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龙血武神第五十章不是天王

2018-12-06 18:02:3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龙血武神 第五十章 不是天王

听他们的对话,似乎副总管是提前被派来做卧底的,潜入大佛寺寻找某样贵重的东西?

老虎人迟疑半响,説道:“没有关系,这样的结果本座早就预料到了,而且,本座也没指望你能办好这件事情。”

“是,小的办事不力,请主人惩罚。”副总管恭敬的説道。

老虎人手一挥,説道:“免了,你回去继续卧底吧,做好自己本职的事情,圣教已经安排好了,近期会对大佛寺发动一场兽潮,试探一下这帮秃驴的反应。”

副总管闻言,似乎对这个兽潮极为恐惧,吓得浑身瑟瑟发抖。

“是,我的主人,圣教英明。”

秦南听到老虎人的话,当即一愣,自语道:“兽潮,是什么玩意儿?看来这些家伙是想对付大佛寺啊。”

大佛寺号称天下数一数二的武道圣地,底蕴深不可测,岂是这些邪魔外道可以轻易算计的?秦南不禁想到。

“你是不是被人跟踪了?”

忽然,老虎人加重语气对那个副总管説道。

副总管身躯大震,急道:“没有啊,小的过来的时候,一直小心谨慎,不曾发觉有人跟踪。”

“哼,连我都差diǎn被蒙蔽过去了。”

∠,..

老虎人袖子一甩,阴惨惨的道:“你先回去卧底,这里发生的事情不用你操心,那个跟踪你而来的人,本座已经释放了一缕元神前去追击了,他逃不了的。”

老虎人的语气无比自信。

“是,主人高明。”

説着,副总管跟在老虎人的背后,朝秦南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此时,密林之中,秦南正在飞速逃命,因为老虎人的半缕元神就在后面,那是一条带着尾巴的梭形暗光,距离秦南不过十米远。

密林里面黑漆漆的,野草都有两三人那么高,地势也不平坦,秦南在里面弯来拐去的。

他的速度毕竟太慢了,元神又很弱小,是最低级别的神游期,奔跑起来的感觉就像在梦里被鬼追一样,想快却快不起来。

哪怕是用尽全身力气,也只有这么快。

而后面的那条老虎人元神,却是快得不得了,跟闪电似的,瞬息百米,眨眼就到了面前。

更可恨的是,那个该死的副总管,把走过的痕迹全部抹掉了,让秦南不知道该走哪条路?

还好他能感应到自己的肉身,有那么一diǎn微弱的提示,循着大致的方向玩命奔跑。

“主人,快回洞府。”我来对付它。

关键时刻,秦南收到了奴仆的意念,让他把老虎人的元神引到山洞里面去。

一番玩命狂奔,总算是到了山洞,秦南和老虎人的元神,几乎同一时间进入洞府之中。

尽管已经追到了秦南,可它似乎没有伤害,只能在洞里面飞来飞去的。

就在秦南肉身回体的时候,老虎人元神忽然飞到秦南头上,洒下一些星星一样的光辉,落在衣服上。

“糟糕,它在给我做标记,完蛋了。”

秦南暗呼不妙,等于他的肉身之上,已经有了老虎人的精神烙印,短时间内不可能清除,如此説来,老虎人要杀死自己,岂不是轻而易举了?逃到天涯海角都没有用。

秦南的洞府外,五百米远的地方,那黑暗之中有两道人影轻轻落在地上,正是老虎人跟副总管两个家伙。

忽然,老虎人嘿嘿一笑,説道:“他就在前面了,本座的元神已经给他添加了烙印,就算插上翅膀他也逃不了了。”

“主人真是高,太高了,小的佩服。”副总管竖起大拇指,在老虎人身边diǎn头哈腰。

斗篷下的老虎人阴阴一笑,还没得意完毕,悠地眉头一皱。

“嗯?怎么回事,我的元神竟然消失了?这不可能,除了鬼仙,没有人可以灭杀我的元神分身。”

老虎人感到惊讶,就在刚才,他的元神分身忽然消失了,彻底断绝了和他的联系,仿佛已经被人灭杀了。

如果元神被人灭杀,他一定会有所感应,这也就説明它的元神并没有死,而是被人做了手脚。

老虎人轻哼一声,又道:“真是狡猾的小子,他的长相我都已经看清了,身上还添加了我的烙印,到了这个地步还想反抗?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哼”

秦南的洞府之中,他元神回体之后,便立刻用长生锁来对付老虎人的元神分身。

长生锁之中有奴仆策应,只见一道凶猛的火焰自长生锁里面射出来,宛如巨蟒的蛇信子,一下子就把老虎人的元神卷了进去,关押到阴山幻境之中。

这个老虎人的元神分身,异常强大,即便断绝了和老虎人的联系,也不会轻易死掉,而是在阴山幻境里面肆虐,到处飞舞撞击,搞得整个阴山幻境都是摇摇晃晃的。

但是,正因为它很活跃,很快便是触发了阴山幻境的机关,引发了地狱景象的镇压。

洞府外面,老虎人一步步前进,来到了洞口。

他可以确定,自己的元神就是在这个小山洞里面消失的,而且那个被他下了精神烙印的少年,此时正躲藏在山洞之中,他插翅也难逃了。

可就在这时,扫地僧又及时出现。

老虎人感受到莫名的气息靠近自己,登时一阵惊骇,“蹬蹬蹬”连退三步。

扫地僧没有出手,老虎人也没有受到伤害,他是被自己吓到的,因为扫地僧离他这么近,而他却没有发觉。

老虎人不可置信的凝视扫地僧,这个老东西表面看起来很普通,但他一定很强,而且强得可怕。

“护法天王?”

老虎人站在原地,用一双闪着寒光的眼睛望着扫地僧,语气有些骇然。

扫地僧一动不动,就像一尊佛像泥胎,看不出他的深浅,也不知道他的目的,但可以肯定他是一个难缠的家伙。

“贫僧不是护法天王,施主认错人了。”

扫地僧平静的説道,他手里的扫把,仿佛随时都会变成锋利的刀剑,成为威力绝dǐng的武器。

“你不是护法天王。”

老虎人向后退了一步,神情无比警惕,眼睛依旧死死地盯住扫地僧。

“贫僧如果是护法天王,施主就不会平安无事的站在这里了。”

扫地僧的语气,依旧是那么平静,古井无波。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