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灵神传说第三百零一章看戏演戏样

2019-01-12 16:23:4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灵神传说 第三百零一章 看戏,演戏

何奇辉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想秋明枫示好的,他本身在庆元侯府的名声就很好,在加上他那个在这个时期显得特殊的身份,陈立的得意弟子,

灵神传说第三百零一章看戏演戏样

所以他的示好这时的意义是很不一般的,这对于秋明枫能够起到一些好的效果,对他自己就没有什么好处,唯一的好处就是得到了秋明枫善意,使得那个口头承诺更重一些。

事情的前因后果,并没有在庆元侯府彻底传来,应该是有心人有意为之,这种情况造成的后果就是敢在“凉亭”那种风凉地说话的都是对他秋明枫“不好”的人,那些能够揣测到一些原委的人,在人的天性趋势下,也不会多说话,秋明枫相信庆元侯府中会有很多对他没有“恶意”的人,只是没有站出来罢了,何奇辉的影响就是加深那些人本来的想法,而说风凉话的,估计就没有想法了。

小小的插曲之后,秋明枫继续闲逛,来到了一处没有人的地方,秋明枫停了下来,转身面对着身后的三个化生霸主,玩味问道:“小爷一路走来,就没有听到一声是说我好话的,也就那个何奇辉表达了一下善意?怎么?是庆元侯府本身就是一处王八池,池里全都是王八羔子还是自己就会欢乐常在这些就是你们搞的?”

旁边的两个长老面对秋明枫的质问,都将头偏向中间那位长老,一下子就将老大给推出来了,出乎秋明枫的意料,那个长老对于这种事情很坦荡,道:“这件事不是侯府做的,只是府上的长老做的。不过侯府也脱不了干系,因为这种发展会比较好处理之后的事情,所以对此装聋作哑。”

秋明枫冷笑,道:“想必那个长老就是知道了你们是这么想的,才敢这么做吧?”

“你说得没错,大家都是明白人,侯府也没有打算把师弟当做傻瓜,所以老夫也不必要隐瞒。这件事,聪明的不会当回事,改变的只会是表面现象,给外人一个假象罢了,无关痛痒。”

“哼!”话虽是这么说,但是白白的被人算计一把,秋明枫心里也不是滋味,至于小贼,这家伙嘴巴就没有停过,依旧一口一口地啃着手上的人参。

三位长老脸色没有任何变化,继续跟着秋明枫。没过一会儿,小贼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并不是因为吃完了,而是前面出现了一个人,从秋明枫这个位置看去,那个女人侧着身体站在路中间,到秋明枫到来,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秋明枫停了下来,问道:“你这是在等我?”

那个女人闻言转过身,这个身着宫装的女人浑身透着一股贵气,眉间三点,更增添了几分气质。不过秋明枫却是在心中一阵腹诽:“装什么装,恶心!”

秋明枫打心眼里讨厌那些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家伙,面前的这个女人从里到外都好像在告诉别人自己不是一般人,自然是招了秋明枫的厌恶。

“七长老,你在这里做什么?”女人还未出声,秋明枫后面的那个麻衣长老倒是先开口了。

“本座是庆元侯府的长老,实力排行老七。”女人缓缓开口道。

秋明枫直觉索然无味,掏了掏耳朵,好激励人生不掩饰自己的不耐烦,道:“然后?”

“原本作为侯府的长老,是应该站在你的对立面的,只是某些人的行为实在令人不喜,所以本座才来此处,算是为你澄清了!”

“澄清?”秋明枫嗤笑一声,道,“说得好听!”

对于秋明枫的恶劣态度女人也没有生气,微微一笑,让开了身体,麻衣长老对女人的话皱了下眉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做。

秋明枫径直走过,一点不客气,待远离了那个女人,秋明枫不冷不热地道:“这算是打一棒子,给一甜枣?”

“不是。”麻衣长老也言简意赅,“与其这么说,不如说是侯府的内斗。”

“自曝家丑,看来这事十有**啊!”秋明枫阴阳怪气地道。

麻衣长老没有再接话。

走了没多久,这次遇到的弟子都没有如之前的那些弟子一样满怀警惕,冷眼想向,还有两次弟子对秋明枫微笑,让秋明枫错愕了一下,关键这几个人还都是美女,就让别人嫉妒了。

秋明枫走着走着,突然就迸出一句:“这里是那个七长老的道场吧?”

