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法眼至尊第三百五十三章设局

2018-11-15 18:51:0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法眼至尊 第三百五十三章 设局

在临湖的博物馆四楼办公室,博物馆馆长方悟稀在地板上毫无章法地走着,额头的汗珠不停地望下滴,浑身的衣服都汗湿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刚刚跑完马拉松,而实际上,他正在接一通,把头侧在上,侧耳倾听着。

“你办事太不给力了!你前面不是拍着胸脯给我保证会把事情处理妥当吗?你是怎么处理的?”

“现在关于聚星鼎的谣言充斥社交络!纸包不住火,这事很快就会传到帝国首脑耳朵里去!连我都要被牵扯进去!”

“给你三天的时间,办好三件事!”

“一,组织水军,把上的帖子给删了!”

“二,把知情人给灭了!”

“三,以后不得再跟我打,除非我打给你!在任何场合都不得提我的名字!听到没有?”

“是。。。是。。。是。化学品安全说明书
。。听到了!”方悟稀只剩下答应,声音因恐惧而颤抖。

挂了之后,方悟稀倒在一张长沙发上,眼睛无神地望着窗外的夜空,神情颓丧至极,如同大难将临!

***

在离龙原县万里之遥的一座名山洞府门口,一个身穿红色长裙的相貌美艳的青年女子,美眸凝视着左手食指上断裂的指甲,好看的远山眉毛逐渐皱了起来,喃喃低语道:“我怎么感觉我留在薛川身上的毒针动了呢,莫非已经被他取出来了?”

“师父,你的毒针天下无双,谁能把它取出!”在青年女子身后站着的另一个身穿彩色长裙的年轻女子娇声道,她长裙的后面拖着一段长约两米的五彩斑斓的鸡翎,显得妖耀而鲜艳。

“我感觉到动静来自东南方向,按照方位和距离推算,应该在曲江州,怪不得这么多年一直找不到薛川的踪迹,原来那老家伙隐藏到曲江去了。。。这么说来,那个小的--叫什么来着--好像叫杨任,一定也在那里!”红裙女子眼神冷冽地眺望着东方,语气冰冷地说,“烟儿,你收拾一下,立即启程去曲江,找到薛川,看看那老家伙到底在干什么,一有什么情况马上通知我,绝对不能让他搅乱了娘娘的大计划。另外,那个杨任,也给我盯着一点,如果有可能,把他给抓到这里来。”

“是!”叫烟儿的年轻女子答应一声,娇躯原地一转,形体变做一只身高超高一米七的锦鸡,比鸵鸟还高,身上的羽毛五彩斑斓,比孔雀的羽毛还要鲜艳,它张开翅膀足有两米宽,扑棱棱振动着翅膀,凌空而起,在空中盘旋一圈,向红裙女子点了点头,而后转身向远处振翅飞翔,越过绵延不绝的崇山峻岭,向白雾茫茫的大山外面疾速飞去。。。

***

“噗~”

听了吕作冰的添油加醋的汇报后,县尊吕徵的脸色变成了牛肝色,心里面气血腾腾地往上窜,到了喉咙里被强行压下去了,不过很快又窜了上来,怎么压也压不住,一口老血像一簇血雨一样喷了出来,而且身躯还摇摇晃晃,似乎要摔倒。

吕作冰站在吕徵面前,见吕徵喷血,急忙向旁边一闪身,躲过了大部分的血雨,但是半张脸和半边身子无可避免地被喷到,变成了阴阳脸,极其狰狞,也极其狼狈。

“县尊~”骆远奔和斯民康站在侧面,幸免于难,冲上去从左右扶住吕徵,声音急切地喊道。

“气死我了!。。。”吕徵双臂一晃,把两人给甩得踉跄倒退了好几步,差点摔了一个狗啃泥。

吕徵能不气吗。

之前薛川诊断说吕斯雨被怪物缠身,他就火冒三丈,直接把薛川关进了县衙大牢,后来杨任诊断说被黄鼠狼吸光了荫精和阳气,他当场就发作,在吕斯雨的病床前与杨任发生了一场大冲突,现在杨任当着几乎全县人民的面,宣布黄鼠狼是他女儿的相好,他的怒气冲天,每根头发都竖了起来,当然他的头上已经不剩几根头发。

那句话本来是小金龟说的,但是被吕作冰一渲染,吕徵感觉就是杨任那厮说的。

吕徵抬手指着警察堂长骆远奔,歇斯底里地吼叫道:“去,把杨任给我抓起来,关进大牢!”

“是!”骆远奔答应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屁颠屁颠地下去了。

“等一下。”斯民康从地上爬起来,叫住骆远奔,然后抬头看向吕徵,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县尊,现在杨任还关不得。”

“怎么关不得!”吕徵用俾倪一切的眼神藐视着斯民康,飞扬跋扈地说,“在龙原县,本县说关谁就关谁!”

“是是。。。县尊就是龙原的天。。。可是。。。杨任刚刚把小姐的命救活,而且。。。这事已经弄得全县皆知。。。贸然把杨任关起来,恐怕会在百姓心目中造成不好的印象。。。而且也有可能传到上头。。。”斯民康战战兢兢说道。

吕徵明白斯民康的意外之意,他们吕家昨天还敲锣打鼓要招杨任为县马,今天就翻脸抓杨任,这要是传出去,好说不好听。

“那你们说,应该怎么办?难道就放任杨任那厮侮辱本县吗?”吕徵用凌厉的目光扫视着眼前几个人,怒声说道,他虽然跋扈硅胶垫片
,但是并不鲁莽,否则他也不可能在龙原县尊的位置上稳坐十年。今年正是他升迁的关键时间,他可以不考虑在百姓心目中的印象,但是在上头眼中的印象还是要顾忌的,所以乱来还是不妥当的。刚才他那是气得乱了方寸。

“我看还是直接抓起来!就说他毁谤县尊!这个罪名足以把他关几天!”骆远奔谄媚地笑着说。

“关几天?”吕徵瞪着骆远奔,语气冰冷地问。

骆远奔抓了抓光秃秃的后脑勺,讪笑着:“按照侮辱县尊级头领的罪名,可以关十五天。”

“才十五天?”吕徵拉长声调说,他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不满。

骆远奔哆嗦了一声,垂下了头。他明白了,县尊嫌关杨任十五天时间太短,看样子不让杨任坐个十年八年牢,县尊是不会满意的手机捕鱼

现场所有人都明白了吕徵的意思,不禁互相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发言。

吕作冰用手抹去脸上的血迹,灰溜溜的眼珠子转了几转,很快想到一个妙计,皮笑肉不笑地开口:“大哥,杨任那厮不是会治病吗,咱们就从治病方面抓他!假如杨任治死了人,那么咱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抓他,并且关个十年八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版阅读址:m.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