省包括南州市,有不少省级、市级政法机构都在这条路上,去往省厅还得先经过市政法委的办公大楼,经过市政法委时,陈兴指了指政法委的办公大楼对路鸣道,“新的政法委书记今天刚刚上任。”

“哦。”路鸣顺着陈兴所指的方向看了看窗外那栋政法委大楼,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今后也会跟这里产生交集,并且会入主这一栋政法大楼。

将路鸣送到省厅大门口,陈兴这才回到市。

市政法委,开完会后的廖东华同吕德方两人在办公室里聊了一阵,廖东华对吕德方这个前任很是尊重,笑着让吕德方以后有空多到政法委大楼来走走,指导指导工作,好让大家多学习学习,对于廖东华表现出来的无可挑剔的态度,吕德方也是笑着点头回应,人走茶凉,宦海沉浮了几十年的吕德方比谁都明白这个道理,哪怕廖东华是表里如一而不是表面上的虚伪,吕德方也不可能真的过来,做人总要有自知之明。

门外响起敲门声,廖东华喊了声进来,刚刚上任的他还没有配备秘书。进来的是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张青阳,张青阳早就知道吕德方在里面,心理面也早就做好了准备,脸上却是表现得恰到好处的惊讶,“呀,老书记也在。”

“东华同志,我这就先告辞了,不打扰你了。”吕德方笑着起身,并没有起身,而是径直离开了办公室,张青阳的脸色刹那间有些僵硬,虽然很苦又恢复了正常,这一幕却是落入了廖东华的眼里。

“来,青阳同志请坐。”廖东华不动声色的站了起来,很是热情的请张青阳坐下。

张青阳也不客气,直接坐了下来,现在的他可谓是意气风发,不知不觉,心态也不一样了,面对廖东华,张青阳不至于说趾高气扬,但张青阳在心里并不觉得自己要比廖东华矮一头,尽管廖东华是实实在在的副厅,省里面有关系,但张青阳却也是跟李浩成走得极近,李浩成在省里同样有背景,张青阳并不是很忌惮廖东华。

“廖书记,我这里有件案子来跟你汇报一下。”张青阳笑着说出了皇冠娱乐城的案子,“之前这件案子是由吕书记指示给刑警一大队的贺一军办,现在吕书记退了,我觉得将案子交给三大队去负责更合适一点,因为一大队肩负着更为重要的破案任务,皇冠娱乐城的案子毕竟不是什么大案,不宜分心去办皇冠娱乐城的案子,我特来向廖书记请示一下。”

“青阳同志,你这不是故意给我给我出难题嘛。”廖东华笑着看了张青阳一眼,“我才刚过来,对工作还不熟悉,两眼一抹黑,我看呐,这个案子,你自己拿主意就可,你对市局的工作熟悉,你觉得怎么好就怎么办。”

“好,有廖书记这句话我就放心去做了。”张青阳笑着点头,眼里闪过一丝得意。

“对了,要是我没记错的话,皇冠娱乐城的案子是这次严打查出来的吧,青阳同志,陈市长亲自挂帅监督这次的严打活动,这案子你还得去跟陈市长汇报一下。”廖东华说道。

张青阳脸上的笑容还没消失,瞬间就凝固住,悄然看了廖东华一眼,张青阳心里有些悻悻然,他原本是想给廖东华挖个坑,趁廖东华对情况还不熟悉,将廖东华也拉进这件事来,在廖东华不知不觉的时候就给他和陈兴制造矛盾,现在看来,这廖东华也狡猾的很,一点都不上当。

“那是当然,回头我也要跟陈市长汇报。”张青阳点头道,没给廖东华打一闷棍,张青阳心里头委实是不甘,但也没法再多说什么,以免廖东华怀疑。

廖东华这次将张青阳送到了办公室门外,笑着送张青阳离去,看着张青阳的背影,廖东华嘴角同样有一丝冷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