“是。”麻衣长老回答道。

庆元侯府内的分布很有规律,除了只做事的六部长老,其他的都是传艺授道,而传艺授道的长老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道场,在这片道场一般只有自己的门人,在秋明枫之前路过的地方,也大都有明显的派系颜色。

“不错,这个枣子够甜。”秋明枫笑道。

麻衣长老又皱了下眉头,猜不到秋明枫对于这件事到底是什么态度,要是反语的话,可就真的不太妙,谁都知道,在争得庆元侯府大名人凌舞的同意下,没有人会对她的弟子大动干戈,要是秋明枫这边不按套路出牌,愣是把事情闹大,到时候收场就成了问题。

“到底是个年轻人啊,城府还有差距,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忍下来。”麻衣长老心中默念。

“算了,没意思,回去!”不知为何,秋明枫忽然感到无趣,转身说着,就往回走。

三位长老自然是没有意见,就跟着秋明枫一起往回走,只是这一次却不如之前来时那么轻松了,悠闲地走了没多久,就有一伙人面色不善地挡在秋明枫的面前。

“诸位,有什么事?”秋明枫漫不经心地掏了下耳朵,落在眼前这群人眼前自然是狂妄至极,这群人里面有一个秋明枫认识的人,所以秋明枫知道他们的目的,因为这个人就是陈贺。

“姓秋的,人在做天在看,你不要以为自己真的举世无敌,迟早有一天你会遭报应的。”陈贺在人群中怨毒地盯着秋明枫,开口嚷嚷。

秋明枫闻言左看右看,就是没有看陈贺那里,随后装作奇怪的样子,道:“怎么回事,明明没有看到人,怎么会听到声音,难道是见鬼了不成?”

“你?”陈贺面对这种**裸地打脸伸出手指着秋明枫身体发抖。他身边的那些人也很聪明的让开了道,让陈贺直接面对着秋明枫,他们是来找事的,找事的人还不敢面对对方,这算什么事不是?

“咦?刚才是你在说话吗?”秋明枫这时可算是正视了陈贺了,惊讶的问道。

“姓秋的,你不要装傻充愣,我叔叔的账你认是不认?”陈贺呼吸急促了几分,赶紧道。

秋明枫打了个哈欠,露出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身体往旁边让了让,嘀咕了几句“无聊”。秋明枫这一让,局面就尴尬了,因为陈贺的手直指着紧跟秋明枫的麻衣长老,麻衣长老面露无奈之色,而陈贺赶紧移动了手指,继续指着秋明枫。

陈贺可以赶紧指秋明枫,表明自己的坚定立场,但是他们三个就不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之前秋明枫在对那些弟子出手时,他们出手阻挡了,现在这情况明显是秋明枫说“你们的小弟在找我麻烦,这事你们自己看着办吧”,他们只是接下这个臭担子,不然秋明枫就又有了找事的理由。

“咳。”麻衣长老清了下喉咙,之后脸色一板,喝道,“你们都聚在这里干什么,难不成想要同门相斗?你们想打可以,去决意台,敢在这里撒野的话,老夫就好好教教你们侯府的规矩。”

这时,面前的那群人又开始轻微的位置移动,以为衣着华丽的青年站了出来,身上的衣服绣着栩栩如生的鲤鱼,这种衣服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穿的,那是只有通过侯府半数长老承认还能赋予资格穿戴的。

“爵位礼服?真当自己是个东西?”背后坐在一块石头上看戏的秋明枫冷不丁地传出一声这样的人嗤笑,在这短暂的寂静中显得格外刺耳,原本那个青年还面带微笑,听到这句话,面容一僵,那个笑容登时就难看无比。

其他的弟子自然是怒目而视,那里顿时传出嘈杂的骂声,不过是“竖子无知,怎知这般荣耀”“这等狂徒,又怎么能和他说光耀二字”等等,总之就是一堆废话,没有在市斤之间待会,是学不到那种谩骂本事。所以秋明枫面对这些人的唾沫横飞,只是再次掏耳朵,不耐烦地道:“三位师兄,本座的时间很鬼,可否快些,如果有什么不方便的,本座自己动手,怎样?”

“这位师弟说得极是,弟子也认为我们自己可以解决!”那个华服青年皮肉不笑地开口道,对着麻衣长老等抱拳。

“哟,小子,有胆色,小爷欣赏!”秋明枫阴阳怪气地说道,人也从石头上站了起来。

那个青年也眯起眼睛,一股势开始蔓延,麻衣长老皱着眉头,却是不想两人这么打起来,只是明显感觉到了身后的威胁,貌似是在告诉自己不要做得太过火。

想着麻衣长老就叹了一口气。

本书来自:

海棠花盆栽价格
铸铁装配平台
网上灯具批发市场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