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灵异

第三章 不好萝莉

2017-11-14 15:19:00|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滨海新天地第三章 不好萝莉 “恩公大恩,妾身无以为报。这些银两还望恩公不要推辞。”
宿主家里一贫如洗,这笔钱可以用来改善生活。郭翼老实不客气的收下了。
协助赵氏母女收拾好货物行礼,与她们辞别。挑着龙肉担子继续往真定县的方向走。
“恩公!”背后传来赵氏的喊声,她一个女人,要驾驭马车颇为不易,手掌已经被缰绳勒出血痕。“恩公可是要去真定县?”
“嗯。我回家。”
“如此我们顺路,可以载恩公一程。”
“好。那就多谢了。”郭翼生性随和,对于他人的帮助历来都是欣然接受。把龙肉放到马车上,拿过缰绳,道:“我来赶马吧。”
“多谢恩公。”赵氏微微鞠躬,返回了马车内。汉代的马车车门在后方,而且前方没有窗口,一路上双方没有交流的机会。
傍晚时分,抵达元氏县城,这是常山国的治所所在,戒备很严,卫兵挨个盘查行人。
宿主的记忆里,卫兵不会为难穷光蛋,反正也捞不到油水。但对于行商则少不了盘剥一番。
卫兵拦住郭翼的马车,质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
郭翼拱手道:“草民郭翼,真定县人士。”
“嘿哟!跟老子说话你还敢坐在车上?给老子滚下来!”卫兵伸手就抓住郭翼衣领,猛地拉扯。
郭翼被带了一下,顿时火气冲天。想他一个现代有志青年,哪里受得了这种明晃晃的压迫?立刻稳住身形,抬手就要去掐卫兵的脖子!
“住手!”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一位白胡子官员走过来,卫兵嚣张的气焰立刻变为谄媚。
郭翼迅速收回了即将掐住卫兵的手,对那官员道:“草民郭翼,见过大人。”
官员呵呵直笑,问道:“你可记得老夫是谁?”
是熟人?郭翼迅速翻阅宿主的记忆,官员的脸一闪而过。急忙下车行礼道:“晚辈拜见王国相大人!”
王国相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满意到:“素闻你放荡不羁,看来都是谣言。你有礼有节,一表人才,郭鸿教子有方啊!”
这个王国相就是如今常山国的一号人物,郭翼的父亲郭鸿在他门下当了十二年主簿,郭翼小时候与他见过数次,自然是有些旧情的。
“国相谬赞了。晚辈不学无术,有辱家门。”
“哈哈。年轻人,谦逊有礼总是好的。”王国相越看越满意,郭翼是故人之子,他自然关注过,只是素闻其父母双亡之后就成了街头混混。今日亲眼见到,才知道全是虚妄谣言。又看郭翼的行装,惊讶道:“贤侄如何成了商贾之人?”
“这并非晚辈家私。”郭翼简单介绍了一下来龙去脉,略去斩蛇的部分,只说自己捕猎归来,路见不平而已。
“好!郭鸿生得好儿子!”王国相抚掌大笑,喝令左右,“设宴,备酒!老夫要款待故人之子。贤侄随我来。”
王国相牵起郭翼的手,带他入城。对于古人这牵手的习惯,郭翼颇为不适。但看王国相白发苍苍,权当是自己爷爷牵手,心里舒坦了不少。
一路上王国相问起诗书,宿主不学无术,哪里知道这些?但郭翼却自小熟读汉语古典文学,记忆力又极强,内容都历历在目。当下对答如流,不失学子风采。大学里
“贤侄文采斐然,必为国家栋梁。”王国相喜不自胜,自己熟读诗书,难得遇到一个能与自己高谈阔论的人。对郭翼愈发喜欢,拉着他在主座就坐。
郭翼请求道:“大人。赵氏母子还在车内等候,容在下先去安置妥当。”
王国相满不在乎的摆摆手,不客气道:“不过商贾遗孀,贤侄何须在意。让她们就此归去即可。”
郭翼正色道:“凡事有始有终。晚辈既然应允同行,理当尽心尽力。”
“嗯……”王国相摸着胡子思索良久,见郭翼神色坚决,叹息道:“贤侄果真义士!既如此,就请赵氏母子入府,也吃些佳肴。”
“多谢大人。”
赵氏母子入府,这一路奔波,也来不及梳妆,就在末座坐下。
王国相仔细打量她们一番,对郭翼低声道:“这母女二人姿色不凡,贤侄可有意接纳?”
“并无此意。”赵氏母子的确长得不错,但郭翼却并没有见了美女就收的习惯,也很难理解汉末人士那种随便娶妻纳妾的行为。
“甚好。”王国相露出笑容,举杯道:“给赵氏母女上菜。”
母女二人谢过,便低头吃饭,不多说一言。
酒过三巡,王国相与郭翼聊得开心。对仆役道:“去把小姐请来。”
片刻后,一衣着华丽,娇小玲珑的女孩子走进来。王国相招呼她就坐,向郭翼介绍道:“这是老夫的孙女,今年十四,待字闺中。老夫想把她许给你为妻,不知意下如何?”
表面上是询问,态度却是不容置疑。郭翼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袭来,上位者的威势让他有点喘不过气。这是王国相对他的抬举。只要成婚,那他就是自家人,仕途上当然会多多打点。对郭翼这样的寒门子弟而言,这是天上掉馅饼的机会。
但他必须拒绝,没别的,他过不去自己心里的坎!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还没发育好,刚刚初潮而已,哪里能承担起生儿育女,相夫教子的责任?自己怎么说也是现代人,道德底线非常牢固!
何况这乱世之中,就算没有王国相的抬举,自己也能闯出一片天。
要拒绝,但话不能说死。委婉道:“多谢大人抬爱。晚辈家徒四壁,只怕委屈了小姐,容晚辈拒绝此事。”
王国相喜悦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抬手招呼孙女退席。死死地盯着郭翼,问道:“你饱读诗书,必有成就。可有其他理由?”
郭翼镇定自若的看着他,不卑不亢道:“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哈!”王国相哈哈大笑,讥讽道:“你想学骠骑大将军?封侯拜相哪里轮得到寒门子弟?”
郭翼还是天真了点,拒绝这种大人物哪里是几句豪言壮语就能平息不满的?这宴会上也有不少士绅、官吏,他等于是折了王国相的面子,也折了其孙女的身价。
但事已至此,只能从容应对。郭翼微微一笑,淡然道:“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
王国相气急,与郭翼结亲,那是看得起他。让他这寒门子弟少奋斗几十年。这小子居然如此不领情?而且今日被回绝之后,自己孙女再要出嫁就少不了闲言碎语。冷声道:“若无人举荐,你满腹经纶也没得用处!你读书不少,怎么不懂道理?”
郭翼傲然道:“生逢乱世,晚辈愿为百夫长,何作一书生。”
王国相厉声道:“只怕是残骨无人收!”
“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郭翼起身行礼道别,“多谢国相抬爱,晚辈心意已决。天色已晚,容晚辈告辞。” 万科第五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